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数据告诉你:中国人的学历和收入有多低

美国《华尔街日报》公布美国贸易谈判《条件清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当全民都信攻略,他用12年验证虔诚和努力还管不管用

云晓 好好虚度时光


天听寂无音,苍苍何处寻?

非高亦非远,都只在人心。

——《明心宝鉴》

文|云晓


▲主播/夏忆  配乐/桑葚上的猴子-谷雨 伴奏 



1


银行卡和现金加起来一共还有多少钱?


数字很扎眼,总共八十几块。


这不够支付中等餐厅一顿饭钱,也不够买一件普通牌子的衣服。


但这曾是一个人20多岁成年男人,几个月的生活费。


他不属于会走向贫困潦倒的那一类。


他是个勤快人,会的事情又多,做好看又好吃的食物,写文章,摄影,弹钢琴,曾开过几家钢琴教室,学生长期保持在几百人,还出过书。


他走到这样的境地,并不是命运之手让生活反转。


他是自愿的,为了过上园艺生活。



他不是那种透着禁欲气息的人,实际上他是12月出生的射手座,说话直接,思维活跃,喜欢亮丽的颜色,拍的照片像艳丽的美人儿站在阳光里施笑,灿烂得要勾出人心的澎拜来。


那段靠着八十块钱过活的日子,一日三餐都吃土豆,吃顿泡面就当改善伙食了。


有时候他还会在吃饭时,给自己点根蜡烛,烛光借走他的影子落在墙上,墙上开始放一出电影画面,电影的名称是与己独舞的烛光晚餐。


我问他那时不觉得辛苦吗?


“怎么会苦呢,我一直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再也没有比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更好的事了。”


孤独,寂寞,穷困,都在这样与己独舞且清晰的生活态度中溶解了。


有句话叫,“心安茅屋稳,性定菜根香。”


这是元末明初就有的话了,写在一本叫做《明心宝鉴》的书里。


这本书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本译介到西方的古籍,后又流行于韩国,日本。


但终究是知道的多,能真正做到的,少之又少。




2


他叫王梓天。


从他现在的窗户望出去,能看到蓬勃挺立的各色植物,数量是数不清的。


大的有月季,攀附在架子上,墙上,花朵开得大且厚,显得架子墙都略薄,要被重重的花压倒了一样;


小的藏在枝桠上的浆果,如女孩的耳坠子一般,脚边的小植物,静悄悄的生长着,绽放着。


有人偶然到了它们跟前,它们就将身体轻轻靠在人的鞋面上,吐着露水将人的脚踝润得冰冰凉。


植物会将人的眼睛和心带入蜜罐,或仙境里。



有一次他凌晨回去,刚好碰到昙花在夜间开放,花瓣白得透亮,一片片都白成了天上的月牙,月牙紧紧地凑在一起,就成了绿叶间一朵朵小小的莹白莲花。


这是很多年才能呈现的效果。


花园在芜湖郊外,用的是农民闲置的荒地,租下的价钱很便宜,但也因不可抗因素搬迁过几回。


他刚开始做花园时,恰是用八十元过生活的时期。


白天骑个自行车去地里干活,晚上回到出租屋,卸下一身疲惫,为白日里种下的种子祈福许愿。


这世上产生过无数次的祈祷词,祈祷词里有无数的求。


但少有他这样纯然,天真的祈祷,眼前无佛无上帝,他就以着凡人的身躯,轻闭着眼睛,微仰着头,对着无边蔓延的黑夜许愿,祈福。


“祝福撒下的每一粒种子,都顺利发芽,生长。”

“希望埋下的每一块球根,都能开出灿烂的花朵。”



一般人只爱花繁叶茂,硕果累累的样子。他连播种,育苗等辛苦的步骤也一并喜欢。


当然蚊虫们是很爱这样的王梓天。


他经常长久凝视植物的小苗,想象小苗会经历的每个时期,他要如何搭架子,如何迎接植物的开花结果,等他回过神来,身上已到处都是蚊虫叮咬的伤口。


我说,“你养植物怎么像别人看着婴儿畅想未来似的。”


他想了想,“倒真像。”


“我可以忍受自己衣衫褴褛,却不能忍受我心爱的植物面对贫瘠和寒冷。”


人就是这样,但凡爱上点什么,凭空就开始能承受更多,也希翼更多。




3


他凝视着植物,他也是被自己家人凝视着的人。


他做园艺,家人很不愿意。


王梓天的爷爷是老师,家里对孩子的教育很看重,培养他很用心,小时候就让他学钢琴,书法,画画等,当然方法不太对,稍带点强迫的意味。


一直到了中学,青春期到来,王梓天第一次察觉到音乐的美,才开始自动了解学习音乐。


被动和主动之间转换的能量是巨大的,钢琴弹到后来很多地方出高价钱请他去,但他时常觉得这一切对自己可有可无。


开了钢琴培训教室,第一年就从一家变成两家,又过了半年,变成三家。他对钢琴的热情几乎被教学给消磨光了。


仅有的快乐是伺候阳台上的植物,阳台很小,也就几平米,但上面被他种满了几十种香草,花。


家里被他弄得到处都是土,家人就不停地唠叨他,很多时候都弥漫要爆发点什么的气息。



黑塞在《德米安》里写:


“对于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


然后在心中坚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所有其它的路都是不完整的,是人的逃避方式。


是对大众理想的懦弱回归,是随波逐流,是对内心的恐惧。”


真正做到这句话并不容易,它意味着你要放弃父母及社会对你身份的诠释,甚至是你要直面自己在年复一年中累积的习性,戳破对自己不够诚恳的认知。


受不了每天不知滋味的日子,他把钢琴教室关了。


后来又做过编辑,当过摄影师,好不容易用最后的积蓄做了个摄影工作室,当然这一切经过时,他大都在照料植物。




结果父母趁他不在,把工作室的东西全部搬走,将他扫地出门。


家里那个要爆发点什么的气息点燃了,王梓天正一步步的靠近他的核心自我,但在老一辈眼里,这孩子早早的就不务正业,颓了。


这应是父母心疼到极点,无暇思考才做的决定,把王梓天赶去北京,理由是“大城市机会多。”


父母驱逐他的行为就像那个“舍”与“得”的隐喻。


人总觉得这一辈子要不断得到,得到名利,得到关系,得到耀眼,可这些都只是骗得过别人,却骗不过自己。


那个自我很赤裸,很直接,它会一遍遍咚咚咚敲着心脏的门,撇弃一切的问:


“当你想走一条路,你的亲人不理解你。

你的朋友,不曾真正理解你。

现实更不会施舍于你。

你还要不要走?”


王梓天选了认。


王梓天瞒着父母,在一片大大的荒地上,翻土除草,播种他植物的种子。


那些种子太小,看不到苗头,他就凝视着那广阔的荒土,长久的守望着,等待着,无论多久,要发生什么,他都认了。


他说,“我不是对其它一切都看淡,不是在隐居,我只是植物优先,我只是有选择。”


“我一直相信,我播种下去的植物,将来会长得更好。”


种子育出了苗,他在淘宝上卖苗。


苗长出了枝桠,开了花,结了果,他就用来实验做植物类产品,磨了几年,比许多一辈子为农的农民了解土地和植物还多,总算度过贫困潦倒的时期。


在他眼里,人活在世上,身体和心灵肯定有一个是要受苦的。如果二选一的话,他当然选择身体受苦,心灵舒服。


算一算,从最初在阳台上种植物,到今年是他和植物相伴的第12个年头了。




4


某日清晨,我给他微信发了一段提问。


其中一句是,“在这条路上,陪伴你最久的是谁?”


他回,“是自己的心。”


大约对于“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这样的诗句,他是有感触的。


他曾经患了多年的抑郁症。


没有任何缘由的,坐在路边,看着车来车往,就觉得这个世界没意思了。


晚上看着月亮,心就成了那月,孤零零的挂在天上,毫无牵挂。


种植物,又坚持每天冥想,多年后,抑郁症才慢慢好转。


生活中很多事看似微小,却无能为力,感情,注定的别离,身体中隐藏的阴雾都是道不清的,还有一些事情,看似可为,却最终选择了不为。



他的园艺做到现在算是小有了一些名气,能维持花园、小团队的正常运转,也能让他每年出去旅行几次,但事情一直没有做大,有投资来找他,都给拒了。


他住的地方有点荒郊野岭的意思,身边的人来来去去。


他不说,但是心里很明白,有人怀着猎奇心来,最后大概发现这事是没什么可见前途的,就走了。


王梓天所痴迷的丰富,在外人眼里不过就是单调的重复。


遇到同类,王梓天总是很高兴,说个不停。遇到不同频的人,他就保持沉默,维持最基本的尊重。


花园里还有一个人,即不算完全的同类,也不算不同频。


是他父亲,他在王梓天出门时,埋头在花园里,在王梓天把西红柿的种子挖走只剩一个皮时,生气不吃,说“精华都没了。”


王梓天像他名字中的“梓”寓意的落叶乔木那样,长成了一棵挺立的树,没有寻找和张望,有些固执的站在自己的土地上,什么都曾到来,什么都曾离去,但他一直在那。


他说“其实宇宙是如此伟大,总不让虔诚又努力的人有所落空。”


“你看生命就是这样,绕一个大圈,你以为曾经拥有的都失去了,都没意思了,没想到它又赋予你更深邃的一切。”




5


王梓天一直笃定,十分耐烦地讲他所认为的人要有两颗心。


一颗是诗心,要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尽可能郑重对待。例如他摆餐具,有一套一直坚守的规矩,餐布餐盘,勺子,筷子,从不乱序。


用古法做茉莉香膏,他形容,手法要温柔到茉莉花不知道自己被摘下,茉莉花在油脂里散发香气时,是茉莉花在里面睡着了。


另一颗心是童心。


人的年纪越大,越需要保持一颗天真烂漫的赤子之心,这颗心会保证我们看到的世界,依旧像做孩子时看到世界那样美好。



《明心宝鉴》里还有一句话,“天听寂无音,苍苍何处寻?非高亦非远,都只在人心。”


这世上有人关心房子的地域和价格,我关心推开窗户的风景,这个房间里所发生的早安,午安,晚安。


这世上有人关心车子的牌子和价格,我关心车子带我途径的风景,感受的四季,关心我的心是否留有空白看到这些广阔。


这世上有人关心银行卡上的数字,我关心我今天是否快乐,是否是一个遵循本心生活的人。


这些年来,他就是这样过着他的园艺生活。


白天他要干上一天的活,做堆肥,订木箱,有时候还要和老鼠,虫子来场你跑我追的游戏,稍空档时,用园子里摘来的植物泡茶,春日里制的樱花冻,可以拿出来做下午茶了。


晚上大约是夜间11点,有时会更晚些,他会点着蜡烛弹一曲钢琴曲,琴音从窗前簌簌落下,温柔地道:


植物晚安。

星星晚安。

月亮晚安。

远方的人呀,

脚下的土地呀,

晚安,晚安。


明日清晨,那颗大约45.7亿年前在一个坍塌的氢分子云内形成的太阳会再一次从地球的东面亮起。


太阳的光会抚摸连绵的山峦,亲吻交错流动的河流,一点点移动,唤醒沉睡许久的生命。


王梓天的花园也穿过浓黑的夜在光中醒来,那是平凡的他,寻常而崭新的一天。


那是他选择的,踏实,笃定,每一分每一秒都有清香,生在花间的日子。



本期作者:   云晓,好好虚度时光签约作者。呼吸着,活着的生命。    


-END-


推荐阅读:

他沉默一生,晚年成了唐僧肉,却亲手毁掉两百多幅画,向虚妄开枪

她给你列了16张人生整理清单,专治你“没有幸福感的生活”

上了这座岛,不再理会世间的喧嚣



▼ 点击“阅读原文”,开启虚度美学会员课程!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