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黑皮妹的好,试过忘不了!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小鲜肉”还是“战狼”?古代女人的择偶标准

大梁如姬 搜历史

本       文       约       3600      字


阅       读       需       要


7 min

择偶,二师兄考虑一下

中国古代女人的婚姻,通常都被著名的“父母之命”禁锢。哪怕贵如公主,通常也只能接受政治婚姻,要么与别国联姻,要么下嫁给老爹的革命队友们、功勋贵族们,难有王思聪谈网红一样的自由。

像《诗经·子衿》里的那个姑娘,看似是爱情中的小造作,我有你家地址,能随时去找你,但就是“不往”,等着你来找我。因为,古人也早就明白了“敌不动我不动”的道理,谁先主动,谁就占下风了呀。俨然一副爱情中的暗自博弈的画风。

但仔细细想,其实姑娘心里也很苦。她站在城楼上“挑兮达兮”,已经迈出一步,反复转悠了,可还是难以再往前冲一点,尽管恣意在相思的风雨中,可礼教总能让她勒住漫漫缰绳,画地成牢。

毕竟,即使有《将仲子》里那样勇敢翻墙来见的小哥哥,诗里姑娘也还是要喊着“无逾我墙”“人言可畏”,想自由恋爱官宣一下,实在是不容易。

偶有一两个女壮士,敢于挣脱束缚,用实际行动跑去私奔,但私奔后的窘境只能让人欲哭无泪——“聘则为妻奔是妾,不堪主祀奉蘋蘩”。私奔来的,别说古代,即便是近现代,也是乡里乡亲们茶前饭后议论的主题,大家打麻将之余,嘴里还要骂骂她们不知羞,所谓“父母国人皆贱之”嘛。最后的命运,只能是“终知君家不可住,其奈出门无去处”。

所以,正常情况下,想看到她们亲自择偶的身影,几乎要打着灯笼找。

好在,历史上还是有一些开明的家长,允许姑娘们出场表演。

1.颜值是第一要素

古代女人择偶,颜值依然是名列首位的标准。就像大家看见白色古天乐,就非常能感受什么叫“面如冠玉”,认可“一见杨过误终身”。

《圆月弯刀》丁鹏

而清代男神叶元礼,就是这样面如冠玉的人。

清代词人朱彝尊听了好基友叶元礼的遭遇,当即抒发了一首公号文章《高阳台·桥影流虹》,在词的小序里,又交代了故事背景:吴江叶元礼,少日过流虹桥,有女子在楼上,见而慕之,竟至病死。气方绝,适元礼复过其门,女之母以女临终之言告叶,叶入哭,女目始瞑。友人为作传,余记以词。

《高阳台·桥影流虹》全词

说这叫叶元礼的少年,出自吴江文学世家,长得那是帅得让人合不拢腿,“少有隽才,美丰仪,望之如神仙”

有一次,叶元礼出门春游,一路上频频受到大家的注目礼。叶元礼对自己的长相认识到位,也没多惊讶,只是继续晃悠。走到一座流虹桥上,桥上有一户临水而居的人家,女主人小姑娘刚好也打开窗户欣赏风景,正所谓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瞅你……一眼瞄到叶元礼,姑娘瞬间两眼发直,心里漏了节拍。

你想,这样自带烟雾,看起来像神仙的出场方式,男人看了都说恨,姑娘心里的小鹿又怎么管得住?但大家胜在有自知之明,羡慕之余,让眼睛打完饱嗝,也就各自走了。这位临水住的姑娘不一样,她不仅看上了叶元礼,还深深陷入了相思。

本想等叶元礼再路过的时候,给他发出点什么信号,学潘姓女子扔个晾衣杆什么的,可恨的是,叶元礼那些天就宅在家里,哪儿也没去。

没多久,姑娘相思成疾,最后一命呜呼。

被人这么帅死,姑娘也有点不服气,短暂的人生,实在有太多遗憾,于是死不瞑目。

巧的是,姑娘这边才断气,叶元礼像卡点一样,又一次出来荡马路,走上了流虹桥。姑娘的娘一把鼻涕一把泪,跑出去拽住叶元礼的手,断断续续地把来龙去脉告诉了他。

叶元礼大惊失色,信息量如此巨大,消化了好一会儿后,担忧地想:难不成他们还想抓着自己搞冥婚?娘连忙释疑,自己丫头死不瞑目,不过想让他进去见她一面罢了。

叶元礼这才松了口气,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还是去凭吊一会儿吧。进屋哭了一会儿,姑娘终于放下了最后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现代有一句很流行的话,“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这位姑娘一步到位,始于颜值,陷于颜值,死于颜值。

除了叶元礼的故事,还有不少因为颜值的例子,如前面的罗隐和郑畋家千金(相见不如怀念,古代“网恋奔现”大型车祸现场),以另一种方式“死于颜值”。

晋代“韩寿偷香”的故事,也是颜值派的代表。

韩寿是故事的男主,女主叫贾午,是著名丑角皇后贾南风的亲妹妹。贾午因为个子矮,没穿上皇后的礼服,错过了入宫,于是自己在家里搞起了征婚。

她爹是当朝一把手贾充,任西晋司空一职,因为当朝最红,府内也就有了一大卡车追随者,长得帅气的韩寿也在其中。每当贾充把府里的人召集起来开会,为自己吹彩虹屁的时候,贾午就躲在窗帘后面偷看。看来看去,严屹宽、张智尧、胡歌、焦恩俊之类的大帅哥很多,但韩寿最能撩拨她心弦。加上魏晋风尚,像极了古代版鹿晗。

鹿晗《择天记》

捞出小米下杂面——赶汤趁热。为避免错过良缘,贾午主动出击,派丫鬟去找韩寿说明心意,并附带把自己的样貌狂赞了一顿。韩寿压根就没见过贾午,但听说是司空的小女儿,巴结上了至少能少奋斗20年,连忙临场发挥了一篇800字情话,传递给贾午。双方一拍即合,半夜韩寿就翻墙去见贾午,不可描述后,互赠礼物。

有情人总是这样,想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他,又觉得给啥都不够。贾午不断给韩寿送礼搬家底,最后干脆把全国仅有2份的西域供香偷给韩寿。韩寿也不客气,拿到礼物就用在了身上。因为香料味道稀有,这事儿很快就暴露了。贾充知道后也没办法,没羞没臊的事情都办了,只有成全俩人结了婚。丑事倒是变成了一桩风流韵事。

2.才华品德也不可或缺

有深陷颜值的,自然也有爱慕才华的,东汉初期的湖阳长公主,就因为才华看上一个人。

湖阳长公主叫刘黄,是东汉开国皇帝光武帝刘秀的亲大姐。刘秀当上皇帝后,刘黄大姐开始膨胀,平时没事就纵容纵容家里奴仆杀人,俨然老子天下第一的气势。

尽管刘黄不怎么接地气了,但她挑老公的准则,还是想选有才华,有品行的人。大概这就叫异名磁极相互吸引。

刘秀是个重视亲情的皇帝,毕竟刚起兵时,小长安聚一战中,二姐和二哥惨死,后来大哥又被冤杀,全家唯一的亲人只剩下大姐刘黄了。所以当刘黄刚刚新丧,变成全天下最富贵的寡妇时,刘秀就想给大姐再配个郎。当然,刘黄也有心再处个对象。

刘秀问大姐,朝廷里那么多大臣,哪个是三好先生?

刘黄在脑子里翻了个牌子,说:“宋公威容德器,群臣莫及。”

戏曲里的宋弘

宋公,就是当朝大司空宋弘,按当时的说法,他是个贤良方正的人。天下大乱时,各种农民起义军到处抢杀,无能为力的情况下,他选择自杀;天下大治的时候,他不断推荐人才给皇帝,被皇帝盛赞,封了列侯。以当时的规则,当上侯爷,就可以享受封地的税收,不做也有吃。宋弘虽然收了群众的钱,但他并没有把钱都归私囊,而是散给族人。

除此之外,宋弘还是个喜欢直言进谏的人,大臣没有起到帮助皇帝的作用,他表示要治罪;皇帝行为不当,他就当面怼,搞得皇帝很尴尬,只能自行找台阶下。对此,宋弘才摆出一副“孺子可教”的姿态,好像当朝天子都是他的学生,需要受他监督。

当刘黄选中了宋弘,刘秀欣慰的同时,也感到一丝难处,毕竟,宋弘这种正人君子不好做媒。拉着郭靖配赵敏,人家心里只有蓉儿呀。但本着“大姐喜欢,送她天下又何妨”的心理,刘秀决定还是当一回媒婆。

文化人交流起来,根本不用直接说,刘秀旁敲侧击:“我听说民间有句俗话,‘贵易交,富易妻’,天底下的人情都这样吧,司空怎么看?”

宋弘说:“没听过,我只听过一句话叫‘贫贱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

一句话,回得刘秀哑口无言。只能灰溜溜回去跟大姐说:“出师不捷,没商量好,算了吧。”

尽管刘黄选夫失败,但也是一出典型的女子择偶记呀。而像宋弘这种有道德、有品德的人,还是很有市场的。

3.帅的和酷的,到底怎么选?

女人择偶,到底有哪些衡量标准?有人看好家庭出身,有人喜欢长相俊美,有人羡慕才华出众,也有人欣赏对方特立独行的个性。

春秋时期的徐吾姑娘,不仅可以自己出标准,还遇到了长相才华二选一的难题。

徐吾氏,茅戎里的一支,是春秋时期的少数民族。有一支徐吾氏移民到郑国生活,经过努力,在郑国也获得了不错的社会地位。

徐吾氏的家长叫徐吾犯,他妹妹徐吾姑娘,长得很漂亮,很有异域风情,颇有点今天的迪丽热巴的样子,郑国不少贵族都想跟她发生点关系。郑穆公的孙子公孙楚抢先下了聘礼,双方谈得都差不多了,同样是郑穆公孙子的公孙黑跑来横插一杠,又给徐吾犯送了一堆聘礼。

本来,收了一方礼,再有人送来直接拒绝就行了,但这俩人都是公子王孙,又都是郑国的大夫,将来或许还能升级进入郑国国务院的行列,徐吾犯一个也得罪不起,只能去找大贤人子产出主意。

子产听后,首先反省郑国的内政,说:“这是郑国政事混乱的原因,不该让你忧患。”

当初,郑国郑穆公生了13个儿子,其中两个分别当上了郑国领导人,两个死于内乱,两个因为内乱逃出国避难,剩下的7个,团结一致成为了郑国世袭罔替的国务院成员。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之后,这七个家族的关系日渐疏远,没那么团结了,为了争夺在国家的说话权,经常惹出纷争。也因此,郑国政出多门,很是混乱。

这七个家族都是郑穆公的后代,被称为“七穆”,就像鲁国把持朝政的“三桓”。

前面的两位男主,公孙楚就出自七穆中的游氏家族,公孙黑则出自七穆里当权比较久的驷氏家族。所以,公孙黑一出场就比较拉风,气势也比公孙楚强很多。

这种复杂情况,作为“七穆”之一的国氏,子产解决不了,也没有能力得罪七穆中的两家,于是出了个都不得罪的主意:“这事,其实也不难办,让你家姑娘自己选,她想嫁给谁,就让她嫁给谁。”

徐吾犯接受意见,跑去找两个公孙商量,公孙楚答应了,公孙黑比较自信,也没意见,堂堂郑国王思聪,怕谁?双方约定一起跑到徐吾氏面前去亮个相,来一场才艺展示,让她自己做决定。

球踢来踢去,又回到了徐吾姑娘手里。

公孙黑依然帅成一阵风,打扮得华丽丽首先出场,在徐吾犯家里又放了一大批彩礼,溜了一圈出去了。公孙楚没怎么打扮,穿着属于自己职位的军装出场,左右开弓射了两箭,耍完酷跳上自家车子也出去了。

春秋车,摄于洛阳天子驾六博物馆

徐吾姑娘在门窗里把俩人的举动看了个仔细,内心纠结了一会儿,说:“子皙(公孙黑)确实帅炸了,但子南(公孙楚)本色出场,不多加讨好,也酷毙了,他是个男子汉,我还是选子南吧!”

最终,这桩择婿公案,花落公孙楚家。原来,长得帅的,也有被嫌弃的时候,不如那些看起来有担当、有男子气概的人。

对此,二师兄八戒深有同感,他有一句名言说:“粗柳簸箕细柳斗,世上谁嫌男儿丑?”男人根本无所谓外貌,长得太帅,又好打扮,反而被人嘲笑“娘炮”。

就像今天,“小鲜肉”和“战狼”,谁更能圈粉,更能撩拨姑娘们的心弦?两者依然是大家择偶热议的对象啊。

微信公众号IOS版已改版,如果还想找到我们

请将“搜历史”设为星标哦

安卓用户可设为置顶

-  推荐阅读  -

老爹和老公掉下水,救谁?请皇后们回答!| 大梁如姬

纪彭 | 从政治工具到政治动物:武则天如何当上女皇

王顺君 | 哪有什么贞操带?绿帽子才是中世纪骑士标配

值班编辑 | 景如

这是第 343篇文章

- END -

 © Copyright 

作家原创作品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朋友圈

搜历史新书现已上市,当当有售。点击阅读原文,跳转购买链接。

文章已于修改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