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穿和服女孩:警察没收了我的衣服鞋袜 说是作案工具

水电大省四川为何缺电?

守不住赫尔松了,再不走就得被包饺子!乌克兰:俄军司令部已撤离

经济全军覆没 财政入不敷出 世界越来越魔幻!

苏州政府肯定恨死那个警察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江西首富赌输猪周期 | 棱镜

肖望 棱镜 2022-06-29


源:视觉中国


作者 | 肖望  辑 | 杨布丁

出品 | 棱镜·腾讯小满工作室


欢迎下载腾讯新闻APP,阅读更多优质资讯



又一批亏不起了的养殖户决定清场退出。


“转让猪场,有意者联系。”5月下旬,河南省南阳市一位养殖户在朋友圈发布了上述信息。


在经过2020年养猪“暴利”、消费者感叹吃不起猪肉的行情后,全国生猪产能快速恢复,猪肉价格从2021年1月下旬便开始跳水式回落,到2021年6月份已跌破大部分养殖户的成本线,全行业逐渐陷入深度亏损至今。


上市猪企交出惨烈的2021年报,其中养猪龙头企业温氏股份(300498.SZ)、正邦科技(002157.SZ)亏损额更是超过百亿元。而2022年一季报显示,行业仍处于全面深度亏损中,“猪中茅台”牧原股份(002714.SZ)、温氏股份、新希望(000876.SZ)等头部上市猪企一季度分别亏损51.80亿元、37.63亿元和28.79亿元。


今年4月以来,猪价走出一波反弹行情。当前生猪价格15.69元/kg,相较4月初的低点已反弹近28%。“现在卖一斤毛猪大概亏5-6毛钱,卖一头猪还亏一两百块。”南阳市养殖大户李栋(化名)告诉作者。行业普遍预计,养猪业在三季度才能实现扭亏为盈,观预计到四季度甚至明年才有望进入下一轮周期的上行通道。


残酷的事实是,不少养殖户可能等不到下一轮赚钱行情的到来了。



一年亏光十年老本


行业巨亏之下,猪企资金链紧绷,养猪龙头企业也开始撑不住了。


6月8日晚,江西最大民营企业正邦科技自曝,受猪周期影响,公司及子公司等流动资金紧张,部分商票出现逾期,逾期未兑付金额为5.42亿元。


市场哗然。


正邦科技是A股养猪大户之一,其生猪出栏量仅次于牧原股份。2021年,正邦科技净利润亏损188.19亿元,同比下降427.62%,创下上市猪企的亏损纪录。而正邦科技此前十年积累的净利润也不过96.78亿元。2022年一季度,正邦科技单季仍亏损24.33亿元。


重庆某养殖场总经理孙斌(化名)对作者分析,巨额亏损背后,是正邦科技豪赌猪周期失败。


孙斌介绍,2020年的猪肉超级暴利行情,引得地产商、钢贸商等各界资本纷纷加入养猪大军,包括正邦科技等上市猪企也持续扩大产能,大量购入母猪等。但等母猪繁育小猪、再育肥上市之际,由于全行业产能过快恢复,猪价快速下跌,正邦科技的产能释放周期碰上猪价下行周期,由此造成巨额亏损。


正邦科技近两年的年报中有迹可循。其在2020年报中称,在非洲猪瘟疫情冲击和疫情常态化挑战下,公司意识到危机中的“机遇”,内部迅速定下“四抢”战略:抢母猪、抢仔猪、抢养殖指标、抢人才。由此实现弯道超车,生猪出栏量跃居行业第二。


2020年的超级猪周期上涨行情,令正邦科技赚得盆满钵满。正邦科技当年实现净利润57.44亿元,暴增248.75%,创下上市以来最好业绩。正邦科技创始人林印孙也一跃成为胡润百富榜上的江西首富。


在2021年经营规划中,正邦科技计划外购高价母猪进行快速扩张,大力投资圈舍布局自繁自养产能,想要继续把握住这一波红利。


孙斌表示,养猪是重资产、重资金投入,正邦科技投入巨额成本,但2021年猪价快速跌破养殖成本线,导致正邦科技卖的越多亏得越多。


2021年,正邦科技累计销售生猪1492.67万头,同比暴增56.14%,但却创下188亿巨额亏损。


快速扩张令正邦科技资金链吃紧,负债率从2020年末的59%飙升到2021年末的93%。


去年4月7日,正邦科技审议通过,将使用闲置的募集资金37.6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但直到今年4月,投资者才发现,正邦科技“借用”的募集资金中有35.4亿元未归还到募集资金专用账户。


大公评级公司指出,正邦科技迟迟未归还募集资金,表明其目前流动资金紧张,对其经营活动和信用水平可能产生一定影响,评定正邦科技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A-,债券“17正邦01”评级为AAA,评级展望为负面。


正邦科技表示,正持续与债权人协商妥善处理商票逾期事项。其生猪销售数据显示,其商品猪均重从去年5月份的140公斤左右下降至今年5月份的86公斤左右,这意味着,在当前资金压力下,正邦科技或正在提前生猪出栏,加速资产处置。



上市猪企负债新增1500亿


“公司是否做过最坏的测算,如果猪价到明年初才能反转上行到成本线之上,现金流如何度过未来的三个季度?”在4月29日的天邦股份业绩说明会上中,投资者犀利发问。


天邦股份则回应称,“目前资金紧张是生猪养殖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公司的重点工作为保障资金的现金流安全,一是拓宽融资渠道,包括银行借款、融资租赁、非银金融机构融资、供应商账期延长等。同时量入为出,严格控制资金支出。”


此前,因投资失利及盲目扩张,曾经的“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资金链断裂,导致200万头猪活活饿死。雏鹰农牧破产退市,倒在新一轮猪周期的牛市前夜。


作者梳理,2021年上市猪企负债率均有不同程度的升高,其中正邦科技从2020年末的59%猛增至2021年末的93%,天邦股份从43%猛增至80%。25家上市猪企总负债从2020年末的2870亿元飚增至4378亿元,行业总负债增长1508亿元。其中,牧原股份、温氏股份、新希望负债分别增521亿元、291亿元、281亿元居行业前列。


李栋对作者分析,上市公司有银行借款、债券、短融、定增等多种融资手段,在扩张冲动下有更多的加杠杆工具。看到养猪十分赚钱,部分银行追着猪企放贷款,但此时往往行业景气度已经开始下行。银行的信贷偏好与养殖户的资金需求并不匹配,在行业下行期,尤其要避免金融机构抽贷。


4月20日,农业农村部官员在国新办发布会上介绍,现在养猪企业和屠宰加工企业遇到了暂时的经营困难,资金链比较紧张。农业农村部、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生态环境部、商务部、银保监会6部门已经印发文件(2021年8月),要求不得随意限贷、断贷、抽贷。


重庆小雨点小贷公司农业供应链事业部总经理李旭对作者表示,下行周期中,养殖户最需要资金支持。但同时要警惕个别养殖户逆势扩张的赌徒心态,否则可能会导致破产。


李旭介绍,其公司发放的贷款不能用于扩建猪舍,而只能用于购买维持猪场日常经营的饲料,再凭养殖户的经验择机出售出栏生猪,减少损失。


“每一轮猪周期中,都有许多养殖户因为没做好资金准备,倒在了黎明前。”李栋表示。



资金实力大比拼


负债高企下,猪企纷纷收缩战线,开源节流过冬。


2021年,温氏股份曾发行可转债募资92.97亿元用于养猪、养鸡等项目建设,但随着生猪行情持续低迷,公司叫停尚未大幅投入的多个项目,以做好资金储备。牧原股份也称,在2021年下半年后加强现金管理,严控新增猪舍建设工程。


深交所还对牧原股份、正邦科技等多家猪企下发问询函,要求详细分析其流动性风险和偿债安排。在资金安排方面,各家猪企也是各显神通。


牧原股份回复深交所称,截至2021年末,牧原股份有息负债达 520.54 亿元,但公司手握161亿元货币资金;尚有222亿元银行授信额度未使用,220亿元债券批文额度未使用,并且公司还有不超过60亿元的股票定增计划正在发行审核。


在5月份的股东大会上,牧原股份还通过议案,可以在必要时向控股股东牧原集团借款不超过100亿元,有效期3年,以缓解短期资金压力,降低财务风险。


牧原集团由秦英林、钱瑛夫妇全资控股。秦英林夫妇已蝉联河南首富六年,在2021胡润百富榜上,以1700亿身家排第15名,身家超过小米雷军、美团王兴及京东刘强东等。


“目前公司库存资金充裕,规模超百亿元。”温氏股份在4月28日的投资者调研中强调,根据公司资金压力测试,公司目前处于安全平稳状态。截至一季度末,公司资产负债率约66%,处于行业中等水平,且公司负债中多为中长期负债,短期偿债压力较小。


温氏股份还有一个“小金库”——温氏投资,其成立于2011年,专营PE/VC、成立股权投资基金、证券投资等。温氏股份介绍,截至2021年末,温氏投资持有的股票市值约45亿元,还有十余家企业正在IPO排队。这几十亿都是随时可变现的财务投资,“温氏投资是公司落实资本驱动战略的重要抓手,也是公司资金的蓄水池,是公司应对鸡猪周期底部的有效手段之一”。


新希望也介绍,公司有息负债中70%为中长期负债,今年还会启动大股东定增计划、债券发行,保证资金安全。


猪企该如何熬过猪周期底部?中信建投证券农业分析师王明琦建议,对上市猪企而言,首先必须要有充足的现金流和资金储备情况;其次要保持适度规模的扩张,避免大跃进式盲目发展;最后,要不断推进成本端的精细化管理。


李栋告诉作者,在猪周期行情底部,银行等金融机构更不敢向中小养殖户发放贷款,中小养殖户主要通过淘汰母猪、缩减产能以减少亏损。此外,靠其他副业收入等弥补养猪的现金流也十分必要。



“暴利行情肯定没有了”


“现在买小猪育肥肯定还是赔钱,但是可以上些后备产能了。”李栋对作者表示。他计划在近期多买一些母猪,为数月后可能到来的上涨行情做准备。


李栋的判断是猪粮比价已经到了5左右,这一判断养猪收益状况的指标当前为5.51。在李栋的经验看来,猪粮比价不会长期低于5,在5附近可以适当增加母猪存栏;同时猪粮比价也不会长期高于9,当猪粮比在9附近时,就应当淘汰部分母猪,缩减产能。


不过,养殖户孙斌有不同的判断。“现在肯定有一部分手上还有资金的人,对后面行情判断比较乐观。”孙斌对作者表示,后期猪价肯定会有所上涨,但他判断涨幅有限,对小散养殖户的吸引力也有限。


“顶多也就在成本线之上吧,不可能再有2020年那种暴利的行情。在利润率不太高的情况下,养殖户承担的风险却没有显著降低。”孙斌解释,“这一轮去产能其实不是特别明显。一个信号是,猪饲料的价格仍然在上涨,说明喂猪的养殖户还很多,饲料需求特别大。”


Wind数据显示,全国能繁母猪存栏量从去年6月份后开始逐渐下降,截至今年4月末为4177.30万头,相较去年6月末下降386.7万头,下降8.47%。这一规模处于农业农村部的产能调控绿色合理区域,但相对仍处于历史高位。


农业农村部专家团队预测,随着新生仔猪数高位回调,饲料成本高位回落等各种有利因素的不断积聚,三季度生猪养殖有望实现扭亏为盈,但是不确定因素依然存在。希望养殖场户不过度淘汰能繁母猪,又要顺势出栏肥猪,不盲目压栏。


温氏股份在4月末的投资者交流中表示,当前能繁母猪存栏仍高于国家调控的3700-4100万头的上限。从基础母猪减少到肉猪出栏减少,一般需要10个月时间。从需求端来看,按照往年经验,上半年一般为猪肉消费传统淡季。同时,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对居民消费有所抑制。因此,二季度出现明显反转难度依然较大,明显反转尚需一段时间。未来行情走势主要看产能去化的时间长度和深度。


温氏股份初步预计,2022年二季度猪价维持在较低位置的概率较大,行业产能还要持续去化。乐观估计,2022年三季度猪价有可能进入下一轮周期的上行通道;悲观估计,可能需要到四季度或2023年才能进入下一轮周期的上行通道。


“目前生猪产能比较充足,猪肉价格同比仍在下降,后期受生猪产能逐步调整影响,猪肉价格会有所回升,但是幅度有限。”在5月16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发言人表示。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在文后留言并点击“在看”,连续在三篇文章留言并点赞第一名且100以上,获得微信读书年卡一张哦~ (后台私信领奖,截止时间:下周一下午18:00)




扫码查看腾讯新闻客户端相关文章

小满工作室 | 腾讯新闻出品

本文版权归“腾讯新闻”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后留言,经允许后方可转载。

第996

排版:董笑笑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腾讯新闻客户端相关独家文章!

“在看”我吗?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