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外交部副部长傅莹:一旦中美闹翻,有没有国家会站在中国一边

一年前丁丁在上海

【少儿禁】马建《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

身价破亿,局长爷爷,中国最大受益者为何铁杆反华?

全球化丧钟,不仅为张一鸣而鸣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2022年7月10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中央政治局:要根据病毒变异和传播的新特点,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

刘胜军 亚当斯密经济学 2022-07-10

· 全文共2700 字,时长约 5 分钟

· 本文来源:亚当斯密经济学(刘胜军微财经出品)





文/刘胜军,于上海浦东

2022年要实现“稳字当头”,“及时纠偏”尤为重要。



01


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29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在疫情不断演变的当下,此次会议传递出很多重要信息:


  • 关于当前形势,会议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和乌克兰危机导致风险挑战增多,我国经济发展环境的复杂性、严峻性、不确定性上升”。

  • 关于疫情,会议指出,“疫情要防住、经济要稳住、发展要安全,这是党中央的明确要求。要根据病毒变异和传播的新特点,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坚定不移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坚持外防输入、内防反弹,坚持动态清零,最大程度保护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最大限度减少疫情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

  • 面对突发疫情,如何在严防严控的同时确保民生成了严峻挑战。会议指出,“组织好重要民生商品供应,保障城市核心功能运转,稳控安全生产形势,维护社会大局稳定”。

  • 现代经济是分工高度精密的体系,上下游协作和物流通畅是企业正常运转的前提,会议强调,“要坚持全国一盘棋,确保交通物流畅通,确保重点产业链供应链、抗疫保供企业、关键基础设施正常运转。”

  • 疫情、经济、民生,三条战线的压力,给各级干部提出了更高要求。会议要求,“各级领导干部在工作中要有“时时放心不下”的责任感,担当作为,求真务实,防止各类“黑天鹅”、“灰犀牛”事件发生。”


3天前的4月26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召开,会议最重要的是下面这句话:


  • 要加强评估督导,搞好综合平衡,有问题及时纠偏。要增强贯彻落实的有效性,以实践结果评价各方面贯彻落实成效。要引导好市场预期,讲清楚政策导向和原则,稳定市场信心


更早前的3月16日,国务院金融委会议提出,“有关部门要慎重出台收缩性政策”。


从“慎重出台收缩性政策”到“有问题及时纠偏”,政策呵护经济和金融市场的信号不断加码。



02


中国作为一个巨型经济体,政策的有效传递和执行相当不容易。长期以来,政策传递和执行中存在几个现象级难症:


一、简单化、一刀切

二、层层放大

三、局部思维,缺乏系统集成


这些现象,在过去几年时不时冒出来,对经济和金融市场带来了较大影响:


  • “去杠杆”中,一些银行通过对民企“抽贷、断贷”来完成任务

  • 一些地方为了“pm2.5达标”,不惜大面积关闭餐馆

  • “减碳”中出现的“拉闸限电”现象

  • 疫情防控中的层层加码

  • 执行房地产“三条红线”时,一些金融机构理解上存在偏差,操之过急,给房地产市场平稳发展带来冲击

  • 在减税降费问题上,一些地方对减税降费“挤牙膏”、扭扭捏捏,对“查逃税漏税”却是雷厉风行、气势如虹

  • 在破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上,一些部门在“关后门”时迅雷不及掩耳,但在“开前门”时却顾左右而言他


政策的执行难题,其实就是经济学中的“激励兼容”问题。制定政策时,一定要充分考虑执行环节中的“扭曲和偏差”。出于自身利益,地方官员会选择性执行:对官员自身有利的环节,就狠狠执行;对官员自身不利的环节,就打太极拳、选择性忽视。


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疫情防控:中央明确强调必须“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但对地方官员而言,“防疫”是硬指标,完不成任务后果很严重;“经济和民生”是软指标,很难考核和问责。于是乎,“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到了各地执行中就成了“只管疫情防控,不管经济社会代价”。甚至出现了不顾火灾或急病危及生命安全“硬隔离”(白岩松说得好:绝不能让规则也病了)。



要避免这种问题,一是在制定政策时要进行“推演”,充分估计“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导致的偏差和扭曲;二是要充分考虑地方官员的激励问题,制定科学的考核指标,并问责到位。对“硬隔离”之类的现象,不能只批评不惩戒,问责一定要“长牙齿”才能令行禁止



缺乏系统集中也是一个突出问题。各个部门在制定政策时,主要考虑的是“局部目标”。例如,在房地产调控过程中,一些政策虽然有助于控制房价过快上涨,但可能对宏观经济、金融稳定、地方财政收入带来过大冲击。


当然,从根本上讲,还是要通过改革理顺体制机制,其道理正如“大禹治水”一样:市场的力量犹如滔滔江河,政策可以堵截,但终归滞后、吃力、被动、按下葫芦浮起瓢。



03


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加大,股市和汇市大幅波动,市场预期不稳(PMI跌破“荣枯线”),其中既有俄乌战争、全球芯片短缺、美国加息预期(10年期中美国债收益率倒挂)等外部客观原因,也有政策执行问题。2022年要实现“稳字当头”,“及时纠偏”尤为重要


面对“疫情影响加剧、出口回归常态(一季度出口同比增速从去年四季度的23%放缓至16%)、消费态势疲弱(3月社会消费品零售同比下跌3.5%)”的多重压力,建议如下:


  1. 对地方官员,不仅要考核疫情防控能力,也要考核经济社会民生发展——“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2. 面对新冠变异进入“奥密克戎”这一新阶段的新特点,在科学研判的基础上,与社会充分沟通,提出前瞻性的分阶段路线图,稳定企业预期。在外围国家逐步常态化的情形下,路线图对稳定外企预期更为重要。4月29日政治局会议提出,“积极回应外资企业来华营商便利等诉求,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

  3. 多措并举拉动消费:一是借鉴北京最近的做法,“北京朝阳区宣布给每家企业每次停业事故可给予最高10万元的赔偿。对于服务业的从业人员,保险给予每天每人100元的补偿,最多赔偿21天”。这种做法必须全国推广,政府此时不作为更待何时?!该出手时就出手哇!!


    二是大力度发放消费券,可以针对餐饮、旅游、酒店等重点行业,力度要大、速度要快。这些行业不仅关系民生,也吸纳大量就业,是“五六七八九”的中坚力量(齐声唤,消费券)。





  4. 房地产调控势在必行,但不应指望短期内“一招制敌”——毕竟这是“灰犀牛”不是“灰天鹅”,主要应该通过体制性改革实现“稳定健康发展”,包括地方财政改革、货币政策中性化、资本市场注册制、修复实体经济盈利能力等等。一季度平均房地产销售同比下降13.8%、房地产投资同比增长仅0.7%。4月29日政治局会议明确提出,“支持各地从当地实际出发完善房地产政策,支持刚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优化商品房预售资金监管,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5. 2015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去杠杆”是必要的。最近几年国内外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在当前形势下,财政政策应该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在社会需求不足等情况下,通过扩大财政支出弥补需求缺口,这是宏观政策最重要的功能。此其时也。


  6. 及时回应市场关切,澄清市场疑虑。

  7. 关注“合成谬误”现象。很多政策单独看都是合理的,但如果同时出现可能就会导致“共振”,这就是经济学的“合成谬误”在政策制定中的体现。






- END -

记得转发给你脑海中第一想起的群~



刘胜军

坚持讲真话的经济学家

2014 年参加总理经济座谈会

70 后经济学家代表人物之一

著有《下一个十年》



▼ 应聘、演讲邀请、商务合作 ▼

请添加微信:tina711

(添加好友时请备注姓名、机构、职位、目的)

诚聘富有激情的财经写作达人

喜欢就点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