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忠字舞琐忆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乐见岛社评|残障者都没绝望,我们有什么理由绝望?——世界精神卫生日寄语

乐见岛君 乐见岛

本文共计3003,建议阅读时间9分



世界第一“精神病”大国


今天是10月10日,第27个世界精神卫生日。从今天起,乐见岛将集中关注 精神卫生问题。


原因很简单。精神卫生在中国不只是一个专业问题,更是一个社会问题。此问题发展到何种地步?


让我们用数字说话吧——


据统计,中国有超过 1.8亿人 患有精神障碍,这意味着,每 8个人 就有一个精神障碍患者。其中,仅精神分裂症、分裂情感性精神障碍、偏执性精神病和躁郁症等重症精神障碍患者,就多达 1600万人。


中国之为世界第一“精神病”大国,毋庸争辩。世界第一“精神病”大国的地位,清楚不过地折射出中国当下严峻的精神危机或心理危机。



诚然,三十多年来,中国经济一直在增长,如果纵向比较,绝大多数国人,确实都是经济增长的受益者。但不可否认的是,社会问题伴随着经济同步增长。结果是,经济的增长、财富的增长,并没有能够给人们带来幸福总量、快乐总量的相应增长——平均每八个人就有一个精神障碍患者、平均每两个家庭就有一个精神障碍患者,这样的社会,会是一个幸福的社会、快乐的社会?


当然不是。如果我们足够诚实,如果我们足够坦率,如果我们足够有勇气,那么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的社会,远远谈不上是一个正常的社会。


甚至,谈不上是一个安全的社会。


还是让数字说话吧——


据统计,中国自杀率约为每年23/10万,世界其他地区平均自杀率为10/10万,中国自杀率是国际平均数的2.3倍。更让人揪心的是,中国的儿童自杀率一直居高不下,跟世界第一“精神病”大国的排名对应的是,中国一直是世界上儿童自杀第一大国。


自杀主要因过度抑郁所致。同样恐怖的是精神障碍导致的他杀。仅仅今年和去年两年,媒体公开报道的精神障碍患者杀人案,典型的即有如下多起——


1、"精神病人"杀全家5人后自剁双脚 21年后再砍杀2人;2017年3月21日 网易新闻。

2、精神病男子杀两女儿家人曾四次报警称其殴打孩子;2017年3月20日 南方都市报。

3、河南精神病人持筷杀人致3死涉事医院赔一死者8万;2017年4月2日 澎湃新闻网。

4、贵州镇宁一疑似精神病人持刀伤人致2人遇难;2017年5月29日 央视网。

5、“武汉面馆砍头案”开庭鉴定称杀人者有“精神病性症状”;2017年12月16日 千龙网。

6、精神病患者在幼儿园持刀伤人致1名幼童死亡;2017年3月30日新京报

7、苏州3岁男孩被精神病妈妈勒死检察官这封“道歉信”看哭网友;2018年4月28日;观察者网。


最后两例尤其触目惊心。一如儿童自杀比例居高不下,精神障碍患者杀童案,近年此起彼伏,虽然没有统计数字可供援引,相信也是一个不小的比例。



严重的精神或心理危机,不只拉低了国人的幸福总量和快乐总量,更拉低了社会的平安指数,更是对公共安全的重大威胁。


是时候聚焦中国人的精神卫生问题了。亡羊补牢,纵然已晚,仍不可轻言放弃。

 

残障维权为什么一枝独秀


1.8亿 精神病患者,1600万 重性精神病患者,成千上万儿童自杀,这实在是一组沉重得不能再沉重的数字,一组让人绝望的数字。


但是,不都是绝望。还有希望在。全部的希望,正在于不放弃之中。


国际社会在21世纪通过的第一个综合性人权公约、据称也是联合国在21世纪最大的人权工程之一的《残疾人权利公约》,于美东时间2006年8月25日获得通过,并于次年3月30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开放签署。中国是第一批签署国。2008年6月26日,全国人大宣布批准该公约。


这是一大突破。对比另一个公约的命运,就知其份量了:早在全国人大批准残疾人权利公约前十年即1998年10月5日,中国已经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但二十年过去,迄今仍无批准该公约的迹象。


这一突破是残疾人的幸运,也是人权全球化照进中国残障领域尤其精神卫生领域的第一道光。没有这道光,后来的一切可能都无从设想。


尽管由于种种原因,全国人大批准《残疾人权利公约》这一人权成就在中国甚少宣传,鲜为公众所知,但残障界和法律界的先行者第一时间即已获知,《残疾人权利公约》为他们推动残障维权提供了全部的法理基础和理论基础。中国民间残障维权由此起步,开始打破官方主导的单一格局。



民间残障维权取得的第一个成就,即是推动立法。影响最大的,是两个民间公益组织深圳衡平机构及“精神病与社会观察”于2010年联合发布的调查报告:《中国精神病收治制度法律分析报告》这是我国首部从法律视角对精神病收治制度进行审视的民间报告,以详尽的事实和严密的法理分析,解剖了“被精神病”所代表的收治乱象及其社会危害。此报告同时寄给了全国人大法工委和国务院法制办。


一场舆论风暴平地而起。媒体迅速聚焦“被精神病”现象,类似当年广州“孙志刚事件”的收治丑闻不断曝光,举国哗然,形成了巨大的舆论压力。


在民间公益组织和舆论的推动之下,难产二十多年的《精神卫生法》立法重新启动,终于在2013年完成立法并于同年5月1日公布实施。该法的问世,给中国精神卫生领域无法可依的历史画上了句号。同时确立了权利本位原则,这点尤其体现于该法第三十条。


该条规定:“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这对于泛滥成灾的“被精神病”乱象无异釜底抽薪。此后,虽然不能说“被精神病”寿终正寝,但的确大大收敛。千千万万精神障碍患者或疑似精神障碍患者因此获救。


此外还有一大成就,即因为民间公益组织和舆论的坚决抵制,一些所谓专家强烈主张的、原已写入《精神卫生法》草案第二十六条的收治条件中的“扰乱公共秩序”一条,后来被删除。这实际上也是对“被精神病”乱象的釜底抽薪,杜绝了很多冤假错案,很多人得以幸免于难。



全国人大批准《残疾人权利公约》是个潘多拉魔盒,只不过放出来的不是妖怪,而是善念的种子,这种子随风飘散,落地生根。不只影响立法,更转化为现实的公民行动:在基本终结“被精神病”之后,继续挑战非自愿收治,挑战精神医学霸权;同时推动自倡导,推动社会融合,推动同伴支持。


一方面,民间残障维权强势不减;另一方面,即便官办残障机构,因为要接受《残疾人权利公约》规定的国际人权监督,尤其要接受国际上的定期审议,也必须多少做点实事。这就形成了某种程度的官民并进的格局。在公民社会近年普遍意气消沉的大背景下,残障维权反而一枝独秀,构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无论如何,绝不放弃


的确,这世界不都是绝望,而无论危机如何深重。只要不轻言放弃,就还有希望。不能补天,总可以止损,总可以自救救人。说了那么多,归根结底,这才是乐见岛君的初衷。


基于这一初衷,乐见岛君愿借世界卫生日之机,借此小小平台,邀约中国残障维权的行动者和意见领袖,就《残疾人权利公约》在中国实施十年来,尤其《精神卫生法》通过五年来,残障维权的坚忍努力,做一些片段的回顾和讨论,以期唤起公众对中国精神卫生危机的关注、对残障维权的关注。



关注就是力量。这力量不仅是给予残障维权的,其实更是给关注者自己的——残障者能做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做?残障者能改变的,我们为什么不能改变?残障者都没有绝望,我们有什么理由绝望?


无论如何,绝不放弃。不计利害,不问成败,只问自己做的事是不是对的,对的,就去做,结果交给天。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若您喜欢我们的文章,欢迎在文末打赏支持,打赏收入将全部用于内容生产上,为诸位提供更多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


文章为原作者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禁止转载,如果有转载需求,请联系乐见岛运营人员。


The   end

编辑:北京乐平基金会 


往期回顾

1. 乐见岛专稿|做老师没有爱,很快要被AI取代——全国名师李镇西谈师生关系

2. 乐见岛专稿丨“年入百万的中学老师不罕见”——悬崖边上的师生关系之挑战篇

3. 乐见岛专稿|穿梭两岸的台湾公益使者——林正修

4. 任志强:房地产税如果不解决公民地权问题,可能起反作用

5. 乐见岛专稿|刘思敏:中国游客境外遭遇“不公正”如何维权?

6. 乐见岛专稿|中国需要一场亲子关系的革命(上)

7. 乐见岛专稿|中国需要一场亲子关系的革命(下)

8. 徐永光:情怀压倒社会需求,会让公益无路可走

9. 乐见岛专稿|我们在金三角跟高死亡率对抗,创造生命的传奇

文章已于修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