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忠字舞琐忆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中篇小说连载:关虎屯,请将我遗忘(四)

2016-12-25 狗子 张迟有度 张迟有度


我和李博纷纷质疑,严加拷问:“那一枪到底有没有打到靶子上?如果脱靶了,则时间就要往前推移,这孩子还到底是不是你的?”

连载回顾

中篇小说连载:关虎屯,请将我遗忘(一)

中篇小说连载:关虎屯,请将我遗忘(二)

中篇小说连载:关虎屯,请将我遗忘(三)





郁芳的网名是“不穿内裤”,我们在一个聊天室里认识的。见到这样的网名,我异常兴奋,她好像也异常兴奋,我们在开始的一个月的时间内见面就骂,相当惨烈。后来时间久了才发现,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嗜好,就是在寂静的夜晚,大家都相继睡去的时候精神百倍,仿佛一晚不挨骂就无法安然睡去。外表看来,我玩世不恭,从不把社会当成一回事;然而,当我沉静下来,我感到寂寞,孤独和夜就是我的全部。我可以在白天潇洒度日,但是面对黑夜,我往往手足无措,会整夜失眠,外表越狂放,内心恰恰越空虚。那种彻头彻尾的空使我接近了网络并痴迷于网络,就在那个时候,我遇到了郁芳。

在聊到后半夜的时候,话题则陡然沉重。往往聊到人生、死亡之类的颇具内涵的东西。

一个网络作家说,聊天好像下棋,是需要对手的,势均力敌才能保持长久的趣味。我则认为聊天需要的是克星。纠缠不休。而她就是我的克星。

从那时起,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当意识恢复到没有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她。想她已经成了无意识,不需要理由,也没有理由。因为她的存在,在我就能产生思念。

有时候我总在想,人活着为什么要受到感情的支配,特别是性情中人,这种支配简直是一个魔咒。怀念一个没有去过的地方,想念一个没有见过的姑娘。这句话真好,道出了所有网络上的情缘。

我们在一起深刻地探讨了爱情,竟然发现,彼此都曾经深深地为爱情受过伤害。

郁芳大二的时候,爱上了一个忠厚老实的男孩,那是她珍贵的初恋,大二才初恋,注定要痴情。那个男孩比她小一岁,经常在她面前姐姐长姐姐短的叫,叫得她芳心大动,为那个男孩抛弃了一切。

毕业后,男孩深造,读了研究生。郁芳连家也不回,直接在郑州找了工作,又利用每月省吃俭用的钱租了房子,买了锅碗瓢盆,他们俨然过起了正常的夫妻生活。

郁芳工作挣钱供养男孩读书学习,男孩努力读书学习为美好未来做准备,课余饭后做个兼职家庭教师之类的,赚个小钱。那段时光,他们卿卿我我,花前月下,上上班,读读书,看看电视,吃吃饭,上上床,虽经济时时紧张,但精神充实得不得了,仿佛神仙般的生活。

如果没有后来,两个人在那时同时死去,则绝对是一对笑死的鸳鸯。

但有一天,郁芳加班回来,竟看到那个男孩和另外一个女的赤条条地正躺在床上。郁芳放下东西摔门就走。

后来,她的那个禽兽弟弟多次找郁芳解释刚刚开始前奏你就进来了,郁芳说,无论是前奏还是尾声,你从心理上和肉体上都已经彻底背叛了我,我们完了。

从此,郁芳这么一个花枝招展的姑娘变得沉沦堕落,跟我一样,不相信狗屁爱情,相信游戏人生,喜欢孤独和黑夜,在孤独和黑夜中打发那种难熬的空虚。


十一


跟她从痛苦层面上说是一样的,但从经历上说则曲折得多,她是幼稚,而我则是幼稚得要死。

我读高中的时候,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叫杰,我们因为共同的文学爱好,紧密地走在一起。高中二年级时,学校举办散文大赛,比赛的结果是有一个叫娅娅的小女生取得了第一名,老师说此女生散文写得行云流水,一泻千里。我和杰想,这女的既然写文章一泻千里,那她也能让男生一泻千里,想办法搞到手再说。

杰比我帅得不止一倍,我说,你去追,我煽风点火。谁知道他比我还自卑,说,那你帮我,我说好。

我自认为自己的行书飘若游云,矫若游龙,并且有代替别人写情书的丰富实践经验和对女性独特细腻的心理分析能力,杰说,你的行书都是武器,天天宝贵得不得了,你都舍得自己的行书,我豁出去了。

在我们二人的精心策划下,不到一个月的工夫,娅娅已拜倒在杰的牛仔裤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郎才女貌,谁也不吃亏。

我们三个结成了联盟,同进同出。

后来杰因为举家搬迁,随着父母离开了我们。转到了另外一所学校。杰是忍着泪走的,娅娅是含着泪送的。

杰的转学给娅娅的心理造成巨大的影响。娅娅的思念成了她生活的主要内容。

娅娅有时候忍受不了思念的煎熬,就找我谈心,我不想看见她在我面前流泪。每次都好言相劝。慢慢地我们拉近了距离。 

距离一拉近,问题就来了。问题还没严重时,杰打电话说,把娅娅转过来,我已经办好了她的转学手续。

在我送娅娅上车的刹那,她突然回头,眼里溢满泪水,小声说,我会想你的。我说,我也会。

娅娅离开的那段日子,心里总是空落落的,好像生活中失去了很多东西。

那时我知道问题已经严重得不行了。

其实娅娅与杰的结合,本身就暗藏着杀机。当初杰追求娅娅,是我写的情书。因为第一封情书达到的效果超出了我们预期的想象,只有继续配合写下去才有可能继续。所以我就一直担任写情书的职责。他们通信的频繁加深了我对娅娅的认识。在内心深处,我和她达到了一种特有的默契。要想情书写好,必须倾注心血。刚写情书时的态度发生了转变。娅娅与杰在表面恋爱,娅娅与我才是真正的精神恋爱。在杰转学离开琼娅的那段日子,为了减轻琼娅的相思之苦,我跟娅娅有了更近的接触。从内心到表面有了和谐的统一。她短时间恢复平静,有一定的理由,很值得思索。  

当时的玩笑我没有放在心上。但娅娅去了杰的学校后。彼此心里异样的感觉,才明白,原来深深相爱的是我们。

我跟她又开始了通信。把自己的情感强加于别人的身上,让别人传达,本身就带着荒谬。自己的情感终于让自己抒发。我从没有那样惬意轻松过。通信的日子是沉醉的,也是折磨的。心爱的女人躺在别人的怀里。又不能说明了。

我们找到了以前通信的感觉。不过,我从没有告诉她以前的情书也是我写的。

她忽然有一次在信中说,我这辈子看到的情书都是你一人写的,我很幸福。

我没有否认。一方是情人,一方是朋友,我很难受。

娅娅对杰说不适应那里的生活,想回去。她打电话让我去接。

见到娅娅的那个晚上我永远难忘。闪烁的霓虹、朦胧的月光、微醉的脸、飞舞的长发、轻柔的风、簌簌的落叶似乎都在为我们庆贺。 

我轻轻揽她入怀,泪流满面。

跟娅娅行影不离,缠绵悱恻,在我,有一种犯罪感。娅娅毕竟是杰的女朋友,而杰又是我最好的朋友。

纸包不住火。

杰听说后并没有责怪我,而在感情上我们却渐行渐远。杰也没有责怪娅娅,只对她说一句话:我没有想到,我最爱的人却最爱我最好的朋友,而我最好的朋友瞒着我却爱我最爱的人。

我没有原谅自己。娅娅也没有原谅自己。我们的爱情是冤孽。

我不能对不起朋友。尽管我知道,爱情没有错。爱与不爱没有错。错的只是选错了对象,选错了时间。日子在自责中度过,我变得沉沦、堕落。

后来,我疏远了娅娅,想想就心痛,结果注定了一生的悲剧。

她始终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样,不过她理解我为什么要这样。

所谓的爱情是一个古老而又年轻的话题。多少年来,人们一直在谈,谈到今天,还在谈。爱情有美好的,像钱钟书和杨降的;爱情有糊里糊涂的,像没有谈恋爱就结婚的;爱情有凄惨的,像郁芳的和我的。

我们爱情的结束伴随的是思想意识里与人群的隔阂,慢慢地人就变得绝望。日子在懵懵懂懂的习惯和统治之下,一天天过去,生命也在不知不觉推进,青春最初激情的迸发很快变成一潭死水。

令她始终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世界上竟然也有人跟她一样,青春一潭死水。也许正是这一潭死水,才使我们的灵魂紧紧地纠缠在了一起。

当然,紧紧地纠缠在一起的,还有肉体。


十二



在李博和杨讷浓重的脚臭味中辗转了一夜,头痛欲裂,我那时发誓,从今以后,与往事拜拜,努力找工作,不再想性与爱情。

我刚发誓完,他们俩紧接着发跟我一样的誓,我暗想,你们爱情的境界还不够。

李博在报纸上看到有一所公立学校在招聘语文教师,待遇相当丰厚,福利说得也诱人,他就送去了一份简历,我和杨讷对教师不感兴趣,就都没有去。

学校教务处让李博在家等考试通知,等了两天没等到通知,把他天中市里的女朋友等来了。当天晚上,我和杨讷就被李博赶到了外边,临走时,我们在门口恋恋不舍地听了半天,没有任何呻吟声发出,我们估计,李博被生活折磨阳痿了。

我和杨讷无处可去,只好去网吧过夜,这几乎是我们寝室一种不成文的规定,虽然已步入社会,但这种规定似乎已深深烙印在了我们的潜在意识里。想当年,我们意气风发,挥斥八极,义薄云天地为寝室里任何一个有女朋友的兄弟提供方便,只要女朋友有意向留宿寝室,其余人等集体到外面上网打游戏。

我和杨讷按照老规矩,在外面的网吧疯狂地打了几个小时的传奇,又在天基人才网上投递了N份简历,最后实在撑不住,就在网吧的椅子上相继睡去。

我们一直睡到网吧停止营业。网吧停止营业的时间是第二天上午8-10点。这时间尚早,再说,早晨起床之际,乃一天之中性欲最旺盛的时刻,我们为了照顾李博的性欲,希望他能重新焕发青春,一展当年的禽兽风姿,就没有回去。

吃过午饭,李博打来电话说,他接到学校的考试通知,于下午三点在黄河路的一个小学里进行笔试,我们问,你女朋友呢,他说还睡着。

下午,我们几个都陪着李博去考试。好家伙,考试的人真多,那阵势非常壮观,足足有500人左右,这年头,找个工作怎么就这么不容易。

临考的前几分钟,李博好像被这种场面震慑住了,表现得很孬种,死活不敢进,他说,上学的时候只顾着玩女人怕考不过,我和杨讷再推桑也不起作用,后来他看到女朋友在旁边哭得梨花带雨,才拖着沉重的步伐进去了。

李博是最后一个进去的,进去之后,校门口的大铁门“咣当”一声关上了,这有限的铁门把充满无限欲望的所有等待的人群都阻挡到了外面,这群人大都是考试者的女友或男友。他们都在外面默默地祈求上天保佑里面的男友和女友都能考上。

李博的女友更是神态紧张,焦急万分。

李博的女友也姓李,叫李丽。李丽是李博玩了不知道几个女孩子后被最终确定作为有发展前途的女朋友的。

他们俩的结合,源于一首歌《踏浪》。快大学毕业时,学校举办一次文艺晚会,李丽在台上唱这首歌,音乐一起,跳得一塌糊涂,裙裾飞扬,内裤都险些蹦掉。那时候李博是晚会的组织者,坐在最前排,深深地被李丽飞扬的裙裾吸引。还没毕业,他俩就成了恋人。现在李丽在天中市做公务员,干着毫无个性的工作,生活苦闷,还与李博两地分局,也是相当苦闷苦闷。

李博终于考完了。

不管成绩如何,趁着李丽晚上要回天中,我们提前为李博喝了庆功酒。


十三



那个星期确实值得庆贺。

李博笔试出人意料地通过,我十分怀疑当天那些考试者均为超级傻逼。

李博试讲的时候,教务处定的题目是分析唐诗《送元二使安西》。李博基本上不知道“渭城朝雨浥轻尘”这一句作何解,所以他干脆也不讲,专讲“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他把这两句诗无限延伸,延伸到李白的《静夜思》在今天人们绝对写不出,因为今天的人们没有那么浓烈的思乡情结,那么为什么古代就有?因为古代重视离别,接着就牵扯到王维和元二为什么那么重视离别的问题上,结果抛出一个观点,王维和元二没有手机也没有QQ。从他们没有手机没有QQ又讲到一些别的新鲜事物上,比如没有电脑、飞机、客车,王维思念元二了,无手机可打,无车可坐,无QQ留言,最好的方法是骑马,骑个三年五载的,骑到了,人也老了。所以,元二要到安西,王维十分伤感,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抱头痛喝,不醉不归。

李博试讲的时候,情绪激昂,吐沫星子乱喷,并且他的因为古代没有手机和QQ才造成大量离别诗、思乡诗的出现的观点相当新颖,唬得在场的所有老师一愣一愣,有的老教师教书一辈子都可能没听过这样别致的观点,感到十分惊诧。于是,他们一致认为,虽然观点值得商榷,但此人若成为教师,必将为学校注入新鲜血液,就这样,李博阴差阳错地成为了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更荒唐的事情是,最木讷的杨讷同志到了一家木地板公司做了销售。木地板公司的解释是,此人不善言辞,但看上去十分老实,不会背叛公司。因为搞销售的人,起早贪黑,见人点头哈腰,刚毕业的一些学生个个都牛气冲天,以为自己跟诸葛亮一样,才比管仲,刚做两天就想拣个高枝儿跳走。

说实在的,这家木地板公司真有眼光,杨讷同志像狗一样,你对他好,他就死心塌地跟着你,决不动摇。这些做营销的看人的本领比教书育人的人强不止一百倍。那个时候我就更恨一些教师,他们简直就是扼杀天才的凶手,我之所以到现在还天才般地活着,就是因为上学的时候基本上没听过老师讲课,所学的任何一点知识,都是我自己读书得来的。

数我最没有创意,在一家文化传播公司找了一份策划文案的活。这个活得来还十分不易。当初是李博找的,这家文化传播公司要李博写一篇关于车、人、村庄的故事。李博辛苦地写了。结果人家说,还可以,能不能重写。如此三番地李博重写了四遍,最后人家不要他。

我打抱不平,写了一封长长的邮件,把这家单位狠狠地骂了一顿,骂这家单位是王八蛋,我骂人是王八蛋从来不直接去骂,我向来都是写文章证明我想骂的人是王八蛋,谁知道这家单位里有一个诗歌爱好者,十分欣赏我证明他单位是王八蛋单位的文笔,就聘请我过去工作。

从我们找到工作后,就感觉这阴雨天总是会过去,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我们开始向美好的前程进发了。

早晨起床,我们没有睡到自然醒,手机铃声一响,争先恐后地去厕所,争先恐后地刷牙洗脸,梳头整理,人模狗样地去上班。

每天晚上睡在一张床上谈论自己一天的收获,遇到问题,一起想办法解决,李博偶尔会聊一聊他所在学校的那些清纯女生,将来怎么怎么,然后如何如何,接着我们三个就微笑着做起了美梦。

年轻真好,一切皆有可能。

辉煌的未来俨然在向我们招手,三个有志青年像三颗明星一样正冉冉升起在关虎屯的天空。

这期间,最让人不舒服的一件事情是,杨讷的女友莎莎怀了孩子,并且把孩子做掉了。这事听上去非常云谲波诡,根据情理推测,杨讷和莎莎最后上床的时间应该在60天以前,即便那一次成功命中,孩子也有两月大小,而到今天,莎莎才哭哭啼啼倾诉,虽然这些日子生活紊乱,他们疏于联系,但这种情况也十分可疑。莎莎是那种有事情就赶紧想吐露出来的主,正因为其性格上特别活泼可爱,才爱上了木讷的杨讷,像这样重大的牵扯到下一代的问题,她肯定很及时地会把情况反映给杨讷,可她没有。

我和李博纷纷质疑,严加拷问:“那一枪到底有没有打到靶子上?如果脱靶了,则时间就要往前推移,这孩子还到底是不是你的?”

本来话少的杨讷一连一个星期闷头不语,情绪低落,我们见他确实难过,就没有再进行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

▼点击蓝字查看更多文章

  1. 龙应台到底是什么货色?

  2. 甘南事件:拿什么拯救你,病入膏肓的甘南县公安局!

  3. 积水潭医院口腔科:烦请你们治疗一下某宝的口臭症

  4. 喊话日本大使馆:你居然有脸在12·13这天给中国人民说“哦哈哟”?


关注有脾气、有深度、有态度的警营公众号

非洲梦、POLICE警魂、天中捕快


警营原创精英联盟

3127947065@qq.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