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也许有坏人,但理客中可能不算人。

这是北京,你看谁怂了?

现场有坏人

孩子们,不要怕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深圳微时光

华强北“芯片赌徒”梦碎:从豪赚1000万,到血本无归

“进口芯片那9个月的行情,就是击鼓传花,看谁是最后一个接盘侠。”在华强北做了20多年电子元器件生意的李政说。从2020年开始,因供货紧张引发的“断芯潮”,在华强北激起千层浪。2021年,随着芯片价格水涨船高,华强北芯片行业迎来了几十年未遇的行情,各式各样的造福神话在此上演:95后采购员辞职后炒芯挣了几百万,90后老板半年赚下几千万……大量的资金和投机者,从全国各地涌入华强北。在华强北芯片相关行业工作的吴宇听说,华南某个村凑了数百亿来此卖芯片。随着芯片价格逐渐回落,炒作者眼看着囤积的芯片砸在手里,从高歌猛进到哀鸿一片,只有区区几个月的时间。还有不少资金有限的投机者,贷款炒芯失败后,最终欠下巨债。“一波资金刮来,留下一地鸡毛,然后就拍拍屁股走人”,对于华强北芯片行业的老生意人来说,席卷而来,拂袖而去的炒作者,搅乱了市场的正常运转,也损坏了华强北在下游客户中的信任度。淘金者的豪赌张明飞2008年来到华强北,在此做了十几年的进口芯片经销商,2021年这波涨价行情,是他入行以来头一次遇到,“就是几十年一遇的短期态势”。作为亚洲最大的电子元器件集散中心,华强北芯片行业的生意人,承担的大多是小代理商和经销商的角色。过去几十年里,这行的利润很稳定,“三到五个点,撑死了能到十个点”。芯片涨价的苗头,始于2020年疫情初期,从医疗相关的芯片紧缺,蔓延到多个细分领域。贸易战升级以后,进口芯片在市场上愈加紧俏,价格都有不同幅度的上涨。部分型号的芯片,因市场紧缺,价格几十倍、上百倍地上涨,吴宇记得有款芯片,正常时价格只有10来块,市场最缺的时候,涨到1000多块。第一波赚到钱的人,是涨价前就有大量芯片囤货的经销商,“因为这波偶然的行情,给外界造成了这行很好赚钱的误解”。大批来自全国各地,不同行业的淘金者,开始涌入华强北,租办公室,招人,卖芯片。吴宇负责华强北一家芯片主题咖啡馆的运营,这家咖啡馆由华强北几个芯片行业的老生意人合资成立,主要承担信息共享、经验交流等功能,日常频繁地举办着不同主题的芯片行业交流会议。在这波过山车般的芯片涨价潮里,吴宇目睹了投机者们的境遇。没有人知道这一年里,到底有多少资金流入华强北芯片市场。有些淘金者原本做餐饮等其他生意,因疫情生意难做,便拿着手里的剩余资金,一股脑扎进了华强北芯片一行。关于资金量,最惊人的数字来自华南某个村子,“全村凑了几百个亿,跑到华强北卖芯片,现在情况怎么样,就不好说了”。“这波人在我们看来就算是外行,投机心理加上经验不足,很容易在高位接盘。芯片价格回落以后,亏得最惨的也是这些人”,吴宇说。2022年,随着原厂产能恢复,贸易政策宽松,芯片供货慢慢进入市场,价格逐渐回落,很多投机者在这个过程中,亏得血本无归,“他看到高峰时卖到1000块的芯片,跌到300块,就把钱全部砸进去囤货,很快,这款芯片价格掉到了30块,一旦一片货压死,整个生意就运转不了了”。“市场疯狂的时候,信息的及时性、来源,你对市场的判断都很重要,外行没有这个能力。华强北做芯片生意的老人,很少人会参与这样的炒作。”李政将被炒作者搅乱的市场形容为“一地鸡毛”。价格疯涨,终端厂家因买不到芯片而停产,给张明飞这样的进口芯片经销商带来不少困扰,”一旦客户在价格、供应周期上吃了亏,那损害的还是我们这些老人的信誉。”
10月5日 下午 9:00

我在深圳帮父母找工作:50岁成深漂,经历求职难失业苦

戴先生的父亲,一位56岁的老人,和老伴一起带着200个土鸡蛋、鱼面、干豆角,第一次乘坐火车卧铺,念着即将出生的孙儿(女),满心欢喜来到深圳。李梦的母亲从车上下来,双手局促不安,直到看见女儿朝她跑来,俩人眼神有了交汇,她脸上才露出舒缓的笑容。这是一个51岁的妇女第一次出远门。他们同样来自湖北乡镇,在老家勤恳工作大半辈子,去过最远的地方是武汉。漂在深圳的年轻人,因为各种原因将父母接到身边。来到深圳后,老人心里总放不下:想要外出务工,少给子女添麻烦。在深圳这座年轻的一线城市,当高龄父母决心出门找工作,我们看到了生活的残酷与现实,也感知到亲情的浓度。一波三折的寻工路来深圳第二天,父亲刚从坐长途火车中缓过神,就提出:“想去周围转转。”戴先生住在观澜,周边多是工业园区,没有玩的地方,他心里明白,老人嘴上没明说出门的目的,心里已按捺不住要去找工作。距离戴先生的孩子预产期还有一个月,他们提前将老人接来深圳,原本是想让二老熟悉环境,可父亲来了后,并不想“享清福”。“他在家就是出了名的工作狂,曾在做完阑尾炎手术后不到一星期就跑到工地上干活,谁也拦不住。”父亲在老家干了三十多年建筑工,技术远近闻名。戴先生联系过行业熟人,得来的消息是一线城市在清退50岁以上的工人,因此想让父亲在深圳干老本行基本无望。父亲在认真看招聘广告对于能否在深圳找到工作,起初父亲是比较自信的。去工地干活不是唯一的求职方向,父子俩决定“退而求其次”。7月的深圳,正是招工旺季。戴先生和父亲在家附近徘徊,研究各个工业园门口张贴的招聘广告:小时工、技术学徒、保安......戴先生按照职业分类,将广告上的关键信息和电话一一记下。“56岁?那没有工作需要介绍。”“没办法通融哦,我们要以公司规定为准。”他们打出去的电话,得到的回应都是拒绝:不到面试环节,只要听到年龄,就说不要人了。父亲没有想到,一个手艺人,在深圳却无工可做。几番寻工未果,戴先生明显感到父亲的焦虑:醒来就坐在床上玩手机,不愿出门、话也变少了。有朋友提出可以试试清洁工,戴先生很了解父亲,知道“我爸爱干净,肯定不乐意”。在老家,父亲有稳定的业务来源,一天200块钱的工价,一月收入6000元。而来深圳半个月,他们更换求职目标、降低了薪资要求,仍未找到工作,“这种落差感还是很大。”半个月后,父亲决定先回老家赚钱。李梦将白纸上的联系方式一一划掉,为母亲联系的十几份工作里,没有相匹配的。在老家,父亲做小本生意,母亲打帮手和干农活,“她是一个细心又吃苦耐劳的妇女。”李梦觉得在城里,可以试试做保姆。母亲的简历被挂上招聘网站,这是一份没有竞争力和主动权的求职简历。找来的多是中介,套路还很深——做保姆先得交两千块钱培训以及考证,考完根据情况分配任务。“到了这个年纪,还需要考试。”原来为父母找工作,远比预想的复杂。为了减少沟通成本和提高效率,李梦认为最好是能与雇主直接沟通,便在小红书上发文,给母亲征集工作。这一次私信李梦的人不少,可有的距离不合适,还很多需求是照顾小孩,“小孩子好动,照顾他们得细致、费神。”如果不是居家保姆,母亲就得自己坐公交上下班,在农村老家,母亲几乎不坐车。李梦单凭母亲的性格优势,就决心为母亲找“做保姆”,却忽视了现实因素:缺乏经验、不熟悉深圳的交通、网上支付也成问题。在互联网上为母亲找工作,像大海捞针。一次下班,李梦骑车路过一家餐馆,看见门口贴着招聘广告。保洁工作简单,就是下班得到凌晨,李梦担心这样的作息母亲身体吃不消,但给她带来新的灵感:自己住在城中村,不如亲自线下去找工作。放弃线上,明确“离家近”“易上手”后,李梦决定为母亲找做保洁。她带着母亲逛了周边各大小区,亲自看了工作环境,一天下来,母女俩身心俱疲,结果却一言难尽,有的家里卫生难做、有的钱少事多,每月工资两千。当她们拒绝这些工作时,中介却说:“你们不要,还有很多人抢着做呢。”就业、再失业2022年春节后,父亲随戴先生再一次返深。这一回,他们降低要求,“离家近,能要就行”。恰巧碰见小区附近的一家超市在招杀鱼工,一开始超市也不要这么大年龄的人,他们担心老人体力不行,容易发生事故。戴先生抱着试试的心态,向老板提出让父亲在店里免费使用一天。那天任务很简单,杀鱼、打称、称重。父亲每年春节前都会用鱼制作地方特产,因此杀鱼技巧娴熟。下班前,父亲还细心地收拾好台面和工位上的东西。三月的风,和煦轻柔,父亲在深圳的春天,终于得到了一份工作。没想到,三个月后,这家开了二十多年的超市因为疫情经营不善,宣布倒闭。父亲失业了。李梦的母亲最后成功入职了家附近的一家酒店。工资三千,一天工作八小时,要求就是,做卫生。当李梦带母亲来这家酒店时,招聘人员觉得眼前的妇女看上去朴实,立马敲定入职。“说找工作难,也不难,最后全靠眼缘。”这是母亲的第一份工作,氛围融洽、同事关系和谐,“深圳不愧是一个包容的城市”。可干了不久,母亲被告知这家酒店将成为隔离酒店。李梦开始担心安全,不得不重新打算,为母亲再找一份工作。母亲的再就业,还是决定干保洁,这一次,她的竞争对手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孩。俩人一起参加面试,工作人员带着她们参观酒店,介绍需要打扫的位置,问了些问题,前面的环节都好好的,到了谈工资,负责人话锋一转:“得要年轻人做。”回去的路上,母亲哭笑不得,边走边说,“年纪轻轻的,做啥保洁呀?”失业后的母亲在家呆了不到一星期,就闲不住了,开始发动朋友,最后被介绍到去工地上给领导人住的房子打扫楼梯。工地上的管理人员很挑剔,摸到一点灰尘,就会训斥母亲。“她认为已经打扫干净了,恰好在落灰的时候,检查的人就来了。”那段时间,母亲一直收到投诉,每天回家心情极差,这与在上一家酒店“受尊重”与“被需要”截然相反。最后,李梦的母亲辞去了这份缺失成就感的工作。工作的意义李梦母亲的第三份正式工作,仍是在酒店做保洁。她每早六点起床、十点回家,每月休息四天,因为是轮休,有时候忙起来连着要上两三周班。看着老人早出晚归,李梦经常问她累不累,母亲总笑着摇头,说不累。以前在老家种田,李梦觉得妈妈看上去人很苍老,“做农活虽然每年只忙几个月,但强度太大,相比起来,深圳酒店的工作更为轻松和充实。”这是一位由乡村孕育出的妇女,淳朴、谦虚,来到城里还毫不“怯场”,很快就和身边的人混熟了。除了做好本职,母亲会去后厨帮忙,大厨们却打趣,说保洁是下贱工作,母亲只是笑笑:“靠自己劳动双手吃饭,又不是不劳而获,怎么下贱?”后来再也没人说这些风凉话。每天剩下的饭菜,母亲会装起来给楼下的保安。最后保安们就像母亲的“小弟”,有旧铁皮留着给她、有重物帮她拿,“就连领导派话,也会找我妈去联系保安。”没有工作那段时间,每晚下班,李梦打开门就看见母亲坐在沙发上等自己,有一种孤独感,“后来去工作,她做得舒服,就不一样了。”戴先生的父亲在找到超市工作后,与没工作时也判若两人。早上五点半起床,精神抖擞地出门。一天之中,他的任务就是把各种肉类(鸡肉、鸭肉等)砍成一块块,接着装盒、贴保鲜膜、打称和贴标签,最后放入冷柜。父亲觉得,在空调下,没有风吹日晒,即使每天工作10小时,也比之前在工地上幸福。超市倒闭后,父亲失业至今。这段时间,戴先生偷偷看父亲的手机,发现他还在联系老家的工友——老人家是不是还想着再回去工作呢?老年,成为深漂李梦的母亲刚来深圳那段时间,有两次晚上在城中村的巷子里迷了路。“她走到很远的地方去,幸好最后叫了个摩的把自己送回来。”打那之后,李梦才知道,母亲患有夜盲症。那段时间,母亲还习惯把“干完今天就回去”挂在嘴边。她性子散漫,在老家很自由,村里随意走走,打麻将、聊天。而在深圳没有熟人,只能呆在房间或去跳广场舞。来深圳后,戴先生的父亲学会了用高德地图,能手写打出家门口的公交车站,但没有单独坐地铁,也无法去到很远的地方。戴先生的孩子出生了,母亲照料得更为周到,父亲留在深圳就想找份工帮衬家里。老家买了新房,每月需要还房贷四千,夫妇俩每月收入加起来有三万,日子还过得去,“父亲小时候家里穷,他总想人在的时候,为后代多留下点东西。”如果让父亲回老家,工作随便找,但是戴先生担心父亲不会做饭,生活质量下降,同时一个人在家孤独,“还是一家人都在深圳好。”李梦母亲的第三份工作,一直维持到当下。来深圳一年,母亲有了改变,习惯了城市里的生活,与此同时,母女关系也在悄然升温。有一回,母亲说去菜市场挑菜来做饭,那个时候她头发很长,有人看到就问:“卖吗?卖吗?”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母亲感到陌生,她迷糊回应了几句想表示拒绝,但对方一瞬间把她头发全剪了。“后来,妈妈拿着钱,非常慌张地跑回来找我,神情就像小孩子一样。”那一刻,李梦意识到,在深圳,自己是她唯一的依靠。//在深圳,戴先生的父亲也第一次看见了大海。父子俩赤脚并肩站在沙滩上,海浪的声音徘徊在耳边,父亲笑得合不拢嘴,戴先生觉得好像看到了父亲年轻的样子。母亲来深之前,把老家的羊、狗全都送人,像是做了一次断舍离。讲到这里,李梦的声音有点哽咽,那只名叫“花花”的小狗,陪伴了李梦家多年。“之前我妈妈一直在那个旮旯里,没有去过远方,我上班之后,就想让妈妈出去看一下。不能因为人来了这一遭,只能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对吧?”李梦表示不愿再将妈妈送回老家了。注:文中人物均采用化名。文
10月3日 下午 9:34

我在深圳做核酸采样员:工资日结,最忙时一天干16小时

3月深圳疫情最严重时,陆晖明决定辞职,去做核酸采样员。这是陆晖明毕业的第三年,他原本在宝安一家牙科诊所做医师助理,诊所因疫情暂时停诊,他的收入跟工作量挂钩,每月基本工资只有2000多元,手停即口停。
9月13日 下午 9:00

我在深圳 | 因为疫情,我失业并被困在老家,开始思考离开还是留下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311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9月12日 下午 8:58

消失的深圳大厂福利:房补取消,年终奖砍半,连下午茶都没了

疫情之后,与互联网挂钩的不再是“宇宙尽头”。裁员,福利缩减以及薪资下滑,这些新闻频繁的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互联网的“寒冬”,在意料之外提前到来。对于员工而言,企业的“降本增效”,落实到生活中是许多细节的改变,巨大的福利落差需要时间去适应,就像是见惯了花花世界的人,很难在短时间内,去欣赏朴素的田园风光。而随着互联网红利的见顶,他们也意识到,在可见范围内,没有比大厂更好的选择。唯一能做的,只有提升自己,保住工作,熬过寒冬。“越来越抠门了”去领纸巾的时候,陈景添发现每人只能领五盒了。以前纸巾的领取数上限是10盒,有些员工想给家里多拿几盒,一般也都允许,“大家心里也都明白。”排在前面的同事,顺手多拿了两盒,行政的同事便在旁边说,“不能多拿哈”,转身后,陈景添看见同事努了努嘴。三年前,陈景添进入深圳这家大厂,理由很简单,就是福利好。年终奖和绩效奖金自然不用说,房补也非常高,至少有2000以上,“基本上cover掉我2/3的房租了吧。”然而从去年开始,房补便取消了。对陈景添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搬到离公司更远更便宜的区域,尽量节省房租的钱,“以前因为有房补,我都不太在意租金,现在要缩紧腰包了。”吴轩不在互联网大厂,但在深圳也算是数一数二的科技公司,“没互联网惨,但日子也不好过。”公司新建了一家素食食堂,是以后指定的用餐地点,“每天要加班,还吃素,我真是愁以后怎么过。”下午茶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在陈景添的公司,每到下午四五点,就会有阿姨推着小推车过来,奶茶、饮料和零食都有,“现在是带一瓶乌龙茶到公司,加点奶,自己做下午茶。”这个27岁的男孩,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吃,每个月最期待的事情是团建,公司每人每年4000的团建费,一个部门的人基本能去很高档的餐厅吃,“消费都是人均三四百的地方。”团建费变成1000后,顶级的日料餐厅变成了家常菜馆,人均也在一两百左右,但总是还有点失落,“越来越抠门了”。朱楠在腾讯工作,食堂的餐盒和水果开始收费,从8月15开始,也取消了部分外包员工的餐厅福利,不再提供早餐和晚餐,但已有夜宵券可继续使用,后续不再发放。公司现也取消了下午茶的小龙虾和炸鸡。以前基本上下午茶吃饱,晚上都不用吃饭了。没有下午茶的第一周,他觉得工作都没啥劲头,“习惯了这种福利,一下没了还真有点难适应。”“白纸黑字里的,才是真金白眼”事实上,更难适应的是隐性福利的削减。去年年底发了年终奖,朱楠发现年终减少了5%,以前每个人至少分红10%左右。绩效的抽成也在减少,至少减少了20%-30%,唯一不变的只有底薪。涨薪的空间也在减少。陈景添所在的公司,以往每年有一到两次的员工涨薪,这是某种大厂中的“潜规则”。薪资的上涨幅度根据绩效有所差异,但是往往相对客观,但今年开始,这个幅度开始“缩水”,“可能连5%都没有。”没有了房补,年终奖和薪资幅度都在减少,陈景添开始思考是否还要留在大厂。更重要的是,随着去年的大规模裁员,部门人数减少,他开始一个人干三个人的活,“这性价比也忒低了点。”更直接的烦恼是储蓄的焦虑。来大厂,陈景添是想赌一把,看能不能存点钱,在深圳买个小公寓,实在不行,也能回老家买个房子。按照以前的工资发放,一年至少能存下10万多,但今年,这个数字可能将直线下滑,“我现在食堂打菜都控制在20元以内,以前不怎么控制的。”陈景添计算过,食堂和房补福利的取消,尽管一再节省,每月的支出还是到了三千元左右。福利的变化,让员工们重新审视这套内部的游戏规则。朱楠觉得,公司把这些福利视为“额外关怀”,但在招聘的过程中,HR通常都会把年终奖、涨薪和房补放在薪资包里。作为吸引求职者的筹码,谁家福利叠加得多,自然更受员工的青睐。如今,朱楠清醒过来,“只有白纸黑字写在合同里,才是真金白银。”前段时间,陈景添听说一个同事被裁了,也是老员工,是有股票配权的,但裁员的时候,HR以绩效不合格,年终奖和股票均不给予发放。“以往的话,不会这么绝,现在经济环境不好,公司只想赶紧打发点钱走人。”陈景添说。为了弥补薪资上的削减,朱楠发现,公司发放用于内部商城的消费的积分变多了,但是很快他就发现其中“奥秘”——贵的东西变少,很多是低于500块的商品,“公司现在更愿意把现金折成礼品,整天给你发一些体恤衫或者杯子,很鸡肋。”去年腾讯推出的“法定退休腾讯专属福利”,入职满15年即可解锁。这在朱楠看来也是缓冲福利削减的一种方式,试图安抚员工的失落,“但是想想,我能在这干15年吗?我想公司也不给吧?”和陈景添一样,朱楠也过上了紧衣缩食的日子,618购物节里他没有任何消费,以往他都会大采购,“经济太差,还是多存点钱吧。”“熬过寒冬,保住份工”对于大厂来说,福利的削减目的很清晰:降本增效。尽管福利减少对大厂的效益影响没有具体数据,但根据腾讯2022年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6月30日,腾讯集团合计有110715名雇员,较今年一季度末的116213名雇员合计减少了5498名员工,比例约为5%,薪酬支出减少约17亿元。但另一面,腾讯也出现了营收史上的首次下滑——营收1340亿元,同比下降3.2%。陈深在大厂有将近五年的HR经验,在他看来,公司生意不好赚不到钱了,首先肯定是要减少招人,如果还没有改善,那就是把福利砍掉,如果还不能抵御效益下滑,最后一步就是裁员。作为员工,朱楠在挣扎于福利削减的后果时,也意识到这是某种必然性。“互联网的红利不可能一直都在顶端,疫情之后找不到新的增长点,自然要削减成本,总之每个行业都有起落吧,不可能一直顺风顺水。”跟任何行业一样,大厂过去的高福利和高薪资,都是建立企业发展速度的基础上,那时候正是行业迅猛发展的阶段,
9月2日 下午 11:04

我在深圳 | 裸辞后,我在家里蹲了1年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310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8月29日 下午 9:03

我在深圳 | 因为社恐,我上班5天就丢了工作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309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8月22日 下午 9:01

我在深圳 | 做临时演员兼职,日结90,亏了300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308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8月15日 下午 9:51

我在深圳 | 在富豪家里当家教,我被安排住进杂物间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307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8月8日 下午 10:49

大学生涌入深圳流水线:时薪14元的暑期工,名额靠抢

图源:ShenzhenWeekly逼近40℃的天气,一些离家千里的大学生拉着行李奔走于深圳街头各大中介,只为争取一份时薪20元左右的工作。有些职位,时薪甚至低到个位数。每到夏天,这个传统用工旺季,珠三角大大小小的工厂就会迎来从湖南、江西、广西、河南等地来的大批学生。一车一车的稚嫩面孔,先后补充到流水线成为新生力量。21岁的渺渺来到离家2000公里外的深圳赚取大学生活费,却被介绍到东莞一家玩具厂,还因胶水过敏患上急性支气管炎,“差点活不到开学”。因为身体原因提前离职的她,扣除各项杂费后时薪不到9元。包吃包住的工厂,是这些目前缺乏专业技能和工作经验的学生积攒学费、生活费的重要渠道。那些在社交媒体上赞美夏天的年轻人,分享着海边、落日、livehouse......对另一些00后来说,这个夏天的记忆只有进厂、打工、做核酸。来深求职,流落东莞在深圳这种一线城市,你很难找到月薪3000的农民工,但月薪3000的大学生暑期工遍地都是。今年市场需求遇冷,这个暑假来深圳打工的学生们遭遇了工价新低——市面上甚至出现了8、9元时薪的工作。面对一天一个工价的混乱局面,14元1小时的工作,也有一堆学生挤破脑袋往前冲。和其中一家中介的对话来自甘肃庆阳的渺渺趁着暑假来到深圳,希望赚取大三开学后的生活费。像她这样一个人来到陌生城市的大学生,很多会通过中介寻找进厂机会。一开始她的目标非常明确:直奔富士康。但21岁的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进厂之路如此坎坷。“6月30号到7月8号期间,我每天都在找工作。”整整9天、经历7家中介,她还是没能顺利进厂。23岁以下的学生要想进富士康,得提供连续3个月以上的工资流水,或者拥有大专毕业证。渺渺没有工资流水,并且还在读大学,就这样被拦在打工圣地门外。找工作期间,她几乎把能踩的坑全部踩了一遍。首先是培训费,护理专业在读的她刚到深圳就被介绍了一份核酸采样工作,但对方要收200元培训费,“我转头就走”。对中介来说,这笔按人头收取的培训费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中介称有180人交了培训费其次是抵押身份证。有2家中介在找工作期间都收走了她的身份证,直到她明确提出自己不干了,才把身份证要回来。迟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无奈之下,渺渺随意走进路边一家中介,被带到东莞的一家工厂负责用胶水粘玩具,合同上承诺每小时工资12元。即便如此,在她吐槽暑期工难找的那条小红书评论区,依然充斥着大量渴望进厂的大学生。-
8月7日 下午 9:43

我在深圳 | 遭遇裁员和降薪后,为了省房租我们从南山搬到了龙岗城中村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306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8月1日 下午 9:00

我在深圳| 我是“小镇做题家”,曾靠父母“捡破烂”供养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305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7月25日 下午 9:25

我在深圳 | 为了“断亲”,我独自在深圳打拼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304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7月18日 下午 9:00

上万一单的华强北生意:破损硬盘里,被隐藏的远不止“艳照门”​

摄影:summer华强北赛格广场写字楼的一间办公室里,36岁的王晓强背后,是两排墨绿色的置物架,架子上摆放着近千张硬盘,那些都是“尸体盘”——有关岁月的记忆被恢复提取后,损毁的硬盘留在了这里。王晓强的职业,是数据恢复工程师,“对我们来说,修复的是冰冷的数据,对硬盘的主人来说,那里面都是热腾腾的故事”——有些是90年代的结婚光盘;有些是婚姻破碎后,需要呈给法庭的证据;有些是过世长辈的影像;有些是孩子刚出生时的照片……做这一行,保密是第一要务。陈冠希的“艳照门”事件,让客户们的隐私保护意识大大提升。不过,把保密工作做到“谍战”级别的,是王晓强服务过的军事部门、机关单位,以及高科技企业。以下为王晓强的自述:硬盘下的人生百味摄影:summer来我们这里恢复数据的客户,大多数都是特别着急的。有些人是要拿到第二天开会使用的PPT,有的人还有几个小时就要毕业答辩了,存着论文的硬盘出了问题。等待的过程中,不少人特别焦灼,在我们办公桌前转来转去。这种焦虑的情绪,其实很容易传递给我们。说实话,我更希望你把东西留下后离开,我们也能更专注地帮你处理问题。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一个女孩子,当时她在香港创业,来深圳看望男友的路途中,装着硬盘的箱子重重摔了一下,硬盘损伤得很厉害,那里面保存了她生意上所有的进账出账记录,而且还是孤本。女孩是哭着走进来的,我检查之后发现修复的可能性很少,她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一下子在我面前晕倒了。最后我们通过技术手段,帮女孩恢复了一部分数据,这个其实很不容易,也算是运气比较好。她又通过其他途径补充了一些信息,总算没有影响生意的运转。华强北街头.我们华强北这边很多小商户,也是这样,自己的财务数据,就保存在一个U盘里。U盘的使用寿命一般不会太长,最后就只能拿过来修复。我还接待过一位中年女人,当时她的婚姻出了问题。可能因为生活不幸,她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已经出了问题。同一句话,她能不断地在你耳朵边重复来重复去。整个通宵给我打电话,追问数据恢复的进度,或者讲她的个人遭遇。
7月18日 下午 9:00

我在深圳 | 为了逃离老家的“内卷”,我带着8000积蓄闯深圳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303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7月11日 下午 10:03

我在深圳 | 白天写字楼上班,晚上夜市摆摊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302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7月4日 下午 10:38

我在深圳 | 被职场PUA半年后,我得了甲亢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301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6月27日 下午 10:55

我在深圳 | 24岁被辞退,我去当了一名高校宿管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300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6月20日 下午 9:00

我在深圳 | 27岁,年薪40万,害怕35岁就熬不动了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99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6月13日 下午 9:00

深圳工地上,日薪200元的建筑工正在老去

近年来,上海、天津、深圳等多个城市先后出台建筑业超龄农民工清退令。清退界限划在60岁或55岁。“超龄”之后,离开工地该往何处谋生?这些50多岁的建筑工人呈现出同样的迷惘,“走一步看一步”,是他们应付未来的无奈之选。四川人陈金明话里透着凄凉,“能不能活到60岁还是个未知数”。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21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2021年全国农民工总量,50岁以上农民工近8000万人,占了总数的27.3%,这一比重自2008年(总规模有统计数据以来)连年上升。“儿子今年6岁,我都算过了,我要干到70岁,他才能出来找工作。”傍晚时分,52岁的何太平坐在龙华某个城中村的巷口,他个头不高、略显枯瘦,刚从附近工地上下来,脚上那双浅口胶鞋已被冲洗干净,脚背、小腿黝黑粗糙。何太平一儿一女,女儿读大学一年级,一年学费、生活费加起来超过3万,妻子带着儿子在老家,每月生活费2000多元。他做一天工能赚到200多块钱。5月中旬,何太平从广西老家来到深圳,这是他今年找到的第一份工。因为疫情,春节后何太平滞留在家几个月,去年赚到的钱花得所剩无几。“怎么存钱?你叫我怎么存钱?“何太平所在的工地,只招收55岁以下的建筑工。有同样要求的工地不在少数,比何太平大几岁的老工友,超龄后已经回到老家,“能做什么?种田,找点零散工,找不到就闲着呗”。55岁之后如何养家糊口,何太平想不出什么好法子,“心里有什么底,不知道明天早上还能不能醒过来。”工地上的大半辈子四川宜宾人陈金明54岁,也在深圳龙华的某个工地上做工,那里的年龄限制宽一点——男性60岁以下,女性55岁以下。谈到60岁之后的出路,陈金明一样地悲观,“现在是走一步算一步,能不能活到60岁还是个未知数。
6月9日 下午 9:00

我在深圳 | 别人眼中的城市“蜘蛛侠”,不过是拿命换钱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98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6月6日 下午 9:00

我在深圳 | 当了半个月外卖员,我点外卖再也没给过骑手差评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97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5月30日 下午 10:08

我在深圳 | 第一份工作就被坑,00后的我并不敢“整顿职场”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96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5月23日 下午 10:29

我在深圳 | 相亲数十次,花费4万,我终于脱单了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95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5月17日 下午 10:18

我在深圳 | 降薪后,我去开摩的当副业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94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5月2日 下午 9:43

深圳发钱也“内卷”:城中村租客最高800元疫情补贴,半天到账

租赁南山区社会物业的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每家企业的租金补贴不超过1万元;每个个体工商户的租金补贴不超过5000元。果然,在发福利的道路上,卷王永无止境。O3
4月4日 下午 9:14

我在深圳 | 为了治好失眠,我去了寺庙清修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92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3月21日 下午 11:58

我在深圳 | 从流水线到程序员,我在不理解和嘲笑中完成了逆袭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91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3月14日 下午 11:57

我在深圳 | 放弃“铁饭碗”考研,毕业我就失业了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89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3月7日 下午 11:08

疫情汹涌下的深港两地家庭,决定回到深圳定居

待在珠海的健康驿站里,小宇仍在为香港的疫情环境担忧。“不知道谁感染了,谁没感染”,上班族还得去工作,地铁上还是那么多人,办公室里你不知道同事有没有被感染,“大家的心理压力都很大,自己感染还好一些,就怕传染给家里的老人小孩”。根据3月4日公布数据,截至当日零时,香港新增5252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过去24小时再有136名确诊患者离世。2022年1月8日,陈明浩从香港回到深圳,大学毕业后,陈明浩一直在香港工作,这次过关,是2020年初深港封关后,他第二次回家。同一天,程斯颖与丈夫带着1岁的孩子,也从深圳湾过关回到深圳。三人没有预约到深圳的健康驿站,过关后等到半夜,终于被分配到大鹏一家酒店隔离。1月13日,小宇从深圳回到香港,他在深圳工作一年多,因为两地封关,回港的次数屈指可数。临近春节,无论是回深,还是返港
3月4日 下午 9:00

深圳只有一个区:“卖命区”

如果没有这一波疫情,很多人只知道深圳人爱搞钱,却不知道深圳打工人还有一个特别的属性:卖命,尤其是为工作卖命。在生意人眼中,广州是卖服装的,东莞是卖电子的,珠海是卖空调的,中山是卖灯具的,汕头是卖玩具的......深圳,则是“卖命”的。O1
3月2日 下午 9:21

被疫情困在公司的深圳人:4天3夜,睁眼就面对工作

他们分头给物业、街道办打电话,得到的回复都是“等通知”、“正在检查”。有人在社交软件上搜和“讯美”有关的消息,除了看到一些同为“被困者”发的现场照片,没有获取到任何确凿的疫情信息。
2月28日 下午 10:13

我在深圳 | 做过“背调”,才知道简历造假有多夸张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89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2月28日 下午 10:13

我在深圳 | 毕业5年,换了4家公司,我彻底告别IT行业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88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2月21日 下午 9:39

南山中心的“荒野废宅”,1400户12年回不去的家

“还能活到搬回去那一天吗?”86岁的蒋阿姨常问自己。她的身体一年不比一年,身上要紧的病有好几样,血压时常能到170、180mmHg,出门要靠轮椅。蒋阿姨心心念要搬回去的地方,是南苑新村。这个位于南山中心区的住宅小区,如今已是荒芜一片,碎砖残砾堆砌成的废墟上,高高低低的野草疯长。残破的楼体上,裸露的窗洞空空荡荡,藤蔓从地面沿着墙面一路攀爬,一直覆盖到楼顶。2011年,南苑新村旧改启动,1400户人家陆陆续续搬离。12年过去了,旧改还停滞在签约阶段,没有人知道,何时能搬回新家。
2月19日 下午 9:08

我在深圳丨结束2年的婚姻后,我坚定了独身主义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87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1月24日 下午 10:14

我在深圳 | 公司跑路,我经历了一场原地下岗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84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2021年12月27日

我在深圳 | 被PUA离职后,我终于能存下钱了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83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2021年12月20日

我在深圳 | 工作3年,我选择放弃高薪回家养狗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78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2021年11月22日

我在深圳 | 选择理工科的我,本科毕业后还是做了“厂妹”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78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2021年11月15日

我在深圳 | 深港异地600天,我们用望远镜“相见”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77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2021年11月8日

我在深圳 | 谈恋爱时和男友AA,是我做过最错误的决定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76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2021年11月1日

我在深圳 | 因减肥被套路贷款,我被迫“月光”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75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2021年10月25日

我在深圳 | 被PUA两年,我曾崩溃到想开车撞向护栏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74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2021年10月18日

我在深圳 | 买房后,母亲拒绝做老漂族,毅然返乡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73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2021年10月11日

我在深圳 | 花了15000去减肥训练营,我从150斤胖到155斤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72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2021年10月4日

我在深圳 | 曾月入10万,31岁转行后,1年被炒4次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71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2021年9月27日

我在深圳 | 为了养土狗,我被迫搬了两次家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70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2021年9月20日

我在深圳 | 异地恋四年分手,30岁的我决定去相亲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69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2021年9月13日

我在深圳 | 来深8年,我在家里建了一个小型图书馆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第267期音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在深圳生活期间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不妨和我们说说有
2021年8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