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也许有坏人,但理客中可能不算人。

现场有坏人

这是北京,你看谁怂了?

孩子们,不要怕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留守在富士康的员工:不怕病毒,只怕管理不到位 | 深度聚焦

北青深一度 北青深一度 2022-11-14

记者/李想俣 实习记者/王一凡 王琳茜 吕惠

编辑/杨宝璐


段飞和很多工友在一起等待转运

116号,段飞发现自己“阳”了。

这是自10月底富士康郑州航空港厂区爆出员工徒步返乡的视频后,他留守在厂区的第9天。当天早上,他收到公司的短信,被告知前一天的检测“核酸结果异常”,需要转运隔离。

经过18个小时的等待,他终于到了隔离点。而此时,不适症状也浮现了出来——他发烧两天了,头昏脑涨,也吃不下饭,只能卧床休息。

核酸阴性和阳性的员工被要求分开管理,这是一场仓促而涉及人数庞大的转运,随着最初的混乱逐渐平息,生产要求使得富士康又重新开始预招募工人。而它所面临的困境,正是疫情之下超级工厂所普遍面临的管理难题,作为庞大工厂上最微末的单位,每个工人的遭遇,都会影响到这个庞大机器的运转。

郑州航空港科技园富士康工厂平面图


从两天一检到一度停检

10月29日,段飞的家人在网上看到富士康员工返乡的视频,给他打电话,希望他能回家——一个距港区富士康仅几百米的小区。

“家人想让我回去,但我现在不敢回去,我怕传染他们,毕竟现在都不测核酸了,我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阳性。”10月31日,段飞在接受采访时说。

而此时,其实郑州航空港富士康发生疫情已经有20多天了。

富士康在郑州拥有三个厂区,航空港厂区(以下简称“港区”)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占地560万平米,分为10多个工区,分别被冠以不同的英文字母。工区中每个车间有两三千人,下辖十几个工站。此外,厂区外围还有十多个宿舍区,整个港区约有员工20万人。

9月往往是苹果公司新品iPhone的发售季,因此每年这段时间也就成了富士康员工最忙碌的工作季。在郑州10月初爆发疫情后,港区工厂并未停工。

段飞告诉记者,他所在的G区是整个富士康港区最早发生疫情的区域,在短短一个月内,他被隔离了两次。

段飞负责在iPhone14边框上安装音量键,是整个流水线上最前端的工序。10月8日中午,他刚在厂区南边的食堂吃完饭出来,就看到有人把餐厅围住,还拉起了警戒线。之后他才知道,当时在食堂里的人全被判定为密接。

回到车间后不久,段飞的工友们即被告知,G区出现了阳性感染者,车间内的两千多人将作为次密接进行隔离。

然而转运未能在当天进行。与段飞同工站的200多名工友在车间里等待了一天一夜,有两名工友甚至在等待中晕倒。直到10月9日晚7点多,厂区安全总务处的负责人才通知工人们转运。段飞和工友们本以为会有车来接,但随后被告知需步行前往近3公里外的豫康北区公寓隔离。

由于不满前期安排的疏漏,又担心隔离要自费,车间里的部分工人径直翻越安检门离开,门卫也未能阻拦。段飞告诉记者,富士康员工的返乡从那时就开始了。

刘康是E区技术岗的工作人员,据他回忆,10月24日、25日前后是富士康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不少同事都是核酸初筛异常而被拉走。起初是一些空置的宿舍被当作隔离宿舍。到后来,拉走的人越来越多,就被拉到外面的隔离点了,比如恒大未来之星。”

在刘康的记忆中,10月29日是一个节点。那天是周六,当晚有不少员工选择离开。“周日我们休息,周一来上工的人就少了。”当时他们还可以回宿舍就餐,一路上,他看见不少工友背着包、拖着行李箱,把路上的围栏挪开,离开厂区。

刘康告诉记者,一个区原来有6条生产线,现在只剩下3条在正常运转,而厂区食堂也从10月19日起暂停堂食。“19号开始,厂里发饭票,要求所有人都要去厂区大门口领盒饭。” 

据一位在F区工作的员工介绍,富士康的内网平台“爱口袋”App上原有一个安全码功能,进工区需要出示。如果安全码变红,说明可能是密接。但10月中的一天,该功能突然下线,进工区只需出示核酸。

核酸检测要求也在变化。10月10日前,富士康的核酸检测要求是两天一次;从10月10起变成每天一次;10月22日变成每天一次核酸+抗原;再往后,到10月28号,核酸检测停止,厂区通知员工,进厂员工不再需要进行核酸,只需要抗原自测阴性结果。只有抗原阳性者才需要做核酸。

同为G区员工的袁丽也证实了这一说法,“在10月28号那一周里,只要抗原阴性就能正常出勤,正常打卡。” 

段飞告诉记者,抗原只能在车间里做,如果员工不在车间,就拿不到检测盒。这意味着这几天只要员工有一天没去车间,就做不了抗原,第二天门禁卡的权限会失效,无法进入厂区。


10月31日,段飞请假了。他告诉记者,那天,他认识的一位工友刚从恒大未来之光隔离点返工,当天抗原还是阳性。厂区地上扔着很多阴性的抗原检测盒。这位工友随便捡了一个,拍照上传后,就去上班了。段飞害怕被传染,就请了假。



有人返乡,有人选择留下


10月30日下午,富士康方面发通知称,急于返乡的,公司会组织车辆;自愿留下的,公司会做好保障。10月31日,郑州航空港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消息称,已要求富士康落实“四方责任”,有序恢复生产生活秩序。


同天,富士康逐区恢复堂食。第二天,G、E两区的食堂重新开门,但仍未恢复当场打饭,只是发盒饭让员工在食堂就餐。
选择原地隔离而不是回家,段飞有自己的考虑。他是省内大专院校的学生,被校方安排到富士康实习三个月,只有完成实习,才能拿到毕业证。正常情况下,他7月21日进厂,9月25日结束实习,但由于疫情和隔离,实习的结束时间被一再推迟。
和段飞同批来实习的有20多名同学,大多被分在G区车间,经历过上次的隔离,他们现在也都还留在厂区,没有离开。
“毕竟是学生,一方面要考虑毕业问题,另一方面还有工钱。大家都想挣点钱,给家里减轻些压力。”段飞说。“只剩十几天了,问题也不大,但是这十几天也得小心,不要中招。”
而作为在富士康工作了两年的长期工,刘康的工资由底薪和出勤构成,没有返费机制。所谓返费,指的是富士康对新入职90天,且出勤满55天的员工,一次性补贴10500元。
他决定留下来,因为回老家驻马店也得隔离,当地政府公布的自费隔离标准为每天200元。他觉得没必要,“留在这里隔离,至少富士康不要钱。”
相比于20岁出头的年轻人,31岁的王秀丽已经算是留守者中的“大姐”了。原本满员的八人宿舍,现在只剩她一个人。10月底那会儿,她原本也跟随着同事,收拾行李准备撤离。但她老家许昌市襄县的防控政策很严格,王秀丽给家里打电话时,婆婆表达了担忧,怕她把病毒带回去,染上家里的3个孩子。
思前想后,王秀丽最终又打开行李箱,把生活必需品放回原位,在宿舍过起了一个人的隔离生活。
10月31日,港城公寓通知解除封控。这是个好消息,但也意味着不会再有志愿者送来每日三餐。为自身安全起见,王秀丽等到把存下的4桶泡面吃完才出楼。
作为劳务派遣工,她7月16日入职,到11月初正好做满三个月,可以拿到1万元返费。她决定拿到返费后就到附近村里租个房子,做些手工活,等到郑州解封了再回家。
段飞收到公司短信通知,被告知核酸异常

转运,阴性和阳性分区管理

如何避免感染进一步扩散,确保留下来的人正常生活以及生产线正常运转,是富士康面临解决的问题。11月3日,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发布通告,当日进行全员“单采”核酸检测。港区富士康也通知,除已经单采阳性的外,所有人(含抗原阳性未进行核酸单采者)均需到厂参与检测。核酸单采持续7天,将一直到10日。

6日早上,一直参加核酸单采的段飞收到公司短信。他被告知前一天的检测“核酸结果异常”,岗位权限随之取消。但段飞的“郑好办”健康码依然正常。那时,他尚未感觉身体有任何不适。而同在G区工作的王建也被告知核酸异常,但郑州健康码仍然是绿码。

王建觉得,自己的症状较轻,同宿舍隔离的其他人也只是发烧、咳嗽。隔离的头两天,一直没人再给他们测核酸,也没有药物。直到11月6号,王建他们宿舍领到了板蓝根和连花清瘟胶囊。

11月6日晚10点,“富士康郑州科技园”公众号发布《点对点闭环管理通告》。《通告》要求,自11月7日起,只有富鑫、豫康北区、山顶三个宿舍区可以闭环通勤。港城、鑫荣、华鸿、天成、裕鸿、豫康南区、枣园、富航等宿舍区只进不出。此前,港区富士康于11月3日重启了核酸单检。阴性员工将被集中到上述三个安全宿舍区,阳性人员则会被转运隔离。

这项措施旨在将阴性和阳性员工分开,避免病毒蔓延。但也有搬到豫康北区的员工表示,有些阳性工友一直在宿舍里卧床,没有人管。有的宿舍阴性员工都已入住,核酸异常的工友却还没有被转运走。

段飞再次踏上隔离转运之路。转运并没有想象中的全程闭环,步行前往集合转运点时,他只有一只N95口罩,直到穿过附近的社区到达转运点后,现场的工作人员才给他发了一套防护服。

当晚9点,段飞还在铁栅栏临时围成的转运点等待。在等待的4个小时里,周围的工友说,当天早上7点过来等着转运的,现在还没运完。郑州夜里的气温不过10°C,段飞并没带厚衣服,在白色防护服里他只穿了一件短袖。

这时,他也渐渐接受了自己阳性的现实。“(等待的人)全都是阳性,也包括我。”

这晚,段飞一夜没睡。他和同批被转运的工友步行到厂区2公里外的另一个集合点才坐上车。到7号早上8点多,段飞才到达省直青年人才公寓航港北苑,这段正常车程18分钟的路,他用了18个小时。

生产,富士康出台了一系列激励政策

“不怕病毒,只怕管理跟不上”

116,刘康终于搬为核酸检测阴性员工准备的山顶公寓,此时航空港区正在实行静态管理

厂区为他们发放了一些“特效药”、维生素C、N95口罩和消毒物资。他口中的新冠特效药是阿兹夫定,“发了两三天左右,用纸包着,每人三片,每天上工时发。”

一开始,刘康没有吃那几片药,因为上面没写具体药名,只听说是稀缺药,后来看到药瓶,才知道是阿兹夫定。

留守富士康的这段时间,家人每天都会给刘康打电话,“我只能告诉他们,我的工作环境还比较安全,让他们放心。”

李贝贝也是留守富士康的一员。她今年刚从河南职业技术学院毕业,上半年的省考未能上岸。出于薪资考虑,9月她选择了入职富士康,成为一名正式工。

在10月末出现员工返乡潮之后,李贝贝反倒安心了些——人数变少了,管理就可能更顺畅,她不怕病毒本身,只害怕管理跟不上。

她曾向第一批去恒大未来之星隔离的员工打听情况,对方告诉她,刚去恒大未来之星隔离的那天,大家的物资都靠抢,但第二天晚上志愿者人数增多,物资就能有序地发放到每个隔离房间了。

她选择留在富士康,每天在社交平台上更新留守视频:在宿舍隔离时发放的餐食、厂里给每个宿舍发放的扑克牌、出勤补贴的通知等。

她觉得没那么糟糕,自己所在的宿舍还有四个人,隔离餐早上是面包,中午晚上是盒饭,虽然被隔离在宿舍里,但2000多元一个月的底薪照发。截至11月4号,她已经在宿舍隔离了13天。

自隔离开始,她们宿舍没人出现过混采异常,三餐也都按时发放。宿舍楼下设置了食物补给站,按照正常价格售卖。

不过,李贝贝母亲还是给她打了电话,让她辞职回家乡信阳。李贝贝向母亲解释,网上的不少视频都是谣传。

她介绍称,为了留住员工,稳定人心,富士康出台了一系列激励政策,分为出勤补贴和全勤奖励两部分。出勤补贴是从10月26日到11月11日期间,出勤7天及以上但不足10天的,奖励600元。10天及以上但不足13天的,奖励1100元。13天及以上的奖励1500元。全勤奖励则从10月18号开始,每天补助50元,26号起涨到每天补助100元。

“11月起,富士康又公布了‘激励新政’。出勤补贴涨到每天400元。出勤满15天、20天和25天分别能获得3000、4000和5000元的全勤奖励。”

根据集中到安全宿舍区的新政策,李贝贝搬到了富鑫公寓。公司给每个员工发放了四种药:一盒连花清瘟胶囊,一大包板蓝根颗粒、一瓶维生素C和一盒金嗓子含片。李贝贝入住的房间在第一天就住进了5名工友,她们的核酸结果都是阴性。

被隔离在富航公寓的王建,还在继续测核酸。9号一早起来,他发现自己最新的结果转阴了。但和他同一房间隔离的工友中,还有五六个人是“核酸异常”。

现在,除了核酸异常的员工外,其他人都能复工。

李贝贝觉得情况正在变好,但依然选择了请假。因为她觉得“密不密接已经不能作为安全标准了。”不过,她决定几天后立马返工,因为“(工资)一个月顶三个月的”。

11月6日晚,在郑州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郑州航空港区新冠疫情应急处置指挥部重点企业防控部部长孙建革表示,针对富士康员工诉求,港区管委会于11月2日出台了《富士康科技园员工关爱15条措施》,包括生活保障、防疫安全、环境消杀、人文关怀、员工权益等五方面。对于自愿申报留港区隔离的员工,政府给予每人每天300元的生活补助,按日发放。

与此同时,富士康也重新开始预招募小时工。招工海报显示,近期离职返乡的老员工,重新入职后将获得一次性关爱补贴500元。而所有应聘者的报到时间均为“航空港区解除静态管理后再做通知”。

(为保护采访对象隐私,文中富士康员工均为化名)
【版权声明】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北京青年报【北青深一度】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注我们的视频号

二手房交易骗局在调查:数百业主“卖房致贫”拦下法律红线边缘的留守少年交钱买平板,进入最智慧的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