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第三十五届学生会执委会主席团候选人:陈宝珊

经济到底困难到什么程度?用数据说话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11月22日 下午 2:3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罗伯特·卡普兰|美国必须为即将到来的中华帝国做好准备

法意编译 法意读书 今天

图为网站文章截图

图片来源:https://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america-must-prepare-coming-chinese-empire-63102


美国必须为即将到来的中华帝国做好准备


作者:罗伯特·卡普兰


译者:卓增华



法意导言

罗伯特·卡普兰(Robert D. Kaplan)是美国著名的地缘政治学家。在2019年6月17日发表于美国保守主义期刊《国家利益》的文章中,他提出应把中国看作一个帝国,并将美国的战略中心放到与中国竞争上来。


罗伯特·卡普兰(Robert D. Kaplan)是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全球最大的政治风险咨询公司在全球宏观业务方面的负责人。他在最近出版的一本书——《马可波罗的世界:二十一世纪战争、战略和美国的利益》指出当今世界仍然是一个帝国的世界,美国应该调整其在21世纪的大战略,把中国看作一个帝国,并把美国的战略中心放到与中国竞争上来

01

世界秩序是帝国秩序

罗伯特·卡普兰指出,在二战之后,随着反殖民运动的开展,人们倾向于认为世界秩序进入后殖民时代,平等的主权国家将成为国际政治主体。但他指出,在现实中,我们仍然生活在一个帝国世界里。即使早期欧洲殖民的时代已经过去,帝国在某种意义上是永恒的。


卡普兰认为,帝国秩序的核心是中国和美国两大帝国。他指出,二战以来,美国虽然在名义上不是一个帝国,在任何其他方面都是一个帝国。然而,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力量的主要工具正在被掏空。与此同时,随着某种程度上的帝国的衰落,另一种帝国取而代之,这就是中华帝国。

02

中华帝国的地理、文化和领导力优势

卡普兰认为,中华帝国的第一个特性是地缘政治,这表现为一个以印度洋为中心的地缘政治格局。它从汉族的农耕核心地带向西横跨中国的穆斯林地区和中亚到伊朗;从南中国海,穿过印度洋,向上到达苏伊士运河,东临地中海和亚得里亚海。这是一个基于公路、铁路、能源管道和集装箱港口的帝国,它的陆上通道与中世纪的唐代和元代相呼应,在海上则与中世纪晚期和近代早期的明代相呼应。中国正处在建设历史上最伟大的陆基海军的过程中,这个新帝国的核心是印度洋,是连接中东油气田与东亚都市圈的全球能源州际公路,而两个边缘则分别是南海和中东、东北非洲。


中华帝国的第二个特性是强大的文化有机体。在中国,公共域和私有域之间很少或没有分离,这不仅是因为这个国家是一个独裁国家,而是因为有一个更大的价值和目标的内在凝聚力。在中国,你是在一个传统的精神价值体系之中。在这个系统中,国家活动的所有领域——商业、网络、军事、政治、技术、教育,都能达到同样的目的。因此,电脑黑客,间谍活动,港口建设和扩张,海军的运动和渔船队等都显得协调一致。在这个体系中,儒家思想依然存在,中国人尊重等级制度和权威,而美国文化则相反,更多是关于权威的瓦解,更倾向个人价值。


卡普兰认为,网络时代的战争更多不是物理上,而是精神上的战争,这使得传统中国的精神价值更有利于进行战争动员,因此中国领导人有能力将民族主义用作动员手段。从功能和历史的角度来看,这将是一场帝国主义的斗争。中国在这类竞争中有优势,因为他们在建立帝国方面有更大的传统,他们不像我们一样为这事感到羞耻。他们公开地回顾他们以前的王朝和帝国证明他们所做的是正确的;而我们的精英们却越来越少地回顾我们自己的过去。


中华帝国的第三个特性是政治领导力。卡普兰认为,西方政治的根本问题是领导力不够,政治家在关键问题是不能够做出决断,而相比之下,习近平是一个具备马基雅维利君主“德性”的有为政治家。他认为,习是严肃的、有战略头脑的、不以手握权力为耻,有在外省的生活经验的训练有素的工程师,最重要的是,由于他的家庭成为毛泽东伟大无产阶级的文化大革命的牺牲品,使他有深切的悲剧意识,这是一个典型的具有德性的马基雅维利式人物。他们掌握了权力的艺术,总是愿意敢于冒险,他们执政不仅是出于个人野心,而是因为他们实际上想要完成某些事情。

03

美国的应对之策:撤出中东,扶植印度和台湾(地区)

卡普兰认为中美之间的竞争是文明和道路之争,在这方面美国道路并不具备天然优势。与民主相比,开明专制的混合政体在历史上更像是一种规范。非洲和中东人民首先关心基本秩序、物质和经济保护,然后才是政治自由。因此,民主国家并不必然在这种竞争中存在优势。


为了应对和中国的竞争,美国首先应该撤出中东。如果美国继续在中东进行军事干预,将注定为中国走向全球霸权提供助力。他认为,美国不可能推翻伊朗,因为它将自身视为一个文明体,并认为其地位和印度、中国和日本等同。而对于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美国即使在那里建立民主,也无法在当地建立稳定的政治秩序。因此,美国在中东的冒险注定是徒劳。


卡普兰认为,制衡中国的关键是印度和台湾(地区)。印度地理位置接近中国,因为它日益增长的人口、经济和军事实力,以及它在印度洋的主导地位,它将成为中国的天然平衡器。因此应该尽可能地提升印度的实力。


台湾(地区)一直是一个模范盟友,如果有一天人们清楚地认识到,美国不能也不愿意在中国军队进攻台湾(地区)的情况下保卫台湾(地区),或者一个专制的中国在没有采取军事行动的情况下巩固了对台湾(地区)的控制,都将标志着美国主导亚洲的东方战略的终结。大战略就是要认识到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考虑到我们的目标,印度和台湾(地区)最终比叙利亚和阿富汗等其他地方更重要。大战略不是关于我们应该在国外做什么。而是关于在符合我国国内的经济和社会条件下,我们在国外应该做什么。美国在21世纪的大战略应该是抑制战争,以集中精力在本国前线同时与中国展开竞争,这意味着认清某些地理位置的重要性。

文章来源:


Robert D. Kaplan, “America Must Prepare for the Coming Chinese Empire”, The National Interest, June 17, 2019.


网络链接:


https://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america-must-prepare-coming-chinese-empire-63102


译者介绍

卓增华,清华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关注国际法史和国际关系问题

往期链接:

《纽约客》| 迈克·蓬佩奥的“国务卿升职记”

马克龙称,世界进入强权政治时代,  欧洲面临生死抉择

《外交事务》|全球化的错误转向


技术编辑:李微微

责任编辑:YUEL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