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和服的女生,不能被如此对待

守不住赫尔松了,再不走就得被包饺子!乌克兰:俄军司令部已撤离

钱学森回国真相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西安孕妇流产炸出了一堆蛆虫

难得君 难得读书 2022-01-16

文 | 难得君


大家应该发现了,最近这些年,妖魔横行。

01

在仙魔小说中,有个传说,蜀山是魔界和人间的分界。

十三年前的那场可怕的地震,似乎将蜀山撕开了一到裂缝,隐藏地下的魑魅魍魉钻了出来,牠们幻化为人形,祸乱人间。

比如余秋雨,"含泪劝说灾民”要顾全大局,不要为豆腐渣工程闹事,就连陈丹青都忍不住公开骂牠“非常无耻”;比如王兆山,位居山东作协副主席,牠直接代表死难者,歌颂道“纵做鬼,也幸福”。“兆山羡鬼,秋雨含泪”这两个现代成语的典故,就出于此。

比如全球疫情,一批“新冠派诗人”不知从谁的裤裆冒出头来,拼命讴歌病毒,“感谢您,冠状君”等令人恶心的粪便全国喷撒。

比如“死四千等于没死的”龟头李,“三千美元不如两千人民币舒服”的陈平,“大家都发钱等于没发”的叼盘......

比如昨天我写的那个西京吴主席(可点击阅读),牠骂需要卫生巾的女人叫做“矫情,小姐做派!”,应该“痛批被谴责”!
......

02

前几天,西京一个孕妇,因为核酸检测报告问题,没有得到及时救治,这名孕妇在等待中,血顺着裤腿流下来,染红地面,刺痛了无数人的眼睛,最后孩子胎死腹中。


就这么一件草菅人命,只顾所谓“规定”而无视人命的事情,有什么好洗地的?


这事要是发生在万恶的X国,这家医院得赔个底朝天,动辄数十亿美金赔偿金能让医院顷刻破产。


舆论曝光后,当地也先后进行两次公开道歉,并罢免了相关责任人。


但令人难以置信,居然有媒体人公然给医院这一罪恶行为洗地:



这喷粪的逻辑,和“死四千等于没死的”龟头李如出一辙。


大家应该还记得去年夏天,郑州水灾中,民众给无辜死难者献花的事。当时也有一堆蛆虫冒出来,给所有悲伤的人扣上一顶天大的帽子,比如下面这位典型的蛆虫代表。



03


蛆虫除了喜好粉饰,谁说真话逮谁灭谁。

莫言,2012年他成为本土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也是本土史无前例第一个诺奖得主

三年后,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成为第一个在自然科学领域获奖的本土科学家。

换言之,莫言对中国的意义非同一般

在中国的历史上,从来不缺优秀的文学作品和作家,从鲁迅、老舍、钱钟书、林语堂、巴金到王蒙,都曾经被诺奖提名。

但是,东西方文化的巨大差异以及文学界的沟通障碍,让中国作家一直无缘诺奖。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与日俱增,而中文也越来越受到全世界的重视,这个时候,最著名的世界文学大奖颁给了中国作家,它不是简单的文学奖励,对于当下的中国文化发展、文学创作和阅读,都是一种激励。

莫言是典型的现实主义作家,他写作的绝大多数故事都发生在“高密县东北乡”,这是他的精神圣地。

他书写那些小人物的喜怒哀乐、琐碎故事,带有浓厚的乡村味道和乡土气息。但恰恰就是这些接地气,真实记录乡村的真实故事,又带有“人与幻觉的现实主义融合的民间故事(诺奖评委会语),获得了全世界的认同。

而且,作为一个知名作家,他很罕见的没有绯闻八卦,按理说,你挑不出可以攻击他的理由。

但是,一群蛆虫却抓住他于2012年12月8日,在斯德哥尔摩瑞典学院发表了文学演讲,主题为“讲故事的人”(storyteller)。在这个演讲中,莫言谈到了自己的母亲,就是一个儿子对母亲教育自己做人的细节回忆,可是居然被人抓住了把柄,在捡麦穗这个细节上大做文章,进行各种歪曲抹黑。


莫言无非真实的记录了一个时代中,一群小人物的生存状态,但是这就成了他的罪状。咒骂他只有批判,没有歌颂,不懂感恩,污蔑他在抹黑中国!

04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有人性

人有悲悯之心,对他人的苦难能共情。

虽然我们和他们素味平生,但共同生活在一个国家,一个城市,他们遭受到苦难,我们感同身受,这就是人性。

对孕妇的同情,意味着对每一个生命的尊重,这是任何一个文明社会最基本的常识,更何况这不是天灾而是人祸,所以不仅有同情和悲悯,还有出离愤怒。

我们有表达悲伤的自由,也有表达愤怒的自由。

可是,有人却公然洗地,企图把这一切掩盖过去,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牠们早就丧失了人性,我称之为粉蛆。


这个社会很多个体的悲剧,都与献媚的文人有关。


如果说古代的自宫者是自我阉割身体,进入后宫为帝王献媚,那么献媚的文人则是自我阉割精神,走上朝堂为帝王唱赞歌。


说真话是罪,写真相是罪,只有歌功颂德无罪?

我们看看自己身边的人,看看微博,看看朋友圈,那些突然闭嘴的朋友,那些消失的账号,莫名消失的公众号。

敢说真话的越来越少,甚至连张文宏,罗翔这些有巨大影响力的学者都闭上了嘴。

但是另一面,李毅、吴主席这帮玩意却混得风生水起,声势浩大。

这相当不正常。

中国是一个文化大国、文明大国。

中国也应该是一个自信、包容、大度的大国。

我们不能只相信谎言,而拒绝真话。

如果没有对平民的悲悯,可以容忍蛆虫们对张文宏、莫言等英雄随意抹黑。

那么,这是一个悲剧的时代。 

也是一个民族的悲哀!


我们没有能力将这些横行世间的妖魔鬼怪收了,但我希望天下人都能看清牠们人形外壳下的妖魔原形!


让牠们遗臭万年,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作者简介:难得君,一个三观比五官正的温情大叔,985硕士,曾任企业高管,大学教师。为防走散,关注微博@我是难得君。

喜欢我文章的朋友,可以收藏这个链接:难得君原创精选

  原创文章推荐:

饿了,有错吗?
西安吴主席,恶心!
谁愿意当猛人,还不是因为穷
上亿单身女性成"待宰羔羊"
牛逼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
李冰冰的胸惹谁了?

牛逼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

李冰冰的胸惹谁了?

老公器小活差,我该怎么办?

我花了三十年,终于征服了初恋

我娶了一个小姐做老婆

老婆让干女儿做了我15年的情人

为什么只闻到气味就想和TA啪啪啪?

90%的人都有过这几种性幻想

日本女神口の技,一个中国男人的亲身感受

成年人最高级的性爱观

拿到通知书,她反手就举报了老师

80%大学录取率成时代毒药

高校里的诱奸,到底有多普遍?
养老院的残酷真相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