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钱学森回国真相

你并不了解真实的台湾

魏杰:中国经济今明两年深度研判

戳破“钱学森学成回国”神话的意义所在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查理.柯克:不要效法这个世界,要采取攻势收复失地!

萧生客 萧参客 2021-07-27

作者:林伟雄

2021年7月20日,查理.柯克(Charlie Kirk)在闭幕式上的讲话视频


为期四天(7月17日-20日)的2021年美国转折点学生行动峰会(TPUSA -  SAS)在佛罗里达州的坦帕(Tampa)市举行,大会主席为年轻的27岁查理.柯克,他在开幕式上精彩的演讲可以看这篇文章与视频:保守派要打进攻战!勇气就是在不知道结果时敢于挺身而出做正确的事!

对于柯克,川普总统曾经说过:感谢上帝,我们很幸运,保守派阵营里有柯克这样的年轻人!


下面是闭幕式上,柯克更为有力与洞见的演讲

重点在五个方面:

  • 第一,我们需要能够区分现在压制我们的公司霸权和我们所希望的能够改善人民生活的自由市场经济。

  • 第二,我们的保守主义运动必须把我们的目标放在那些有价值的,美好的,永恒的和超越的事情上面。这就意味着我们有时候必须要敢于打困难的仗。

  • 第三,要充分认识我们的立场。

  • 第四,不要效法这个世界。

  • 最后,要采取攻势以能收复失地。


柯克:当我跟你们一样还在高中的时候,我所听到的关于前途的声音总是在说,你必须要走某种特定的道路才可以取得成功。在我计划、预期之外的一些意外事情的发生,结果我得到一些伯乐的栽培,我就在坦帕湾,就是我们这个会议所在地,开创了美国转折点。只有在美国,就是我们的国旗所代表的这个国家,这样的事情才可以成为现实,一个18岁,没上大学的高中毕业生,没有背景,没有人脉,没有金钱,甚至还没有明确目标,能够开始这一项现在成为保守主义运动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年轻人组织,并且成为夺回美国的主力军。这样的事情,只能发生在美国。

 

我要讲的下面具体五点,是我希望你能从这个会议中铭记的,其中包括一些经济学,还有比经济学和政策更重要的事情,最后是你们的行动计划。

 

第一,我们这个峰会反复强调的一件事情就是我们要明白资本主义跟公司主义的区别。我们的国家现在正遭受一系列的公司霸权。这种霸权出现的原因有很多。当我开始美国转折点的时候,我们的保守主义运动过分强调了纯粹的自由市场理念。我爱市场经济,我爱市场经济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爱财产私有制,因为通常它给人们带来福祉。但市场经济只能是手段,目的必须是为了带来好的结果,是为了让家庭能够富足,让诚实的中产工人能够过上有意义的生活。如果突然间这个市场,或者说所谓的市场,使我们国家变得对生活在其中的居民极其不利,我们就不应该继续为这样的市场辩护。我们不应该需要维护那些丑陋的并且有悖于我们价值观的事情,比如把麻醉成瘾药品引进我们的社区。我们应该说,如果某项产业的主要产业模式是要使你,或者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对他们的产品上瘾到不可自拔以致沉沦,我们就不再以这是自由市场为由来替他们辩护,而是说这些把成瘾药品推进我们社区的人应当坐牢。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大科技公司,这几天的峰会里面,几乎每一个讲员都提到这些科技巨头。有人说这些是私人公司,他们不维护第一修正案,我们拿他们没辙。让我可以举两个例子来说明我的观点。

 

首先他们是信息流通的通道,就跟我们的州际高速公路一样是通道。有一些州际高速公路是私人集资筹建的,如芝加哥的天空公路,从芝加哥通到印第安纳,这是私人投资的公路。但是根据联邦法律,如果这条公路的拥有者说我们现在决定不让川普支持者走这条公路,或者不允许社会主义者走这条公路,这是犯法的。你能想象如果美国航空公司突然决定所有听查理科克广播的人,或者是读华尔街日报的人都不可以坐他们的飞机吗?或者麦当劳说不卖大麦堡给社会主义者,又会怎样呢?如果这些私营公司用这样的方法来歧视某一种政治观点,很多人会马上表示愤怒。但是这些事情现在发生在大科技公司身上,而且他们所提供的服务远远比坐飞机或汉堡包更重要,他们的服务牵涉到思想,牵涉到人们的世界观。在这个时候我们居然说,噢,他们就好像我们家附近的理发店一样受到同样的保护。

 

科技巨头的生意模式也是非常独特的。我们也许觉得我们免费使用他们的产品,但实际上并不是他们免费向我们提供什么,实际上我们是他们的商品,他们正在把我们作为商品出售。只有成瘾药品和这些社交媒体把顾客叫做使用者,而且在这些平台上,你们也开始成为了追随者,而我们所要的是领袖,而不是要你们成为这世代潮流的追随者。这些大科技公司的生意模式是与我们所见过的任何其他都不一样。他们现在已经成为拥有数万亿资产,这些垄断机构,甚至以政府身份而自居,我们可以把它称为硅谷政府。

 

所以保守主义运动必须把我们重新定位,委身为美好结果的捍卫者。很简单的说,亚马逊过去一年的暴富是一件好事吗,如果他们的暴富造成了40%小型企业的破产?亚马逊在过去三年里面股票价值翻倍,而美国的小型企业却是历史上的最低点,这是好事情吗?像杰夫贝索斯这样的人,对我们国家造成这么大的伤害,而我们作为保守主义者,我们只是熟视无睹吗,只是说他有钱就可以任性,这是他的自由。还是说等一等,他所做的事对于我们这个美丽的国家和家园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亚马逊价值上升到13,000亿美元,而普通人家庭的收入却在下降不是件好事情。我不是说我们要把亚马逊收归国有或者是没收产业,我只是说你们交税的税率不应该高过亚马逊或者杰夫贝索斯,贝索斯的商业税和个人所得税不应该比我们的要低。所以我们必须能够分得清楚这些观念的区别。我们喜爱的是市场经济,财产私有制和个人创业精上帝,但这些是有别于与此对垒的官僚机构化公司。所以我们的第1项是我们要资本主义,而不是公司主义。

 

第二,每一位与会者都应该找到一个超越性的号令。这里的含义可以有很多种,但是我所说的是你要找到比你自己更重要的意义。你的个人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存在。你可以去参加教会,并且明白你是创造主按照上帝自己的形象所造的。当你上大学的时候,他们通常告诉你的是正好相反的理念。在过去的大学,你会被告知世界上有真有善有美,你要开始的是一个寻找这些真善美的旅程。而现在当你上大学的时候,他们首先告诉你没有真没有善没有美,只有享乐或者受苦,只有压迫者和被压迫者,他们的目的是把你变成一个改变你周围的革命者。

 

但我们最重要的争战不是与种族主义的争战,也不是为了达到某种社会公益的争战,甚至也不是与杰夫贝索斯之间的争战,最重要的争战是与自己的争战。在你们这个年龄需要明白的最重要一件事情,就是自我控制远远比自尊自大更为重要。当你学会更好控制你自己那些冲动的时候,你才真正可以有了活出自由的装备。现在的物质社会通常是告诉你,自由就是你想做什么,什么时候做,怎么样做就可以任性去做。如果这样的话你会非常难受。相反,自由是可以放弃现在合适的东西,而去追求那更美好更高尚的东西。

 

当你20岁左右的时候,这是最难做到的事情,特别是在今天这个社会,你想要的只要下单,马上随手可得。所以在你们的父母那一代养育你们的时候--我都不想提这件事情,不过事实就是如此-- 他们过分强调了自尊,我觉得是对人伤害最大的一个运动就是所谓的自尊运动。他们常说你是世界上最奇妙的存在,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让你能够得到建造,这种说法听起来好像很好。但这种自尊运动最后达到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告诉我们,我们不需要再追求进步。我在高中的时候常常看见这样的小贴标,说,自尊吧,你现在的你就是完美的。我会问我的老师说如果我已经完美了,我干嘛还要上学?为什么我们还是每天早起做功课来自我提高?而事实上,最好的事情是你年轻的时候能够明白,你一生的功课就是要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冲动。在座的基督徒能够明白,你最终得到的不是自我控制的能力,而是结出圣灵的果子,是主所赐的礼物。但不管怎么看待这件事,你学会这个功课你就更加自由,能够拒绝那些最终对你不利的事,而追求那些更高尚更美好的是。下面这个很简单的人生规则就是,凡是能够马上给你快感,让你的多巴胺突然增高的事情,通常对你都不是好事。这种给你即时快感的事情往后都会带来很大的代价。

 

第三,我们保守主义者必须是以知识作为后盾。你们当中每一个人在这次峰会以后都需要委身自己,很多的事情需要你们做。而我们的世代的人需要更多的阅读,是的,是要阅读更多的书籍。我也很喜欢5分钟的短片,但是这不够。我们必须对美国的宪法有充分了解。谁制定的?为什么?不仅仅要知道人权法案,就是修正案第1到第10条,不仅仅知道在宪法的引言上所说的7个动词。而且知道这些词对你有什么意义?制造起草宪法的重要几个人物,谁支持他们,谁反对他们,他们的论据论点是什么?这些为什么重要?你知道的要多,要深入,这样对付那些跟你辩论要攻击你所持的立场和价值观的人的时候,你不是打无准备之仗,这样当他们抹黑你,给你戴种族主义者,同性恋恐惧者,殖民主义者等等的帽子的时候,你不会因此而被吓倒。你会说我知道我是谁,我知道我属谁,我知道我的信念和为什么有这些信念,你们这些攻击简直是太过业余,太过小儿科,我都不需要把你们放在眼里。

 

在保守主义运动的活动家们如果阅读不多,对他们的理念只是略知皮毛,他们在对付左派资源丰富,准备充足的打手们的时候就会显得束手无策。那我们要怎样做这些准备呢?除了我自己的广播之外,我们在线上还有很多资源,比如,希尔斯戴尔学院的线上教程,还有我们这次峰会上的很多讲员,他们也都是很有深度的思想家。我们最好从我们国家的这些建国文件开始。引出独立宣言的理念是什么?自然权利是什么,从哪来?拥有权利到底是什么意义?你是否有权要求得到食物,住房,游戏机和大麻。如果没有的话为什么?你有权利不许你的权利被人家侵害,还是你有权利要求得到某些物质的供应?如果你对这些问题并没有明确答案的话,左派的阵营里,最终会有人能够把你驳倒。但是如果你对这些问题都胸有成竹,那么你作为一个活动家的有效程度就加倍、三倍的提升。如果在你工作的地方遇到挑战,比如说,你必须要打疫苗,否则的话你会被开除,你就会具有勇气和自信迎战。我要求今天在座的人,都能够通过阅读理解这些问题,成为保守主义运动里面有最强知识作为后盾的一群,你们将带来的结果就是文化因你们而出现空前的转型。

 

第四,这点很重要,就是不要效法世界。我们都知道圣经里面所说的,不要效法这个世界,类似的经文还有许多。我现在给你讲述一个阿什效法实验(Aschconformity experiment)。我们每个人,包括我自己,都会在这样的心理操纵之下败阵。一群社会科学家在大学做过这样的实验。受试验者是5个人,5个人中4个人其实是预先得到提示的,是合谋的,这4个合谋的人预先被告知他们要在黑板上的线条中选最短的那条。而第5个人没有被预先告知,他以为他们5个都是来接受视力检查的。他们就排成一排。这些受测试者被提问,从第1个到第4个,每一个都被问到黑板上哪一条线最长,他们一个接一个都会选最短的那条,这是他们预先被告知要做的事。当第5个人被问到黑板上哪条线最长的时候,75%的受试者在这个时候会选择跟前面4个人一样的答案。即使他们自己眼睛看到的,他们也不敢选择。这种情况出现于75%的人。我会很高兴的说,我们在座的人可能都属于那25%,因为你们都是有勇气面对另外那4个人的人。但是对照组的人,就是说5个人都没有预先被告知要选择其中一个答案的时候,99.5%以上的人都能选择正确答案,所以不是因为人们视力不好,或者不明白这个问题答案应该是什么。

 

当实验以后,问到这选择错误的线条的第5个人,为什么明知这不是正确答案,却都还做这样选择时,他们说,我们担心会被别人嘲笑。在这样的社会压力下,我宁可违心说我知道是不真实的话,也不愿意遭到别人嘲笑。你们在大学有没有碰到这样的情况,就是教授说,你认为美国是一个系统性种族歧视的国家吗?如果前面几个同学一个接一个的说是的,我认为这样,你有没有说我不同意这样的勇气?下一次如果问题说美国是不是值得我们去挽救的国家?你前面的几个人都回答不,你怎么样?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在后面的5年里面都要经历这样的考验,可能还用不到5年,可能很快,我们所经历的考验可能以不同方式出现。我们是否有胆有识预备好迎战?

 

我们下一个问题,要不要打疫苗?疫苗真棒,疫苗完美,疫苗一点副作用都没有,你是否就会屈服?我想提一下,我们这里在座的一位学生,她对疫苗说不,提出各样的医学豁免原因,但即使这样,杨伯翰大学夏威夷分校依然取消了他20万元的奖学金,不许她在校园上课。这非常邪恶。我下面说,这可能是我们要争战最困难的一部分。你可能会决定打疫苗,也许你不会。如果你像我一样,收到成千上万的关于疫苗副作用的邮件的话,你的看法可能也与我一样。但我再说一遍,我们在座任何一个人,如果你决定不要打疫苗的话,我们一定做你坚强后盾,不要任何一个人被强制性的接受疫苗。

 

你们都会要经历这样的考验。心理学测试提供的数据说多数的人都会在这样的考验面前败阵。你是否有胆识,当前面4个人都说某同一个谎言的时候,你能够拒绝附和。

 

第五,我希望你完成了这次峰会,不会仅仅是参加了一次会议。美国转折点的目的不是举行会议。美国转折点,以目前的进度,今年年底就会在1000个高中发展到支部。在场里面所有的高中支部的领袖请举手,上帝祝福你们,因为你们积极投身到这伟大的战役中。也许你来参加本来的目的,是因为你喜欢德桑蒂斯,或凯莉麦克纳尼,但你要做的是真正投入,我们要开始打进攻战,我们要从左派手里攻城略地。我们不要再以在节节败退中守住一个阵地作为目的。所以在每一个前沿阵地,无论是音乐、艺术,金融、教育等等,每一个阵地你们都必须开始冒新的险,做新的事,以挽救美国和西方文明为己任,不再做吃瓜看客,

 

我们的父辈就是因为这样做使我们得到现在的这个摊子,我们应该说,我现在17岁,我们已经可以有担当了。如果当初我对每个负面的建议都言听计从的话,就没有美国转折点了。当时人家说查理,你需要去上大学我就没听。我这是给高中生说的,不是给父母说的,因为这些父母可能会把我轰走,但高中生们不一定要上大学,都可以成功,当然上大学可能对你是合适的,也有可能是不合适的。但有一点就是,它不应该是你成功的必经之路。我认识很多人,他们如果不上大学的话,可能会比现在好得多,不过这是后话。再回到这点的主题就是你要有一个进攻的心态。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我今天所说的五个要点。

第一,我们需要能够区分现在压制我们的公司霸权和我们所希望的能够改善人民生活的自由市场经济。

 

第二,我们的保守主义运动必须把我们的目标放在那些有价值的,美好的,永恒的和超越的事情上面。这就意味着我们有时候必须要敢于打困难的仗。比如说阿肯色的州长认为允许儿童通过药物被化学阉割,也算是一个保守主义的立场。我们作为保守主义者就是说不这不是保守主义者的立场,我们保守主义运动在任何情况下都绝对不容忍我们的儿童被阉割,绝对不可以。

 

第三,要充分认识我们的立场。有句俗话说,聪明人愿意被纠正,当一个20岁的人自觉他已经通晓万事,这是很令人讨厌的。你应该希望人家纠正你,用真相来取代错误观点,给自己做这样的委身,每天学习新的知识,不要整天时间花在手机上,好好读一些书籍,专研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第四,不要效法这个世界。你们每个人都要经历像阿什效法实验那样的考验。当你回到校园的时候,你们就要经历这样的考验,每个人都会。

 

最后,要采取攻势以能收复失地。你们现在处于一个非常独特的位置,就是对于左派来说,最大的危险来自你们。他们希望你们胆战心惊,感到软弱,受到嘲笑,孤单无助,完全畏惧。但实际上他们才是害怕的,他们害怕的运动是一群不同背景,但又有组织的年轻人骤然崛起,对他们说,我们来夺回我们的国家。我们不再效发世界,我们会采取攻势,我们会夺回失地,这是在这几天的峰会以后,我给你们的任务。

 

评论 

过去的一个星期,为了翻译查理在峰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两次演讲,和加入视频的字幕,总共花了约七~八个钟头的时间。但觉得这些时间花的很值得。

 

首先,这个年轻人是在保守主义运动中少有的同时具有年轻人的冲劲和思想家的深度的领袖级人物。柯克的每次演讲都充分反映了这一点,因此每次演讲都值得花上翻译过程中所需要的字句斟酌的时间。

 

在闭幕讲话中,他反省批评了保守主义者们过去一味追求纯粹的自由市场经济,而对大科技公司垄断独大成为科技霸权的过程熟视无睹,甚至纵容,实际上并不是资本主义的体现,而是公司主义的作祟。实际上这种本来在一定程度上非常优良的制度,推到极致而成为对自由的压制和掠夺并不仅仅出现于经济领域,也出现于科学领域,言论领域,教育领域等等。在所有的这些领域,一旦允许少数的某些专家精英得到了言语的操纵权,自由就会被打压,最终他们对权力的不断追求,实际上与其他的集权政治体系大有异曲同工之意。

 

柯克对保守主义所必须追求超越性号令的劝诫来源于对上帝的敬畏,他批评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面,在包括大多是主流基督教教会和福音机构推行的所谓自尊运动。这个所谓的自尊运动使得教会不再成为一个信徒之间互相鞭策追求圣洁的地方,对人的劝慰很多时候就落入了互相满足虚荣心的圈套。难怪柯克这么直截了当的对上一代人说,你们给我们留下了一个烂摊子,所以他们这一代人必须”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年轻的时代就必须成为夺回美国的生力军。

 

我们从年龄上来说不是科克的演讲所针对的对象,而更像是他所说的那些父母一代的人。我们也是一群美国下一代的父母。也许我们过去做父母的过去做父母的过程更像虎妈,严格要求儿女们能够学而优则仕,甚至还要求他们去教会加入团契。但是他们往往觉得我们的华人基督徒生命太过局限于教会四壁,顶多只是在家里开个查经班,希望用我们在祷告祈求的过程能得到工作身体上各样祝福的见证,说服几个与我们背景相似的泊来者也加入我们的教会,而对在美国社会上所发生的一切不闻不问。以致当我们在教会里面长大的青少年遇到黑命贵(BLM)运动的时候,他们以为那是真正的社会公义运动,以至于多少青少年在进入大学以后就被左派掳去了。

 

但是这并不等于我们就该对此耸耸肩膀说,我们什么都做不了,这不再是我们的事。因为这是我们的事。我们有着独特的背景,因为我们亲身经历过,如果继续往这条路上走,美国的将来会是什么样?!

 

再仔细想想柯克所说的话吧,如果可能的话,转给我们的儿女看。为了他们的将来,为了美国的将来。

 

《北美保守评论》授权发文。
感恩您对此平台的支持!

PayPal.me/ssk2024 或 Zelle:ssk2024h@yahoo.com


请点击左上角“萧参客”关注公众号,加微信电报兰博推特SSK2024

往期文章:


2021美国转折点学生行动峰会:保守派要打进攻战!

为什么拉里.埃尔德(Larry Elder)是加州州长的最佳人选?

充分证据:1月6日是一个精心策划的圈套!

重大意义可与1776年的费城会议相比

美国属灵争战的代价

美国空军基地举办男扮女装秀 | 军队已经“觉醒”了吗?

常青藤校教授:我是如何解放我的大学课堂?

德桑蒂斯州长说:穿上“祂所赐的全副军装 ”对抗左派!

再谈美国新冠疫苗的重大问题

川普十分钟内连发三个声明

美国保守派的大迁移

我们熟悉的文明正在消失!

美国难道没有足够的义人吗?

评论“美国陷入罗网的原因是罪的蔓延和累积!”一文

扎心:华人教会因真假信仰而分裂!

我们不会被沉默!(一)

谢谢您也点击文右下角的“在读” 或 “Wow”。严禁转载。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