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丁丁在上海

关于北京科兴生物违法犯罪的举报信

看懂当下和未来的三件事

人民日报:决不允许“文革”错误重演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宋方金:我静默的这段时间想了很多,老敌人未走,新对手又到!

四味小小编 四味毒叔 2020-09-28


■ 本期轮值毒叔 

■宋方金


完整内容请点击视频观看


 

大江流日夜,我是宋方金。


很长时间没有来《四味毒叔》说话了,为什么?因为上半年我拍了两部戏,一部叫《甜蜜》,是我跟阎建刚导演合作的。另外我还拍了一部网剧《刺》,是根据李尚龙老师的小说改编的一部网剧,这个应该是今年下半年能够跟观众朋友们见面。


最近几天谭飞老师一直敦促我到《四味毒叔》来跟大家打个招呼。这几天我的心情非常沉痛,所以说我决定来跟大家说说我最近的所思所想,所思所想的缘起主要是咱们中国有一个网络作家,大神级的,叫江南,在前段时间我看到他一个观点,他说他们公司的人七天就能写一个剧本。


我当时是非常的震惊,虽然说我对网络文学也有所关注,但是我没有想到他们进入到影视领域之后七天就能写一个剧本。很多观众朋友对写剧本这个概念不是很清楚,写剧本有长有短,比如说一部电影的剧本基本上是3万字到4万字之间,它的片长是一百分钟左右。像这样的一个剧本对于职业编剧来说,大概都是要三个月到六个月。最长的一个剧本,据我所知是刘震云老师的《温故一九四二》,电影叫《一九四二》,这个电影剧本一共写了19年。 


那么一部30集到40集之间的电视剧,对于一个专业编剧来说,它需要一年到两年的时间,我指的是一个编剧,不是说联合编剧。这是一个很典型的创作时间,这个时间是不可被缩短的,即便是联合创作,两个编剧或者五个编剧联合创作,这个时间基本上也是这样的。


比如说像大家熟知的《北平无战事》,刘和平老师编剧的,这个剧本是写了七年时间。再比如说最近正在播的《老酒馆》,也是写了有两三年,这是正常的电影和电视剧创作的时间。但是在这些网络作家进来之后,就诞生了七天就能写一个电影剧本的概念,我当时就开玩笑,我说我特别想拜江南老师为师,本来我是以调侃的态度来看待这个事情,但是最近这两天我又有了一些新的看法。


三年前我见过高晓松发过一个微博,他说他见到了音乐机器人,他听到的音乐机器人写出的曲子比一般的音乐家和作曲家要好!我当时不以为然,我认为机器人没有办法模仿灵魂,那时候我是非常自信的,但是我在看了乐府机器人写的唐诗以后,我这个自信崩塌了。


我这几天是毛骨悚然的一个感觉,尤其是在昨天晚上深夜11点之后,我花了三块钱听了周杰伦先生的《说好不哭》之后我就哭了。因为他的这一首歌曲音乐机器人是非常容易写出来的。也就是说在艺术家拿出极端智力极端工作的时候,我们可能目前还能够战胜创造性的艺术机器人,但是如果我们掉以轻心的话,我们已经不可能战胜他们了。我在想如果这些机器人不断迭代,那么他们很容易取代我们。 


因为在智力领域,在数理领域,我们能够看到柯洁和韩国棋手李世石的经历。当时AlphaGo战胜李世石的时候,柯洁在微博上宣布说,它可以战胜他,但他不能战胜我。但实际上柯洁上阵之后连着输了五局,然后小伙子当时也哭了,因为他感觉到了机器人无比强大的一种学习能力。而在今天当我看到乐府机器人的时候,我也产生了这样的一种非常崩溃的感觉,这种崩溃的感觉来自于两个方面,一个是我们这些创作者越来越想变成机器人,越来越想试图进行复制性的创造,所以说我经常看到有什么创意基地、创意工厂,我都觉得非常可笑,因为这就是说妄图想把人类变成机器人。 


华为推出了他们的乐府机器人,他一共写了四首诗,然后让大家来猜哪一首是唐朝诗人写的,哪一首是他写的,我非常认真地猜了一下,很不幸猜错了。

 

然后在录制节目之前,我又让我们最博学多才的谭飞老师去猜,果不其然也猜错了。也就是说今天为止,乐府机器人写的唐朝诗歌,我们已经很难辨别其真假了。所以说我感到非常惊悚,就是在我们人越来越像机器人那样去工作的时候,机器人为什么变得越来越像人了?


那么我接下来就念四首乐府机器人写的诗,然后大家看一看你能不能选出来,这首诗就叫《江上田家》,这是一首唐朝诗人写的诗,我接下来念的这四首中,只有一首是唐朝诗人写的,其余三首都是机器人写的,大家分辨一下。


第一首 《江上田家》


村南喧鸟雀,江北梦悠悠。

桑熟蚕三眠,人家半依楼。

一身千万里,何处得穷愁。

日暮歌明月,长河满斛秋。

第二首 《江上田家》


江边田舍好,茅屋远相迎。

竹里开门入,芦中引水行。

犬来沙上吠,鸥去岸间鸣。

 不是无吟兴,谁知乐此生。


第三首《江上田家》


近海川原薄,人家本自稀。

黍苗期腊酒,霜叶是寒衣。

市井谁相识,渔樵夜始归。

不须骑马问,恐畏狎鸥飞。


第四首《江上田家》


野水通渔路,江村带夕阳。

数家深竹里,一树芦塘。

牧去牛羊下,人行果橘旁。

相逢皆贺岁,还有醉眠香。




这四首诗只有一首是唐朝诗人写的,我在家辨别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我选错了。我刚才又让我们的创始人谭飞先生辨别了十分钟,他也辨错了。我觉得如果有辨对的,我可以送大家我的书。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另外还有一个更可怕的事情是最后这些指令员就让人工智能写一首“人工智能”,就是让人工智能写自己,然后“他”是这么写的。 

人能耕,耕是耕作的耕,凿就是凿石头的凿。人能耕凿不可测,自力固穷无近功。天高地下岂其小,以浅求深谁谓雄。我老但欲知义立,目前所见非俯躬。安得苦心为物役,正使益远忧难融。


这里边最可怕的是人工智能马上意识到他是在写他自己,所以他写了一句“我老但欲知义立”,就是我即便老的时候我也要知道人要有义,人要有精神。就是说人工智能实际上“他”是有自我意识的,因为现在的人工智能并不是简单的指令性的、机械的人工智能,它是通过神经网络来学习的,也就是说我们从小到大学过的所有的唐诗,它实际上五秒钟就可以全部学会。 


我们想知道的所有的数理知识,它基本上两三秒就能学会。所以说我们现在十年、二十年寒窗苦读,我们读到博士生,也就是他几秒钟就能学会的一个东西,而且他模仿得并不是知识本身,它模仿的是我们的神经网络。


AlphaGo战胜了柯洁和李世石之后,那么他们开发了AlphaGo2,AlphaGo从来没有战胜过AlphaGo2。他们已经战了很多很多局了,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人类已经完全没有办法跟AlphaGo2进行一个对决了,根本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那么回到我们所谓的创造性的行业中来。可以想见,目前如果我们开发出一款编剧机器人或者作家机器人,实际上现在已经有编剧机器人和作家机器人,我们面临着两个问题,一个是我们很可能被他们淘汰,我们可以说莎士比亚不会被他淘汰,托尔斯泰不会被他淘汰,鲁迅不会被他淘汰,但是大量的像江南这样的网络作家,这种立志要当机器人一样的作家,我觉得面临着一个非常大的被淘汰的可能性,而且我相信99.99%的作家和编剧是要被淘汰的。因为目前我们在市面上可见的影视剧,有哪一部不是这个机器人可以写得出来的呢,熟悉的味道,常见的配方,散发着宾馆里策划的东西,这些东西本身就是没有灵魂的。 


而且机器人模仿没有灵魂的东西,它可以在一天之内成长为一个巨人,而即便是我们要模仿一个没有灵魂的东西,我们也要靠肉身学习大量的配方、套路和技巧。一个人一辈子看不到1万部电影,但是1万部电影对于机器人来说,他一分钟就学会了,甚至是几秒钟就学会了,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呢?我觉得对于创造性的工作者,对于编剧,对于导演,对于作家来说,我们面临着一个什么样的挑战?这是一个问题。


另外一个问题,我们面临着一个伦理上的问题,在原来就是像郭敬明老师或于正老师抄袭,他是用肉身抄袭,他抄袭我们很容易就看出来,因为他抄的痕迹太明显了,也就是说他的抄袭留下了痕迹。 


但是如果我们让乐府这样的机器人,或者说我们开发出不断迭代的这样的机器人,如果让他们学习了全世界所有的可见的故事,已知的故事,那么我们再让他们写故事,一定是抄过99.99%的作家,这样到底是算抄袭还是算创作呢?或者说我们再面临着一个问题,如果郭敬明或者于正买了一台这样的机器人,或者他们自己开发了一台这样的黑科技机器人,然后拿出来说是他们自己写的,我们如何去进行这种艺术上的辨别,这种伦理上的辨别,还有这种版权上的辨别。 


所以说我觉得我们面临着巨大的一个来自未知领域的一个挑战,就是人工智能和艺术创作之间的关系。因为人工智能和科技的关系是无需去中意的,因为本身它就是科技诞生的,它也会助力科技,但是我们接下来法律的领域怎么办?如果有人用机器人写作,然后赚到了很多的钱,窃取了很多别人的成果,这个问题怎么办?


另外一个就是根据我个人对未来的人工智能艺术创作机器人的这种判断,作家很可能要更往上游走。比如说在机器人输入的源代码里边,我们要查找它到底输入了哪些角色? 


如果他输入的是公版领域中的角色,比如说像哈姆雷特、祥林嫂,像武松、孙二娘这些在历史上已经成为公共知识领域里免费的这样一种权益的话,我觉得可能它不存在伦理上的问题。但是如果他输入了许三多,他是不是要向编剧兰晓龙付费,如果它输入了比如说我们目前还健在的一些作家创造的一些角色,一些情节,我们如何跟机器人来共同分享权益,或者说我们如何在源头上管理好这个版权,我觉得这都是我们接下来要面临的一些问题。


但是最重大的一个问题就是,目前我认为艺术创作类机器人还没有挑战到我们的核心领域,也就是说他还不能完全取代我们。 


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们的编剧,我们的作家如何去创作?就像我刚才说的,像江南这样的作家,像他这种机器式、机械式的创作,我们如何杜绝?我们如何在我们的艺术创作的领域之内百花齐放,我们如何创作出有灵魂的电影、电视剧作品?


因为我原来认为机器人不可能模仿灵魂,我现在已经动摇了,因为神经网络的生长完全可以模仿灵魂。灵魂细微的东西,他们是完全可以模仿的。


所以说我觉得我们的编剧和作家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时刻,我们必须正视这个问题,然后我们去想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守住艺术创作的领域,把创造性活动放大到最高,然后尽可能延缓人工智能机器人替代我们的脚步。 


希望我们共同来迎战充满诱惑,充满机会,但是也充满危险的这样一个领域。


今天主要就是跟大家分享人工智能和艺术创作之间的关系,下期再见,谢谢大家。



今日福利

在本篇公号文章留言中,第一名猜出哪一首诗

为唐朝诗人所作的《江上田家》

将获得宋方金的《给青年编剧的信》

欢迎大家踊跃发言~

中奖者注意留言回复哦



四味毒叔特别节目
走近青年影视人 


【演员篇第一期】

北漂女演员的生存需求并非天价,5000块钱足够坚持梦想

【演员篇第二期】

不是你拍戏你就是演员了,反正我还不是一个演员

【演员篇第三期】

因为演默剧,很多人以为他不会说话

【编剧篇第一期】

热爱和没退路并存,成功焦虑压迫着我……

【编剧篇第二期】

我连电影都干了,还有什么干不了

【特别篇】

都在吹《哪吒》,谁又了解基层动画从业者?

【编剧篇第三期】

有些人给编剧寄来的刀片我们不收



《四味毒叔》是由策划人谭飞,剧评人李星文,编剧汪海林、宋方金、史航五人发起的影视文化行业第一垂直独立视频表达平台。欢迎有个性、有观点的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经纪人、评论人、出品人等前来发声,或脱口秀,或对话,观点不需一致,但求发自内心。“说” 责自负,拳拳真诚在心。




Modified on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