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田田丨写给家乡:离开是为了有尊严地活着!

卫生部,现在是承认失败的时候了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许家印“隐身”恒大的200天丨棱镜

2021房地产沉思录(update 05)​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查看原文

9旬老人被扫黑办列为嫌犯 网友称史上最老;最高检:是黑恶犯罪一个不放过,不是黑恶犯罪一个不凑数

 犯罪嫌疑人范沛荣(左)、陈迎先(右)。图/受访者提供


18日晚上,江苏邳州一则警方悬赏通报在网上热传,目的是征集三个人的违法犯罪线索。


因为其中一对夫妻,分别为91岁和81岁,有人戏称这是“史上最老的犯罪嫌疑人”。


对此,潇湘晨报记者联系了邹警官,他说,这三人涉嫌寻衅滋事,违法犯罪和年龄大小没有关系。


当晚,犯罪嫌疑人二儿子陈京理(音)告诉潇湘晨报记者,因为家里地被占用修路了,老人家气不过,到派所讨过说法。不知道被网上悬赏征集犯罪线索,父母年纪大了,也不懂。


范沛荣说,她和老伴儿被抓进去两天一夜,可能因为年龄和身体问题,派出所又让他们出来了。


【1】最高奖励一万元


范沛荣、陈迎先、陈广礼三人(陈广礼系范沛荣、陈迎先夫妻三儿子),近日被邳州市公安局抓获。


警方通报称为全面查清违法犯罪线索,邳州市扫黑办决定即日起向社会各界和广大群众公开收集上述三人的违法犯罪线索。“希望广大群众踊跃检举揭发,公安机关将对举报人身份和举报线索严格保密,依法保护。”


通报说,对举报有价值的犯罪线索,将依据有关规定给予人民币1000元至10000元的奖励。


潇湘晨报记者看到,这份通报落款为邳州市公安局扫黑办,时间为7月5日。



【2】年龄最大的91岁


警方发布的犯罪嫌疑人有三人:


年龄最大的是陈迎先,男,汉族,1928年9月20日生,算来已有91岁,照片显示,他的头发已白,面露老态。


女方叫范沛荣,1938年12月8日出生,年龄有81岁。和其丈夫一样,他们的户籍,都是邳州市陈楼镇陈楼村。


潇湘晨报记者注意到,他们的儿子陈广礼也有54岁了,1965年3月2日出生,原籍是陈楼村。



【3】警方:两人胡噘乱骂


7月18日晚上,潇湘晨报记者联系了负责民警邹警官,他说,三人被采取强制措施是因为涉嫌寻衅滋事。


他说,“违法犯罪和年龄大小没有任何的关系,不能说你年龄大了就不能违法犯罪,不能说他年龄大了他违法犯罪了,我们公安机关就不能对他采取措施,这是错误的。”


邹警官进一步强调,他们涉嫌寻衅滋事,和上访没有关系。


那因为什么寻衅滋事?邹警官说,你非要我给你举个例子的话,我可以跟你说一下,比如说他经常到很多的场合胡噘乱骂,以任何理由去骂去吵去闹,引起全村人的公愤了。


【4】儿子:父母到派出所吵过


7月18日晚上,潇湘晨报记者联系陈迎先的二儿子陈京理。


他说,因为自己家的一部分地,几年前被占用修了马路,父母不服,多次去镇政府吵过,或有骂过人,不确定。


“再加上,因为有个村部,我父母住进去过,但是,他们认为有损坏公物,派出所就把我爸爸抓进去了。”


陈京理还说,“我妈气不过,也到当地派出所去讨说法,可能说过脏话,结果被抓了。”


【5】当事人:我们被抓进去两天一夜


当晚,范沛荣告诉潇湘晨报记者,她和老伴被抓进了两天一夜,并不知道被征集犯罪线索。


她说,自己常年有高血压,身体不太好,可能因为这个,后来被放出来了,回家时,是让他们儿子在派出所签的字。


陈京理也补充说,父亲虚岁93了,耳背,进派出所手有被勒青过,不过,现在已经好了,派出所让在家里候审。


“因为老三陈广礼还在里面,父母老两口也比较担心。因为派出所怀疑是老三指使父母到他们那闹的。”


(以上转自潇湘晨报,记者 耿志方 肖洁 实习生 邓知凡)



阅读链接


光明网社评:九旬老人成涉黑嫌犯,舆论为何惊讶(摘要)


“九旬老人”和“扫黑”关联在一起,实在令不少人感到诧异。照理说,九十多岁,身体机能已难以“胜任”黑恶势力的活动强度,能否组织实施涉黑犯罪,是令人怀疑的。从曝光的典型案例可知,一般扫黑除恶对象,或是村霸恶痞,或是大盗惯犯,出现九十多岁的老人,确实罕见,也难怪消息一出,舆论迅速聚焦。


现如今,90多岁老人被列入涉黑嫌犯并征集线索,不可否认的是,这已经引发了相当程度的舆论关注。当地警方在回应记者时曾说“肯定地说,不是上访引起的。(他们)经常到派出所骂人,阻挠警车出警,具体案情不方便多讲。”鉴于以往曾出现的情况,“不方便多讲”恐怕是不合适的,相反,应该继续披露细节,讲清楚将其列为涉黑嫌犯的必要性究竟何在,如何挤压干净所有的想象空间。否则,如果不清不楚、含含糊糊,让人产生另有隐情的观感,这本身也有损扫黑工作的严肃性。



最高检急了?为什么连发金牌令强调涉黑恶案件不能“人为拔高”?


2019年7月1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了《检察机关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典型案例选编(第三辑)》(以下简称“典型案例”),并印发通知,要求“各地检察机关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既要从严打击黑恶势力犯罪,又要严格遵循罪刑法定、证据裁判、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公正等法治原则,依法规范办案,既不降格处理,也不人为拔高,确保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始终在法治轨道上推进,经得起历史和法律检验。



张军检察长在今年两会《最高检工作报告》中关于扫黑除恶提到:


以高度的责任感投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会同有关部门发布通告,制定指导意见,明确11类打击重点,对69起重大涉黑案件挂牌督办。批捕涉黑犯罪嫌疑人11183人,已起诉10361人;批捕涉恶犯罪嫌疑人62202人,已起诉50827人。洛宁“十八兄弟会”、闻喜“侯氏兄弟”、白城史淼等为非作歹、残害百姓的涉黑团伙受到严惩。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是黑恶犯罪一个不放过,不是黑恶犯罪一个不凑数。侦查机关以涉黑涉恶移送审查起诉,检察机关不认定9154件;未以涉黑涉恶移送,依法认定2117件。推广浙江、江西、河南等地做法,省级检察院统一对涉黑和重大涉恶案件严格把关,确保办案质量。重拳“破网打伞”,起诉黑恶势力犯罪“保护伞”350人。




3月13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海南团小组会审议“两高”报告,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孙谦列席并回应一些地方对“扫黑除恶”下指标问题。


“我们在督查和调研中发现,一些地方对于‘扫黑除恶’下指标了。比如要求这个县公安局必须要办几个案子。”孙谦说,“如果真没有黑社会,这不是把好人当成坏人给办了?对于一个一般犯罪,也把他当成黑社会给办了?这是不可以的。”


我们这些机构都带着‘人民’二字: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人民公安,都是为了人民幸福,不是黑社会被打成黑社会了,这样怎么实现人民幸福?”孙谦反问。


他表示,对于“扫黑除恶”下指标问题,最高检去年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地检察机关必须严格把握逮捕和起诉。“逮捕的时候,必须弄清楚,不是黑社会的,就不能按照黑社会批捕。不是这个犯罪,就不能按照这个罪名起诉。这是我们检察机关能够做的,这很重要。”孙谦强调。




据最高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有关负责人介绍,7月1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五件“典型案例”系紧紧围绕张军检察长关于“是黑恶犯罪一个不放过,不是黑恶犯罪一个不凑数”两方面的要求进行选编,其中不拔高不凑数、依法不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两件“典型案例”格外引人关注。


“典型案例”之四,江苏杨昊等25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案。在侦查阶段,检察机关就认为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和危害性特征的证据不足,最终,公安机关认可了检察机关对杨昊等人不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意见,但分别认定以杨昊、方亚东、刘力为首的3个犯罪组织构成恶势力犯罪集团后向检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审查起诉阶段,检察机关对成员之间结合松散、分工简单、参与人员有谁算谁、首要分子不明显的刘力等人恶势力犯罪集团不予认定,且对部分涉案人员不予认定为恶势力组织成员。2018年11月12日,检察机关将杨昊等人以2个恶势力犯罪集团和1个恶势力共同犯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典型案例之五,是重庆的唐均伟、李逢情等14人恶势力犯罪案。在审查起诉阶段,检察机关认定唐均伟等人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证据不足。唐均伟等人组织结构松散,无明确帮规帮约;获取的经济利益仅来源于赌场收益,且绝大部分由唐均伟、李逢情二人用于本人赌博活动及其它消费;全案11起犯罪中,有组织实施的仅2起,其余犯罪多系偶发,且系临时邀约;开设赌场形成非法控制的证据不足,实施的犯罪形成重大影响的证据不足。两次退查后,检察机关审查认为,本案系恶势力犯罪,但该组织稳定性较弱,有预谋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较少,违法犯罪活动多具有较强的随意性,尚未发展到恶势力犯罪集团。2018年5月16日,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恶势力犯罪对唐均伟、李逢情等人提起公诉。


 往期文章:是律师撒谎还是法官造假: 陕西律师举报法官伪造个人签名, 法院称笔迹鉴定为律师本人


 往期文章:继上海宣布要打破公务员铁饭碗后,一开发区宣布:取消全部行政事业编制,从领导到基层全员“合同制”


往期文章:知名色情网站“草榴社区”4核心成员被抓 ,包括一名“女神”...


往期文章:【办实事】全市法院律师服务平台正式上线!众多功能全知道!



  

       为方便与网友沟通,法律爱好者可添加小编微信号:kelly489112(劳拉)为好友,以组建法萌法律微信群交流。请注明职业,以便分类建群。也欢迎法律网友投稿。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