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鑫宇案有了新线索......事实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残酷

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让胡鑫宇的家属签保密承诺书?

这几张截图,会不会让你瑟瑟发抖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一位博士的返乡笔记,深刻入骨!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必须旗帜鲜明地清算特朗普

连清川 骚客文艺 2020-11-09


本       文       约      3600       字


阅       读       需       要


7 min


为了免得误会,我得先写一些声明性的文字。

从特朗普在2015年进入大选开始,我就开始嘲笑、讽刺和抨击特朗普,尤其在他当选之后,我非常正经地写了一篇稿件,名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特朗普》。总的说来,我对于特朗普的反感无论从理性,还是感性,都是十分明确的,没有任何中间地带。在他当总统的这四年来,作为一个国际新闻评论的职业人士,我发表了很多文章批评特朗普以及他的文章,也包括采访了一些美国的学者,高调抨击。我的态度如此鲜明,以至于前媒体人、《西洋参考》创始人贾葭老师拿我的名字做文章,把我名字解读为“连续清算川普”。虽然我对于把名字和特朗普联系起来颇为不爽,但是这个身份,我却毫无芥蒂。

我说以上这些话的原因,是因为在清算特朗普以及他的政治遗产的时候,我们在这个时候所需要的,却是反思特朗普以及他的来源。

特朗普不仅仅是特朗普而已,特朗普走了,特朗普主义却顽固地坚持盘旋在白宫、美国和全世界的上空。

 

就在拜登刚刚获得内华达的胜利,刚刚跨过270个选举人票的当口,所有的美国媒体都迫不及待地宣布拜登胜利了。《纽约时报》的大标题是:拜登击败特朗普;NPR的标题是:拜登赢了。所有的标题无一不是兴高采烈,张灯结彩,连最右翼的媒体福克斯新闻网的网站,都一秒钟也没有停留地挂出“拜登赢得总统席位”。

图源:The Newyork Times

图源:推特@NPR

如果说,天下媒体苦特朗普久矣,应该不是一个疑问,而是一个事实。甚至这么说,都有点低估了在美国社会中对于特朗普敌视的群体,同样可以说的是:好莱坞苦特朗普久矣,大学苦特朗普久矣、知识分子苦特朗普久矣……这个序列可以排得很长。

最戏剧化的一幕出现在CNN的直播现场。直播的嘉宾之一、非政府组织CEO凡·琼斯在现场开始哭泣,并且泣不成声。他说:“这个国家的性格再一次重要了。做一个好人再一次重要了。我希望我的儿子能够看见这一刻并且明白:你可以把事情做得廉价而且方便。你也许能够在一段时间里得逞,但是渐渐地,事情会回到轨道上来。这是对这个国家好的事情。对于那些输了的人,我很抱歉。对于他们来说,这不是个好日子。但对于更多的人来说,这是个好日子。”

图源:微博@世相

媒体人痛恨特朗普是有道理的。在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位总统,敢于如此刻薄而且粗暴地对待媒体。在许多场合中,特朗普可以说是侮辱甚或挑战媒体。他在推特上公然说《纽约时报》的报道是“虚假报道”;在接受CBS《时事60分钟》的报道的时候,毫无掩饰地说,你们给我的问题很难,但给拜登的问题很容易,直接拂袖而去;在总统大选辩论的时候,他甚至罔顾他自己的阵营福克斯新闻主持人的多次警告,公然打破辩论规则,不断插话、反驳、自顾自表达……

特朗普多次称纽约时报、CNN、华盛顿邮报等媒体发布的是假新闻  图源:推特@realDonaldTrump

但是即便是如此粗暴甚至是残酷的媒体政策,而媒体对于特朗普的抨击和反对甚至已经到了出离于愤怒的地步了,媒体对特朗普几乎无可奈何。

《纽约时报》历史上最伟大的评论家之一,詹姆士·雷斯顿,完全有资格胜任《纽约时报》的总编辑,但是他却宁愿一辈子只当一个评论员和驻华盛顿记者站站长。他享受于从50年代自由出入白宫、成为历届总统的朋友、甚至当一个重要的新闻事件发生的时候,总统们甚至需要卑躬屈膝地去请求他的谅解的地位。

对于美国政客来说,媒体是他们所无法承受之重。他们宁愿失去企业的支持,也不能够失去媒体。因此,所有的总统都必须对媒体毕恭毕敬,甚或纡尊降贵。

当然,媒体人们也非常清楚的一件事情是:他们所代表的,是媒体所聚合的民意和舆论。无论多么显赫的权势,最终他们不过是美国民主手上的一个工具。他们与总统们之间,是一种既斗争又妥协的矛盾关系。

总统尊敬他们,是尊敬他们背后的民意;而媒体敢于对总统予取予求,因为他们不过是公众手上的一根监督的棒子。

但是特朗普改变了这一切。

因为特朗普手上有一张更加强大的牌:推特政治。他已经直接越过了媒体所代表的民意,而直接诉诸于民意本身。

与其取悦媒体,不如直接取悦,甚至煽惑民意本身。推特上所聚集的数以亿计的人群,不仅仅是可以利用的美国民意,甚至是可以利用的世界民意。

媒体还必须遵循职业的规范和操守,但是推特不必。

与法西斯时代还必须通过控制媒体来控制公众舆论不同,这个时代的社交网络,甚至可以直接制造舆论,制造话题,制造民意。在这种舆论控制之中,连媒体都必须跟着他的方向走。

一个已经毫无作用的工具,可以玩弄于鼓掌之上的过气的产业,特朗普为什么要给好脸色?他甚至在故意制造侮辱和轻蔑媒体的印象,因为这也是制造话题的方式之一。

媒体对于特朗普的怨怼,是夹杂着国仇家恨的:国仇是对特朗普以及他所代表的民粹主义政策、国家主义政策的反对,而家恨是他公然将媒体的衰落与式微,摆到了台面上来,并且通过他个人的方式,加剧了媒体的尴尬。



作为一个曾经颇受尊重的前媒体人,我对于凡·琼斯给特朗普的评论没有什么反对意见。甚至,我可以再追加清算特朗普,他是一个粗鲁的、野心膨胀的、毫无廉耻的说谎精、无赖汉和政治道德的破坏者,美国秩序的施害者。

但这一切的清算到今天,或者最多,到1月20日拜登就职的时候就应该停止了。

说句实话,我对美国的媒体、好莱坞和诸多知识分子今天的表现失望极了。因为他们以为他们的好日子回来了,但是他们却并没有看到,他们又一次开始在破坏自己的好日子。

他们看到了特朗普,他们专注于特朗普,他们的眼里只有特朗普。他们甚至根本不知道特朗普根本就不是特朗普他自己。特朗普是很大一部分民意,对于现实、走向和生活感到不满、悲观乃至于绝望的民意。

美国前参议员、越战老兵、共和党曾经的精神领袖麦凯恩在2018年去世了。他是一个体面的、正直的保守主义者,他在去世之后,特朗普曾经多次公开侮辱过他的亡灵,说他是软弱的,甚至直接说他是可耻的“失败者”。

特朗普称麦凯恩是一个失败者  图源:推特@realDonaldTrump


但是麦凯恩的女儿却在后来的一次社交网络发言中说,许多人并不明白特朗普当选的原因,如果不反思的话,那么人们还要再一次将特朗普送进白宫。

虽然她的预言失败,但是她的理由依旧坚硬而现实:媒体、好莱坞、知识精英和技术主义者们,都完全忽略了那些即便在推特时代中也被剥夺了声音的人:那些在全球化、经济和文化一体主义、技术进化论者的眼中并不存在的旧产业工人、技术落后主义者、缺少进步通道和能力的弱者,他们的利益和前程,在当时狂飙突进的时代里,被剥夺得一干二净。

他们需要一个代言人,一个粗鲁的、毫无章法的、不体面的、民粹主义的人站在台前,替他们说话,从而,他们自己可以在依旧悲惨与绝望的日子和处境中,依旧保持礼貌和体面。而当别人攻击特朗普,他们的代言人的时候,他们甚至会冲上去,以命相搏。因为这是他们惟一的出口。

媒体、好莱坞、知识文化技术精英们,天有病,君知否?

媒体在今天被剥夺掉了替代人们发言的原因,并不仅仅是因为技术的进步和社交网络一人一票制的兴盛,而是精英们天然无法站在他们的角度上去思考问题:这是屁股和脑袋的问题。精英们要解决的是人类大同和万古江流,但是他们想要解决的,只是工作、面包和汽油。

只要当人们从非理性的对抗情绪中缓和出来,就能够发现特朗普自身的巨大道德和人格缺陷,但是特朗普所要求的,全球化放缓,全球文化的多元化、地方主义的保护、工作的本地化、旧产业的非阵痛转型,这些问题是真实存在的。

全球的精英主义和左派思潮只是一味地想要全球一体化,人类大同和技术进步,他们不愿意停一停,等等那些被时代抛在后面的人,甚或根本不认同地方主义和小众多元化,是需要被保护和保存的,不愿意同情和慈悲那些被边缘化、老龄化和时代弱智化的人群。

当潮流裹挟着所有的人往前走的时候,泥沙就会淤积。泥沙淤积多了,河流便会泛滥。特朗普的时代是一种全球政治经济文化的一次全面反动和泛滥,它以最丑陋的形式进行了一次告诫,但是精英们再一次没有听见警报的声音。

特朗普终于要走了。庆祝的秧歌和激动的眼泪再一次充溢了人们的眼眶。可是所有的危险都仍然在那里不曾离去。没有一个问题被解决,没有一个人被拯救,没有一种声音被听到。

美国街头庆祝拜登获胜的人群 图源:推特@TIME

精英和左派知识分子又一次头脑简单地以为这不过是特朗普个人的一次拙劣表演,但却听不见民粹主义者在背景板上近乎绝望的嘶喊。

每一次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大爆发,背后都影影绰绰地闪现着一大批被侮辱和被损害的人。保守主义的存在是有道理的,这个世界不只有进步才是大道理。进步的目标是幸福,而不是进步本身。

很快我们就会告别特朗普,我也不用再连续清算川普。但是我想特朗普主义的阴霾不仅仅会出现在这个欢乐时刻,还会长久如同一个不会消散的阴魂,缠绕着这个已经四面楚歌的全球化和互联网时代。

媒体从来不是救世主,也成不了救世主。当精英太久了,就会以为自己天生丽质。媒体不过是一个工具,如果它想要再次得到重视,并不是技术的进化,而是学会倾听弱者的声音。社交网络和推特政治不过是无权者的放大器,当权威者自说自话,野心家便会层出不穷。

忘掉特朗普,找回自己的初心。

旗帜鲜明地反对特朗普,和清算特朗普,本身的意义,并不在特朗普,而在重新学会倾听。

-  推荐阅读  -

让中国人互飙脏话的美国大选,在美国制造的混乱更大

为了川普吃屎,值得吗?



值班主编 | 刀哥   值班编辑 | 小窗

这是第 942 篇文章

- END-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骚客文艺】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请将骚客文艺打上“星标”,

每次看完文章后,也劳烦点个“在看”。

这样,我们每次的新文章推送,

才能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订阅列表里。

有趣的灵魂彼此不要错过哦

 © Copyright 

作家原创作品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朋友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