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生命的最后时光,是在那个屋子里待了一百多天

北京4名社区干部商讨“驭民之策”:“他的软肋是儿子”

新疆大火烧了2小时多!疫情消防通道被焊死 造成十人死亡 哀默

孩子们,不要怕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6月13日 下午 9:5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我高兴不起来

小哥,梁州 3号厅检票员工 2022-06-13


 



正文


今天是儿童节,想说些除了儿童节快乐之外的东西。


前几天看到教材案舆论鼎沸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2021年年末,我们在上海举办的读书会上,一个读学前教育的女孩。


那晚她给我们在场的人读了一本绘本,绘本涉及很广,从性教育到性别平等,从地球村概念世界平之可贵,都是很多当下成年人都没有学会的东西。


念完之后她还给我们讲了一段自己与小朋友的对话——


大意是当自己从老师的成人视角谈及战争下的难民孩子,孩子们都表现出了远超成年人的共情能力,纷纷问老师怎么才可以帮到他们。


可能因为这是那个充满成年人创伤话题的夜晚里,唯一的一个儿童视角,我在那个晚上听这段朗读的过程,好像在看一艘承载希望的月亮船,它划开关于下一代的星河,轻轻地窥见未来。


“未来”。


这是我眼中儿童节的意义,它有着童趣和行乐的通行外衣,但内里的本质命题始终是如何让下一代的能更自由和安全地“童趣和行乐”。


这个“下一代”并非是你的孩子,它是指下一代人,以及由ta们组成的未来主流社会。


于是,在这一天选择去思考这个问题,便不止是在关心你未来的孩子


更多是在关心当你老去,当你无儿无女的时候,这个社会会如何对待你的晚年,是关心你将来要生活的国家的样貌。


这种关心背后的本质是一种“争夺”,关于我们未来的孩子变成什么样子的“争夺”。


ta们未来是包容的、还是极端的,是习惯于歧视的、还是愿意拥抱平等的,是开放的、还是锁闭的等等等等。


最近教材案的一系列舆论,就是一次太典型的三方“争夺”。


一方是那几本有问题的教材的编写者。


他们让小男孩儿去袭胸、去掀女孩儿裙子,让小女孩儿跳绳时露出底裤,有意描绘女老师凸起的乳房轮廓,女学生以兔女郎的形象出现在插画里。


在孩童早期的教育中,刻意地放大女性的性征,同时在放大性征的情况下,有意地描绘出男童的勃起状态,并将可以称得上是“猥亵”的行为融入男孩女孩的日常活动里。


其想将孩子引于何方自然不言而喻。



相对应的,另一方自然是最早发现并且呼吁公众关注的那些人,他们帮我们的孩子反抗于这种“反文明”的教育。


但这件事后续的舆论里,其实还有一个一直被大家忽视的第三方——

 

#教材起底#的热搜之后,我们能看到越来越多的带着主观意愿的“批判者”,他们所指控的不是上文那些违背道德、法律、公序良俗的教材问题,而更多是以自我审美、民族主义情绪、自身的利益出发,借机完成一种教育上的重新封闭。


能举的例子有很多,诸如讨伐不合传统审美的画风;在上面真实问题里夹带诸如女孩不能穿得太少,但男孩可以这样的厌女思想;对教材中的涉及国际化的内容视为反贼(不是指侮辱先烈和国旗);借机对所有正规性教育的东西采取同样的敌意。


甚至在这场运动中,连清华大学艺术学院院徽都无法幸免。

 

 

 

在一条关于清华院徽的讨论下,很多人认为,这是一种跪姿,“细思极恐”下,似乎有关日本的文化渗透,已经打入了清华内部。



“不是甲骨文就是好东西,审美应该与时俱进”、“我感觉横着看像‘日本’两个字”这些语句背后同样是一种对下一代的夺舍,是一种希望将极端化的仇恨还有自卑埋入下一代心里的追魂。


更是一种非常典型的“他者的间隔


就像我们无数次作为案例提起过的一个新闻——多年前一个卡通动画,里面的魔法女孩头发有各种颜色,结果被家长举报是引导染发,停播整改了。


这个家长在做的事情,就是诠释了“他者的间隔”:他无法知道自己的孩子真正需要的的东西是什么,只是以自己成年人的视角,去替代他们思考,最后得出了这个动画有毒的结论。


家长可以在看到动画片里的女孩儿们有着粉色头发的时候,认为染发是错误的导向,所以勒令动画片下架,但我们永远无法阻止孩子们走上街头,并在街头上看见漂亮的粉色头发的时候不引起他们的注意力。

 

对于孩童的视角来说,如果他们从未在课本、动画片里见过不同于黑发的其他颜色的头发,当他们在现实里看见其他颜色头发的时候,他们其实会更感兴趣。


审核的尺度是可控的,但教育的尺度是无形的,它只存在于家长、教师和社会中的人的心里,我们只能基于固有的自我的经验去告诉一个孩子,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但是我们无法永远陪伴在孩子身边,盖住他的眼睛,捂起他的耳朵。

于是新的问题也产生了,我们的孩子到底需要什么?我们觉得他们需要什么和他们真正需要什么之间,应该如何接轨?

对于教育的尺度,对于我们应该给予他们怎么样的未来,我们是否应该把落点落在我们该如何对一个具体的、在成长的孩童身上?

 

以染发为例,我们可以做的,是告诉他们对于正在长身体的孩童染发可能会造成的危害,同时,告诉他们有些想做的、喜欢的事情,可以在人生的哪一个阶段去尝试。给出限制的范围,再在限制之上给出合理的解释。

 

像教材插图里的问题,我们可以堵,是不是也可以“疏”?“掀女孩儿裙子”是错误的,“在把手放在女孩儿的胸部上”也是错误的,那在拿掉教材里不应该存在的插画之后,我们是否还可以在孩子的成长教育历程中,做一个向导,去告诉他,什么是对一个人的尊重,什么是一个人应有的品德。

 

我想,教育的真正意义,并不是以家长的视角有意识地缩小他们的世界,因为世界不会因为大人的掩盖而真正失却任何一个部分。


现象始终存在事件也永远在产生在日夜更替所以我们应该做的是更理性地思考是多听听孩子的想法和他们对话去用我们曾经丈量过的我们所懂得的美好去拥抱他们的未来

 

建构他们世界的过程里,所有的美好与不美好,都一定会反哺给我们,因为这一定是我们共同的、一脉相承的明天。


 

配图/网络

音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