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清零”至今搞不懂的10个为什么

明德先生|小学数学课本插“软色情”图片,我扒出了幕后的人!

刚刚,定调了

中国财富报告2022

不发生关系的男女,日常怎么满足啊?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Facebook吹哨人在国会作证, 科技大公司的社会责任感在哪里?

莫莱斯 正义补丁 2021-10-19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正义补丁”独家首发。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Moreless
字数:5960
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前言:Facebook 最近频频被送上热搜,但公司面对吹哨人的指控给出的回复只是含糊了事。目前的讨论再次唤起了一个有争议性的话题,那就是政府是否要监督甚至管理社交平台的运营模式。这些科技大公司在当下到底要扮演什么样的社会角色呢?


今年五月从Facebook离职的弗朗西斯·豪根,因为离职时带走了大量公司内部研究报告而引发了媒体关注。


她之前与监管机构和《华尔街日报》分享了一系列文件。《华尔街日报》发表的很多段落的调查显示,Facebook知道其应用程序存在的问题,包括虚假信息的负面影响以及Instagram造成的伤害,特别是对年轻女孩的伤害


这些文件的披露加剧了国会对Facebook影响力的担忧,特别是对儿童和青少年心理健康的影响。


星期天晚上的《60分钟》节目,豪根作为吹哨人的真实身份首次在节目中披露。


相关阅读:全球宕机外的另一大烦心事,脸书前员工爆料其为了利润而纵容极端内容



无独有偶,在该节目播出的第二天上午,Facebook旗下的多款产品,包括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以及Facebook messenger都齐齐下线,服务中断长达5个多小时,在全球范围内都造成了影响。


大家习惯使用的社交媒体,似乎只有不是Facebook旗下的twitter,telegram等依然还坚挺。Facebook公司事后表示是网络设置问题导致服务中断。


Facebook 吹哨人在国会作证


在本周二,Facebook吹哨人到国会参议院做证。豪根告诉立法者,该公司系统地、反复地将其利润至于其用户的安全之上,详细描绘了一个由对利益的渴求支配其决策的组织,很少关注其带来的潜在社会影响。


图源:ABC13


豪根在开场白中说:


“我的名字是弗朗西斯·豪根,我曾经为Facebook工作。我之所以加入这家公司,是因为我认为它有这个潜力可以带给我们最好的东西。今天我来这里,是因为认为FB的产品伤害儿童,煽动了分裂,并且削弱了我们的民主。该公司的领导层明知道如何使Facebook和Instagram更安全,但他们不会做出必要的改变。因为他们把天文数字的利润放在了以人为本之上。国会的行动是必要的。没有国会的帮助,他们不会解决这个危机。”


“昨天我们看到,Facebook下线了几个小时。我不知道下线的具体原因,但是我看到,在5个多小时里,FB没有被用来加剧分裂,动摇民主的稳定,使年轻女性对自己的身形不满意。但这同时也意味着,成千上万的小企业无法接触到潜在客户,全世界有无数的新生儿的照片,无法跟亲朋好友分享这种喜悦。”


“但我相信,Facebook有这种潜能,我们可以享用社交网络,让人们连接在一起,但同时也不会撕裂民主, 让小孩处于危险之中,或者被用来散布种族仇恨。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图源:mdtv


豪根说,自2006以来,自己曾做过许多科技大公司的产品经理,其中包括Google,Pinterest,Yelp,以及Facebook。


她的工作主要专注于基于算法的产品,例如Google Plus的搜索和以及像Facebook的新闻推送那样的推荐系统。在四家不同类型的社交网络公司工作过以后,豪根说自己明白这个问题有多复杂和微妙。但是,Facebook公司内部做出的这种选择,对我们的孩子,公共安全,对个人隐私,和民主制度都是个灾难。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要求Facebook做出改变。


她强调,她冒着巨大的个人风险站出来,因为她相信“我们仍有时间采取行动。但我们必须现在就采取行动”。


在国会作证和其他场合时,扎克伯格都坚持认为,Facebook不会根据用户人们在平台上花费的时间多少来奖励员工。但在本周一,Facebook代表拒绝回答对员工的奖励或其他激励措施是否与算法的表现挂钩。


图源:Theverge


基于用户参与度的高低,算法推荐排名靠前的帖子。Facebook用这种方法来在人们的Feeds中优先推荐更有可能引起反应,即“点击率”的帖子,这也让豪根感到十分担忧。其缺点是推荐引发有分歧或有害的内容。她告诉立法者,这导致Facebook在算法的内容的影响下使青少年接触到更多的厌食症内容,鼓励家庭内部的分裂,并助长种族暴力。


她说,Facebook可以转向以其他方式对帖子进行排名,如按时间顺序排列,并仍然保持盈利。这一论点引起了立法者的共鸣。


关于Facebook角色的听证会标志着其在华盛顿的新危机的开始,这件事激发了两党立法者意见一致的监管努力,来遏制他们所说的有由这个社交媒体巨头引发的一系列广泛的社会问题。


参议员们多次将该公司与大烟草公司相提并论。大烟草公司生产的产品令人上瘾,有利可图,但最终是有害的。烟草业最终被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监管所遏制,而在当下,立法者承诺将在社交媒体行业中复制这种管制行为。


Richard Blumenthal,图源:Politico


担任参议院商务部消费者保护小组委员会主席的民主党参议员理查德·布卢门撒尔(Richard Blumenthal)向豪根表示 "衷心的感谢",因为他 "站出来反对世界历史上最强大、最难对付的企业巨头之一"。


“我认为现在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而你的发声正是这种行动的催化剂,”参议员艾米·克洛布查(Amy Klobuchar)在听证会上对豪根说。


Facebook做出相关回应


在豪根发言时,Facebook的公关在推特上和电子邮件中提出了反驳豪根证词的观点。他们的主要观点之一。豪根并没有从事她下载的文件中所涉及的许多问题,包括青少年和儿童安全。



Facebook 发言人在推特上针对豪根发布的声明


Facebook的发言人安迪·斯通称豪根在Facebook的工作并不涉及儿童安全和Instagram,暗示她在作证宣誓之后撒谎。而事实上,FB确实在被媒体报道之后停止了针对13岁以下用户Instagram产品的开发。


2017年,剑桥分析丑闻事件曝光之后,斯通也在第一时间予以否认。所以豪根说得很对,他们就算知道问题在哪里,也很大可能会昧着良心做事


在对豪根的揭露保持了数周的沉默后,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周二在给员工的电子邮件中对她的证词进行了反驳,他写道,该公司将利润置于安全之上的说法 “是不正确的”。


扎克伯格作出的回应,图源:CBS


他在邮件中写道:“我们非常关心安全、福祉和心理健康等问题,”他还在Facebook上发布了这封邮件。“很难看到说对我们工作和动机报道有误的报道。在最基本的层面上,我认为我们大多数人只是没有认识到正在描绘的公司的虚假形象。”


邮件中还提到,他自己特别关注正在提出的关于Facebook对儿童的影响的问题,并承诺对这个问题做更多的研究,研究结果将会公开。


周二晚上,扎克伯格在他的个人Facebook页面上针对周一的故障和豪根的证词发表了一份1316字的声明。他表示,科技公司不应该忽视许多青少年正在使用社交媒体,要做的是“满足他们的需求和体验,同时也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Facebook暂停了推出儿童版本Instagram的计划


对于Instagram儿童版,Facebook开始给出的理由是:尽管平台本身对用户的年龄有规定,但还是有很多年龄低于要求的青少年正在使用这个应用来分享照片,所以最好开发一个更适合他们的版本。


图源:Washingtonpost.com


Facebook表示,儿童应用程序是为10至12岁的儿童设计的,用户需要家长的许可才能加入,平台不会刊登广告,并提供更多适合年龄的内容和功能。家长将能够控制他们的孩子关注哪些账户。之前,谷歌旗下的YouTube已经发布了儿童版本。


但自从BuzzFeed今年爆出Facebook正在开发该应用的消息后,该公司就面临着审查。政策制定者、监管机构、儿童安全组织和消费者权益组织认为,该公司让儿童在较小的年龄段使用该应用程序,而不是保护他们免受该服务带来的各种问题,其中包括儿童掠夺性诱导、欺凌和 体型羞辱。


员工们向扎克伯格提出的问题中,被评为最高票数的问题是:在过去4年中,青少年自杀率增加了20%。事实证明,Instagram对青少年女孩来说是有害的。Facebook正在做什么来解决这个问题?"



上周,在《纽约时报》关于其应用程序对年轻用户的影响的报道出台之后,Facebook的全球安全主管安提戈内·戴维斯(Antigone Davis)受到了来自同一个参议院小组委员会成员的质询。


戴维斯自称是一位母亲和前教师,她反驳了说该报告是一个 “重磅炸弹 “的说法,认为其以潜在的 “隐私考虑”为由,并没有按照承诺公开发布一份完整的研究报告。她说,Facebook正在 “寻找方法来发布更多的研究报告”。


5Rights基金会的海报呼吁关注儿童网络安全


专注于儿童数字权利问题的伦敦5Rights基金会发言人阿尔·米克(Al Mik)说,儿童版的Instagram无法不会解决更多的系统性问题。该组织在7月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年仅13岁的儿童在创建账户的24小时内就成为有害内容的目标,包括与饮食失调、极端饮食、性爱图像、身体羞辱、自残和自杀有关的材料。


《纽约时报》的报道以及立法者在报道后再次施加的压力,似乎也迫使Instagram重新考虑其为13岁以下儿童推出服务版本的计划。在听证会的前几天,Instagram表示它将暂停该项目。


民主党参议员布卢门撒尔在周日的声明中说:“Facebook的行为清楚地表明,我们不能相信它能够自我监督。我们必须考虑加强监督,对儿童进行有效的保护,并为父母提供工具,这是需要进行的改革之一。”


议员们呼吁加强对Facbook等公司的监管


豪根在听证会上分享了她在该公司工作期间的具体例子。她说,由于人手不足,她认识到一种隐形模式,即公司对建立严格的系统来检测有问题的内容存在 “隐性的不鼓励”。


图源:Vox


豪根在她的反间谍(counterespionage)工作中看到了这一点,她的团队只能处理认识到有问题的三分之一的案件。如果Facebook投资建立一个检测器,该团队很确信它能处理更多的案件


参议员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上周在国会作证时表示,Facebook在三个月内删除了60万个13岁以下儿童的账户,她对此表示担忧。而豪根说,该平台上的儿童可能要多得多,而且Facebook 其实是有办法确定用户的年龄。


议员们补充说,需要加强监管。他们说:“Facebook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自我监管的失败,我们知道,国会必须介入”。


豪根说:”Facebook可以做得更多,他们可以确认更多的儿童用户,也应该为国会公布这些程序”。


她还说,她向国会提供的文件显示,扎克伯格知道该公司可以进行干预,以防止仇恨言论和错误信息在存在风险的国家的传播,但他没有这样做,因为这将对 “有意义的社会互动 “产生负面影响,这是Facebook用来衡量家庭和朋友之间沟通的一个关键指标。豪根说,该公司将这一指标与员工的奖金挂钩,并选择不做可能使Facebook损失的改变。


图源:abc


参议员布卢门撒尔在听证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家公司可以获得巨大的利润,但却更安全了。他们只是选择了最贪婪的道路。……如果他们少拿一点钱,但在应用算法的过程中强调Facebook,他们可以帮助拯救生命。


Facebook 早就说过,它对其新闻推送算法做出改变是为了优先考虑人们认为最有价值的互动类型,而这种转变是在朋友、家人和团体比新闻发布者更优先的情况下做出的。包括《华盛顿邮报》在内的新闻媒体当时报道说,美国年轻用户的参与度正在放缓,而Facebook正在努力寻找方法来增加在该平台上花费的时间。


当天,该公司表示,其新闻推送算法在决定向人们展示什么内容时考虑了1万多个数据点,其中一些数据点包括促进值得信赖的出版商,并降低那些已知的发布点击广告的出版商的地位。但高管们表示,参与度,也就是对一篇文章产生的赞、点击、浏览和分享的数量仍然是算法中权重最大的部分之一


这些广泛的披露与国会山的其他几场技术听证会截然不同,在这些听证会上,立法者对公司高管进行了质询。这些领导人大多不作回答,与豪根周二提供的公开和坦率的信息形成对比。


豪根呼吁对Facebook进行监管,其内容广泛且雄心勃勃。她要求立法者 “突破以往的监管框架”。并且告诫并警告立法者,一些争论最激烈的建议,例如包括隐私保护或对联邦通信法230条款的调整。230条款是一项有几十年历史的法律,保护网络公司不会因为因用户利用其平台发布的内容而被起诉,但这是不够的。


她建议修改第230条,让Facebook对 “他们有意的根据排名决定的显示结果后果 “负责。


对于立法者来说,对Facebook的不开放的设计封闭式设计进行如此广泛的监督将是一场艰难的战斗,多年来,他们公开呼吁对社交媒体进行监管,但一直未能通过两党的提案,以迫使其提高透明度。


图源:ABC


这次的听证会表明,虽然立法者们对豪根的指控集体感到愤怒,但对他们可能推进的具体立法种类却没有什么共识。


议员们在听证会上点名批评了他们提出的个别法案,包括解决儿童网络隐私的提案和提高科技公司算法透明度的法案。


科技公司是媒体还是平台,如何阻止大科技公司作恶


自从去年大选以来,关于谷歌,脸书和推特几大社交媒体到底应该不应该为上面的内容负责。以及科技公司要不要承担社会责任的问题,一直是各界争论的焦点。


去年大选前,因为拜登儿子硬盘门,以及有很多关于新冠疫苗的虚假信息在社交媒体上流传。推特脸书等几家社交媒体,对这些内容的转发都做了限制。招致一些人的批评,说是限制了言论自由。但是前文已经讨论过 ,保护言论自由的法律,只是限制政府的权力,不能侵害个人的言论自由。对于企业的行为,第一修正案不会约束。


图源:slate.com


另外社交媒体有一个保护伞,就是联邦通信法230条款。该条款有好几项,其中之一是说网络公司是平台,不是媒体,不需要为上面的言论负责。所以有人在社交网络上面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网络公司不用承担连带责任。只由发布言论的个人负责。


而且230条款第二部分Section 230(c)(2),是所谓的好人条款(Good Samaritan)。该法规进一步为互联网计算机服务的运营商提供了“好的撒玛利亚人”保护,使其免于承担民事责任。因为允许他们限制访问他们认为淫秽或令人反感的第三方材料,甚至受到宪法保护的言论,只要它是基于良好愿望的。


所以有了这个230条款,一方面网站不需要为上面的言论负责。另一方面,又可以在上面随意删帖,或者是可以随意操控上面的内容,只要“他的愿望是好的”。这就为各个网站用算法排序向用户推荐内容提供了许可。


试看现在哪个社交网站上面的帖不是按照个人喜好推送的,从今日头条到抖音,从YouTube到Facebook,大家全都这么干。


这么干的后果,就是用户越喜欢看什么,网站就给你推送什么。这样下去,用户的视野会越变越狭小,思想就会越来越极端。早期Google推崇的座右铭叫“Don't be evil”。而现在的社交媒体,动辄几十亿用户,拥有着似乎比一些政府还大的权力。


他们手上有着这样的权力,资本又有着逐利的本性,又由谁来约束他们的权力,不能只是利益至上,只促销极端内容赚取点击。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又在哪里。


像Facebook这种拥有很大权力,又拥有很多用户数据的公司,以前就有过剑桥分析窃取用户数据用来赚钱的前科。如果政府再不给它们有效的监管,谁知道他们又会做出什么事来呢?



随着社交网络公司越来越多的介入普通人的生活,他们也掌握了越来越多的用户个人信息。李彦宏说,国人愿意用隐私来换取方便。是这样吗?人们愿意把自己的数据和个人信息,交给大公司,把自己的个人照片都放在网盘上吗?


网络数据被少数互联网巨头掌握,中国是百度腾讯阿里,美国是谷歌苹果脸书和推特。一旦有一天,这些服务挂了,用户该何去何从?这个是今天摆在每一个对大公司有信息依赖的人面前的现实问题。




参考链接: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technology/2021/10/05/facebook-senate-hearing-frances-haugen/


https://www.cnn.com/2021/10/05/tech/facebook-whistleblower-testify/index.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21/09/27/technology/facebook-instagram-for-kids.html




猜你喜欢:

补丁辟谣 | 1.5万海地难民20%感染新冠,不隔离到社区放毒?胡扯!

全球宕机外的另一大烦心事,脸书前员工爆料其为了利润而纵容极端内容

一个亚裔老人死了,为什么?这篇1.5万字的长篇特稿找不到答案

真相或将大白:白宫计划披露国会暴乱时川普及其团队的通信记录

补丁辟谣| 拜登会见英国首相约翰逊时失禁?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