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个红码,这是一座监狱

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专访推特网黄【性瘾种马】(下篇)

豆瓣封禁:中国版女性瘾者超大尺度欲望满溢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走近青年影视人 | 如果有天火了,我想让我妈当面狠夸我一次

乌鸦哥 四味毒叔 2020-09-28

完整内容请点击视频观看



写在前面:

今年开春,四味毒叔做了一个用户调查,参与调查的用户有百分之70是影视行业从业者,其中百分之三十是20岁到30岁的青年影视人,在填写“希望看到怎样的节目”时,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人选择了“青年影视人的生活环境及创作困境”这一选项。其中青年影视人和资深从业者的比例几乎是1:1。这个数据无疑是让我们兴奋的,年轻人有话要说,而也有人想要听他们说。在不影响节目正常播出的情况下,我们开始了长达两个月的筹备与策划。这对于一个日播节目来说是巨大的压力。在挑灯夜战,疲惫不堪的时刻,始终有一个声音支撑着我们“让更多的人,听到他们的声音”。




“北漂”是一个很复杂的词汇


北漂是理想和梦的追求,也是无数人向往的诗和远方;北漂既有无数热血青年奋斗的缩影,也有异乡漂泊的孤独。


“北漂”这个词汇的复杂性,在“北漂青年影视人”这一分支上尤为凸显。


看似荣耀的“北漂青年影视人”群体中90后居多。然而90后一直被视为轻易能被摧折的一代。可事实上,被生活历练过的他们已逐步进入社会的角色。

本片是四味毒叔特别企划《走进青年影视人》系列(演员篇)的第二章《躲在嬉闹背后的小男孩》。片子目的还是围绕青年影视人的生活环境及创作困境进行探究,让更多的人,听到他们的声音。


栗子:你来北京多久了?有算过时间吗?


谢泽成:2015年2月份来的。毕业的那年,来艺考。


栗子:来艺考,考中戏?


谢泽成:初试就被刷了。


栗子:那为什么后来又去读进修班?


谢泽成:其实之前在大学里一直没有学到东西,觉得还挺遗憾的。


栗子:那在南昌快乐还在北京快乐?


谢泽成:南昌,肯定是南昌。


栗子:我知道你在南昌的时候,是学校艺考的第一,是全省的第一。可是来北京之后,第一件遇上的事,就是被中戏刷了。


谢泽成:挺好的。


栗子:有落差吗?


谢泽成:落差肯定是有的,但是更多的,是清楚了我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明白了自己还有很多进步的空间。我在学校的三年从没挨过骂,哪怕犯了错,老师也不骂我。因为我专业好,所有人就都不批评我,我就变得自我感觉很良好,天天觉得自己其实这样就行了。出来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自己这么差,我其实还有很大的进步余地,那样最起码会变得比我现在强得多。


栗子:你是一个相信努力就会有结果的人。


谢泽成:努力不一定会有结果,但努力一定会成长。之前就有一个导演曾跟我说过,演戏是演什么?这就好比骑自行车,70%的人都是双手骑,还有另外28%的人,他可能是一只手骑或者是松开双手骑。那另外2%是什么?是可能站在自行车上,或者倒立着骑,亦或是在上面玩花式。但他的目的已经变了,这种在我概念里面,就叫撒狗血。所以说2%的不要,70%的无聊。而那28%,是会被接受,而且会被认为有意思的。我一直在往这28%去靠。


栗子:为什么你现在的多数角色都是大龙套?


谢泽成:因为我现在不配挑角色。


栗子:会不会觉得如果我是演男一号,我其实可以比那个人演得更好。


谢泽成:肯定会有。


栗子:你最想演的是什么?


谢泽成:孙悟空。


栗子:为什么想演孙悟空?


谢泽成:从小就喜欢,因为就像歌词里唱的“踏碎凌霄、放肆桀骜”,我觉得很酷。


栗子:哪怕是配角。


谢泽成:哪怕是配角,但孙悟空应该不会当配角。




谢泽成对自己接下来的规划是读完北电的进修班再去读中戏的进修班,这可能在很多人看来是无法理解的事。但这个现象放在更朴实的角度上去理解,有点像综合类大学学生找不到工作选择继续读研为了缓解就业压力是一样的。从某种角度来说,正好印证了青年演员的出路太少。


栗子:你觉得你在北电学到了什么?


谢泽成:复习。


栗子:复习?


谢泽成:因为北电的进修班,它招生的门槛相对会低一点,老师需要去照顾大家的整体水平,所以在北电学到的那些东西对于我来说,可能更多的作用就是把我之前没学好的问题再拎出来,重新再温习一遍,然后去修改。包括今年我其实准备再攒个钱,上个中戏的进修班。


栗子:这是你对自己的期望吗?


谢泽成:期望肯定是期望,但是最后还是会被现实扼住我的咽喉。


栗子:现在他在扼住你吗?


谢泽成:他快扼死我了。




四味毒叔之前采访过很多演员,也有不少能表示自己喜欢演反派角色,原因大多都是觉得演反派很过瘾并且具有挑战性。谢泽成喜欢演反派的理由给出的角度有别于他人。甚至让我们觉得他对反派角色的解读很浪漫,但这种浪漫来源于一种苦难。他一定是在梦想前行的道路上听到了很多不被认可甚至嘲笑的声音,以至于他觉得坚持梦想是一件很“反派”的事。



栗子:你更喜欢演绎什么类型的(影视)作品?


谢泽成:悬疑和喜剧。


栗子:那悬疑和喜剧,哪个是你最想演的?


谢泽成:悬疑。


栗子:为什么想演悬疑?你把自己想象成了柯南?


谢泽成:不是柯南,而是凶手。


栗子:你是凶手?


谢泽成:对,我一直想演反派。因为我觉得反派心理素质非常强,没有人可以改变得了他。我觉得哪怕是方向不对,但若一直能坚持一样东西或一件事情,也是很厉害的。比如说一些身边的声音会问你为什么好好地跑去做导演?为什么好好地要跑去写本子?为什么好好地要去做摄像?为什么好好地要学设计?为什么你有正经工作却不去干?当这些声音如潮水般涌入的时候,我就觉得需要有一个很强大的心理素质,只为坚定自己的内心。我觉得我选的路,只要不伤害到别人,只要是看得到前景,看得到希望,而且是我所喜欢的,那我就认为可以试着坚持一下。即便最后没有结果,最多也不过是回到了最初的原点罢了。



栗子:你前段时间去山东了?


谢泽成:对,去参加一个比赛。


栗子:什么比赛?


谢泽成:是山东卫视做的群演公社,有着为群众演员立名正身的立意。4000多个人,入围66个,然后再去比决赛,由66进30,30进15,15进8,没想到我稀里糊涂地走到了最后。当时知道入围总决赛的时候,我一下子就绷不住了。


栗子:好开心是吗?


谢泽成:我真的哭了,我打电话给我妈嗷嗷哭。因为我一直也在怀疑自己做的事情,这算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对我而言相对客观的认可。


栗子:如果有一天,你拍了一个大火戏的男主角,你也一下子火了,那你第一件事想做什么?


谢泽成:告诉我妈,就说你儿子其实挺牛逼的,我想让她当面夸我一次。包括这次去比赛,对我来说,我真的觉得自己挺厉害了,毕竟最后4000多个人里面,就选出了8个人。我是觉得挺厉害的,但她却说这有什么好得瑟的?那你以后要是再怎么样,那你不得飞起来?我都哭成那样了,你知道不?我就哭完之后,我妈一说这话,我就在想“妈,你夸我一次是不是能死?”她就是不夸我,我想让她当面夸我一次。


栗子:你对妈妈的感情很深,她支持你做这行吗?


谢泽成:支持。


栗子:她没有过怀疑?


谢泽成:说我不行?


栗子:嗯。


谢泽成:她没有怀疑过,从来没有怀疑过,她只会心疼我一个人在外面。因为我是单亲,家里的情况,说实话咬咬牙供个大学生还是能供下来的,但是家人会很辛苦,但我妈从来没有直白地跟我说过。在临艺考前的一个礼拜,我妈跟我说“没事,你去!反正你考上了,家里就卖套房子给你上。”她没说这句话之前,我会想我一定要去上个大学回来,但是当我听到我妈的话之后,我很清楚,即使我考上了,我也不会去上。


栗子:哪些事情是你一定不会跟妈妈说的?


谢泽成:我所有事情她都知道,除了我不好的时候。


栗子:比如穷对吗?她会觉得你现在在北京生活的挺好吗?


谢泽成:不会,因为最直观的体现,就是我穷这个事是藏不住的。她问我要钱,我没有,这就是藏不住的事儿。


栗子:你不愿意深聊这个话题是吗?


谢泽成:这有什么?只是因为我觉得深聊也没有意义,还不是自己想干这一行!还在北京呆着,就得挣钱吃饭。那是不是还得不让家人担心?是。那不就完了嘛!




在我们这期节目录制的过程中,栗子和谢泽成谈话氛围很轻松。哪怕是聊到“现在所处的困”和“行业潜规则”这种对他个体或是以他为代表的整个青年影视人群体来说都是很严肃的问题时,他的回答都很风趣。这也许会让观众感觉他有些吊儿郎当,甚至节目组在看素材时陷入到一种误区,是不是应该把痛苦的一面展现出来比较好?最后我们觉得就应该把谢泽城最真实的一面展示给大家,如果能在困境中快乐,也应该是一件很勇敢的事。


栗子:你觉得没有更多的人看到你,是不是你目前最大的困境?


谢泽成:会有一点。说实话,现在我们这个年龄段的演员其实有特别多,但又说句实话,我可能光靠小聪明就比他们强。我也想红,做这行的,谁不想红?我也会觉得凭什么专业不如我,长得不如我,可能在我看来也没有我聪明的他们可以得到这些机会?


栗子:遇到过潜规则吗?


谢泽成:有。她说跟我处对象,我说我这段时间要挣钱。她说你挣什么钱?我就说拍东西。她说一个月能挣多少?我说一两万。她说我一个月给你30万,你当我男朋友。


栗子:拒绝了?


谢泽成:我拒绝了。


栗子:为什么跟钱过不去呢?


谢泽成:五分钟之后我也是这么想的。当时我跟我室友说了这件事,我室友沉默了,我看得出他想骂我。


栗子:30万你都可以包养你室友了。


谢泽成:对,后来我也想过,我跟她处俩月,拿60万自己拍个片子不好吗?





谢泽成其实今年才23岁,是我们这次采访里年纪最小的青年影视人,可是他已经是一个老北漂了,在三里屯卖过棒棒糖,在剧组做过大龙套。然而这个老北漂并不喜欢北京,也十分坚定的表示自己总有一天会离开北京。可能一成不变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他对演员这条路的坚持。


栗子:你现在会不会对于自己是演员的这个身份有所怀疑,或者是疑惑?


谢泽成:不怀疑。我不是演员,我只是在做表演这个工作而已,我还不算是演员。


栗子:那你对演员有着什么样的标准?


谢泽成:演员这两个字在我这边的标准是比较高的。因为我听前辈们讲的东西比较多,他们会说当年他们学表演的那会儿是怎么怎么样的,那会儿声、台、形、表,还有各地方大语系方言,以及戏曲什么的都需要涉猎,包括你的心理塑造能力,角色塑造能力,心理建设,都必须很强,必须要达到一个水平才…


栗子:你觉得才是演员。 


谢泽成:对。比如说你要演一个四川的角色,不说你角色塑造怎么样,但最起码四川话学的得地道,各地方的大语系方言你一定要会。声、台、形、表的声,就是台词里边,就包含了这个,不是说现在说话,说普通话说得好就足够了,普通话是所有人都要会的好不好!我觉得我成长到了那个时候,我才会再考虑我对这个行业的要求是什么。如果有一天,当别人问你是干嘛的?我说我是个演员。当我可以很理直气壮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爽了。


栗子:你觉得自己差在哪儿?为什么现在不能理直气壮?


谢泽成:当我拿到一个本子的时候,不管是什么本子,除非那天状态真的非常好的情况下,我可以很自然,而其它的时候,还是演的成分会稍微盖过一点自然表露的成分。但是我一自然,就演得特别像谢泽成,特别像自己,这就说明我角色塑造能力差,角色塑造能力不够,专业度不够,我受教育的东西也不够,所以我也没有什么好的作品。我不能说我做这一行,那我就是演员了啊,对吧?


栗子:那你有为表演做过什么吗?


谢泽成:我为它活着,我相信总有一天会达成要求的。


栗子:那你觉得真正影响一个演员成为演员是什么?对你自己来说,或者是正在影响你的。


谢泽成:喜不喜欢。


栗子:那你喜欢吗?


谢泽成:喜欢啊。


栗子:你会一直做下去吗?假设说如果情况没有变好。


谢泽成:如果说最后影视这条路走不通,哪怕我不在北京了,我还是会回去做舞台剧的表演。

 

栗子:那你觉得离开北京会是一件不好的事吗?离开,它并不意味着成功才离开,也可能意味着失败而离开。


谢泽成:都不重要,我最后都不会在北京。


栗子:你最后都不会在北京?你已经预想好了?


谢泽成:我预想好了,我以后不论成功或者不成功,出来或者没出来,我都不会在北京。


栗子:为什么?


谢泽成:我不喜欢北京。

 

栗子:为什么?不喜欢它的哪里?或是它哪里让你不舒服?是人?


谢泽成:可能是我现在的位置不一样,如果我可以有足够的才华和足够的平台给我施展的话,我会觉得北京会是个非常好的舞台,我会在这里把我所有的东西都留在这边。但因为我现在的能力也不够,包括我现在局限的平台也不够,所以在这里就会很不自在。


栗子:你觉得这种不自在是来自于自身吗?还是?


谢泽成:就是来自于我自身。我对自己的认知不明确,包括自己的能力也不够,包括我对以后的路规划得还不清楚,所以我会迷茫,我迷茫就会不舒服,我不知道我该干嘛,我就会不舒服。

 

栗子:对,我之前会觉得你的迷茫和迷惑,可能是在之前的那个判断上。但是现在,这个迷茫就可能会再往后延伸一些,就是在那个结果出来的之后。


谢泽成:我做一个事情,在我不知道结果的时候,我都是会那个样子去做,所以我会去做完它,这样我才会知道我做的是什么样子。就像你问的,你说你坚持做演员这件事情,你觉得值得吗?或者说你觉得有意义吗?我不知道啊,我要做完。


栗子:做完才……


谢泽成:对,我做到有一天实在是听到演员这两个字,我就想吐的时候,才能知道有没有意义呀!



写在最后: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


据我们拍摄两个月之后,就在前天我们的工作人员在上海参加了一个活动。在一个新项目的发布会上,我们看到了谢泽成的名字,然后他名字前面有四个大字“领衔主演”,这应该是他前段时间参加《群演公社》最终结果。

四味毒叔的工作人员用微信互相传送着消息,都特别替他开心。感觉我们这一系列片子,可以成为《四味毒叔》和青年影人之间的一种特殊连接。最后希望下次再看到谢泽成,他可以特骄傲地告诉我们,我是演员谢泽成。



另,《走近青年影视人》演员篇第三期节目,将在下周五播出,请大家多多关注。



今日互动

对于本期节目,你有什么想说的?

(任意角度)


今日福利

在本篇公号文章留言中,

我们将在周一中午选出一位最走心的评论者

送出宋方金《给青年编剧的信》一本

欢迎大家踊跃留言~

中奖者注意留言回复哦



往期
回顾


【演员】

周一围 | 张鲁一 | 赵立新

王学兵 | 梁天 | 王劲松

潘粤明 | 郭京飞 | 徐峥 

 陈思诚 | 黄晓明 | 黄轩

罗晋  | 翟天临


 殷桃 | 田海蓉 | 王珞丹 

刘敏涛 | 郝蕾 | 谭卓

海清 | 池韵佟丽娅 

 姚晨 | 迪丽热巴 

杨幂 唐嫣


【导演】

冯小刚 | 文牧野 | 岩井俊二

郭靖宇 | 曹保平 | 赵宝刚


【编剧】

赵葆华 | 何冀平 | 王力扶

严歌苓 | 束焕 | 余飞


【制片人】

郭现春 | 韩三平 | 王中磊



《四味毒叔》是由策划人谭飞,剧评人李星文,编剧汪海林、宋方金、史航五人发起的影视文化行业第一垂直独立视频表达平台。欢迎有个性、有观点的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经纪人、评论人、出品人等前来发声,或脱口秀,或对话,观点不需一致,但求发自内心。“说” 责自负,拳拳真诚在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