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起底明州案女主家庭:舅舅轻松搞定北京户口和名校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冰墩墩也救不了吴亦凡的金主

塞尔达 金角财经 2022-05-24

原创首发 | 金角财经(F-Jinjiao)
作者 | 塞尔达
编辑 | 角爷

过气顶流不如狗,正在文投控股身上上演。
 
曾经顶着“吴亦凡”、“冰墩墩”光环的文投控股近日发布业绩预告更正公告,公司预计2021年年度归母净利润更正为-7.4亿元到-6.8亿元。
 
相比今年1月底发布的业绩预亏公告-5亿元到-4.2亿元,文投控股的这次更正,意味着又多亏了2.4亿元。
 
流量魔力失效、资产收购暴雷,在股价经历过山车之后,文投控股还能靠谁救场?

 

顶流苦果
 
“遇到鬼看到这个破股”,在文投控股股吧里面,有股民直言“进来亏三四十个点”。
 
有没有遇到鬼不好说,但真正吸引股民遇到文投控股的,应该是冰墩墩。
 
在今年北京冬奥会开幕之前,冰墩墩就先火了,不仅连续霸占热搜,而且出现“一墩难求”的火爆场面。
 
作为冬奥会特许商品生产商和零售商之一的北京文投,即使在春节前发布了预亏公告,但在春节后股价却迎来连续涨停。
 
仅四个交易日,文投控股的股价从2.89元上涨到4.24元,涨幅46%,证明了冰墩墩的顶流地位。
 
文投控股股价走势

不过,在2月10日第四个涨停板打开后,文投控股的股价就以高台滑雪的速度向下冲刺。
 
随着冬奥闭幕,冰墩墩抢购热潮消退,2月24日,收盘价已经跌破2.89元。
 
之后公司董秘辞职,股价继续下跌,在3月15日创下本轮新低2.40元。
 
截止4月15日,文投控股的收盘价为2.42元,在冬奥期间追板买入,亏损超过40%。
 
2021年大幅亏损已成定局,冰墩墩也没能拯救文投控股的股价,对业绩能否有所增持呢?
 
早在2月9日股价连续两个涨停之后,文投控股就曾冷静表示冰墩墩未来销售热度和对业绩的影响都存在不确定性。

文投控股公告

更加冷静的是文投控股的股东们,趁着这波大涨,屹唐文创定增基金、厦门国际信托、亦庄国投等股东纷纷减持落袋为安。
 
用脚投票的背后,可能源自文投控股上一次在顶流身上尝到的苦果。
 
2016年6月,当时的顶流吴亦凡因为小G娜事件陷入舆论风波,数天之后,耀莱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耀莱影视)挺身而出,与吴亦凡所属公司香港星睿文化达成委托协议,吴亦凡在内地的演艺事务将由耀莱影视全权代理。
 
背靠耀莱影视后,舆论马上调转风向,小G娜事件不了了之,吴亦凡继续顶流之路。
 
这个耀莱影视是何方神圣呢?据企查查数据显示,耀莱影视最大股东是江苏耀莱影城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99%,后者又是文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
图源:企查查

随后,文投控股的股价一路升至最高点26.62元。在2017年12月,文投控股在一场重组说明会上,特别强调吴亦凡是文投控股旗下签约艺人。
 
但客观上,吴亦凡并没有给文投控股带来多少实际收益。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5年至2017年,耀莱艺人经纪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成龙,且此后与吴亦凡再也没有新增经纪业务。
 
更为严重的是,2021年7月,吴亦凡因涉嫌强奸罪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昔日顶流沦为如今的阶下囚,受此影响,文投控股的股价从3.76元一路下跌至2.63元。
 
先后两次顶流之旅,文投控股都是黯淡收场,钱没挣到还赔上了名声。
 

都怪俄乌?
 
对于2021年业绩预告亏损扩大的原因,文投控股在公告中给出的解释是:受俄乌战争突然爆发及新冠疫情反复等因素影响,全球经济基本面持续下行,国际风险资产价格波动加剧。
 
没想到,一家国内影视公司去年的业绩表现,也能被今年才发生的国外战争波及,在这份公告中,文投控股的解释绕来绕去其实就6个字:对外投资亏损

文投控股公告

简单来说,文投控股通过一个信托计划投资了一家国外的影视特效公司,如今一算亏了2.3亿元。
 
其实,这笔投资爆雷早有迹象。
 
2016年,文投控股想收购英国影特效公司Guidedraw 75%的股权,奈何资金不够,于是找来信托做通道业务,发产品募集优先级资金,加杠杆收购。
 
文投控股自己通过信托计划认购3亿元劣后份额,对募集回来的优先级资金承担不超过11亿元的差额补足义务。

文投控股公告

这个信托产品本身没有出现问题,前期优先级资金的部分投资人也已经收回了本金收益,而文投控股却触发了兜底承诺。
 
2019年9月26日,该信托计划到期,文投控股履行了兜底义务并支付了8.17亿元。
 
文投控股公告

要知道,当初整个并购对价才8.87亿元,现在连本带利把钱退给投资人就花了8.17亿元,文投控股就成了该信托计划的唯一受益人,把自己套得死死的。
 
之后到了2020年11月,文投控股通过持有信托计划底层资产Bidco,以其第二大股东的身份,同时参股美国特效公司Company3/Method和英国特效公司Guidedraw。
 
到了今年4月,文投控股终于扛不住了,召开董事会通过了出售议案,但是如今这笔投资的价值已经大不如从前,准确的说就是割肉出局,整个交易折腾下来,预计亏损2.3亿元。

文投控股公告

至于到底亏损多少钱,还要以北京信托对信托计划分割的估值为准,受疫情影响造成资产价值波动或许还可以理解,但是要把去年亏钱的锅甩到今年爆发的俄乌战争身上,就有些牵强了。
 
说到底,还是当年过于激进的并购投资,才造成了如今的割肉离场。


财务大洗澡

大举加杠杆对外投资,是文投控股近年来发展的缩影:
 
出资23.63亿元拿下耀莱影城100%股权,增值率562%;
 
出资14.37亿元拿下都玩网络,增值率达到2150%;
 
出资数亿元相继收购自由星河、侠聚网络等游戏公司,以及全国多地影城,业务版图进一步扩大。
 
2021年中报显示,公司控股参股子公司高达163家。

Choice金融终端

随着收购资产的并表,文投控股业绩大增,2015年扭亏为盈,2016年以22.52亿元营收和6.01亿元归母净利润登上业绩巅峰。
 
但是,资产收购是一把双刃剑,在推高业绩的同时,也累积了巨额商誉。在最高峰的2018年,文投控股的商誉账面价值达到36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37%,占净资产的56%。
 
收购越多,减值时越凶猛。
 
2020年,耀莱影城和都玩网络就分别计提商誉减值10.07亿元和4.51亿元,当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34.63亿元。
 
即使商誉大幅减值,问题依然没有改善。根据文投控股2021年三季度数据,公司商誉18.55亿,净资产26.58亿,商誉占净资产比例高达70%。


在今年1月份发布的年度业绩预亏公告中,文投控股也预告了2021年度继续计提商誉减值损失。

文投控股公告

这不得不让人怀疑这是一场预谋已久的财务洗澡。所谓财务洗澡,就是上市公司把对业绩有负面影响的所有因素全都做最坏准备,并将所有潜在亏损风险点全部一次性引爆。
 
洗干净之后,上市公司就可轻装上阵,盈利就比较容易一些,甚至可通过转回此前过度计提的各项损失,自动提供盈利来源。
 
商誉减值是上市公司进行财务洗澡的重要手段,因为商誉减值测试存在一定主观性,很难精确计算,这为上市公司调节利润留下了空间,有的上市公司在业绩较差年份,索性一次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
 
之所以如此操作,有的是为了规避此前连续亏损的退市红线,有的是为了配合二级市场主力的股价炒作,财务大洗澡之后,为未来几年公司股价炒作营造相对平稳的环境和空间。
 
从文投控股的情况看,更像是前者,这也迎来了交易所的关注和问询。

上交所问询函

到底是不是财务洗澡,相信投资者心中自有答案,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文投控股大量高溢价收购的企业,性价比是十分低的。
 
简单来理解,如果我们用1000万收购一家净资产为100万的公司,在资产负债表上会有100万长期股权投资和900万商誉。
 
我们看看文投控股的长期股权投资与商誉的对比:

Choice金融终端

2018年长期股权投资0.02亿元,商誉达到36.31亿元,差值高达36.29亿元。
 
2020年进行大幅商誉减持之后,与长期股权投资的差值依然高达18.47亿元。
 
由此可见,文投控股的高溢价收购有多夸张。
 
除了买得贵,而且还买得亏。
 
根据文投控股财务报表附注明细,长期股权投资年年亏损,2017年长期股权投资亏损11万,2018年长投亏损124万,2019年长投亏损120万,2020年长投亏损105万。

Choice金融终端

高价买回来的资产,都变成了年年亏损的窟窿,还要继续买买买,那么踩雷自然是早晚的事。
 
所有残暴的欢愉,终将以残暴终结,在顶流炒作和烧钱投资都失效之后,文投控股还有谁能救场。


商务合作 | 加微信:JinjiaoBD



千山万水总是情,点个在看行不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