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追查300天,我终于抓住了制造‘真人充气娃娃’恶魔的尾巴”成小号爆款,“周星驰不婚原因曝光”戳泪点|每日爆文

母子乱伦被捉奸 少妇性欲望太强不顾丈夫与子乱伦

性关系,是一切关系的捷径

囚禁女孩当真人充气娃娃,还驯养未成年人为性奴?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罪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听老警察讲聊斋(廿一)

2018-04-10 jerrymice 杰瑞HAO说 杰瑞HAO说


听老警察讲聊斋(廿一)




云南的东北地区包括曲靖和昭通(含寻甸和东川),素有滇黔钥匙之称,北边与重庆四川接壤,东边挨着贵州和广西。中国西南部云贵高原上主要山脉乌蒙山就从这里蔓延至贵州,哺育两广地区的珠江就发源于这里,珠江源头的水系从这里形成了一水滴三江的地理奇观——水流从这里流出后分为三股,向北发展为北盘江;向西,流成了金沙江水系的牛栏江;向东,则形成了珠江的支流南盘江。这里也是多民族杂居的地区,世居着汉、彝、回、壮、苗、布衣、瑶、水8个民族。



在这片神秘的红土地上,丰腴富饶的坝子里,荒山野岭的山地小村庄里,世世代代都流传着一个名字叫变婆的怪物传说。

 

据说远古时候滇东北地区的人类差点被灭绝了三次。第一次是发洪水,红土地上所有的坝子都被洪水淹没,幸存的人类爬到乌蒙山的最高峰才躲过洪水货了下来。第二次是天上的八个太阳(苗族传说里的八个太阳故事),把地上的人晒得也差点绝种。第三次,就是今天要说的故事。

 

远古的时候,有两个常年出没在深山箐林里以打猎为生的年青人。他们哥俩不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只记得他俩是吃一双奶,枕一对手膀子长大的。他俩十三四岁时就失去了父母,无依无靠,哥俩只好相依为命。哥哥拿着阿爹留下的弩箭,弟弟拿着阿爹留下的宝剑,常年在深山箐林里打猎,並练得一身好本领。哥哥能射落天上的飞鹰,弟弟能与地下的猛虎蟒蛇争斗。

 

有这样的好本领,哥俩决定走出山林到外面的世界好好的闯一闯。可是他们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坝子,穿过一个又一个村子,都没有见到一个人。这天,他俩来到一个很大的寨子,里面仍然没有一个人,到处静悄悄的。忽然又哭泣声从一间屋子里传出来,他俩进去看了一周,不见人,仔细一听,哭声是从屋角那堆草里传出来的。他俩走过去扒开草一看,露出一个洞口,两个年青漂亮的姑娘在洞里抱头痛哭。

 

哥哥问:“你俩为什么这样伤心?”


大点的姑娘泣不成声地说:“最近有个极其凶恶的老变婆把人都吃光了,我们也差点被它捉去吃了,你们看,我的左耳都被它扯去吃了,幸亏这个妹子动作快,用裙子盖住老变婆的眼睛,我俩才得脱身。今后的日子要咋个过呀!“姑娘说完嚎哭起来。


哥俩听了这才明白了一切,决心杀死这个可恶的老变婆,为大众报仇。就问道:“老变婆什么时候还来啊?“

 

“不分时候,只要人推磨冲碓就来了。“


“那你俩快冲碓推磨让它来吧。“

 

两个姑娘遇到了两个伙子,胆子也打了,立即抓来苞谷倒在碓窝里,又抓来苞谷倒在石磨里推的推,冲的冲起来。不一会儿,一阵大风过后,老变婆像滚囤箩似的飘来了。哥俩一看,老变婆长发拖到脚后跟,身背花箩,花箩里有个大葫芦,手提着一把大斧头,冲着屋里说:“我以为人都吃光了,哪防还有四块嫩菜躲在这里。你们要先动手还是让外婆先动手啊?“


“随你的便吧!“


“好!外婆年纪大,让外婆先动手。“老变婆将手里的斧头丢进屋,哥俩一闪,大哥一箭射穿老变婆的胸膛。只见它”哎哟“一声倒在地上,爬起来使劲拔出箭,往口子上吐了几口唾沫,伤口立即止血愈合了。老变婆一步跨进门来抓人,弟弟一剑砍去,把老变婆砍作两截,那被砍断的骨肉”突,突,突“地响过后,自动地跳起来粘在一起,成了个健康完整的老变婆,飘出门外不知去向了。


大哥问姑娘:“你俩知道老变婆住在什么地方?“


“我们不知道。“

 

第二天一早,弟弟对姑娘说:“快找个大线团来给我用一下,你们再去冲碓推磨。“


姑娘找来个大线团交给他,就马上去冲碓推磨。不大一会儿,一阵大风过后,老变婆油箱滚囤箩一样飘来了。弟弟手疾眼快,一剑砍倒老·变婆,趁它还没有沾拢就把麻线口子套在脚上。老变婆的骨肉跳起来沾拢后就拖着麻线跑了。

 

他们哥俩顺着麻线一直找去,到了一个大石岩上。只见麻线钻进石缝里去了。往里一听,两个小孩似的声音传来:


“妈,你出去两趟,我们以为你背肉在花箩里,背血在葫芦里来给我们吃喝,怎么一样也没有背来啊?“


“哦哟哟!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两个好厉害的年青人,要不是老娘的法力大,早就被他们杀掉罗。“


“他们用什么东西打你?“


“他们用弩射我,用宝剑砍我。“


“妈,这些东西你都不怕吗?“


“怕什么呵!“


“我们最怕的是什么,你讲给我听听,让我们长大了去找人吃的时候也好防避点。“


“我们最怕的是水,火,还有箭头和宝剑上擦上鸡屎,到那时再有多大的法力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哥俩偷听到变婆们的对话后,高兴得立即跑回寨子。第二早,他们又冲碓推磨。不一会,老变婆就来了。哥哥用沾上鸡屎的箭瞄准了老变婆的心窝,一箭射去。老变婆大叫一声倒在地上,双手握住箭杆,使劲拔出来,又对着伤口吐了几口唾沫。但血象涌泉般往外冒,怎么也止不住。弟弟趁机跑过去,用擦上鸡屎的宝剑把老变婆剁碎。那些被剁碎的骨肉“突突突“地响过后跳起来,但再跳也粘不在一起,不一会就死去了。

 

他们哥俩杀死老变婆后就跑到岩下。“咚咚咚“地敲打着石门。小变婆高兴地说:”妈背肉在花篮里,背血在葫芦里来给我俩吃了,快开门。“

 

门开了,他俩冲进去,小变婆吓得胆战心惊。哥俩一看,只见满洞的白骨,便问:“这些骨头你们要堆着做什么?“


“堆起来等到没有人吃的时候,就拿骨头凑出人来吃。“小变婆们说。


哥俩觉得很奇怪,就问:“咋个凑法,你俩快凑一个给我们看。“

 

小变婆立即拿来一对骨头,凑成一个小孩的骨架,然后对着头吹一口气,那骨架立刻长出肉来,又吹了一口,那些肉立即现出了血色,再吹一口,小孩“哇“的一声哭起来。两个小变婆立即将那小孩抢吃了。他们哥俩本来想用沾有鸡屎的宝剑将两个小变婆剁碎,但见它俩还有点小神通,就说:”你们这样凑一个吃一个怎么能够吃呢?要把所有骨头凑好让它们变成好多好多的人才吃得够!“

 

两个小变婆把整个洞里的骨头全部凑出人来了,整个岩洞里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人群,闹嚷嚷地诉说着老变婆给人们带来的苦处。他们哥俩又问小变婆:“你们晚上睡在哪里?“

 

“我们睡在这里。“两个小变婆指着一个漂亮的小葫芦回答道。兄弟俩灵机一动,又问道:”你俩这么大,怎么钻得进去啊?“

 


“嗨,你们不相信,我们就钻进去让你们看看。“小变婆立即变成苍蝇那么大点钻进去。两个年青人手疾眼快,拿了个苞谷骨头沾上鸡屎塞紧葫芦口,又封上蜂蜡拿去丢在河里。他俩转回来后,把满洞的人打发回家,自己也回到寨子里,和两个姑娘分别结成了夫妻。

 ※※※※※※※※※※

 

“好了,这个滇东北的少数民族故事就结束了!怎么样,听得过不过瘾,嗨不嗨森?“我费尽了口舌才把这个漫长的故事讲完。可对面两个听故事的熊孩子,并没有按常规剧本走,没有展现出对故事意犹未尽,高呼着我还要我还要的状态,而是一脸不屑。


“这么老土的故事,一听就是从漫威的漫画里抄来的,最后还留个尾巴!“


“这你就不懂了,这果讲故事呢大爹是在尾巴留个悬念,以后好编续集噻!对了,这果大爹,有没有结尾彩蛋嗦?“熊孩子一和熊孩子二热烈的讨论起来,把我这个讲故事的大爹给晾到一边去了。

 

这事得怪我自己,从一开始我就错了。

 

说起来自从我在金平中蛊又解蛊后,回到单位没多久,就赶上了那场震惊全国的暴恐袭击事件,光荣的负了伤,却没有立功,还引发了一系列的争议,一气之下就请了长假。这次是应亲戚之邀来滇东北的昭通参加婚礼。从昆明出发,在大巴车上颠簸五六个小时的盘山公路,又赶上前排两个熊孩子,从上车开始就大吵大闹。家长就躲在旁边装模作样的睡觉,一点都不管。于是我就出招,给俩熊孩子讲起了这个我小时候从保姆哪里听来的故事。只是当年吓得我不敢睡觉的传说,现在只能让熊孩子们调侃几句。

 

“莫吵了,你俩果斯娃娃闭得你那果烂嘴!“熊孩子的家长突然从休眠状态恢复了,大声的呵斥孩子,一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难道是嫌弃我的故事太血腥太暴力?哼哼,我还没把这个暴恐故事的后续讲完呢。


一阵劲爆的猛鬼的士高音乐突然在车厢里响起,带着浓浓的农村重金情调,乘客纷纷侧目寻找这刺耳音乐的来源。我也左右张望,看看是哪个发色五彩缤纷,好像头顶菠菜一样的杀马特乘客。



张望了半天,发现刺耳的声音来自我的背包…




※※※※※第三章第一篇完※※※※※



以前的故事:

听老警察讲聊斋第一章

听老警察讲聊斋第二章

听老警察讲聊斋(番外章一)

听老警察讲聊斋(番外章二)

听老警察讲聊斋(番外章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