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起底明州案女主家庭:舅舅轻松搞定北京户口和名校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能点亮100年的灯,只有外国才能造的出来?

觉得好看要关注的 赛雷话金 2022-03-17

雷雷又出新书啦~

《赛雷三分钟漫画中国史明朝三百年》

即“漫画明史”

由雷雷和知名历史科普自媒体

“史图馆”联合出品

一本书带你回到大明朝

看万国来朝是如何炼成的

目前新书上市

尽享5折包邮

到手仅需24.9元

也可以复制淘口令打开淘宝购买:

0$6pRtXARcTNV)://

感谢各位的支持~


【接着正片奉上】

最近几天我总是刷到这样的视频,大概讲的是美国某消防局的一盏神灯用了100多年没坏,造灯的厂子却因为产品质量太好倒闭了,后来通用电气等企业组成了太阳神联盟为了更好的赚钱,一致缩短了灯泡寿命,搞了计划报废,所以我们现在的东西才不如过去耐用。


这听起来很符合逻辑啊,然后我小手一搜就找到了一百多条讲这盏神灯的。大家也都知道早年间我是在电气行业打拼的,像这种业内的事儿不得做一期鉴定网络热门灯泡视频给大家找找水猴子?啊不对,帮大家科普一下知识?毕竟太阳神联盟也是快一百年前的产物了,管得着今天吗?

天籁之音,赛雷话金,今天我们在鉴定网络阴谋论的同时,讲讲这所谓的商业本质之下,掩盖着的理想主义者的追光之旅。

↓↓↓点击观看赛雷话金视频版↓↓↓

(视频时长11:24

旋转横屏观看效果更佳哦~)

×××××××××××××××××××××××××××

【以下是视频文字版】

先说灯泡,虽然一开始我以为这故事是编出来的,但找了一下发现视频里的这只灯还的存在,2015年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就认定它是世界上燃烧时间最长的灯泡,就连现在它都还在那个消防站里继续发光发热,号称“百年之光”。所在地利弗莫尔市的人们更是把它看做精神图腾,今年还给它过了120岁生日,前前后后估计都送走了几代人。但真要说这灯有啥特别的,那就是和现在的钨丝灯不同,它的灯芯是碳丝的,这种碳丝灯曾在19世纪末流行了将近四十年。


最早使用碳棒充能当做灯丝,只能维持几个小时,而在1878年,英国人斯旺利用汞真空泵制成碳丝白炽灯后,不仅寿命大大延长,明亮、柔和的光芒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兴趣,就比如诶,我们耳熟能详的发明大王!专利狂人爱迪生!1880年开始,爱迪生的白炽灯生产规模不断扩大,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卖出了八万多盏,而且他几乎每一项成果都在美国和欧洲申请了专利,甚至让初代发明者斯旺的电灯都吃了哑巴亏。


不过碳丝灯泡还是有很大缺陷,它的平均光效很低,想要更强的亮度就要增加功率以提高灯丝温度,虽然碳的熔点高达3500℃,但在1800℃时碳的挥发速度就已经很快了,对于工业时代的高照明需求来说,这种灯就实在不经用。而法国发明家阿道夫·沙耶(Adolphe Alexandre Chaillet)想到了个绝招,既然高温容易把灯丝烧断,那我做粗一点不就好了吗?


据现有资料看,他们手工制作的灯丝除一些特殊构造外,的确比现在的灯丝粗8倍,这种面多加水水多加面的办法还真带来了奇效,沙耶声称他的碳丝灯的寿命比世界上任何其他灯都长30%,在1897年获得了大量的订单,售出的产品就有最后挂在消防局的这枚灯泡,当然它现在的亮度也就将将比得上小夜灯,但也许就是这种低功率让它活到了现在。不过就在当时来说,沙耶公司的灯泡也只是比同期产品寿命长一些,绝不会是什么因为质量太好,公司才倒闭了的,真正让他们走向末路的原因只有一个:“时代变了。”


金属钨的熔点跟碳相当,但高温下挥发速度慢得多,不过钨硬而脆,传统方式没法处理,直到1909年,柯立芝采用加压热锤击工艺生产出了钨细丝,1913年通用电气的欧文又在灯泡里充入了氮气,大大改善了钨丝灯的性能。此后,钨丝灯开始大行其道,沙耶的长寿碳丝灯很快被市场抛弃,公司在1914年被董事会卖出,而收购它的正是爱迪生和他的通用电气。


在灯泡技术不断进步的同时,早期电气行业也快速发展,极高的利润率和发展前景让大财团垂涎欲滴,西方电力工业很快进入垄断时期,多数电气公司被兼并。20世纪之后,世界主要电光源制造商逐渐只剩三家,分别是美国通用电气、德国欧司朗以及荷兰飞利浦。是不是都很熟悉,没想到这三位都能活到今天是吧?也同样是他们三家为主,成立了开头提到的太阳神卡特尔垄断联盟(Phoebus cartel),控制了全球多数地区白炽灯的制造和销售,也就是这时制定了白炽灯1000小时寿命的标准,同时还规定任何制造并销售更长工作时间或更低价格的企业都要予以处罚,不愧是继承了昂撒的强盗血统啊,果然够流氓。


但这是不是就能说明网络传言做实了呢?因为从科学的角度来说,1000小时并不是为了方便赚钱才设定的数字,而是考虑到钨丝的脆弱性质的最佳折衷方案,如果要延长其寿命,那么其亮度必然会降低。另一方面,北欧各个电气公司面对这项限制,选择了联合对抗,大量价格低廉的灯泡涌入市场,没过几年就让这些限制成了一纸空文。不过无论如何,垄断联盟客观上仍然是阻碍了白炽灯的技术进步,结合当时正值的经济大危机,在人们消极情绪的影响下,最终形成了大公司减少灯泡寿命以增加销量的说法。


但是!我这样说绝对不是在替我见都没见过的外国资本家洗白啊,而是这些营销号根本就搞错了方向,因为我们要批判这些人的恶,绝不该只体现在他们一个灯泡要多赚多少钱上。


电力革命后,西方发展到了垄断资本主义阶段,以电气照明为先导的电力革命,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极大发展,创造出大量财富。而这些财富又转化为资本,与先进技术一起,向经济落后地区渗透、殖民,成为列强掌控世界经济的重要手段。北欧国家可以抱团打破价格垄断,而动荡不宁的旧中国则成了他们垂涎三尺的盘中餐。从这个角度看,电气照明带给这个世界的就不仅仅是“光明”。而与此同时,为实现中华崛起同西方进行抗衡,中国人不断尝试发展自身民族工业、追寻光源的实践也从没停止过。


1882年7月,上海电光公司为街灯正式供电时,有这样的记录:“凡有电灯之处,自来火(煤气)灯光皆为所夺,作干红色。故自大马路至虹口招商局码头,观者往来如织。”可见当时的国人对这一新生事物的好奇有多么强烈。但在晚清时期,国内其实并没有制造相关设备的能力,包括发电机、电灯、线缆和其它电气照明设备等全都得从国外进口,小伙伴们可以暂停猜一下是从哪儿买的?咳咳,光电灯这一项就有一半是通用电气的产品,其余不少还是飞利浦的,你看,我们打一开始就和他们熟的要“死”。


甲午战争失败后,清政府曾下决心要仿造进口机器并自制设备,但当时各国洋行几乎完全垄断了中国的进口贸易,你怎么可能在人家的监视之下买到足够的原料呢?再加上国内极低的工业水平,清政府的垂死挣扎收效甚微,仅仅试制了一些设备用作展示便再无后话。不过很快啊,这一情况就得到了彻底的扭转,诶,“大清亡了!”各个列强扶植军阀在中国的土地上大打代理人战争,而列强自己则在欧洲家里打世界大战,尽管这当中的代价十分沉重,但中国人获得了难得的喘息机会,有渠道、有原料发展民族工业。


不过国内电气照明市场规模的扩大,第一个闻到钱味的还是外国公司,美国日本纷纷在华设厂,当然通用电气依然是带头的,他们不断引进新式的电光源生产技术,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与中国民族产业抢夺市场,因为技术先进,产量和质量优于国产灯具,在不少领域都处于垄断地位。为了挽回权利抵御外资扩张,国内工商界也开始积蓄力量。


上世纪20年代,胡西园在上海建立亚浦耳电灯泡厂,1926 年上半年生产出第一只纯国产充气灯泡 ,两年后年正式投产,虽然质量仍然略逊于欧美产品,但售价仅为通用公司的五分之二,而且和日本灯泡相比的话还质优价廉,与不少民族企业一起打下了照明行业的国货份额。


而这样的局面就绝不是外资企业愿意看到的了,1932 年通用电气与欧司朗和飞利浦,没错又是这御三家,他们仨在中国联合成立“中和灯泡公司”谋求渠道垄断,而后亚浦耳、德和、耀明等国货电灯厂被迫联合成立“上海市电器制造业同业公会”与其对抗,谋求生存。


但国货灯泡厂在这场与外资的竞争中,技术、市场和资金等方面都困难重重,不仅灯丝等原材料都严重依赖进口,时刻有断供风险,此外还要面对外资企业的不正当竞争,就比如日商销售给亚浦耳厂钨丝以次充好,并故意下套导致无法索赔;而另一边的美国通用电气还收买职工在亚浦耳厂的原料中暗掺碱质粉末,以增加灯丝断丝的概率;外商甚至还扶植个别中国买办建厂故意生产劣质灯泡,冒用亚浦耳商标以破坏国货形象。


另外在世界电气照明技术和产业领域中,欧美等国处于中心位置,他们可依靠其科学技术研究能力,不断开发新技术,始终占据技术转移链的源头,不断推出新产品抢夺市场,而国货却只能不断降低利润试图守住份额,但是想引进设备、更新技术就变得无比困难。这么看起来,同垄断倾销以经济殖民相比,那些让顾客多买两次灯泡的事情是不是就根本不值一提了?这才是商业的本质。


数年的对抗之后,国货一方只有亚浦耳灯泡厂艰难的活了下来,利用技术改造和一定的营销策略一度占有了30%的市场份额,但好不容易才有了基本盘之后,一切的计划又被随后而来的日本侵华战争彻底打断。


终于,新中国成立了,万象更新。解放生产力的民族企业大大填补了国内庞大的电气设备需求,但当时国内主要生产和研究的仍然是白炽灯,面对五六十年代的美苏封锁,国内各项建设研究都需要更适合新使用场景的电光源,而接下这个担子的,就是被誉为我国“电光源之父”的蔡祖泉,他出生自工人群体,在生产实践中不断自学,带队在复旦大学创建国内第一个电光源室,在1961年成功研制出中国第一只卤钨灯,而后又与上海亚明灯泡厂合作研制出新中国第一盏自主研发的光源——高压汞灯;


1964年,上海最繁华的南京路上,高压汞灯取代了以前昏黄的老式路灯,南京路终于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灯火通明”,这标志着中国纯白炽灯照明宣告结束。此外蔡祖泉团队还开发了强照明的长弧氙[xiān]灯,用于医疗和科研开发的X射线管,用于摄影摄像的管形卤钨灯、氢弧灯、氪[kè]光谱灯等等等等,1987年主导创办中国照明学会,同年加入国际照明组织,而后长期投入教育事业当中,直到2009年辞世。他的作品在新中国的各行各业发光发热,相关研究成果荣获国家奖项无数,他的事业大大地缩短了我国电光源研究水平与先进国家的差距。


改革开放后,面对全新的市场竞争环境,也为了充分参与并利用国际产业转移和贸易开放的机会,中国的照明行业不可避免的广泛进行了所有权改革,但大家不要无端联想啊,中国的照明产业不仅仍然在中国人手里,还反客为主了。新世纪初,仅卤素灯就占据全球市场90%,当然这时也会有西方媒体出来跳脚说:“中国的能源浪费引起担忧”,这句话是不是很耳熟,放在现在不就跟我们才吃了多久的肉,却要说“中国的肉食消费引起碳排放担忧”一样嘛!但事实却是中国也为全球生产了80%-90%的节能灯,还减少了不小的能源消耗。


2019年,全球照明行业资本退潮,我们最为熟悉的通用、欧司朗与飞利浦的御三家也面临着兼并和转型,而中国照明行业在国资的大力支持下,得以继续开拓全球市场,去更多地区开展新的事业。史告诉我们,只有知识与产业基础牢牢的抓在自己手里,才能实现与国际资本攻守易型的奇迹,我们总会因为回忆让过去拥有更好的遐想,但更应该做的还是用发展的眼光看未来,才能去真正改变现状。

×××××××××××××××××××××××××××


一集不够看?你还可以看看这些

哭日本核爆、骂肉食害人,是圣母还是别有用心?


扒一扒那个丑化亚裔的奢侈品牌是如何发家的


吃饭砸锅、不让退货,加拿大鹅哪来的底气?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