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高官的女儿!

投资“狠人”赵本山

大变局!刚刚,中日突然同时宣布大消息!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30)

2018-04-19 北方青杨 北方青杨 北方青杨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30)

         第六十二章

 

工作队在石磨村待了几天,帮助土改。这一天鲁小牛杀了一条在街上乱跑的卢宝祥家的狗,给工作队改善改善生活。王青山的小儿子海娃跑过来了,嘴馋的站在一边看。秦荣庭顺手拿了一块狗肉给了海娃吃。

这条狗长的肥大,鲁小牛边啃狗肉边说:“我们以前穷的连饭也吃不上,饿的前心贴后心,晚上睡不着觉!可卢宝祥这老小子把他的狗喂得这么肥!真是日他娘的没人性!”

有文化的工作队队长说:“这就是前人说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所以说,咱们打倒恶霸地主是多么必要呀!”

石磨村接下来的土改工作顺利多了,村里的另一个大户刘老婆婆看到卢宝祥被打死了,吓得夜里睡不着觉!后来他看到王青山也被撤了村长,也同意分地了,她也就没有敢吭气,把地献了出来。没地的村民们欢欣鼓舞地分了地,村里就像过节一样,热闹了一阵子,地主富农们都缩在家里不出来,村里就跟没有他们一样!真是世事变了!

可是有两件事还是出乎了罗汉忠的预料。

一件是贫农高老汉不愿意接受王青山家的地,他说,他从感情上接受不了分王家的地,王家是好人。秦荣庭骂他没有阶级情感。高老汉说他愿意接受卢宝祥家的土地,卢宝祥为人吝啬,让人生厌,接受起来心里好受些。

这样农会把地给他调整了,他才接受了地。         

另一件是在分地时,村里有个下中农刘改花不是不要谁家的地,而是纯粹就不要分的地。一是因为她的丈夫韩大奎是个招女婿,刚从外地来到村里没几年,有些胆小怕事;二是刘改花结婚后,两口子起早贪黑苦干,又趁农闲时做豆腐小买卖,积攒了一些钱,买了二三亩薄地。她家的地不够村里的平均亩数,土改时就分给她家五亩多地,可她就是不要。她说:“咱双手能挣下,为啥要分人家的地?人家的地也是挣来的!再说了,都是乡里乡亲的,分了人家的地,人家记恨着哩!自己心里也不安生。以后的邻里关系也没法处,总觉得自己理亏。”

罗汉忠一看出现了这么个事,就觉得挠头的不行,心想,还有这种人哩?白给地都不要。就和农会的成员开会商量怎么处理这个事。会上秦荣庭说:“这个刘改花是个傻子!白给她地都不要,不要就不给了,给了其他想要地的贫农,不就得了。”

   孟小彪赶紧站起来说:“那地给我吧!我来种!那块地早年间本来就是我家的,要是这回再回了我家,我的祖宗在地下有灵也要感谢罗工作员哩!”

鲁小牛说:“你个大烟鬼!要了地又都卖了,抽了料子!我看这地还是给我吧!我家几辈子穷,都穷到骨头里来了!罗工作员来了,我家也富上一把!”

罗汉忠一听这话,就火大了去了,站起来说:“你们两位这种思想可不行,太自私了!怪不得毛主席说,教育农民是严重的任务,下一步要改造农民的劣根性!咱们土改是为了要大家一起过上好日子,你们倒好!只为了自己,还在这里争上地了!这不是要让王青山那些地主富农看咱们的笑话了么!”

秦荣庭一听罗汉忠这话,忙接上话茬子说:“这种思想确实要不得,完了要批判改造,咱们不能这么自私,不过我也有这种自私心理。我也需要改造!你说是不是?罗工作员。”

罗汉忠一听秦荣庭这么说,就欣慰地说:“荣庭不亏是在咱们队伍上呆过一阵子,觉悟就是高些。有你这样的人帮持,石磨村的下一步工作就好开展了!咱们农会的成员要在土改工作中改造和提高我们的思想觉悟,我们将来是建设新社会的中坚力量,就要做出表率。就说老地主王青山,人家都能在土改过程中同意献房献地,你们不能落到后头。”

鲁小牛连忙检讨说:‘我错了!罗工作员,你说下一步让我干啥?我一定在工作中改正错误。”

孟小彪嗫嚅着说:“我也错了!我不该争地。我以后听罗工作员的。”

罗汉忠说:“不是要听我的话,是要听党的话!我也有经常犯错的时候,我也要经常拿党的原则来对照自己的言行哩,下一步咱们有三个工作要做。”

秦荣庭说“罗工作员,你说,有啥事你尽管吩咐.

罗汉忠说:“第一步就是要想办法让刘改花的思想扭转过来,心安理得地接受分给她的地,要不村里其他的得地户都心里不安生;第二个工作就是分房子分浮财,让大多数群众继续得到胜利的果实,进一步提高我们的威望。第三个工作就是要在村里发展党员,为将来建设新社会做好干部准备工作。石磨村以前不是老区,党的工作没有开展,这次我来了,党的建设工作就要开始了。当然了,这第一个要发展的党员我看就是荣庭,荣庭一来在咱们队伍里干过,有些基础;二来在最近的土改工作中表现不错,你先作为积极分子、预备党员,好好工作,好好表现。到时候我会向上面的党组织报告你的表现,正式批准你加入党。”

秦荣庭一听高兴坏了,忙说:“我一定积极工作,好好表现。这样吧,刘改花的工作我去做,我一定让她心服口服地接受咱们分给她的地。”

罗汉忠说:“这才是积极分子的样子,小牛、大成,你们看到了吧,就这样工作,将来你们思想改造好了,也能入党。”

鲁小牛和孟小彪忙点头说:“那是!那是!我们一定跟着秦主席学。”

罗汉忠说:“荣庭,不过你还得抽空写上一个入党申请书,向上面的党组织报上去。”

秦荣庭说:“可我不会写字呀!就是字也认不得几个。”

罗汉忠说:“这个我可以帮你,不过你说这话,我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就是扫盲的问题。我认识的这几个字也是在队伍上学的,还有一个工作就是村里的扫盲工作,石磨村谁认识字多?”

秦荣庭和鲁小牛没有吭气,他们知道王青山识字最多,再就是以前当过私塾先生的高老汉。可他们不愿意让王青山出来参加扫盲工作,那样村里人更看不起他们这两个文盲了。

孟小彪对王青山有好感,就说道:“王青山识字最多,我以前去他家的时候,看见他经常抱着一本书在他家的大槐树下读书哩!

罗汉忠说:“王青山最近还算老实,不再对咱们的工作说三道四,窝在家里不出来了。要是他将来配合咱们的工作,咱们将来还是可以利用他的知识为咱村的扫盲工作服务哩。”

秦荣庭和鲁小牛说:“那是!那是!”

罗汉忠说:“荣庭,你现在就说说你怎么说服刘改花,我们听听,也替你出出主意。”

秦荣庭说:“我就把罗工作员讲给我们的道理讲给她听,为啥地主劳动少,却吃的好穿的好?你在地里一天受苦受累地忙活,却吃不上喝不上?还不是地主占有了土地,剥削咱们穷人!要建立新社会,就要消灭这种土地占有不公平的现象。罗工作员,你说我这样说行不行?”

罗汉忠说:“行,你就这样先去做工作,要是实在做不通工作,我再出马。”

秦荣庭说:“好,那我先去了。”说罢起身到刘改花家去了。

 

秦荣庭来到了刘改花家,刘改花正和他家男人在院子里编箩筐,准备过两天卫镇赶大集的时候卖。他们的小女儿正在地上捉蚂蚁玩哩。一见秦荣庭进来了,韩大奎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计站了起来。刘改花看不起这个以前当光棍时骚扰过她的流氓,就没有站起来,还在忙着编她手里的箩筐。秦荣庭笑呵呵地对这两口子说:“编箩筐哩?”

韩大奎搓了搓手说:“是哩!打算过两天到集上换几个零用钱。这不孩子的衣服也破了!需要扯几尺布做一身新衣服,家里的油盐酱醋也快没了。”

秦荣庭说:“解放了,市面上生意好做了吧?”

韩大奎说:“那是,比日本和国军在的时候好多了!没有人敢在街面上抢买卖人的东西了,这新政府就是好!把这市场秩序维持的就是好,这盼了多少年的太平日子来了,这不我们打算下苦力气,好好干!把日子过好,也算对得起新政府。”

秦荣庭说:“韩大奎,你这话说的真好!以前我没咋和你来往过,没想到你还挺有脑子的,你家也算是贫下中农,为啥你不积极参加农会?”

韩大奎看了一眼自己的媳妇说:“我这不是刚来村里没几年,对村里不熟悉,不敢出头做事。”

秦荣庭说:“有啥不敢出头的?你尽管出来跟着我做事,看谁敢说个不字!”

一直闷着头编箩筐的刘改花说:“家里的事就够忙的了!还要到村里做事,他顾不过来。”

秦荣庭一听这话就火了,不过他忍了忍,遏制了一下自己的脾气说:“刘改花,你这样说可就不对了,现在是新社会,就是要咱们这些穷人出来做事哩,要是咱们穷人不出来当家作主,村里还不是那些地主富农作福作威哩?”

刘改花说:“我们没那么大能耐,干不了那些大事!”

秦荣庭火更大了,他说:“你不要这么嘴硬,要知道这次土改过程中,你不接受分给你的地,是破坏土改工作哩。”

刘改花一听这话,马上放下了手中的活计,抬起头说:“我不想要人家的地,咋啦!这还犯法啦?”

秦荣庭说:“你为啥不要分给你的地?”

刘改花还拿出她以前说的话:“咱双手能挣下,为啥要分人家的地,人家的地也是挣来的!再说了,都是乡里乡亲的,分了人家的地,人家记恨着哩!自己心里也不安生。以后的邻里关系也没法处,总是觉得自己理亏。”

秦荣庭蹲下身子,苦口婆心地说:“刘改花,你是脑子没有转过来,你想想,为啥地主富农劳动少?却吃的好穿的好!你在地里一天受苦受累地忙活,却吃不上喝不上?还不是地主占有了土地剥削咱们穷人!?我们要建立新社会,就要消灭这种土地占有不公平的现象,你咋能不配合哩?”

刘改花说:“你们说让穷人翻身,我觉得对着哩,可翻身后总得自己受苦挣钱置地,光靠共人家产就发得起财了么?再说人家那些地也是受苦挣来的!人家以前祖上辛苦,现在儿孙享福,我觉得没啥不公平。人家享福那是应该地,我不眼红。再说,我们两口子这几年不是下苦力气赚了几亩地,现在天下太平了,我们好好干,过几年我们也能挣下个好日子,我们这辈子苦了,让儿孙享我们的福。我就是不要别人的地,我要了别人的地,在街上见了人家,我觉得我抬不起头来!”

秦荣庭听了这话,一下子被噎得搭不上话来。他没料到这个刘改花的工作这么难做,刚才根本就不该在罗汉忠面前夸下海口。

韩大奎赶紧过来打圆场,说:“秦主席,她就是这么个倔脾气。你不要在意,完了我劝劝她。”其实韩大奎心里是想要那几亩地的,再说他知道那几亩地比他家的要肥,每年能多打不少麦子哩!

刘改花一听韩大奎这么说,马上把她的杏眼一瞪,说:“好你个招女婿韩大奎,要是敢接受分来的地,我就把你从刘家撵出去!”

她刚一说这话,她的正在玩蚂蚁的小女儿就哭了起来,边哭边说:“我要爹,不要你撵他出去。”

刘改花赶紧过去抱住小女儿说:“我妞儿不哭,娘是和你爹说着玩呢。”

秦荣庭一看这阵势,就觉得自己的任务完不了。马上就语气强硬地说:“好你个刘改花,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知道卢宝祥的下场了吧,他是不献地,你是不要地,这都是对抗土改,你要知道对抗土改没啥好果子吃!我咋就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我还就治不了你这样的人了!”说着扭头就往外走。

刘改花也被秦荣庭的话给吓住了,心想,我只是不想要别人的地,不想得罪村里人,没想到还落个对抗土改,他们不会也把我吊起来打吧?

她的丈夫韩大奎一看老婆也被吓怕了,就赶紧追了出去。他撵上秦荣庭后,就对秦荣庭说:“秦主席,她一个妇道人家,你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秦荣庭停了下来,怒气冲冲地说:“我还真就没见过这样的人,你说给她地她都不要,闹得我在罗工作员跟前完成不了任务,下不来台!”

韩大奎说:“要不这样,虽说我是个招女婿,可不管咋说,我是个男人,我先把地接下来,回去再和她合计合计。你呢,先回去到罗工作员那里交差。你看这样行不行?”

秦荣庭一听韩大奎这样说,就说:“这样也好!你回去好好劝劝你媳妇,不配合土改工作可没啥好果子吃!那就这样了,我回去了。”

韩大奎连忙说:“秦主席,你走好!”

                     合作信息                                

山西大陆丰贸易有限公司

经营范围:家庭装修,工程装修,建材销售

不锈钢:各类不锈钢304、201、430及不锈钢加工成品

化肥:硝酸铵钙硝酸钾、硝酸钙、硝酸镁、硝基水溶肥

联系方式:QQ  810224889,微信 w810224889

有做同类产品的朋友可联系太原市王先生,共同致富!

文章来自网络 版权归作者

谢谢阅读

长按上面二维码关注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遵循CC0协议

没看够?点下方,思索者此时正在阅读: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0)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1)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2)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3)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4)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5)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6)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7)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8)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9)

 点赞是鼓励,转发是支持,谢谢朋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