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万庆良再次被中纪委媒体点名!这回他又有了一个绰号-“规划之神”

客家搜

最近一期《中国纪检监察》(备注:《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刊,是中央重点党刊,是全国纪检监察工作综合指导期刊。杂志列举了12类突出问题的典型案例,其中提到了广东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作为“乱作为”的代表人物。众所周知,万庆良有“六百帝”的绰号,而这回他又有了一个绰号——“规划之神”。



(资料图)

万庆良为何被嘲讽为“规划之神”?他被诟病的项目包括在山顶开挖大湖、在山地建百米大道。主政揭阳时,他曾主持投资30亿元开展两河四岸景观等建设,河道两侧绿化带宽500米。主政广州后,先后计划建9个新城,仅新城规划面积相加就接近800平方公里,超过了新加坡国土面积、上海市中心城区面积。 


文章点评指出,不顾实际情况、不经科学论证,乱决策、乱拍板,既有悖于客观规律,又违反民主集中制原则。正是因为这些“拍脑袋”决策与实际情况脱节,才出现了那些“糊涂规划”“短命工程”,留下烂摊子和坏死账,到头来还是要以牺牲国家和人民利益为代价,为个别领导干部“致命的自负”埋单。文章指出,干成事需要敢闯敢试,但前提是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违背规律、缺乏论证的胡乱作为,只会招致群众的唾弃,受到应有的惩罚。



 

新华网2014年7月2日曾经发出电文,题为《专家炮轰官员不懂规划 山顶挖湖修百米大道》文章指出,原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免职。广东一知名城市规划师在微博上批评“出事官员”不懂常识,规划“疯狂又狂妄”,山顶挖湖,山地修建百米大道。


资料图


文章说:“‘一朝天子’一朝规划。每个领导都有不同的眼界、思维甚至利益,一般是不会延续前任的。一些官员走马上任需要政绩,就修改以前的规划,提出新概念。下面‘唯上’的人则帮著进行‘自圆其说’的论证,推进表面合法的程序。”


文章还认为,“利益驱动让一些地方官员成为不合理甚至违法项目的‘保护伞’。某个项目禁止进入某个产业,就通过打‘擦边球’换个名称来突破而本来实际属於调控的项目,就用一个概念或主题来掩盖。比如在很多地方,以建文化创意产业园的名义圈地,而实际做的是房地产开发。”

(万庆良庭审照)


文章点明,中山大学地理与规划学院教授袁奇峰在微博上炮轰“出事官员”不懂规划,引发社会关注。袁奇峰认为,这些乱象的出现,主要是一些地方领导把自己当成了城市“总规划师”,真懂规划的专业人员反倒成了画图工具。对一些“拍脑袋”的规划,领导美其名曰“讲政治”。袁奇峰说,广州市城市规划委员会原本有常设委员会会议,由於很多项目专家通不过,便被撤掉了。现在的委员会由市长担任主持人,国土、住建、规划等部门参与其中。专家大多“听话”,很少出现否决案,政府觉得这样“更有效率、更可控”。而袁奇峰本人正是因为“不听话”被取消了委员资格。


万庆良被调查后,广东建筑设计院院长王洪,广州花都区区委书记杨雁文,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李俊夫等当地官员先后被调查。据媒体报道,上述当地官员被调查,极有可能卷入了万庆良案,涉嫌城建腐败。


例如广东建筑设计院院长王洪,就曾是万庆良的“座上宾”。主政广州期间,万庆良曾力推多个大型城建项目。2010年广州市政府与新加坡企业合作开发的项目、广州中新知识城,就是其中之一。万庆良曾寄语该项目:“投资知识城就是投资广东的未来,就是投资粤新合作的美好明天。”


翻阅公开资料,我们发现,万庆良被调查后,中山大学地理与规划学院教授袁奇峰在自己的微博上发文称,“因为广州中新知识城规划的挫折,新加坡‘规划之父’刘太格说:不要再叫我‘规划之父’了,我在广州遇到了‘规划之神’。出事官员大多不尊重科学,不知道常识,在山顶开挖大湖,在山地建百米大道,疯狂又狂妄。”


万庆良这样的官员为何会好大喜功、乱拍板?究其原因,还是政绩观错位,于是动形式主义歪脑筋胡乱作为。有的地方“政绩工程”“形象工程”不时出现,有的地方盲目上马脱离实际、劳民伤财的大型项目,有的热衷打造领导“视线范围”内的项目工程,不考虑群众需要,有的徒有其表、华而不实,甚至是质量不过关的“豆腐渣工程”。


相关阅读



热文推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