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局长不雅照曝光,无耻到你无法想象!

2022我在大厂负责裁员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突发!中美正式摊牌?国内突然宣布,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

北京大学回应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李田田丨写给自己:二十七岁仍是花样少年

小辫子511 山花诗田 2021-12-23



27年前的一个夏夜,一对商量着如何才能躲过“计划生育”的农村夫妇,一定想不到他们的第二个女儿会顺利长大成人,会痴迷上写作、并且还会因为写作“出名”而被许多人知晓。那时在他们的眼里,这个女孩的降临是如此多余,她不能为贫寒的家庭增添一丝丝欢喜,还要带来一连串的麻烦。于是他们只能连夜翻山越岭,悄悄地将她送走,藏进亲戚的衣柜。


那个一出生就要寄人篱下的女孩,就是我,明天27岁了。


对不少人来说,27岁正是人生的新起点,他们有的刚刚参加工作或者计划出国留学,有的可能已经成家立业、结婚生子,也有的可能还处在人生的一个个十字路口(徘徊)。总之,这里有成功、有喜悦,有失败、有沮丧,但都是人生路上不可逾越的风景。而此时的我,已经大学毕业5年了,也在湘西大山深处的砂坝镇桃子溪小学为祖国教育事业奉献了5年。这短短的5年里,我经历了太多太多:有身为人师的喜悦,有教学工作的收获,有和学生相处的点点滴滴、温暖感动,也有生活和工作中的无尽烦忧。总之,乡村教育的五年,让我变身为另一个与众不同的“李田田”!


可是在内心深处,我又感觉自己仍是个孩子;并没有经历太多,就被现实左右得常常惊慌失措。工作期间,我常常在夜深人静时,独自跑到学校的操场上凝望漫天星斗,繁星虽然静默不语,却似乎能读懂我的心。在这个大家普遍认为贫穷落后的地方,我却有一个赤热的教育梦;我曾经尝试着用各种理想的方式教学生,却常常被形式主义困缚身形。以至于在两年前的那个深夜,我写了那篇反对形式主义的文章;也正是那篇文章,让更多的人认识了大山深处的我。


其实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是个爱生活、爱独处、爱幻想的人。


因为我在工作之余喜欢创作诗歌、小说、童话,并曾经因此获奖。故有人批评我说:“我是一个沉浸在童话世界的幼稚人,迟早要被社会淘汰!”他们不知道,其实我对残酷而又复杂的现实充满热情、充满幻想;正是那些看似虚幻无用的想象,点缀并丰盈了我的灵魂。看过我文字的人,许多人不相信这些出自一个乡村老师之手。我时常趴在教工宿舍二楼的阳台上展开幻想:幻想璀璨的星光下,乡野里那些树影斑驳的地方,必定也藏着跳跃的小精灵,它们同我一样在黑夜里翩翩起舞。白天,我就将我的想象力传递给学生;于是,他们的心里也驻进了精灵。


如果没有想象,27岁的我,估计很难在这落后的山村小学里度日如年!我曾经谈过一个在北大读研究生的男朋友,他来这里小住几天后就疯了——说这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于是,我默默地送走了他。就我所处的小县城而言,二十七岁并不年轻了!特别是女性,若按照世俗的那套婚恋标准观,在相亲市场都没什么优势了。周围人时常“好言相劝”:你也不小了,工作就是个乡村老师,长相又一般,别再挑啦!其实他们并不明白,我缺的是一个对象、一个男人吗?不是,我缺的是一种生活,一种同甘共苦、相濡以沫、能化腐朽为神奇的生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有的人是日复一日的简单复制,有的人则是用生命创造神奇。


我不需要大众用世俗的眼光来审判我!世俗中的我的确只是个平淡无奇的女孩:其貌不扬,长相一般,身材又矮,收入也不高。可不世俗的我呢?小小身材却有千尺胸怀,方寸之纸可书天下文章!教育形式主义,很多人看见了、经历了,却不敢指出来、写出来,把机会留给我一个小小女子。


我曾经无数次地幻想用自己的激情和热血滋养落后的乡村教育,我也可以如同《窗边的小豆豆》里的小林宗作老师,在山里打造一所充满温情、充满童趣、充满快乐的巴学园,让那些孤独缺爱的留守儿童都能在这里找见爱和希望。可是工作几年后,我似乎看到了希望,却又充满了失望。看着多数学生依旧只能靠考试证明自己、靠分数改变命运,我发现关于“巴学园”的梦想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


梦想只要不破灭,我们就需要继续追逐。从7岁到27岁,我似乎从来就没有停下脚步。


当我7岁时,我背着母亲缝制的书包第一次踏进校园,看见小小的泥巴操场上奔跑着几十个孩子。好多伙伴呀!我以为读书就是人生幸福的开始,我将不再孤单了。我还不懂什么是考试、什么是竞争,每天只想和同学一起吃饭、一起玩儿、一起学知识。我的学习动力从来不是为了考试,然而考试却实实在在地伴随着我。


当我17岁时,我已大浪淘沙,离开家乡来到了长沙求学。我站在城南四合院里,抬头望着满树粉色的樱花,开始了作家梦和对爱情的憧憬。尽管那时的我肥胖臃肿,但却始终坚信会有一位王子出现,他将不在意我的外表,只用心读懂我写的诗句。然而大学生活结束了,王子没有出现,我却来到了桃子溪,在那里开始了自己的诗和远方。


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我的诗已经有了,而远方在哪里?


当我27岁时,我手中抱着已经出版的诗文合集《有只狐狸看月亮》;身旁既无樱花,也无王子!看着世界各地网友发来的微信问候,以及大学老师在我笔记本上的留言:“你是个感情丰富的人,拥有令人惊叹的想象力!你是活在童话和梦幻里的精灵,生活一定会馈赠于你!”我想自己并非是孤独前行,或许27岁的我,已经失去了些精灵色彩,却并没有抛弃年少时的梦(至少没有成为浮萍随波逐流)。我依然想写很多很多的文章,想成为小林宗作那样友爱的老师,想拨开湘西大山里层层叠叠的云雾,想让自己和这个社会变得更好……


我不知道37岁、47岁、57岁、67岁时……我会成为怎样的“李田田”?是拔出科那个刚刚走出的少年,还是历经半世沧桑仍不老的容颜!但我更希望自己如伯兰特.罗素所写的那样:“我的一生被三种简单却又无比强烈的激情所控制:对爱的渴望,对知识的探索和对人类苦难的难以抑制的怜悯。 ”27岁,仍是花样年华的我,却在尝试着用笔为自己的“生命”作序——窗前栀子花悄然绽放,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忧伤?栀子花开啊开,光阴好像流水飞快,日日夜夜将我们的青春灌溉……


致青春:明天生日,谨以此文与你们共勉!谢谢读者与粉丝对我的不弃陪伴!

 





——购买书籍请点击往期文章链接——
如需作者签名版

请留言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