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八部手机周旋不同情妇之间! 兴宁籍厅官李珠江“欲海沉沙”记!

南粤清风网 客家搜

李珠江,男,汉族,1954年7月出生,广东兴宁人,1970年12月工作,1973年6月入党,在职大学学历。曾任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省海洋与渔业局原局长。2013年4月,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接受组织调查。2013年7月,被开除党籍和公职。2014年10月21日,因受贿获无期徒刑。2017年4月,终审判决对李珠江的量刑作相应调整,改判李珠江有期徒刑14年。


2012 年5 月,一封群众来信呈在广东省有关领导的案头,信中反映省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珠江在任省海洋与渔业局局长期间违规批办海域使用证,勾结海砂老板成立“ 海砂联盟”、哄抬砂价、严重影响港珠澳大桥建设等有关问题。

港珠澳大桥是由国家发改委牵头协调的广东省“十一五”规划重点项目,2007 年即已部分动工,计划2015年竣工。谁敢利令智昏趁国家重点工程建设之机坐地要价?


群众举报的问题引起了省长朱小丹、省纪委书记黄先耀的高度重视,并相继作出批示。2012 年6 月,由省纪委三室牵头组成的专案组开始对李珠江涉嫌违纪违法的问题进行初查,随着调查工作的步步推进,一个因海砂开采牵出的腐败案渐渐浮出水面。

经调查核实,李珠江在任职省海洋与渔业局局长期间,主要利用办理海砂开采许可的海域使用证和续期的审核等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钱物计人民币625.3 万元、港币123.3 万元、美金1 万元;涉嫌收受他人红包礼金共计人民币150 多万元,美金1.84 万元;严重违犯社会主义道德,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



鉴于李珠江违纪金额巨大,已构成严重经济犯罪;生活严重腐化,已构成违反社会主义道德行为。2013年4月25 日,经省委主要领导批准,对李珠江实施“ 两规” 措施。2013 年5月,广东省纪委报广东省委、省政府批准,给予李珠江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追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公权为谁用? 为老板为钱财


省海洋与渔业局属于半垂直的行政管理机构,以办理海砂开采许可的海域使用证、海洋渔业养殖证及相关政策性补贴、海洋执法等职能与全省系统内各地市相关单位保持密切联系,这为李珠江实施敛财提供了较大的平台资源。海砂开采的海域使用证办理难度大,且审批流程倒置,即先由省一级海洋局审查资料后报国家海洋局审核,再返回省海洋局加注意见,这其中留下了一定的运作空间;加上一年期满后还有一个“续证”环节,变数很大, 也给投机者带来机会。李珠江长期担任海洋局“ 一把手”,把持人权、事权和财权,轻车熟路。他后来在自我剖析中也坦陈:“局务会讨论海砂开采议题表面上是集体讨论,但实际上大多数人搞不清楚哪个企业是怎么回事,最后, 我就以‘大家都没有意见那就这样通过了’来定调。”如此,顺理成章为其利益关联人达成目的。有人把河砂开采喻为“ 挖人民币”, 而把海砂开采比喻为“挖美金”,意为其利润更为丰厚。


在李珠江交往的海砂老板中,有一个叫邝某的,与李珠江甚是熟络,几乎没有办不成的事情,不少人背后称他为李珠江的“干儿子”。两人是怎么认识的呢?原来,2002 年1 月的某一天,邝某和几个朋友在广州天河的月世界夜总会唱歌,某公司股东把他拉到旁边包厢给一个正在唱歌的领导敬酒,这领导人就是李珠江。李珠江三大爱好:喝酒唱歌打高尔夫。邝某很会来事,便投其所好,隔三差五请他喝酒唱歌,他出国就给他送美元,过年过节也不忘记打点红包礼金,两人的关系很快就“铁” 了起来。自然,邝某来找李珠江办事也十分便利。


2005 年6 月,邝某为了顺利办理其所在公司的海域使用证延期,打电话给李珠江提出到他办公室坐坐。在李珠江办公室,邝某试探性地把事先准备好的用牛皮纸袋装着的人民币10万元现金从包里拿出来,李珠江并不推辞也不多话,顺手接下了纸袋。邝某顺势说:“某公司的海域证北京已经发了征询函下来,麻烦跟海域处打声招呼,加个意见后报到北京。”李珠江“哦”一声,算是知道了。过了一个多星期,邝某顺利拿到了省海洋局签注的海域使用证延期意见。


有了李珠江这个大树,邝某还做起了代办海域使用证的“掮客”。2005年7月,深圳某公司想申报一个围填海项目,为了顺利拿到海域使用证,该公司股东找到了邝某,许诺邝某只要帮助通过省海洋局的审批,就送给他该项目30%的股份。双方成交后,邝某随继约了李珠江在天河跑马场某酒楼吃饭,说是有事商量要早点过来。这天傍晚,李珠江按时赴约,当他的黑色凯美瑞轿车刚一停妥,邝某就凑近去耳语一番,意思是“深圳有个项目,想请领导帮个忙。”边说边示意李珠江把车尾箱打开,随即把事先准备好的人民币30 万元放了进去。李珠江不露声色地“ 哦” 了一声。一个月后,邝某顺利拿到省海洋局在该项目上加注的意见(此事后因未获深圳市政府通过而告吹)。李珠江还应邝某的要求,指使海洋渔政部门对珠江口的非法采砂船只进行查处,为邝某垄断采砂权担当“保护伞”。邝某知恩图报,不仅源源不断送来贿金,还为李珠江购房、渔色提供大笔资金。从2002 年至案发时止,李珠江先后多次收受、索取邝某钱物共计人民币360万元、港币5万元、美金1万元。


邝某只是李珠江结识的关系最为密切的海砂老板之一,也是两人权钱交易比较频繁的一位。此外,李珠江还为一些私营老板获得沿海渔民转产转业资金补贴、海域贝类增养殖投资项目办证等提供帮助,从中收受巨额贿赂。


金钱为谁谋? 为猎艳为渔色


李珠江迷恋女色,遇上他看上眼的女性就频送殷勤, 忘乎所以。于是,每逢饭局或去夜总会喝酒唱歌,熟悉他爱好的海砂老板总不忘叫上几个能喝酒的朋友、或有几分姿色的女人。假如既能喝酒,又是美女,当然就更令李珠江开心了。来自珠海某公司的文员叶某正是让李珠江厚爱三分的女子。


2004 年12 月,21 岁的叶某被珠海某公司派到广州催一笔人工渔礁工程尾款,恰逢李珠江有饭局,有人跟李珠江提议:“老板,珠海某某公司的叶某,人漂亮,能喝酒,要不叫来活跃一下气氛?”李珠江欣然应允。果然,在酒桌上,叶某频频敬酒,嘴巴上局长长局长短的叫得李珠江心里美滋滋的,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后来在交代材料中也坦陈叶某“嘴巴甜,人漂亮”)。在酒桌上交杯换盏,一来二去,都非常尽兴。李珠江特意派送了自己的名片,叶某也留了电话号码。临别时,李珠江自告奋勇开车送叶某到省汽车站车乘车,趁叶某同事去买票之机,在小车里塞给了叶某一个信封。叶某开始触摸一下信封的厚度,以为是人民币,不过一万元的样子,推辞了一番。过后打开一看全是一千元面值的港币,整整10 万元,顿生好感。后来, 两人信息、电话往来频繁,李珠江有事没事去珠海出差的兴致和频率也高了。为讨得叶某的欢心,从2005 年春节前两人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开始的近四年间,李珠江对叶某又是买衣服、买钻戒,又是买房买车。还经常带着叶某跑香港、上海、杭州等地旅游。2006 年春节前,李珠江去澳门参加港澳流动渔民春节团拜会,也带上了这位美女。早上过关,中午去逛街,在葡京赌场旁的一个珠宝行,叶某看中了一款名表,价值十几万港币。李珠江手头现金不多,只带了3 万元人民币,便直皱眉头。这个细节给随行的海砂老板的妻子看在眼里,这位女人转身与丈夫一商量立马爽快地刷卡买了单。在那里,李珠江还为叶某买了一枚价值2万元的钻戒。可以说是:为赢美女许芳心,不惜贪贿掷重金。


有人说,李珠江因为早年离过一次婚,婚烟生活不如意,在感情上玩世不恭,常夜不归宿。即使遇到传统节日如中秋或春节,当千家万户在团圆或守岁之时,他也不管不顾,或跑到外面歌厅、夜总会消磨时光,或约情妇厮混。与他相识的女子有酒店的女经理,有烟酒专卖店的推销员,也有参加工作不久的女大学生等。他喜欢穿颜色鲜艳的衣服,在交往的过程中,如果遇上漂亮的女孩,他会主动派送名片,索取联系方式。办案人员在查处李珠江时,惊讶地发现,他拥有8 部手机,与不同女人用不同手机,上班时间还在发信息、刷微博。猎艳渔色, 成为他日常生活中的一大爱好。李珠江对与他发生过不正当关系的女性,从汽车房子到名表金条,都慷慨相送。金钱上的慷慨令不少女子心为之所动。曾与一个河南籍的女性交往,有人送给他两根价值17 万元的金条,他当即就送了这位女子一根。李珠江曾与一个李姓女子搭上关系之后,由于承诺给工程项目的事一时无法兑现,竟被对方拍了裸照相要挟,最终不得不紧急求助海砂老板以50 万元现金摆平。


警钟为谁鸣? 为迷者为来者


李珠江1998 年即任省海洋厅长,是当时全国最年轻的海洋厅长,直至2009 年调任省人大, 任正职长达11年。李珠江被“两规”时,已是具有40 年党龄的老党员。据反映,其任职的前半段,工作能力和成效均得到肯定, 在执法队伍整合、海洋环境保护、沿海渔民转产等一些领域的改革,一直走在全国前列,但后来逐渐感到政治前途暗淡,工作热情随之消减,个人自律随之放松,更罔顾党性宗旨。李珠江甚至利用职权打击报复敢讲真话的同志。省海洋与渔业局有些干部因为看不惯采砂老板超范围采砂,哄抬砂价,垄断市场的行为,在民主生活会上提意见、讲观点,结果不但没有警醒李珠江等人,反而遭到打击报复,不是被调离重要岗位、变相下岗,就是被提前退休。把敢说真话、具有正义感的干部赶走,李珠江行为更加肆无忌惮,愈加沉迷于酒局饭局歌厅,与海砂老板打得火热。有人指出,李珠江虽有一定才华,但人格有缺陷。譬如他记忆力超好,在被省纪委“两规”期间,他检讨自己的贪腐事实时,连十多年前谁给他打红包5 百元、800 元的时间地点场景都记得清清楚楚。撰写的反省材料,二十多页,一笔行楷,工工整整,不曾涂改一字。


有人指出,李的堕落缘于他有“两信两不信”:即信佛祖不信马列;信马仔不信组织。尤其是近年来,李珠江专门嘱咐他信任的马仔物色了一个藏传佛教的密宗“大师”为他释经解疑,指点人生迷津。后来,李珠江特别迷信,认为穿红衣服可以辟邪,被实施“两规”时还穿着一件红披挂。为了显示对佛的虔诚,他在办公室、家里都悬供着佛像,公文包里的每一层都藏有一个佛像,连小小的工作证里也夹着佛像,不时膜拜。李珠江还特别喜欢《易经》,光是有关《易经》的各种书籍就购买了满满一个书架。但这时候的李珠江哪有时间和心思读书呢?至案发时止,那些《易经》图书不少连塑封都没有打开。信仰缺失,党性淡化, 学不成器, 六神无主,致使他在错误的泥潭越陷越深。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这是李珠江喜欢的《易经》书中的一句释义。假如当初李珠江若真能读懂《易经》,细细揣摩其中深刻的哲学意蕴,对他也许会有所警示和节制,不至于在欲海中沉沦无度。然而,为欲望所驱使的人,无异于逆水行舟,再回到理性和自律的原点来,绝非易事。只有警钟长鸣, 扎紧制度的篱笆,加强监督的天网,才有益于我们党员干部队伍的党风廉政建设,有益于社会的民主法治建设。(来源:南粤清风网  作者:欧阳浩亚 罗星明  )




广东反腐在行动:




基层扫黑反腐篇:


关注客家搜,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