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

从“调剂”孩子到“邵氏孤儿”,还有多少这样的惨剧?

唐山官宣“15个字”让其人设崩塌!

中国突发超大型数据泄露安全事故:10亿居民信息和数十亿公安出警信息,高达24T数据以10个比特币在暗网贩卖!

核心技术突破!重磅取证小程序上线:PC端Telegram免密取证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山花诗田

李田田童话丨《皇帝的新装》续篇

……那就听我讲童话吧少女时期我喜欢写诗,工作后尝试写童话;诗歌是我心灵的窗户,而童话是我思想遨游的天堂。现实生活里我可能是一个灰姑娘、一只丑小鸭,可诗歌和童话的世界里——我一定是白雪公主和最美的白天鹅。因为没有禁锢的灵魂才能绽放最耀眼的光芒!今天,我又漫步文学湖畔,重温安徒生的《皇帝的新装》,再续童话世界的美轮美奂,用真实的文字致敬前辈大师、用真挚的情感温润读者的心房:《皇帝的新装》续篇皇帝听见有人议论他没有穿衣服,便开始怀疑做衣服的织工,大臣们也因此感到很紧张。两个织工不紧不慢地走到男孩儿跟前,笑着问:“小孩子要诚实,怎么可以睁眼说瞎话?皇帝的新装多漂亮啊!”“我没撒谎,你们瞧,皇帝的屁股都露出来啦。”男孩儿指向皇帝,可百姓们既不看也不吭声。“皇帝身上穿着龙鳞织的袍子,独角兽做的扣子,衣领镶嵌着九尾狐的绒毛,愚蠢的人是看不见的!”织工微微一笑。“龙鳞在哪儿呢?…”男孩睁大眼睛,仔细地查看并喊道:“我只看见了一颗黑痣,就是没见龙鳞啊!”大臣们脸色发青,有的人额头上冒出了汗珠,他们交头接耳嘀咕了一阵,像是在商量着什么……然后继续毕恭毕敬地跟在皇帝的身后。百姓们照旧不敢吭声,一位秃头士兵突然抽了男孩儿一鞭子,男孩儿痛得哇哇大哭。士兵想再抽一鞭,大臣按下他的手,慈爱地说道:“皇帝是最疼孩子的,他愚笨看不见衣裳,但别羞辱皇帝啊……”“我没有……”男孩儿抹着眼泪。“撒谎是要挨打的!”大臣说完朝士兵眨眨眼睛,士兵又一次扬起鞭子。“真是太笨了……”百姓们纷纷批评小男孩。“对——不——起,他一出生就患上了眼疾,视力非——常——差。”男孩儿妈妈挤出人群,吞吞吐吐地解释。“喔,原来如此,那就赶紧带他去治病吧,我们石头国有最好的眼科医院。”大臣说完拍了拍男孩儿的脑袋,两个织工满意地点头。小男孩儿在医院治疗了一千零一夜才出院。出院后,他盯着皇帝游行的照片,仍然一无所获。他问妈妈:“我的眼睛真的有眼疾吗?为什么我能看见你身上漂亮的裙子,就是看不见皇帝的新装呢!”他的妈妈说:“真的,我可以做证你有眼疾,因为你是我亲生的,我的眼睛有时也很不好!”小男孩痛苦地流下了一滴眼泪,他看见母亲兜里揣满了皇帝赏赐的金币。后来,石头国越来越多的小孩眼睛都出现了问题,他们能看见天上的太阳、星星和月亮,却看不见皇帝身上的新衣。皇帝的新装每天都在变化,唯一不变的是屁股上那颗刺眼的黑痣。编者心语:世界上还有许多文学大师的作品,以后我都会给它们写续篇。文字,是永远无法禁锢的思想;人活着,总归是有思想活动的!我们既然都梦想成为白天鹅、白雪公主,就必须改掉鸡一样的生活方式:为一把小米互相啄食,甚至争得头破血流、羽毛飞落、面红耳赤……我们必须学会高尚,学会清醒、尊严、体面的活着!最后,祈愿世界和平,战争早日结束!这个世界上没有怕死的灵魂,只有怕死的肉体;只要正义和真理还在,生活总会有无比美好的一天!你说呢?即使是铁链,它也有腐朽断裂的一天。主编简介我是李田田,湖南省湘西州女教师,因一篇反对教育形式主义的文章备受关注;生活中的我一方面从事语文教学,同时喜欢文学创作——心观天下,笔写百态!希望大家从我的文学作品和传播的思想中感受生命之美、感悟人生百味,铸造自己更为丰富的精神家园。长按二维码关注,获取更多新内容—
2月28日 下午 12:48

李田田丨写给家乡:离开是为了有尊严地活着!

​阳光照到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乡我已经离开了湘西,离开了那座我生活了27年的小县城。我与爱人拖着几袋行李、一箱书籍、还有身心俱疲的灵魂,在异常寒冷的冬季、在阖家团圆之际,踏上了“背井离乡”之旅……与故乡这一别,不知何时再能回去?此时,不由想起唐代韩愈的一首诗:《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我不敢自比韩愈,但那份凄凉感却比韩愈更痛彻入骨。韩愈被贬是去做官,而我却是身心千疮百孔的去“逃难”!不禁又想起王小波的一段话:“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逝,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我大学毕业时也是21岁,对未来也充满了憧憬与希望,我以为自己会在湘西生活一辈子,我甚至做好了在乡村学校工作到老的打算,一边写作、一边诗意教学。并且,我也找到了愿意陪我坚守理想的男人,他为此放弃了自己在北方省会城市优越的生活,准备着和我在湘西大地上教乡学——类似于我当年创办“巴学园”的梦想。然而,我们终究是低估了现实环境对“理想者”的不容,就像《皇帝的新装》里那个孩子,悲催地受到“现实派”的审视。在一场不经意的狂风巨浪之后,船倾桅摧,生活变成了一座孤岛,在不可预测的未来里受煎熬。就连我的至亲,也会在关键时刻挥剑斩锚,说一些不该说的话、做一些不该做的事,生怕这艘即将沉没的破船会连累自己。我不怪他们,只怪自己想得太多、活得太真——我为什么就不能迷迷糊糊、没心没肺的活着?正如他们劝我时所说:“你什么也别做,什么也别说,好好结婚生娃、持家过日子、挣工资活着才是正事!”​其实从2019年的新闻事件起,我就已成为家乡的“异类”,一个人孤独地生活在湘西大地,凭着对教育的热爱和对文学的追求苦苦支撑着自己的理想!多少次孤独到绝望,多少次又绝望到坚强!白天,我是那群留守儿童的“妈妈”,尽最大责任做到“师者无悔”;夜晚,我是文字的精灵,洗剂和刷新着自己的灵魂。在大人的世界,我显得格格不入!在孩子们的世界,我总是如鱼得水。我与学生一起阅读、一起去稻田里写作文、一起捡拾秋天的落叶、一起吃冰激凌、一起在星光下玩游戏……我工作了5年,我爱了他们5年,他们也温暖了我5年,我们是彼此这5年中的时光伴侣。我的许多文学作品,灵感也是源自于他们,我们的生命早已水乳交融。​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我想我的生命一定属于桃子溪小学,属于中国的乡村教育梦。我肯定会是永远的仙女老师,用我的“仙气”温暖一颗颗幼小的心灵。我会陶醉在家乡的星光下,用诗文书写湘西大山深处的民性之魂。可是此时此刻,我却不知道以怎样的姿态安放自己的灵魂?我身心俱疲,只想着逃离!原谅我的不够坚强,只是实在遍体鳞伤!如果你们真的关心我,得允许我“疗伤”——而不是一遍遍传递假意的“关爱”与“善良”!当我看到网上我的学生对我的留言,我泪流满面——他们小小年纪竟然懂得祝福我和宝宝健康平安。他们自己还是个孩子,却早已有了某些大人没有的善良与担当。秃头男,那个把我从床上拖下来的男人,你真的不如这些孩子。湘西的腊肉哺育了这些孩子健康阳光的体魄与心灵,却只熏蒸了你们的冷漠、势利与油腻。我衷心祝愿我的学生在没有我的日子里,照样健康成长、平安喜乐,以一个人的姿态傲立于天地间!​选择离开家乡,不是我背叛了家乡,而是家乡“背弃”了我,不管是出于“公义”还是“亲情”。无论是2019年的新闻事件还是最近的事,至始至终,家乡都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为我说话。即使是个别朋友微信里发来消息,也不过是提醒我:“你已经不适合在这里做老师了!”就连亲人,有的也变相出卖了我,有的认为我是家族的罪人,有的迫不及待地自我撇清……我理解他们的苦衷:即使你们跟我断绝关系、划清了界限,我也不会怨恨你们!见识了人性肮脏灰暗的一面,我又岂在乎那点“冰凉”!不如远离——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沟渠!我现在唯一拥有的,就是信仰与爱情。我至少有两点可以肯定:一是我不会让灵魂为现实受屈;二是我想去哪里?我的爱人就会陪我去哪里!那个唯一在舆情漩涡中为我拼尽全力的“男人”,他会无条件地支持我、爱护我。在这次的事件中,我们在不同的“地方”,默默地经受着“考验”。等彼此都恢复自由的时候,泪水在眼窝里打转,心却比以往更坚强、坚定、亲密无间。​为了我,或许以后的岁月他都得冒险地活着!但他毫无怨言,这就是我最大的“财富”与“靠山”。这次事件后,我的状态很不好,时常做噩梦,梦里总是那间神秘的屋子。我梦见春天永不降临,梦见一副副狰狞的面孔,梦见我的身上全是抓痕。我努力抓住爱人的手,请他带我快点离开这里,我不要再见到那些人,不要做那种没完没了的噩梦,不想被那些梦境折磨致死。我想要好好地活着,朝气蓬勃地生活着,直到驱除尽心中所有的魔。爱人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终于一步一步地将我带离了家乡!即使有人仍不停地来我家“拜访”,他也从未改变主意和方向——我的母亲总在保我的工作,而他在保我这个人!​我清楚,家乡外的世界亦有风风雨雨,可至少不会有噩梦,不会有在“亲人”怀里驱散不尽的恶梦。我亲爱的姑父,姑姑常常说我的事托累你,以后你最好别管我的事——不管受谁的驱使或委托,即使是你的领导或我的母亲。我的母亲总怕我丢掉工作,可她不明白一个人的工作不是靠亲戚来保全(况且你只是局里的一个小官);如果我真的犯了打碎自己饭碗的错误,那就让“饭碗”自己来惩处。四个多月后,我的孩子就要出生了,我们在陌生的城市为他安了家——哪里有温情哪里就是他的家乡。虽然他将失去湘西山水的滋润,但将被另一方暖阳照耀。纵使世事纷乱,我们也希望他能带着爱来到这个世界,并能给这个世界带来真、善、美。有人说:“一个人走得再远,也走不出自己的家乡。”可是我却更欣赏毛姆的这句话:“在满地都是六便士的街上,他抬起头看到了月光。”我这一生,本可以不这样“颠簸”!我只要傻傻的,一定是岁月静好,还有拣拾不完的六便士!​可我偏偏喜欢《有只狐狸看月亮》,偏偏只想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爱的环境里,朴素简单、有尊严地活着。月光对我来说,更重于六便士——这是我的母亲及周围环境所不能理解的!因为在庸常的物质生活之上,还有更为迷人的精神世界,这个世界就像头顶上夜空中的明月,它不耀眼,却散发着宁静又平和的光芒。而那些我要追寻的地方,都是我从未谋面的家乡。一首小诗《流浪》送给大家:如果家乡还能看见漫天繁星我也不会去流浪春天不是起点秋天也不是终点我想在一朵野花里开火车吹笛写诗怀着“侠心”遇见你而你,就是与我精神共鸣的万千力量我能给你的就是梦想——致关心我的人主编简介我是李田田,湖南省湘西州女教师,因一篇反对教育形式主义的文章备受关注;生活中的我一方面从事语文教学,同时喜欢文学创作——心观天下,笔写百态!希望大家从我的文学作品和传播的思想中感受生命之美、感悟人生百味,铸造自己更为丰富的精神家园。长按二维码关注,获取更多新内容—
1月23日 下午 12:53

李田田|2022,我在冰雪消融的日子迎接你

山花诗田,带你听风赏雨,踏雪数星星,陪你阅尽人间事......
1月6日 下午 3:25

湘西教师李田田丨出来了,向大家报一声平安!谢谢你们!

山花诗田,带你听风赏雨,踏雪数星星,陪你阅尽人间事......
2021年12月26日

李田田丨诗意田园,烟火生活,人间至味

​人间至味是清欢看到这个标题,大家就知道我今天要讲什么了吧?就讲讲:诗意田园,烟火生活,人间至味!我出生在湘西农村,那里虽然生活贫瘠,但却是一个山水秀美的地方,诗意田园令人神往。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坐在吊脚楼下看暮色西沉,炊烟四起,小孩们叽叽喳喳从田埂跑过,大人们挽着裤腿、赤着脚片从黄昏中归来。那时,我的梦想并不是跳出大山当公家人,而是梦想成为精灵一般的人。在田埂间劳作,在山水间倘佯,渴了可以掬一捧山泉水,饿了可以吃一口竹筒饭。外界于我,只是群山环绕之外的未知。​后来,我慢慢长大,加之父亲过早地意外离世,母亲一人扛起生活的重担,我也开始闻到了人间烟火气。生活不再是吊脚楼下的沉思、翠竹林里的遐想、火塘边的腊肉飘香,更多的是帮助母亲挑起生活的重担,忍受他人异样的眼光。在交通不便、物资靠背的大山里,我小小的肩膀上也多了一副背篓。砍柴、割草、浇粪、插秧苗,闲暇时还要照看弟弟。一副小小的背篓,把日头从东背到了西,也仍旧难以维持生计。于是,母亲决定跟随村里人去广东打工,我便承揽了更多的家务,白天上学,晚上烧火做饭,吃完饭顶着寒风清洗我和弟弟的脏衣服。童年的岁月已是满身烟火气,每天有操不完的心、干不完的活。家住半山坡的我们,在村子里是独居户,屋后又是一片竹林和墓园,厕所就在竹林边旁,不免有几分阴森。每晚起夜上厕所,我与弟弟就相依为伴,生怕暗夜里被鬼怪袭击。我急切地渴望长大,渴望逃离梦魇似的生活。​中考一结束,16岁的我就跟着母亲去东莞打暑假工,随身携带的行李只有一卷铺盖以及一蛇皮袋的课外书。来到工厂,大人们对我打工带书的行为甚是好奇,时常调侃我:“打工就打工,背那么多书干什么,像只乌龟。”可我不在意,因为我不想只做一个打工妹!作家梦已珍藏在心中:心中有灯,梦想不熄!干活的间隙、下班后的夜晚,我就躺在木板床上阅读。他们聊天、打牌、混时光,一点儿也不影响我。我度过了一段既辛苦又充实的打工岁月,物质的贫瘠,丝毫没有减少我对精神世界的追求。我精神上的灯塔,就是这样一砖一瓦建立起来的;即使忽明忽暗,却从不懈怠!假期结束,大学开学(中考后,考上了免学费师范大学),我用自己打工挣的钱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方便学习和写作。课余时间,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我主动去学校食堂勤工俭学,报酬是解决一日三餐。每次同学吃饭前,我要先来打扫食堂的卫生,擦桌子、抹板凳;同学吃完饭,我又要清理完所有的碗筷才能去吃饭。我记得很清楚,一小时要洗上千个盘子,双手一直浸泡在污水里。那时候好勤快、饭量也大,一顿能吃二三碗米饭。如果碰见食堂剩菜里有肉,还能超常发挥。即使这样,也改变不了灰姑娘想穿上玻璃鞋的梦想;每天夜里,大家都入睡后我还在脑海里构思自己的童话作品。​勤工俭学的日子过了几年,不但磨厚了脸皮,也学到了一身本领;终于熬到大学毕业,我有了一份相对体面的工作。说是体面,并不是这份工作有多优越,主要是有了生存的保障,可以独立养活自己了。可见,苦难不只折磨人,亦能锻炼人!用陕西方言里的一句话说:“我是从小吃蒸馍,啥事都经过!”所以,我逐渐不喜欢别人对我的生活指指点点,我要按自己的方式自由自在的活着——毕竟我也是受过大风大浪洗礼的人,不见得就比温室里的花朵差。正因为这些经历,娃娃脸的我恰恰比同龄人成熟得早,遇事有自己的主见,不愿盲目从众!“新闻事件”后,总有人对我说:“李田田,你真傻啊!你不怕说真话丢工作吗?你在湘西混不下去咯。”丢工作又怎么样?在湘西混不下去又怎样?我当年在广东打工挣的钱,不比我在基层当教师挣得少。世界那么大,不只一个湘西!我热爱教师这份工作,是我真心喜欢小孩子,喜欢教育。正如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说的一段话:“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多么优美,诗意!​中国人自喻教师是:“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我不敢那么自喻,但我坚信:“生命是有光的,在我熄灭以前,能够照亮你一点,就是我所有能做的了。”如果在教师的岗位上,就不能说真话、装聋作哑、那还不如继续做个打工人,至少不会误人子弟。所以,许多人说是关心我,却不一定真的懂我、理解我!我被生活锤锤打打了27年,并不是无法在社会上生存,而是想让自己的生命价值最大化、对社会的贡献更大化!中国不缺教师,但也许缺敢讲真话的教师。否则,我写那篇文章就不会成为“新闻人物”!通过这件事,我想告诉那些关心我的读者、说风凉话的看客们:“我李田田是什么人?你们知道了吗?”我不想当一个世俗之人,不想当一个人云亦云,人不云我也不云的人!我就是想有自己的思想,想说自己想说的话,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关注我就请理解我吧。无需反复规劝我,想把我改造成跟你们一样的人。倘若我和大家一样:还会有那个“新闻事件”吗?我也会和所有人一样明哲保身,守住自己的铁饭碗不动摇!中国出了我这样的人、湘西出了我这样的人,对教育事业:福兮?祸兮?社会自知!大众自知!未来自知!​别老劝我合群,别数落我太清高!什么叫合群?难道跟着你们一起混圈子、拉关系、烟酒场上论高低就是合群!什么叫不要清高、规避负能量?意思就是庸俗一点,对什么事情都要看得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伤及自己利益的事情永远不发声!对于这样的规劝我永远不接受,对于这样的合群我也永远不合群:柴米油盐酱醋茶,乃是生活所需;热气腾腾烟火气,乃是幸福所系;诗意田园风月天,乃是自然天数;人间至味是清欢,才是人生真谛。我为什么要和一群浑浑噩噩的人去合群?我为什么要和一群世俗透顶的人去共处?我就是要清高地做自己,做那个对得住良知的自己!我们总是在匆匆忙忙地赶路,却忘了为什么赶路?蓦然回首,很多灵魂已落在了半道上!人的一生,非常短暂,内心丰盈、人格独立是一生;吃吃喝喝、浑浑噩噩也是一生。而我选择让自己的生命变得广袤、丰盛、自由!主编简介我是李田田,湖南省湘西州女教师,因一篇反对教育形式主义的文章备受关注;生活中的我一方面从事语文教学,同时喜欢文学创作——心观天下,笔写百态!希望大家从我的文学作品和传播的思想中感受生命之美、感悟人生百味,铸造自己更为丰富的精神家园。长按二维码关注,获取更多新内容—
2021年12月11日

李田田丨醉卧花田,诗和远方与我相伴

山花诗田,带你听风赏雨,踏雪数星星,陪你阅尽人间事......
2021年7月18日

李田田工作室丨“山花诗田”少儿暑期阅读计划

我们都知道书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阶梯,当每一个少儿从识字时起,他便有了攀爬这部阶梯的能力。当他爬得越高,他的人生之路也许就会看得越远;那些做不完的作业背后,文字其实还有更多可以带着他们接近灵魂的通道。
2021年7月2日

李田田丨写给自己:二十七岁仍是花样少年

”27岁,仍是花样年华的我,却在尝试着用笔为自己的“生命”作序——窗前栀子花悄然绽放,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忧伤?栀子花开啊开,光阴好像流水飞快,日日夜夜将我们的青春灌溉……
2021年6月19日

山花诗田丨春雷之后的辽阔生长

我对自然界的草木有一种执念,时常在梦中也能听见它们的召唤,就好像自己并非属于尘世,而是来自更遥远更古老的时空。
2021年3月24日

美丽而忧伤的世界 | 李田田和她的《有只狐狸看月亮》

山花诗田,带你听风赏雨,踏雪数星星,陪你阅尽人间事......
2021年1月15日

李田田:我们喜欢沉浸在浮光掠影里

山花诗田,带你听风赏雨,踏雪数星星,陪你阅尽人间事......
2020年10月28日

李田田 | 走在最繁华的都市,仍有最纯粹的灵魂

我又去了传说中“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三味书屋,书屋位于西城区佟麟阁路,成立于1988年,创始人“老李夫妇”。那是一家很有文化气息、人文情怀的书店,可惜去时夫妇不在家,只有在门口瞻仰他们的身影。
2020年8月19日

土家山寨拔出科的传说

我的诗歌《羞耻》《乡下小学办公室》成功入选由《中国诗歌》主办,北岛等多位著名诗人担当导师的“新发现诗歌营”,入选的诗歌将于2020年《中国诗歌》新发现专号给予重点推荐。
2019年11月23日

李田田的诗歌和童话

“婆婆,这里人人都穿稻草裙,我看不出来这件稻草裙有什么不同。”我说。跟大多数的稻草裙一样,这条裙子刚好盖住了膝盖,裙摆挂着干枯的流苏稻穗。上衣倒是有一点点不同,奶奶用稻草扎了一颗星星别在了衣领上。
2019年10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