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高官的女儿!

投资“狠人”赵本山

大变局!刚刚,中日突然同时宣布大消息!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2)

2018-03-30 北方青杨 北方青杨 北方青杨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2)

 

         第四十四章


  县城被攻破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石磨村。待在家里听消息的王青山得到这个消息后,“腾”地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决定去救他的拜把子兄弟程焕章,他的救命恩人。他心里早就谋划好了,程焕章只要能逃出来,他就把他藏在土城下自家的藏粮洞里,过些日子等局势平静了,他就找周正凯和陈克功,让他们看着以前一起打鬼子的面子,给程焕章一条活路。想到这里,他出门到马厩里牵出马来,出了院门,跨上马用鞭子猛抽马屁股,马儿像风一样穿过村中的街道,向着县城的方向奔去。

两个时辰后,王青山就到达了县城外。从城外的旷野上望去,只见自从明代以来,几百年间矗立在平原上的古县城现在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城内外一片混乱。

战争已经结束了,太岳部队的士兵正在维持秩序。

王青山打马走到城墙跟前,看到那青砖砌就的古老城墙已被炮火打成了残垣断壁。王青山不敢停顿,立即开始四处打听程焕章的下落。看到他打听程焕章的下落,被打问的人们都露出了惊惧怀疑的神色。王青山不理这些,仍自顾自的四处打听。终于有人小心翼翼地告诉王青山说:“听说程焕章摔死在西面的大沟里了。”

王青山一听这话就脑子里一阵晕眩,他定了定神忙调转马头,向西面大沟的方向奔去。

不一会儿,王青山就来到了大沟的边沿。他抬眼往大沟里看去,只见整条沟里都是死伤的人们。但也有许多老百姓在沟里寻找自己死伤的亲人。有太岳部队的士兵持枪在沟沿上站岗。

王青山把马拴在沟旁边的树上,顺着救援的人们踩出的小路下到了沟底,开始寻找程焕章的下落。沟里弥漫着血腥气,寻找亲人的人们哭泣着四处扒拉横七竖八的尸体。王青山一边走一边打听程焕章的下落,问到的好多人都悲痛麻木地摇着头。王青山迈过一具具尸体,向前搜寻。

忽然,他看到前面围了一大群人,在激烈地说着什么。他预感到人们围住的地方一定是程焕章所在的地方,便跳过一具具尸体,向那里快步跑去。当他扒拉开围观的人群时,看到躺在地上的正是死去的程焕章,他蹲下来抚着程焕章的胸口,想看看他的心脏是否还在跳动。

  这时,围观的人中有一个太岳部队的军官发话了,问到:“你是他的什么人?”

  王青山没有回答,他还在抚着程焕章的胸口,当他确信程焕章的心脏不再跳动时,他缓缓地站起来说:“我是他的拜把子兄弟。”

  那军官问道:“他是不是程焕章?”

王青山说:“是,他就是程焕章!”

那军官又问道:“你没有认错吧?我们要登记的。”

王青山说:“他就是程焕章,我们认识几十年了,不会有错的。”

那军官继续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王青山说:“我叫王青山,是石磨村的村长。”

那军官有些惊讶地“哦!”了一声,在手上的一个小本子上记了些什么,然后把本子和笔递过来让王青山签字。

王青山接过本子来一看,是个“敌方死亡人员登记本”。王青山在证人一栏中填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把本子递给了那军官。他随即问道:“这程焕章的尸首咋办?”

那军官回答:“如果有家属认领,我们就交给家属,没有家属认领,我们部队统一安葬。”

王青山说:“我作为他的朋友能不能认领他的尸体?”

那军官回答:“如果他的家属没有人出面认领,只要你登记签字,我们同意你认领安葬。”

王青山说:“那好,现在他的家属不在,天气又这么热,我先认领了他的尸体,然后交给他的家属,你看行吗?”

那军官问道:“你为啥认领他 44 33901 44 15043 0 0 3416 0 0:00:09 0:00:04 0:00:05 3416尸体?”

王青山说:“他是我的同学,拜把子兄弟,还是我的救命恩人。”

那军官惊异地问道:“他是你的救命恩人?怎么回事?”

王青山说:“以前日本鬼子进石磨村要杀人,程焕章派人救了我们。”

那军官一愣,想了想说:“这程焕章对抗人民政府,死有余辜!不过你倒是个有情义的人,好吧!你在认领尸体的单子上再签上你的名字吧。”

说罢把本子和笔又递了过来。

王青山接过本子和笔,在认领人一栏里又签上名字。

那军官说:“完了,你把尸体的处理情况向我们汇报一下。”

王青山说:“那没问题。”

说完那军官领着一干人马到别处去了。               

王青山看到围观的人们都走开了,便蹲下身,用手抚摸着程焕章的脸颊,把那些尘土拂去。看程焕章的表情,王青山就知道他死的很痛苦。他的身上除了左臂上有包扎外,其它地方没有伤痕,但他的嘴里有黑血。王青山知道他是被摔下来,震碎了内脏而死的。王青山暗自叹息道:没有死在打鬼子的战场上,内讧死了,多可惜!多么不值得啊!

王青山的眼里涌出了泪,他用袖子揩了揩泪,便站起来向远处望。沟沿上已经有卖棺材的人们在等着了。王青山招呼了一个卖棺材的主儿下来,谈好了价钱,便招呼着让人把程焕章的尸体放进棺材,抬出了沟。他骑上马,随着抬棺材的队伍向着程焕章的老家走去。

天黑的时候,程焕章的尸体被抬回了家。他家里已经没有人了,直系亲属怕受连累,都跑了。

尸体停放在了程家院子里,王青山便派他本家的旁系亲属出去寻找直系亲属回来安葬程焕章。

天气很热,这一夜王青山就宿在程焕章老家的院子里,院子里搭起了白布灵帐,有几个程焕章的本家侄儿侄女在棺材周围给程焕章守灵。

夜深了,躺在木板上的王青山仰望着夏夜里墨蓝辽远的天空,看着那闪烁的群星,想着程焕章的一生。小时候在一起上学,那时的程焕章多么顽皮!多么霸道!好搞些恶作剧,戏弄同窗。是啊!现在他该盖棺论定了,他上过学,要不是战争,他应该是个教师什么的,为人师表。可日本鬼子来了,他参军打日本了,日本鬼子打跑了,他又和共产党干上了。现在死于非命。他是多么的不安分呀!人就这么回事,像个小虫子一样在人世间蹦达几下就没了!就该到土里去了!将来庄稼长起来了,也许他又活了,长到庄稼里去了!

唉!王青山叹着气想着,慢慢地睡着了。

后半夜,王青山被自己隐隐的腿疼弄醒了。他坐起身子来,抚摸着那条被日本鬼子打伤的腿,后半夜天凉,伤口处便隐隐疼了起来。王青山知道这是一个隐患,将来要受治的!他从木板上爬起来,在院子里走动走动,活动活动腿脚。他走到程焕章家的院子外面去,那里就是一条大路,路在夜色下呈现出白色,伸向远方,伸向塔儿山方向。那里是程焕章起家的地方啊!王青山望着那塔儿山,禁不住感慨万千。

第二天,寻找程焕章老婆孩子的人回来了。他们只找到了程焕章的大老婆和孩子,小老婆们都四散逃命去了。原来程焕章掉到沟里后,柴宗儒带着程焕章的家属投了共产党,正在被共产党押在县政府里审查,根本顾不上程焕章的下落。现在旁系亲属找到了城里,说程焕章摔死在沟里了,程焕章的家属这才哭着央求共产党的管理干部,要求回家去给程焕章送葬。管理他们的干部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马上就把他们放了出来让他们回家去奔丧。程焕章的朋友柴宗儒也要求前来给程焕章送葬,被干部拦住了。那干部说,你是关键人物,不能随便出去,要接受审查,待审查结束后才能出去。

程焕章的后事很快就办了。一是天气热,二是程焕章现在也不是什么县里的显赫人物了,是个反革命!他家里人没有按照村里的老规矩把尸体停放七天。所以第二天就草草葬了,进了他家的祖坟。

送葬的人都走了,王青山一个人在程焕章的坟前坐了下来。他默默地坐了一下午,直到快黄昏的时候,他才打马回家了。村里家里还有一大摊子事要他照应哩。

但没多久,晋南县里开始有一种传言,说是程焕章没有死,他逃出了县城,单枪匹马逃进了东面的深山里,最后到一家只有姑娘的人家招了亲,做了上门女婿,隐姓埋名了。

这个传言传到了王青山的耳朵里,王青山沉重地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未完待续)


                   合作信息                                

山西大陆丰贸易有限公司

经营范围:家庭装修,工程装修,建材销售

不锈钢:各类不锈钢304、201、430及不锈钢加工成品

化肥:硝酸铵钙硝酸钾、硝酸钙、硝酸镁、硝基水溶肥

联系方式:QQ  810224889,微信 w810224889

有做同类产品的朋友可联系太原市王先生,共同致富!

谢谢阅读

长按上面二维码关注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遵循CC0协议

思索者此时正在阅读: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00)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01)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02)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03)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04)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05)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06)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07)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08)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09)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0)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1)

 点赞是鼓励,转发是支持,谢谢朋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