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才看两腿泥

实名举报核酸不准被打残?华大基因:恶意诋毁

他的主要事迹:空白。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不是病毒变弱了,是经济吃不消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取缔校外培训机构,家长更加焦虑了

张明扬 骚客文艺 2021-03-28


本       文       约      2800       字


阅       读       需       要


5 min


昨夜今晨,关于限制甚至彻底取缔校外培训机构的舆情刷爆了社交媒体。

全国政协委员陈众议建议彻底取缔校外培训机构 / 图源:微博@凤凰网

新东方、好未来等中概教育股大跌 / 图源:微博@雪球

我真诚地相信,在两会期间抨击教育乱象的代表委员们是真诚的,这些年来,教育军备竞赛、校外培训无远弗届、教育公平、学区房大幅上涨……哪一件事不是乱象丛生。就“中国基础教育出问题了”这个点,其实是当下最大的共识。这些年,又有谁没在私下场合抱怨和痛切过呢?

就这个意义来说,这段时间,那么多代表委员密集地关注教育话题,正是回应了中国民间社会的教育焦虑,所有人都处于前述的共识之中,对此,我表示双手欢迎,因为,可怕的不是讨论问题,而是回避问题。除非,你真的认为,中国基础教育没有任何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纷纷发表意见建议,集中指向教育9大问题 / 图源:《都市快报》

但是,事与愿违的是,这些年来怀着良善初心积极开药方的人,很可能本身也成为了教育乱象的一部分。

回到限制取缔校外培训机构这个小切面,从昨晚开始我就想,我们普通家庭应该如何站队?

这里很可能也有一个共识,那就是,目前的校外培训的确是乱象丛生,就这一点,我想,即使是那些昨夜今晨在为校外培训合法性激烈辩护的人,也不会否认。相反,在这批以学生家长为主的辩护者里,他们平日对培训的吐槽和攻击一点也不会少。

只是,他们并不同意用“取缔”来解决这个问题。或者说,“取缔”才是更大的问题。

这一年来很流行一个词叫“系统”,从快递员到996互联网从业者,很多人都自认被“困”了系统中。在英国哈里王子最近接受的一个著名采访中,他认为王室成员也是“系统”的受困者。

对于校外培训乱象乃至更广义的中国基础教育过度竞争的问题,从家长到孩子,从学校到老师,从主管部门到建言改革者,也都困在了系统中。

困在这个教育“系统”的最大特征是,无论是局中人还是局外人,所有人都觉得有问题,甚至感受到了某种危机,这是一个共识。但几乎所有人提出的解决方案不仅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反而加深了这个系统的问题。甚至仅仅是讨论本身,除了加强公众舆论中的教育焦虑以外,还在各个利益并不统一的人群中加深了割裂感。

以校外培训为例,孩子们和家长们有没有疲于奔命,当然;有没有恶化愈演愈烈的教育竞争,当然;有没有加重贫困家庭的经济负担,当然;符不符合教育的本质,当然不……这些批评无疑都是切中时弊的,可以作为共识存在的。

但是,如果真的限制或者取消校外培训呢?如果说校外培训的过度泛滥影响了教育公平,那么取消校外培训也会以不同的面相破坏教育公平。

这么说吧。利益是多元的,人群也是分层的。对于一些最底层的平民子弟,他们的家庭本来就无力承担大多数学校教育之外的教育竞争,限制校外培训等同于将其他人强行拉低一个身位,达成了“共同不学习”式的平等。

但对于普通人,也就是比底层家庭宽裕一些的家庭而言,他们可能买不起学区房,只能上家门口教学质量不高的菜场中小学,只能通过上校外培训班来尽力缩小自己和重点中小学同龄人的差距;他们可能生活在教育不发达的地区,只能通过在线教育来沾一些大城市优质教育资源的光,否则,至少他们的英文可能从小就带有浓重的口音。

对于此类家庭而言,他们因为无力购买学区房或者无力参与民办择校竞争,已经被迫成为了中国教育体制的受损者,他们没有求助政府,他们没有无理取闹,他们的要求只是,花自己的钱,不惜牺牲孩子的闲暇时间,来稍微扭转一些由于学校和教育资源差距带来的竞争劣势。我想,这样的要求绝对说不上过分。

没错,他们也会抱怨,抱怨校外培训对家庭和孩子造成的巨大压力,但是,如果有话语权的人听到了这种抱怨,也真诚地准备回应这种抱怨,但将这种抱怨理解为“取消校外培训”的诉求,那就真的是乱开药方了。

他们抱怨的是什么?抱怨的是国内教育资源为何要如此显著地分出三六九等,抱怨的是他们无力将孩子送去更好的学校,只能被迫花费巨大代价去参加校外培训。校外培训本身并不是问题所在,只是这些家庭为了应对教育资源严重不均衡而采取的“私力救济”,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网传有北京家长因教培市场停课带孩子去天津河北上课 图源:网络

当然,这些家庭的“私力救济”也在进一步加深整体教育环境的资源不均衡,对于那些连这些校外培训都无力参加的家庭而言,的确又构成了新的不公平。

比普通家庭还要宽裕一些的中产也在抱怨,由于话语权的原因,他们的抱怨可能更加响亮。在上海的语境之下,这半年来暴涨的学区房价格已经不是普通中产可以承担得了的,原先,他们还有一个民办教育的选择,“公民同招”改革之后,他们与整个系统的博弈变得更无力。那么,如果放弃了民办,又买不起由于“公民同招”政策暴涨的学区房,中产想给孩子体面教育的唯一方式也只有校外培训机构了。现在你告诉他们,校外培训机构也不可以了,难道他们只能掉头同学区房作殊死一搏,在负债累累的同时,进一步抬高学区房的价格。

这个“系统”的最强大和无情之处在于,每个家庭的博弈与奋斗都在为系统的过载和紊乱运行添砖加瓦,他们既是受害者,也是制造麻烦者,在这些家庭之间,由于家庭条件和阶层的不同,他们的诉求也并不相同甚至水火不容;而后,当“有识之士”出于对某个人群的同情心和对民族下一代的深深忧虑,提出了很多套高屋建瓴但相互抵触的“教育补丁”和升级计划,会让系统的问题更错综复杂,趋于无解;再然后,当教育补丁被安装好,果不其然地对某个人群造成了直接的冲击,甚至引发众怒,又一套自称可以毕其功于一役的全新补丁在蓄势待发,一入局就是……

这不就是这么多年来,中国教育改革和身后的舆论场中不断重复的系统故事么?补丁复补丁,补丁是解决方案,补丁是问题本身,补丁就是系统。

我想,我这篇看似悲天悯人的文章又何尝不是被系统所困,又不自知在给这个庞大的教育“系统”添乱。

昨天之前,有无数家长在对教育培训机构表示不满;昨夜今晨,又有无数家长在为培训机构辩护;这两种人中的很多人,都是重合的。家长们和孩子们都在抱怨,但他们也不知道如何安放自己的抱怨,但他们明确知道“取缔”不是那个答案;教育观察家们、教育改革家们在说嘲讽段子,在和我一样悲天悯人,但他们无一例外的没有提出一个真正有说服力的方案,甚至相对看起来更持重一点“不折腾”本身,也并不是如主张者们自称的那样富有智慧。

据说还有一个可以治本的方案,就是让孩子晚点放学,不就没有补课了么,不就教育公平了么?这或许有些道理,但早放学难道不是这十几年来的教育减负成果么?问过老师的感受么?这能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么?周末和暑期怎么办?不过,这种说法的正确导向在于,在解决校外培训机构之前,是不是要先行处理放学时间。

如果我老婆现在问我:你写了这么多空话大话,那如果没有了培训班,我们家娃究竟怎么办,还有,要不要赶快买套学区房?

我试图求助于系统,系统告诉我,它也焦虑得宕机了,最近光在两会期间,就又多了几十套跃跃欲试的教育补丁。

-  推荐阅读  -

“三八妇女节”还有必要存在吗?

对相信外语无用论的中国人,我特别同情

即使如福原爱,爱情里的烦恼一点都不少



值班主编 | 燕之敖 刀哥   值班编辑 | 小窗

这是第 982 篇文章

- END-

请将骚客文艺打上“星标”,

每次看完文章后,也劳烦点个“在看”。

这样,我们每次的新文章推送,

才能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订阅列表里。

有趣的灵魂彼此不要错过哦

 © Copyright 

作家原创作品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朋友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