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15元吃住,30元买性服务”:在中国最堕落的地方,年轻人集体等死

何新共济会资料:国内建筑暗藏共济会符号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揭开历史真相!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王元涛 | 黑社会成功五大秘笈:杜月笙的经营宝典

王元涛 搜历史


本       文       约       2900       字


阅       读       需       要


6 min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频


今天说杜月笙是黑社会,肯定没谁敢否认:武装保卫组织卖淫、经营赌场和集团贩毒,是杜月笙社团的核心业务,如果他不是黑社会,那么这个世上也就没有什么黑社会了。

不过黑社会除了“黑”,毕竟还有“社会”二字,杜月笙因此又的确不同于一般的蟊贼和土匪。你半个身子要暴露在阳光之下,就必须讲究盗亦有道,即遵守一定的规则,这是他的社团能够生存及扩展的基本前提。

而作为社团首领,杜月笙除了具有目光远大、擅捕时机、知人勇毅、不吝散财等常规特点之外,另有五大宝典级的经营及管理意识,值得后人剖析。


第一宝典:法治意识


说黑社会首领有法治意识,听起来好像挺荒唐,实际上并不荒唐。

大家都知道,杜月笙发迹于上海滩,具体来说,就是法租界和公共租界。他为什么要把大本营设在租界?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虽然这里的法治谈不上昌明公正,但至少齐整管用。

杜月笙

黑社会头子还需要法治管用?当然需要。正因为他游走于法律的钢丝上,所以对于钢丝本身的高质量才有更加强烈的需求。否则,如果你在官府比黑社会还黑的地面上混,不用找你杀人放火的把柄,简单查个税,就足以把你搞死——杜月笙的美国同行阿尔·卡彭就栽在这上面了。

你知道,杜月笙的师父黄金荣,打拼一生,最后熬到手的职位,也就是法租界最高统治机构“公董局”下属警务处所辖两事务部之一的刑事部总探长而已。可杜月笙呢,却经华界商贾闻人推举,担任了公董局的华人董事,相当于租界最高当局的常委之一,地位远在黄金荣之上。

他一个黑社会头领,怎么敢如此招摇?因为他知道,租界法治有明确的原则和边界,惩罚的是犯罪行为,而不是有可能犯罪的团体。我们知道,直到今天,日本的黑社会组织依然是合法的,道理也就在这儿。

到1949年,上海易主,黄金荣选择留下,杜月笙却决然远赴香港,他主要考虑的并不是与新政权有什么过节,而是对于未来是否还会有他所需要的法治环境,心里不托底。


第二宝典:核心意识


杜月笙的核心意识,主要传承自师父黄金荣。

黄金荣生平最快意一件事,就是早年间慧眼识珠收纳并资助过一位困境中的弟子,名唤蒋志清。后来,小蒋先生飞黄腾达,曾专程赴黄府为黄老板庆生,送有大批贵重礼物,其中令黄老板最为受用的,是一块四字金匾“文行忠信”。

那么,黄老板给小蒋先生回什么礼物合适呢?黄金珠宝如粪土,美女香车人不缺,连杜月笙都替黄老板犯愁。最后,杜月笙发现,黄老板送给小蒋先生的,是一张泛黄的薄纸。小蒋先生表面不动声色,实际上递出双手接纸,态度相当满意而恭敬。

那张纸,是当年小蒋先生加入黄老板帮会的志愿书。

而这位小蒋先生蒋志清,就是蒋介石。

杜月笙同时发现,黄金荣从来没有为任何一件具体的麻烦事求助过蒋介石。因此杜月笙从中领会了一个重大要诀:保护伞最大的作用,是震慑潜在的对手和危险的敌人,而绝不可以把保护伞当成供你随时驱策的奴隶。

这里,我们不妨不当联想一下,偶尔会有新闻透露,有些出事的富豪,喜欢酒后炫耀,“我打个电话,某官员就会乖乖跑过来”。这种人,是不是太需要向杜月笙和黄金荣学习,怎样才能保住来之不易的荣华富贵?


第三宝典:忠诚意识


杜月笙初出道,不过是黄金荣手下一名马仔。不出几年,就获得了高于黄金荣的地位。即使在社团内部,也几乎堪与黄老板平起平坐。

历史上,这种集团内部个体成长带来的结构变更,最为凶险,成功者稀。往往连皇帝亲手立儿子为太子,都要严加防范,半途而废而宰者,比比皆是。那么,杜月笙靠的是什么,成功消除了黄老板的疑心戒心猜忌心嫉妒心?

非常简单的两个字:忠诚。

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此一信念,早在杜月笙那里,就曾得到了彻头彻尾的贯彻执行。

实际上,黄金荣退休后,对杜月笙的地位与名望上升,也是暗有不爽的。加上旁边时有不怀好意者挑唆,黄金荣经常忍不住敲打杜月笙,尤其喜欢拿他少时穷困的往事大肆调笑。

当时,杜月笙已身兼上海滩十余家银行的董事长,又是租界华董,也和黄金荣一样拥有南京政权少将参议的头衔,可是,对于黄师父的所有恶言恶语,他只唯唯诺诺,默默承受,从来不回一言。

黄金荣

最危急的一次,是黄金荣的一名弟子陈培德因事被捕,有人下药说是杜月笙的门人所为。黄金荣大怒,召杜月笙问罪。可是,等杜月笙急三火四赶到后,黄金荣却躺在烟榻之上不理不睬,任由杜月笙垂于站立,如被罚的小学生。一屋子客人,陪杜月笙足足站了三筒烟的工夫,大气不敢出。

但见杜月笙,全程面色如常,云淡风清。

等到黄金荣摆足了架子,开始大发脾气,痛责杜月笙。杜月笙这才听明白原委,也不辩解,起身去打电话,四处联络,终于问清了陈培德被捕的细节,原来是警备司令部所为,与杜门全无关系。杜月笙还是一句委屈抱怨都没有,只温和平静地对黄金荣说:金荣哥请放心,一定把这件事办妥,绝不能让金荣哥失面子。

满屋的客人,个个长出一口气,个个在心里为杜月笙竖起大拇指。


第四宝典:慈善意识


黑社会做大以后,洗白往往会成为头领最强烈的愿望,同时也是超级难题。美国电影《教父》里,二代教父麦克的洗白之路千辛万苦,却功败垂成。杜月笙也一样,为了洗白,他付出的更多。

为水患赈灾,为穷人施粥,这类慈善事业,是杜月笙多年的坚持,但他心里也清楚,这些常规的项目,都属于表演性质的小打小闹,充其量能赢得一些报纸口碑,对于彻底洗白,帮助并不大。

杜月笙是怎么做的呢?

他的选择,是介入工运潮,把处理劳资纠纷,当成自己真正的慈善之举。虽然不管怎么做,他都无法彻底洗白,但他为工人争权利所付出的苦心,赢得了下层民众的真心拥戴,这也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我们的历史书很少讲,所以一般人并不了解,作为黑社会老大,杜月笙明里暗里参与过大上海数十次工潮,站在工人立场,组织后援会,提供资金支持,安顿罢工者基本生活,与英法资本家抗衡。

同时,在工潮发展到高峰时段,他又会从照顾劳资双方利益的大局出发,不惜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居中调停,力争取得双方都不失望的结果。

其中一次,法商水电公司工人因待遇过低发动全员罢工,导致租界公共交通中断。劳资双方长期僵持不下,是杜月笙出面,一手托两家,主动承担若干工友自愿退职的补偿金等,终于顺利圆满平息。而杜月笙要从自己腰包里,一次性掏出三十万块响当当的大洋。

黑社会老大肯这样自掏血本做慈善,杜月笙是不是让人感觉很意外?


第五宝典:底线意识


除却襄助国民党的政治及军事行动外,在个人恩怨和社团成长层面,杜月笙一生没有杀过人。对于黑社会头领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很容易坚守的底线,但杜月笙做到了。

他的人生终局,没有像黄金荣那样受尽侮辱,更没有像另一位大亨张啸林那样死于非命,应该与此有关。

上海滩三大亨:杜月笙、张啸林、黄金荣

那么,他如此清晰的底线意识是怎么来的呢?说他自我修养也好,说他拥有高级谈判技巧无需动粗也好,最根本一条,还是他给自己下了死命令:绝不可杀人。人死不能复生,他对生命,并没有丧失全部的敬畏。

用心理学术语来说,所谓的人生,不过是一串命令。你命令自己绝不可杀人,你就能做到不杀人。如果事实上做不到,那就只能证明一点,你根本没有给自己下死命令。


-  推荐阅读  -

王元涛 | 奇人王云五:一口气娶姐妹俩你学不来,八十岁后著书百万字学得来不?

王元涛 | 苏曼殊:用一生的时间自杀,痛苦又漫长

王元涛 | 西南联大曾容得下他的狂


值班主编 | 曲飞   值班编辑 | 小窗   主播 | 海蒂

这是第 291 篇文章

- END -

 © Copyright 

作家原创作品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朋友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