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生命的最后时光,是在那个屋子里待了一百多天

北京4名社区干部商讨“驭民之策”:“他的软肋是儿子”

新疆大火烧了2小时多!疫情消防通道被焊死 造成十人死亡 哀默

孩子们,不要怕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通化危机:小城的休克和自救

张3丰 骚客文艺 2021-03-28


本       文       约      2200       字


阅       读       需       要


5 min


通化人正在进行一场可歌可泣的“上热搜”大行动,现在看来,他们已经取得了相对的成功。在城市遭遇“休克”后,他们成功“攻克”了人民日报的官方微博,在评论区聚集反映自己生活中遇到的困难。

缺乏物资的通化人在人民日报微博评论反映真实的困难情况 / 图源:微博@人民日报 评论区

如果这场行动的目标是“被看见”,现在无疑已经成功了。居家隔离的普通人,和人民日报、新华社这些央媒之间,形成了良性的互动。这转过来对通化市政府形成了相当大的压力。1月24日下午,通化市的疫情防控发布会上,副市长蒋海燕代表市政府“表达歉意”。

1月24日,通化市副市长就生活物资配送不及时致歉 / 图源:微博@人民日报

至少在24日的晚上,通化人的生活状态让人忧心。在人民日报官方微博的评论区,人们讲述了很多“实际困难”。通化人正在挨饿,有人反映,“家里两个孩子,大的四岁,两个苹果吃三天”,还有人家里实在没吃的,把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宠物龟吃了。

通化人面临的“挨饿”困境 图源:网络

你不能指责市民缺乏危机意识。那位为两个孩子担忧的母亲,家里也囤了一些东西,但是在小区管控进入到第13天的时候,她弹尽粮绝了。有一位朋友打电话给通化隔壁梅河口老家的弟弟,弟弟说家里囤的东西,足够吃半个月的——这个“足够”,其实并不让人放心,但是也代表着普通家庭应对突发危机的能力,如果突然而至的“封禁”长达半个月,大多数人都会面临“挨饿”的窘境。

在中央媒体介入后,通化市表示,目前生活用品充足,这引起了市民新一轮的抗议。很有可能,生活用品确实是充足的,但是并没有运输和分发的能力。24日副市长蒋海燕道歉后,承诺的办法是组织志愿者,“吉林通化市青年志愿者协会等自愿成立保民生志愿者服务队,面向广大居民免费提供生活必需品代购配送服务。”

大家更关心的是现有的物资如何才能配送到位 / 图源:微博@新华网


我这里使用了引号,因为这是副市长的原话。实际上,这个解决方案并不靠谱,甚至说它更多是反映了“问题”,而不是答案。

在武汉和石家庄,我们都曾看到志愿者的身影,那是真正的志愿者,普通市民,开着车为被隔离在家的居民运送物资,或者是接送出行困难的医生。通化的志愿者,是官方组织的“青年志愿者协会”,更多带有行政色彩,一个地级市的志愿者协会,平常缺少相关活动的经验,更多停留在文件层面上,等到关键时刻仓促组织起来,在效率和经验上都会遇到问题。

直到24日,仍有很多通化人反映物资配送问题尚未解决,与之前承诺的不符 / 图源:微博@人民日报 评论区

志愿者群体,能够反映一个城市的柔性力量。他们是有余力的个人,有回报社会的热情。一个社会发育更充分的地方,志愿者就会越多,这就是良性互动。而通化这样的地级市,缺乏的恰恰是“社会力量”。

通化不仅是东北的缩影,也是三四线小城的缩影。这个城市还没有通高铁,即便是在吉林省,它也比较边缘。我们能够理解,这些年为什么很多城市都有很强的高铁情结,那不仅是一个速度的承诺,也意味着把城市和更发达的体系联结在一起。如果连高铁都没有,人们就会有一种强烈的被时代抛弃的感觉。

通化市是吉林省下辖的地级市,位于吉林省南部 / 图源:维基百科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正在规划中的通化西站,寄予着很多通化人的梦想。这就是通化的现实,它暂时被时代抛在了身后。通化本地媒体,往往在感叹吉林省发展状况“整体落后”的情况下,对通化本地发展充满信心。

人民日报和新华社都在批评通化当初“封城”的时候,工作做得不够细致。这种评价,给人一种地方政府不能干的印象,当地官员对这个评价一定会感到委屈。事实上,像通化这样的三线小城,政府力量往往更为强势,它的缺点,也在政府的强势上。

有两个现象可以说明这一点,一是经济发展的动力,往往都来自政府主导的招商引资,很多官员甚至有招商引资的任务;第二,年轻人考取公务员的热情往往非常高涨,这不仅是因为公务员职业稳定,也意味着在当地并没有太多更好的选择。

这就是小城市的困境。平常,它更像是一个团结一致、行为高效的公司,但是不管是经济还是文化,结构都比较单一。它有着很强的执行力(很多时候甚至过强了),但是却缺乏韧性和柔性。小城市对疫情的恐惧完全是可以理解,他们既没有足够的医疗资源,也没有更多自救手段,甚至在舆论上也没有自己的代言人——优秀的本乡子弟,都到更大的城市发展了,最起码要到省会。

通化40万人口,有200多个确诊病例,隔离3万人——这些简单的数字,根本不足以让人们认识到通化的困难。副市长说的生活物资储备充足,当然是可信的,但是问题并不在那种绝对的匮乏,而在一个结构单一的城市一旦停摆后,就会变得“更加干净”,社会活力、救助手段和病毒一起被其清除了。

即便是武汉最紧张的时候,封禁的小区,也保存着和外界联系的通道,人们仍然能够有限地互通,这不是基层工作不力,而是大都市的社会自救能力更强,所以武汉一度遇到物资运输问题,但是居民还没有“挨饿”到这种程度。

可以说,通化正在遇到的危机,是很多地级市都有可能遇到的,尤其是北方城市。通化人是了不起的,他们在网上发起的自救运动,会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是,我们也必须深思,这样的小城市,在追赶经济的时候,如何构建一个“更丰富的社会”。互联网上的呐喊,并不是每次都灵验的手段。

-  推荐阅读  -

这一次,为啥大家只给上海点赞

丧家犬没有乡愁

我教郑爽洗个地



封面图:微博@新华网

值班主编 | 燕之敖   值班编辑 | 小窗

这是第 969 篇文章

- END-

请将骚客文艺打上“星标”,

每次看完文章后,也劳烦点个“在看”。

这样,我们每次的新文章推送,

才能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订阅列表里。

有趣的灵魂彼此不要错过哦

 © Copyright 

作家原创作品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朋友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