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人社部发布2019知青下乡退休金补偿新政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励志!杨坤从穷困潦倒,到抑郁,到音乐导师再到歌手!音乐就是他的人生,他要来悉尼唱给你听!

喜欢毕竟不是爱,所以变心很快 ​​​​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杨八里:父病重忧人财两空,发帖求“生死牌”真是悲剧

杨八里 周蓬安谈医改

3月16日,扬子晚报《父亲病重怕人财两空不愿治 儿子发帖请网友帮忙选》报道称,3月15日,一名常州市民吴老师,今年1月31日,其父骑电动车摔成重伤,治疗至今不见好转,面对父亲的生死,他发起了一个投票帖称:“你的投票,决定我老爹的生死。”让网友帮他进行选择。



如果可以的话,谁愿意让自己父亲的生死话题,就这样放在网上,供网友进行讨论呢?何况这名发帖子的网友,本身还是一名教师,他难道不知道孝顺父母是自己应尽的义务吗?只能说,目前他是走在人生边上、处在两难境地,他无法既尽孝又不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品质,也无法既照顾老人又兼顾自己的工作。

我想,因为这个网帖,常州当地的论坛上,一定是“热闹非凡”。因为短短的一天时间,据记者统计,已经有4万人次阅读加上200多个网友发言。

放弃治疗还是继续坚持?这个话题讨论的内容,可以说每天都在医院里真实地上演着。而这种争论,绝大多数时候是因为病人的病情危重,即便是抢救过来,也肯定不可避免地会留下后遗症。而这样的抢救,却既需要病人在ICU时家里有强大的经济基础做支撑,又需要后续做康复治疗时家人有超强体力去完成每天的精心护理工作。

如果你的家人没有生过重病,你又没有看到过被抢救过来的脑部受到损伤的病人,其康复生活的常态,你就理解不了我说的话。你会认为家里有钱就可以了吧,使劲往里砸钱就行了吧。其实,即便是有经济能力,病人在ICU时不用担心花钱,但那个时候,你的心里是没底的,你根本就不知道你的亲人是否能够熬过病情的危重期。

而在病人顺利熬过危重期,到了后续康复时,你家有钱,请了护工,你作为家属也不可能什么都不用烦神。护工只是负责病人的日常康复护理,剩下来的事情都是家属的。而在目前的医保制度下,要求病人必须要“流转”。也就是说,病人住院到了一定的时间,用去了一定量的医保资金,你就必须要办理出院手续,到其他医院“过渡”一下。这个跑来跑去的工作量和其间花费的体力精力,也是病人家属必须要自己承受的。

在今天这个新闻中,这个儿子强调说:“自己发帖的目的不为募捐,不接受捐款。”说明他在目前阶段经济上还没有太大的压力。再看他父亲的抢救情况,因为后续有感染发生,他似乎和常州的医院还有一些医患纠纷,常州的医院也因此拒绝让他父亲回常州继续治疗。他发帖的目的,并不单纯是自己内心里无法权衡是否继续为父亲治病,也是为了以此引发大众的关注,对医院形成一定的压力,让医院摒弃前嫌、接受他父亲回常州治疗。

从新闻中可以看出,经过媒体协调,目前他让父亲回常州治病的愿望算是基本实现了。下一步他就不需要常州、南京两头跑得筋疲力尽了。而且,在常州,他父亲的病农合还可以报销一定的比例,这也可以让他在经济上缓一口气。

在视频的最后,这个儿子说,他会尽力而为,如果到最后实在撑不下去了,他就请求父亲的原谅。而他的父亲,在严重摔伤之后早就想要放弃治疗了。

父亲摔伤严重,继续治疗怕人财两空,这名老师无奈之下想到要发帖向广大网友求助一个解决办法,等于是让网友决定其父的“生死牌”。但这也仅仅能引发网友讨论,最后还得由他自己拿主意。

作为局外人,我们即使想帮也帮不了他,只希望能够有奇迹发生,希望吴老师的父亲可以慢慢好起来。


                                                —the end—




往期回顾:

杨八里:被同一农妇骗走近百万,上海3医生不该存非分之想

周蓬安:代表提出的假期太丰富,都近似不用上班了

周蓬安:住宅改按套内面积算,考虑过社会成本吗?

杨八里:“碰瓷”团伙专讹酒驾司机,“苍蝇不叮无缝蛋”

杨八里:不是你撞的怎么会扶?谁还敢扶起摔倒大妈?

周蓬安:汽车销量、进出口额都降,咋能赖春节?

周蓬安:少子化,是经济和精神“双负担”所致

杨八里:智能手机遭“没收”,75岁老太靠什么摆脱孤独?

打赏、转发、点赞,都是支持!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