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让胡鑫宇的家属签保密承诺书?

这几张截图,会不会让你瑟瑟发抖

一位博士的返乡笔记,深刻入骨!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胡鑫宇案最终结论预测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我在深圳 | 在富豪家里当家教,我被安排住进杂物间

DD 深圳微时光 2022-09-24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

第307期音频


“我们来自五湖四海

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

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


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


在深圳生活期间

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

不妨和我们说说


有 奖 投 稿

投稿邮箱 | szdays@rainwe.com

作者:D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在深圳,搞钱的方式有很多,不少人除了本职工作,还会有副业,例如当滴滴司机,外卖员,博主等等。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深圳女孩,我也一直勤勤恳恳地在搞钱的路上努力着。


一次和兼职家教的同事闲聊,她说自己手里刚好有个新的家教兼职工作,对于硕士研究生毕业的我来说肯定没问题,但要求是需要住家。


“周五晚上过去委托人家留宿,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开始,辅导他们家读小学的两个儿子学习,中午两个小时休息时间,到下午五点半结束,一次400块,日结。”


听到这里,我想着无非就是双休变单休,但工资还算不错,所以就接下了。


任教地点在罗湖,或许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看到眼前那足足四层的大别墅,还是小小震撼了一下。曾经路过别墅区,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以这种方式走进别墅区的一幢房子,尽管室内装修得很像足浴店,但是真的大。


第一天到岗,本以为自己会被安排住进保姆间之类的房间,没想到保姆带着我去了一个很小的杂物间,屋里堆满了杂物和一张勉强挤进去的床。更让我震惊的是,深圳35度的天,保姆拿进来一台风扇,并提醒说不要开太久空调,耗电太多太太会有意见。





回想起来,那个晚上,我是伴着十来个蚊子包睡下的,暗自感叹:谁说有钱人一点都不在乎钱?


这家男主人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老板,孩子妈妈偶尔会去公司管管帐,大多数时间则是出去玩。他们家好像处于一种鸡了又没鸡的状态。


鸡娃的表现是,妈妈给孩子请了各科的家教,比如我就是其中教语文、数学和英语的。周日的时候孩子还有上钢琴班、马术班之类的。


不鸡娃的表现是,家长很少来检查学习成果,一到周六,妈妈把孩子“甩”给我教,自己就出去玩了,很难看出他们对小孩学习有多焦虑。


我时常在想,做这么多意义何在呢?大概是“别人孩子有的,我家孩子也要有”这种心态吧。






自我兼职以来,就只看见过两次男主人在家里吃饭,这还是周六,平时更是可想而知。女主人又经常睡到很晚才起床,玩会儿手机就出门了。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下,一家人的沟通交流时间怕是寥寥无几。


记得有一次,我撞见小儿子正拿着平板兴冲冲地跑去找妈妈,但被女主人随口一句说要睡觉给打发走了,让他自己看去。


以至于两个小孩反倒是跟我挺玩得来,当然,这不代表我这个家教会很轻松,因为小孩实在太闹人了。

给这俩孩子讲课的时候,他们的注意力非常不容易集中,不是开小差就是缠着我陪他们下飞行棋,玩大富翁,要么就是在课后的十分钟休息时间里玩起了“捉迷藏”,休息时间他们可以自由走动,时间结束后要是都没有回来,我就知道“游戏”开始了,无奈之下只能到处“抓”他们回来继续上课。





在教学上,我并不觉得困难,困难的是怎么让两个孩子尽可能地安分专心学习。上了四次课,他们学到了多少我不敢保证,但是我的耐心确确实实被逐渐消磨掉,每周六的运动量甚至会比我两天通勤上下班的消耗还大。


每当“捉迷藏”开始,我都会感慨,这换作是我这样普通社畜打工人的房间,捉迷藏这游戏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听保姆说,其实男主人家里还有个存在感很低的女儿,是男主人和前妻的孩子。我来这里当家教,学生的名单上并没有她的名字。见到她的时候,基本就是从我面前迅速走过,一头扎进房间不出来。在南山上学的她,周末从南山赶回罗湖都要坐地铁或者自己打车,反观这家里的两个儿子,在小区隔壁还配备了司机专车接送。





或许这就是我们看不见的富人生活现实写照吧,在这样环境下成长的孩子,在他们最需要关爱和陪伴的时候,这部分记忆无疑是一片空白。上着所谓的培训和教育课,意不在提高孩子学习能力和积累知识,而是在学习的表象下满足家长自己的虚荣心。

就这样,我在那里工作不到两个月,就选择辞职了。一是因为每周单休越来越吃不消,二是觉得工作氛围有些压抑。在我之前,他们请了十几个保姆和家教,风风火火招人和开人,有的被开的理由仅仅是“面相不好”。虽然一个月少了1600的收入,但我心里舒坦太多了。



结尾音乐  | 河图 - 第三十八年夏至

小编有话

富有未必光鲜。



▼
深夜微时光电台| 下周一不见不散

期待下一位和我们分享故事的你
将文字变成声音,然后就着岁月下酒

  往期回顾

我在深圳 | 遭遇裁员和降薪后,为了省房租我们从南山搬到了龙岗城中村

我在深圳| 我是“小镇做题家”,曾靠父母“捡破烂”供养

我在深圳 | 为了“断亲”,我独自在深圳打拼

我在深圳 | 为了逃离老家的“内卷”,我带着8000积蓄闯深圳

我在深圳 | 白天写字楼上班,晚上夜市摆摊

我在深圳 | 24岁被辞退,我去当了一名高校宿管



本文由微时光原创发布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