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女律师郭建梅获诺贝尔替代奖,如此荣誉,却在国内没溅起一点水花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我上头有人!”大二女孩李心草如何被权力猎狗撕碎?

耻辱!刚刚上海突然传来一幕,囯人愤怒!

中美贸易谈判重启:为获让步,美方在考虑哪些手段?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数据告诉你:三年后律师的生存环境有多残酷

烟语法萌


 2019年3月,司法部权威发布2018年度律师、基层法律服务工作统计分析情况。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执业律师42.3万多人,比2017年底增长了14.8%。北京、广东两省(市)律师人数超过3万人;上海、江苏、浙江、山东、河南、四川等省(市)律师人数超过2万人。


全国共有律师事务所3万多家,其中合伙所2万多家,国资所1100多家,个人所9140多家。


从律师事务所规模来看,律师10人以下的律师事务所1.9万多家,占62.37%,律师10人(含)至30人的律师事务所9300多家,占30.73%,律师30人(含)至50人的律师事务所1200多家,占4.16%,律师50人(含)至100人的律师事务所570多家,占1.87%,律师100人(含)以上的律师事务所260多家,占0.88%。


根据2019年印发的《全面深化司法行政改革纲要(2018-2022)》提出的目标,2022年,全国律师总数达到62万人,每万人拥有律师数达4.2名。同时设立国家律师学院,作为司法行政系统干部和律师等法律服务人员教育培训工作的主渠道,为大力加强队伍建设发挥基础保障作用。




以下数据分析来自:同人研究所



律所与律师数量



2012年以来,全国律师人数一直保持了年均10%以上的增长速度,律师事务所的数量也在以8%的速度稳步上升,截至2018年底,执业律师人数已达42.3万余人次,律所数量已达到3万余所。





在不断扩大的律师群体中,专职律师仍为主流,公职律师占比从1.04%增加至7.33%,公职律师队伍初具规模,与近年来各级党政机关普遍设立公职律师职位有关。




从律所规模上看,各个规模的律所数量均有不同幅度的增长。


“百人所”数量增长最为显著,从200所增至260所,涨幅达到30%。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律所通过合并形成一个大的规模,从而优势互补,整合扩大业务,提供综合性服务,提高影响力和竞争力。可想而知,律所的规模化是我国律师行业发展的主流趋势。


30人以下的小规模律数量所占比仍超过90%,可见小规模律所必须做好发展定位和品牌建设,小律所的精品化对律师行业的发展中起到不可忽视的作用。





从经营模式上看,律师事务所绝大多是合伙制,2018全国合伙所共2万多家,占比66.14%,个人所9140家,占比29.98%。国资所数量有所减少,或许与律所优化管理模式,以适应更高的发展需求有关。



案件数量与类型


随着律师队伍的壮大,律师的各类业务的办案数量也在增多,2018年律师办理法律事务有1068多万件,人均办理法律业务25件,案件受理需求的增加,也促进了律师行业的人数增长。





2017年办理的诉讼事务共465.5万件,其中刑事辩护案件数68.4万件,人均2件;民事诉讼代理381.8万多件,人均13件;行政诉讼代理15.3万多件。全年办理非诉讼法律事务89.4万多件。




2018年办理的诉讼事务497.7万件,其中刑事辩护案件数81.4万多件,人均2件;民事诉讼代理396.9万多件,人均9件;行政诉讼代理16.5万多件。全年办理非诉讼法律事务105.8万多件。


从2017至2018年,民事诉讼代理占比有所下降,2018年还增加了一项代理申诉事务,可见律师的业务范围在不断拓宽,并且律师对案件的选择,从基础性的民事诉讼案件向“高端业务”发展。



诉讼事务中出现频率较高的案由有:合同、不当得利纠纷,侵权责任纠纷、婚姻家庭、继承纠纷等,以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为主。



可以看到,合同、不当得利纠纷案件数量一直居于首位,但每年增长量不大;婚姻家庭、继承纠纷甚至有减少的趋势,尤其是2017年达到近年最低值。由于律师人数非常可观的涨幅,导致民事诉讼、行政诉讼业务的人均办理案件数反而减少,尤其是民事诉讼代理从2017年人均12件减少到2018年的人均9件。



未来三年的趋势预测


通过近几年的数据来看,我们可以合理预测出未来几年内,律师增长数和诉讼案件增长数的大致趋势。



可以看出,虽然律师数量和诉讼案件数量都呈增长的趋势,但两者的增长速度趋势完全不同。



律师数量的增长速度是逐年上升的,照此趋势,合理预计2022年,中国律师将达到62万。相反,诉讼案件数的增长速度不断放缓,这也就意味着,未来极大可能会出现僧多粥少的情况。



如今看来,对大多数青年律师来说,开拓案源本来就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更甚的是,在今后几年,案件增长速度将远远跟不上律师增长的速度,律师的竞技场,必然会越来越残酷。



无论如何,即便大环境如此,也不必过于悲观。有时间陷入焦虑中,还不如花精力去提高业务能力。



有本事的人,总能做到绝境逢生。


往期文章:律师提议当事人向法官行贿,纪委监委向律协发函要求处分


       往期文章:避免掉入“询问陷阱”,如何正确应对询问笔录


       往期文章:律师延误申请执行,该不该赔偿,如何赔偿?


       往期文章:华政教授调研:公检法相互制约存在主要问题是人情观念过重,司法活动出现人情化现象……




     本号法律支持:姜效禹,山东烟台人,从事法院工作十六年,现山东智峰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微信号:sdyt86,立足烟台诚交各界好友。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