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起底明州案女主家庭:舅舅轻松搞定北京户口和名校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硅谷“钢铁侠”要普及脑机接口,这事儿到底靠不靠谱?

觉得好看要关注的 赛雷话金 2022-03-17


×××××××××××××××××××××××××××


一集不够看?你还可以看看这些


扒一扒“全港首个素食通识课”背后的猫腻


放火投毒偷石油,美国要干的比表面上要复杂


“种草”平台主动清杂草,是真自觉还是假正经?

雷雷有话说


在众多复杂的脑科学研究相关难题中,有两个问题促使脑机接口研究蓬勃发展。这两个问题分别是人类文明知识的爆炸式发展和生物大脑发展迟缓之间的矛盾,以及人类平均寿命快速增长和大脑工作寿命有限之间的矛盾。


现代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之一,斯蒂芬·霍金 (Stephen W. Hawking,1942~2018)在21岁那年不幸被诊断患有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即运动神经细胞病。1985年,他因患肺炎做了穿气管手术,被彻底剥夺了说话的能力。霍金在生命后半期所使用的语音辅助系统,就是一个典型的脑机接口系统成功案例。这个系统由眼动跟踪装置 (红外探测)、电脑联想输入和语音合成器3部分组成,让他在不幸罹患肌萎缩侧索硬化(运动神经元病)、失去四肢运动和绝大多数语言能力后,仍然能够与别人进行交流、做前沿的黑洞科研、发表大型公开演讲、回答观众现场问题。


所以脑接口技术是值得期待的,它有可能对于抑郁症、癫痫、卒中预后、老年痴呆等脑疾病的治疗,以及脑力增强、新型教育方法等发展带来重要的促进作用,但同时这项技术在受到各路资本的赏识后,也同样需要谨慎对待。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