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生命的最后时光,是在那个屋子里待了一百多天

北京4名社区干部商讨“驭民之策”:“他的软肋是儿子”

新疆大火烧了2小时多!疫情消防通道被焊死 造成十人死亡 哀默

孩子们,不要怕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为暴秦洗地,《大秦赋》可以说用心良苦

余一 骚客文艺 2021-01-12


本       文       约      4600       字


阅       读       需       要


8 min


这几天,《大秦赋》主创人员应该躺在金主爸爸温暖的怀里偷着乐了。

因为,他们又成功地炮制了一部越骂越红的现象级网红剧。连我这样从不看国产“历史剧”的冥顽不化者,也被朋友圈民意裹挟着,舍身趟雷阵,盲看了差不多10集。

“盲看”不是闭着眼睛看,而是用鼠标在集数表上盲点,点开哪集是哪集,也可称为“瞎点”。

不得不说,首先被亮瞎眼的,是演员及其表演。这个槽点已有很多人吐,我还是不吐不快。

不查资料的话,全剧演员只有一位我叫得出名,就是演吕不韦的段奕宏。

几集盲看下来,段的演技常规在线。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他要为吕不韦设计一个不时以双手摩挲小腹的动作,是说他有宫寒的老毛病吗?而且双手都以45度的运动方向指向脐下三寸,这是这位老戏骨在以这个小动作向观众暗示,“我拿了钱不得不演,但这剧真的很扯蛋”吗?

再看嬴政他妈,从头到尾都比嬴政鲜嫩,查了一下资料,原来演嬴政的叫张鲁一,1980年生,今年40,从嬴政13岁演起;演他妈的叫朱珠,1984年生,比张鲁一小四岁。

听着47岁的段奕宏和36岁的朱珠喊40岁的张鲁一为“政儿”,我终于理解了,什么叫巨婴。

但,直接吐出来的是还这一场戏——忘了第几集,嬴政听到传言,怀疑自己是吕不韦儿子,于是跑去找吕不韦,喊出了十万点爆击:“你若是我的生父,我愿意跟你一起离开秦国,愿意跟你浪迹天涯!”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古装版“爸爸去哪儿”。

不对,爸爸咱去哪儿。

总之,10集盲看下来,嬴政是不是吕不韦的儿子我不知道,只是深度怀疑,张鲁一莫非跟张铁林有什么血缘关系,不然为什么遗传了皇阿玛的瞪眼神技?后来一翻资料明白了,张鲁一在主旋律大剧《新世界》里面的角色就叫铁林。

真是有人多大胆,戏有多大产。

好了,集数看得少,先放过孩子吧,他们是无辜的。

感觉全国人民的火力,都集中在剧情上。

首先必须承认,引我入坑的,是朋友圈疯传的这张截图:

恰恰我盲点中没看到这一集,也花不起时间去查这是第几集,但没关系,这是扫灭六国前,嬴政和李斯在粮仓前的对话:

李斯:“府库如此充盈,粮仓漫溢,若再不开启一统天下之路,就要烂在粮仓里了。”

嬴政:“六国之民,多有不能温饱,解天下庶民于倒悬,时不我待!”

换一句更熟悉的话来说:经过我们的努力奋斗,秦国人民已过上幸福生活,但我们要时刻记着,全天下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对,这就是《大秦赋》编剧赋予嬴政灭六国的动机:粮食多了吃不了,唯有解放六国人民并喂饱他们。

可是,《史记·秦始皇本纪》中,嬴政在灭六国的庆功宴上,向全天下诏告他的出兵动机,都不敢这么吹牛逼。不信请看:

秦王初并天下,令丞相﹑御史曰:“异日韩王纳地效玺,请为藩臣,已而倍约,与赵﹑魏合从畔秦,故兴兵诛之,虏其王。寡人以为善,庶几息兵革。赵王使其相李牧来约盟,故归其质子,已而倍盟,反我太原,故兴兵诛之,得其王。赵公子嘉乃自立为代王,故举兵击灭之。魏王始约服入秦,已而与韩﹑赵谋袭秦,秦兵吏诛,遂破之。荆(楚)王献青阳以西,已而畔约,击我南郡,故发兵诛,得其王,遂定其荆地。燕王昏乱,其太子丹乃阴令荆轲为贼,兵吏诛,灭其国。齐王用后胜计,绝秦使,欲为乱,兵吏诛,虏其王,平齐地。寡人以眇眇之身,兴兵诛暴乱,赖宗庙之灵,六王咸伏其辜,天下大定。”

帮捋一下:韩、赵、魏、楚四国,原来都说好献地称臣,后来又背约反秦,所以我出兵灭了他们;燕国最坏,胆敢派刺客来杀我,所以我出兵灭了他们;齐国也是,居然敢驱逐我秦国大使,所以我出兵灭了他们。

一句话:六国之王欺骗我、背叛我,一切都是他们自找的。

可曾提到一个“民”字?

嬴政自己门儿清,灭六国之战,导致天下人口少了三分之二,再怎么抬高自己,都不敢说这是为了“解天下庶民于倒悬”,只能把一切罪责都推到六王身上。

再说,灭六国之前,秦国粮库的存粮真的多到“漫溢”了吗?

还是来看《史记》里的大数据吧:

三年(前244),岁大饥。

四年(前243),十月,蝗虫从东方来,蔽天,天下疫。百姓内粟千石,拜爵一级。(蝗灾遮天蔽日,又发生大瘟疫,粮食欠收,朝廷为了保证军粮,规定:百姓缴交一千石粮食,就可换一级爵位。)

十二年(前235),天下大旱,六月至八月乃雨。

十七年(前230),民大饥(该年灭韩)。

十九年(前228),大饥(该年灭赵)。

注意,从嬴政上位到开启灭六国之战前这十六年,秦国至少有三年是“大饥”,蝗灾、瘟疫、旱灾,农业时代,这都是导致粮食失收的关键因素。而十七年灭韩,十九年灭赵,这两年,秦都有“大饥”的记载。

在这样的情况下,说秦国粮仓满溢,如果不是李斯在忽悠嬴政,就是嬴政置本国饥民于不顾,为一己私欲,搞“先军政治”。

《大秦赋》的编导们,你们选哪种解释?

第15集,某次大战后,身为相邦的吕不韦对诸将论功行赏。将军麃公打了胜仗却被罢了官,原因很简单,吕不韦先前颁布新政,战争中不得斩杀俘虏和平民,而麃公明知故犯。

历史上还真有麃公这个人,但记载很少。他在嬴政刚上位时跟蒙骜、王齮同时被封为将军,第二年,“将卒攻卷,斩首三万”,就是率军攻打魏国的卷城,斩首三万魏军。

可是,不管是《秦始皇本纪》还是《吕不韦列传》,都没有吕不韦颁布不得斩首令的记载。如果真有这样的所谓新政,麃公被罢官之后,应该没人敢再犯了吧,可是,《秦始皇本纪》中载,“十三年,桓齮攻赵平阳,杀赵将扈辄,斩首十万”。

很明显,编造麃公因斩首三万而被罚的情节,是为了突出吕不韦——其实也就是嬴政的“仁政”。因为秦国之所以被称为“暴秦”,就因为自商鞅变法以后,秦一直以斩敌首记军功,军功可升爵位,免田赋,所以秦军无不以斩首为荣,有时甚至因争敌首而自相残杀。

有人统计过,灭六国过程中,秦军单是直接斩首的人数,就接近两百万。所以,编造所谓吕不韦新政,只不过也是为了服务“始皇帝灭六国是为了解放六国人民”这个母题,真是用心良苦。

同样,燕太子丹的戏份也篡改到让人瞠目结舌,史载,其从小跟嬴政一起在赵国为质,共过患难。后来嬴政成为秦王,太子丹被派到秦国当人质,以为凭着老交情,能被嬴政当秦国人民的老朋友看待,不料嬴政非但不念总角之交,还对他百般羞辱,他逃回燕国,才有了找刺客杀嬴政的动机。

这样有损嬴政光辉形象的史实,当然不能出现。于是,在《大秦赋》中,太子丹对嬴政的仇恨,竟是一场误会引起的。他也不是被派到秦当人质,而是出使秦国,想跟秦国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不料,吕不韦大权在握,在嬴政离开咸阳的时候,忽悠了太子丹,跟赵结盟,导致赵国攻打燕国,太子丹以为是嬴政忽悠他,侮辱了他,私自回国,归途还碰见正赶回咸阳的嬴政,“我永远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头也不回地离去。撇下嬴政在后面一脸困惑、痛苦,那画风,简直就是两个好基友,从成都浴室出来后闹别扭。

我就奇了怪了,这样的剧情,怎么不请郭敬明来导?

而作为一个为秦国统一大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人民的好相邦”吕不韦,当然也不能有太多负面戏。《史记·吕不韦列传》中的“秦王年少,太后时时窃私通吕不韦”自然不能呈现,吕不韦虽然也多次进后宫见太后,但两人只是保持一段纯纯的老朋友关系,坐而论道,为嬴政的健康成长、为秦国的繁荣富强而呕心沥血。而吕不韦见太后芳心寂寞难以排遣,才设计让嫪毐假太监进宫……

最后,嫪毐跟太后私情被曝光,政变失败被杀,《史记》上说,他跟太后生的两个儿子,也被嬴政杀了——这么不关爱下一代的事,当然不能由伟大的始皇帝来承当,于是,剧中嬴政一句“交由李斯处置”,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说实话,这么为始皇帝洗地,段位比张纪中差远了。《西游记》原著,孙悟空为了激将黄袍怪,命八戒和沙僧将黄袍怪和公主生的两个小孩带到宝象国,当着黄袍怪的面从空中甩下,活活摔成肉饼。可张版《西游记》电视剧,为了不影响孙悟空英雄形象,改成了摔两个假小孩,完美。

同样原因,《史记》中吕不韦被嬴政一封信羞辱后,被迫自杀,剧中就变成了吕不韦为了统一大业牺牲自己,而他自杀后,李斯落泪,嬴政痛哭,真是君慈臣忠,共同谱写了一曲神圣的秦颂。

如此神编剧,始皇帝地下有知,还不得跳起来,封你个……封你个啥好呢,吕不韦是文信侯,嫪毐是长信侯,那你就微信侯吧。

这些也就算了,最雷人的还是,每到慷慨激昂处,就以全体群体演员45度仰望星空,合唱《无衣》来拼命煽情: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相比于《大秦帝国之裂变》中自编的“赳赳老秦,共赴国难”,《无衣》出自《诗经·秦风》,唱起来更壮烈,更有说服力,更有文化含金量,更能踩中爱秦观众的泪点——可是,慢着,您以为《无衣》真是在歌颂秦国吗?

那是一首讽刺秦康公不顾百姓死活、穷兵黩武的民谣好不好?

按照古代诗经研究权威之作《毛诗序》的解释,《无衣》的主题乃是:“秦人刺其君好攻战,亟用兵而不与民同欲焉。”从战国末年的毛亨开始,到东汉郑玄、唐朝孔颖达等,都持续对《无衣》的讽刺说进行注解。

《大秦赋》的编导们,到底是真不懂、假不懂,还是不懂装懂、懂装不懂?

等我盲点开第47集,并原速看完时,突然一道闪电,把我雷得外焦里嫩。

47集有一场戏,妄图篡位的野心家、大阴谋家嫪毐的反动叛乱集团被粉碎后,英明神武的嬴政在宫中正跟蒙恬谋划统一大业,眼角一瞥,不远处一个太监正在台阶上跳广场舞。始皇帝童心大发,放下天下大事,命蒙恬去看他在干嘛。

蒙恬走过去,镜头给了太监特写,一脸流量,旁边打出两个字:赵高。

咵嚓一声,我差点从马桶上摔下。困扰史家的千古之谜——赵高到底是不是太监,就这样被《大秦赋》一锤定阴(《史记·秦始皇本纪》没有直接说赵高是不是太监,只是说他有女婿)。

但是,真正电到我的,还是接下来蒙恬跟赵高一番问答。注意,前方高能:

蒙恬:你在这里做甚?

赵高:嫪毐一党为祸甚深,将这章台宫糟蹋得难以收拾,尤以这血渍最难以清除,血渍渗入石头缝中,看似洗浄,但水一干,血渍又呈现出来。所以小人在这里清理石阶。

蒙恬:你叫甚名?

赵高:小人赵高。

蒙恬:你每日都在此地清洗?

赵高:是。

蒙恬:继续吧。

于是蒙恬回去禀报嬴政,镜头一转,嬴政跟赵高远远对上眼,从此,赵高就成为嬴政的近侍。

灭秦的真正黑手赵高,就这样以一个洗地太监的身份出场。我把这一场戏,来来回回刷了十遍,然后无语问苍天,唯有泪双流。

再回想最近那么多引经据典骂《大秦赋》的文章,我突然整明白了:以狗血剧情,掀起一股全国人民捡秦“屎”的风潮,让始皇帝的暴君真面目暴露在更多的人面前,又夹杂着自己的历史私货,这,应该就是《大秦赋》编导对历史最大的贡献。

这份苦心,没读过初中课文《陈涉世家》的人,怎么能看明白。

PS.话说为了写这篇文章,《大秦赋》几个字看的多了,老眼昏花,突然认不得这个“赋”,瞅来瞅去总觉得有点“贼”形。不禁哑然失笑,或许这个剧的主创者面对历史高举篡改之笔的时候,眼神也不咋好,于是干脆认“贼”作“赋”。


-  推荐阅读  -

我只能祝你考第二——金句郑渊洁的叛逆人生

90后人均负债12万,网贷正在毁灭这一代年轻人

武汉牛哥:两次入狱,疑似新冠,莫名痊愈后的志愿者人生 | 易小荷


 

值班主编 | 刀哥 燕之敖   值班编辑 | 小窗

这是第 958 篇文章

- END-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骚客文艺】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请将骚客文艺打上“星标”,

每次看完文章后,也劳烦点个“在看”。

这样,我们每次的新文章推送,

才能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订阅列表里。

有趣的灵魂彼此不要错过哦

 © Copyright 

作家原创作品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朋友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