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乌镇再无土豪夜宴,丁磊饭局只剩三人:今年的冬天有点冷

特朗普提前下台,美国将迎来首位华裔女总统?

今天,我们要“狠狠”感谢特朗普..!(深度好文)

香港问题的根源!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随笔|吃瓜群众的自我修养

2016-09-17 青丝等 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小提示:在微信最新版本中点开“中国新闻周刊杂志”公众号,设置“置顶公众号”,就可以第一时间看到我们的更新。


插画|向朝晖


吃瓜群众的自我修养
文|青丝

 

网络热词“吃瓜群众”,据说最初缘于吃瓜子,指嗑着瓜子看热闹的围观者,有人为了表示占据着更靠前的围观身位,就说自己“前排吃瓜”,于是又有了更靠前的“吃瓜群众”。其实如果真正探寻起源,应上溯至魏文帝曹丕的《与吴质书》:“浮甘瓜于清泉。”曹魏时期的文人常聚在一起,轮流猜枚射覆,输者给大家吟诗和表演节目,其他人则在旁边剖食沁凉的甜瓜,围观取乐,俨然置身事外的他者。这就是最早的“吃瓜群众”。

 

“吃瓜群众”一词无关褒贬,但怎样做一个合格的吃瓜群众,却大有学问。我幼时的邻居有一对夫妻经常打架,男人每次刚要动手,就有好心人前来劝解。于是在旁人的不断阻拦下,男人显得特别激动,每每发誓要打死那个臭婆娘。而作为弱势一方的女人也显得特别委屈,哭喊声尤为夸张。后来人们见多了,就渐渐熟视无睹。有一次两人又要动手,男人左右顾盼,见无人上来劝架,遂瞪视妻子,骂道:你还不快走?这次我可要真的打了……

 

看过这样的现实情景剧,我很早就知道,不要去掺和他人的家事,即使是最好的朋友和家人。王宝强离婚事件在社交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之际,我想起一个典故:明代大学士高谷的老婆和小妾素有矛盾,某日同僚陈学士上门做客,高谷借着酒意发了一通老婆的牢骚。陈学士好打抱不平,当即掀了酒桌,上前一脚踹倒高夫人,痛斥其非……后来,高谷与夫人仍旧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而陈学士却死于流放之地……有时候,吃瓜群众获知的信息,并不足以洞悉一切,贸然介入,反而有可能成为搅局者,起到反作用。

 

即使聪明如海明威,也吃过这样的亏。菲茨杰拉德的前女友是个富家千金,但准岳丈却看不出这个年轻人日后会写出《了不起的盖茨比》,很无情地拒绝了这门婚事。因受穷被歧视过,菲茨杰拉德婚后一直努力写稿赚钱,供妻子泽尔达过着奢华的生活。海明威是菲茨杰拉德的好朋友,他很看不惯泽尔达的所作所为,觉得自己有义务“清君侧”,把好友拯救出苦海。起初,见海明威对自己妻子有非议,菲茨杰拉德还不以为然。后来海明威索性写了一篇小说《弗兰西斯·麦康伯短促的幸福生活》,用小说的女主人公映射泽尔达不守妇道,人性淡漠,菲茨杰拉德才忍受不了自己的私生活被外人介入,遂与海明威绝交。

 

很多时候,人之所以出现错误的判断,就是因为自作多情,自以为能感同身受他人的遭遇及心境,并由此产生代入感,从而对他人的私生活指指点点,或者“热心肠”地想要代为出谋划策,提供帮助。却不知道,别人的生活是极其私人化的事情,有着需要紧守并不容侵犯的边界。

 

被追捧的“老公”们
文|肖遥
 

让西门庆的大小老婆们没少纳闷和生气的是,西门庆已经有了六个妻妾,环肥燕瘦,各个款型都有,他却还要流连妓院,跟李桂姐、郑爱月儿、吴银儿等妓女鬼混。因此,大老婆吴月娘大雪天的烧香拜天,许的愿是:“奈因夫主流连烟花……祈佑儿夫,早早回心,弃却繁华,齐心家事……”小老婆潘金莲名为解劝实为抱怨:“恐怕他家粉头掏淥坏了你的身子,院中唱的一味爱钱,有甚情节?”

 

关于男人何以流连妓院,最隐秘的理由是:“情妇好比市镇上的小小乡村度假处,不需要时时住在那里,而仅仅是用来小度良宵的,好让男人在回到市镇时,能更好地品尝市镇的风味。”通俗点儿说就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但没有哪个男人会坦承他流连妓院的原因,他们会找一个更为冠冕堂皇的理由,称自己只是“逢场作戏”,再洗白些,就是在“社交”,更身不由己些叫“应酬”。

 

现代的女权主义会很不平:在千百年的文化暗示里,如果女人出轨,就必须沉潭浸猪笼千夫所指万人唾骂,而男人,则是社交、应酬、逢场作戏而已。男人们凭什么会得到如此赦免呢?女性主义学者塞吉维克这样解释:“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纽带与他们和其他男人之间的纽带相比,必须是从属的、补充的、工具性的。”也就是说,男人们在情色场所寻欢作乐,不全是因为禁忌和新鲜感,更是因为要和哥们儿联络感情,和甲方、上司、权贵等手握资源者润滑关系,以期争取或换取他们手里的资源。所以呢,呵呵,家里的妻妾乖乖的,别闹,回头给你们戴小红花,等争夺到了资源,军功章有你们的一半。

 

而妓院为什么就能润滑男人之间的情谊呢?就像斯巴吉斯那个关于味道的隐喻:“独自恋爱就像独自进餐一样乏味”,从《那些年一起追的女孩》到《致青春》,都不乏几个男人喜欢同一个姑娘的桥段,而男生宿舍里的卧谈主题越集中在一个姑娘身上就越有嚼头,所以即便引发特洛伊战争的海伦也别以为自己倾城倾国,一群雄性动物聚在一起,总需要找个由头一争高下,女人只是一个奖杯,颁发给最“棒”的男人。这个“棒”,在各个时代有不同的标准,在《金瓶梅》的年代,就是西门庆。

 

那么话说回来,评价一个时代的文明程度,看这个时代对女性的尊重程度应该算一个标准吧?看女性择偶倾向也算一个标准吧?令人细思恐极的是,在300多年后的这个时代,那些被追捧的“老公”们,在审美倾向上,并没有比西门大官人有所进化。


插画|向朝晖

幽灵朋友
文|阿紫

 

朋友在街上久别重逢,总能带给人意外的惊喜。不过现在大部分醒着的时间,我们都在上网,用电脑或手机。连吃饭都可以网络订餐解决,于是这种惊喜很久没有体验过了。好在网上冷不丁也会跳出个把多年未联系的前好友,可以聊解缺乏实体重逢的遗憾。

 

“最近在忙什么呢?”前好友突然从QQ冒出来,几乎都会有这样的开场白。他(她)是谁?这是首先要搞清楚的问题,好在他(她)的QQ空间和相册里多半会有线索。我是个老派人士,总觉得生疏了好几年,总得先叙叙旧,回顾一下我们曾经的友情岁月。然而絮絮叨叨两三百字,那边往往没有动静,或者只有几个表情符号作为回应,我知道这表明人家对这些陈谷子烂芝麻没有兴趣。

 

“现在混得咋样?一个月挣多少?”这通常才是那些突然冒出来朋友最感兴趣的话题,我的收入状况长期拖本市统计数据后腿,以至于习惯成自然,没羞没躁了,不介意和盘托出。

 

“不会吧?比我还低?太屈才了……”某次,一位“失踪”了多年的媒体朋友感叹道,同时发给我看他的工资表,收入差不多高我一倍。原本他说一下大概数字即可,或许因为如今吹牛的人太多,所以不得不提供证据以示清白。晒完工资表之后,他就消失了,打了好几行字,也未见他回应。我仿佛看到网络那头,西装革履戴着破毡帽的他一脸得意洋洋,喝咖啡去了。

 

或许在我这儿找到了存在感,那位媒体朋友此后不再像幽灵般突然冒出来了。每年年底,他会定期从QQ灰暗地带升空一次,年审一下我的生存状况,然后照例欢快地玩耍去了。

 

正当我对于网络上的久别重逢越来越没有好印象,忽一日,下班后在楼下遇到了十年没见的老同事阿宝。阿宝不由分说把我拉进附近一家餐厅,如数家珍回忆起我们曾经的友情,虽然其实很稀薄。说着说着,谈及去年他开车撞了一个老汉,那个惨啊,老汉几乎不成人形。“要是换成别的保险公司,我就倾家荡产了。好在我那家重信用,我一分钱没掏……”他滔滔不绝。我明白了,他如今在跑车险,是想让我在他手里投保。

 

买单时,我俩拼命扑腾着,抢着付钱。我不想欠人情,因为我不喜欢他那家保险公司;而他知道我脸皮薄,想让我欠他的。那场面就像孙杨和朴泰桓在进行自由泳比赛,惹得邻桌食客不停地拍照,估计传到微信上可以起个温暖的标题《友情岁月》。要是配上几句歌词,就更情景交融了,“消失的光阴散在风里,仿佛想不起再面对…… ”



点击图片浏览过往【随笔】真诚是一种病?


点击图片浏览过往【随笔】哎哟我的大长腿


点击图片浏览过往【随笔】多少钱能买个未来

点击图片浏览过往【随笔】能不能好好吃顿饭

版权声明

1、本公号刊载的全部文章图片包括原创、翻译、改编等内容,版权一律归原作者以及出版单位所有。
2、本公号所有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需转载:
1)提前与本公号后台联系。
2)保持文章图片完整性; 
3)不得以之盈利; 
4)完整标注文章版权信息。 
5)完整标注,来自微信公号:中国新闻周刊杂志(china-newsweek)。



   china-newsweek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总第773期《中国新闻周刊》现已上市
关键词目录
人物

  候孝贤
刘德华
范伟
谭维维
黄怒波
毛大庆
陆琪
倪超
冯小刚
李岚清
郑钧
陆川
贾樟柯
俞可平
……

调查

  外滩踩踏
聂树斌
留学作假
东方之星
五常大米
信访销号
电梯危情
天津爆炸
贪二代
白雪山
假法王
传媒大学
毒跑道
电信诈骗
……

特稿

故宫
南水北调
MH370
同志圈
巅峰救援
冥王星
性别决定
活佛
复旦投毒
单身
贫穷
小三劝退师
80后离婚
虚拟饭局
……

回复
“人物目录”  “调查目录”  “特稿目录”  “往事目录”
提取更多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