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解放军鹰派将领戴旭和乔良,近日分别发表了两篇比较奇怪的文章……

囚禁女孩当真人充气娃娃,还驯养未成年人为性奴?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罪恶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再度来袭:诸多类型女优排行

再见,铁饭碗!2020全面取消事业编制,国家干部变合同工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快手”诸葛:交易就是这样,每年都有新烦恼

马赛客 交易门

上海浦东。09:15分集合竞价开始,交易室立即安静下来,年轻的交易员们紧盯显示器。他们每个人集中关注几只股票,偶尔刷刷相应行业和公司的新闻。

09:25分,集合竞价结束,交易员心跳紧随分时K线的节奏律动,一旦某些熟悉的图形出现,“啪”!一个回车键把预先埋好的单子打进去。敲进单子的瞬间,他们心头可能有些许紧张,甚至手心微微出汗。

交易员的判断来自长期盯盘、观摩交易、模拟交易,他们追突破,抓拐点,快进快出。他们大多没法用语言清晰解释自己的交易选择,但在敲击鼠标那一刻,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对他们来说,那可能是80%的概率,甚至90%。

其实这没那么重要,单子打进去,等待他们的是获利还是砍仓,一部分交给判断,一部分得交给运气。他们能做的是恪守交易纪律,不跟市场抬杠,保持韧性。不顺利的时候,个股没有流畅行情,震荡中翻来覆去扇耳光,交易员也得认。有的交易员守着显示器盯一天,可能找不到几次出手的机会。

交易室进门右手边的正前方,几块显示器隐隐约约地映着诸葛的脸,他留着略显粗糙的短发,白发清晰可见,身后是堆满杂物的储物柜。

诸葛是交易室的老大哥,年轻人都叫他老师。这里每一个交易员都由他亲自挑选,走进这个房间之前大部分都没有交易经历。

交易员的管理有一套完整体系。每个交易员分到几只个股——多为公司自营资金长线持有。短线交易中产生的盈利,交易员可以分到20%的提成。但如果一个交易员累计亏损达到15万,他马上会被辞退。

诸葛观察每一位交易员的表现,偶尔告诉大家自己对大盘和行业的判断。他不失时机地点拨、鼓励交易员,调整他们的交易头寸,让他们保持“手心微微出汗,但不至于动作变形”。这是诸葛眼里最理想的交易状态。

这些年轻的交易员做事专注,社会阅历浅,社交狭窄。诸葛看着他们,就像看着十五年前的自己。



最有幻想的阶段

短线交易是诸葛交易之路的起步。他2001年从复旦大学统计学专业毕业。工作头几个月没什么积蓄,诸葛把工资结余都往股票账户里存。他前后入金两万块钱,在股市翻来覆去地倒腾一年做到22000,不过“手续费比本金还多”。

2003年,涨停板敢死队的名声从宁波市海曙区解放南路传开来。诸葛开始学习作风剽悍的追涨停板。这种风格是在盘中寻找强势股,一旦行情起势,果断出击。“今天涨停,明天不管高开低开,(开盘)20分钟之内都走。”他们有句行话叫“有7就有10”,就是说盘中一只股票能涨到7%,冲到涨停的概率就很大。诸葛经常在6-7%附近出手。交易门曾经报道过的Sky,就过着这种刀尖上游走的生活。

“拍进去那两个小时是最痛苦的,你不知道它会怎样。”诸葛说。第二天就看运气了,运气好时高开,还没来得及卖出又封个涨停板。运气不好低开个3%,就被套住。

“我今天运气特差,昨天追了个板,今天跌停。我X!”聊到这,交易室一个小伙插话道。

“这就没办法。该砍就砍,认了就行。”诸葛说。短线交易中有些纪律必须遵守,浮亏加仓是他不能忍受的。

诸葛很快掌握追涨停板战法,资金和心态都膨胀起来。从两万元做到五万,他前后花了三年,但五万翻到10万,他只花了两个月。那是他对未来最富幻想的阶段。

诸葛大二时在同学的“怂恿”下买过200股云南铜业(000878.SZ)。当时就那么点少得可怜的本金,自己对股票也一问三不知。如今,一切都不一样了。

“妈的,这速度,40岁之前我早就……是吧?(早就成了)比尔•盖茨对不对?”诸葛回忆说,“(当时)真的很有想法。”



“姑父,你怎么不开心啊?”

短线交易让诸葛着迷,他认为短线交易是交易员的基本功,对交易员的技术和心态是一种历练。而且短线交易进出灵活,可以当日了结、随时认错的权利,“比天都大”。片面强调长线投资,在诸葛看来陷入了幸存者偏差。

最近茅台大热(点击这里看交易门对但斌的专访)。诸葛不无鄙夷地说,扯茅台大旗的人,讲故事的居多。茅台2001年上市,发行价31.99,首日开盘34.51,收盘35.55,并没有很受资金关注。茅台2008年从140多元跌倒50多元,2012-2014年从195跌倒90元以下,他不相信有几个投资者可以捏得住。五粮液(000858.SZ)比茅台更早上市,口碑也不俗,但五粮液上市近10年股票几乎不涨。

一个投资者在做出选择之前,跟茅台摆在一起的还有成百上千家公司。“你凭什么认为你选得到茅台,怎么不是ST生态(600709.SH,已退市)呢,怎么没选到银广夏(西部创业,000557.SZ)?”诸葛说,“茅台是被历史选出来的,不是被你选出来的,倒推没有意义,你这是在拿后视镜在看东西。”

短线做顺后,诸葛开始研究行业和个股,尝试做一些中长线。从资金累积看,他挺顺利。

这种风格转变需要一个过程。习惯短线交易的人,拿着单子过夜是会不踏实的。月初在上海参加饭局,一位短线交易出身的交易员告诉我,他身边很多短线交易出身的朋友,一直无法转型。他说这跟个人性格和知识背景都有关系。

诸葛的转变也不彻底,他仍然经不住短线的诱惑,中长线的股票在手里也捏不住。他深知挑选并坚定地持有一家质地优良的公司有多难。2006年初他买过上海能源(600508.SH)、ST环球(苏宁环球,000718.SZ)等。2007年上海能源涨到43.88元,ST环球涨到51.11,诸葛早在2006年就卖出了,他这一年“放跑了无数大牛股”。

直到2008年奥运会,诸葛才真正决定摒弃短线思路。

2008年8月8日,诸葛盯着一只强势股,涨到2%的时候他买了140万市值。“买的股票已经不记得了,礼拜五,这个我记得很清楚。(股票)前一天很强势,当天高开。”收盘时这只股票跌停。

那天晚上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诸葛的大舅子一家三口从老家河南开车到上海度假,一大家人晚上一起吃饭,看开幕式。小朋友好奇地问:“姑父,你怎么不开心啊?”

诸葛原本以为奥运会这样的举国盛事,股市没道理大跌。结果当天大盘跌了4.47%,诸葛亏了近17万。“你想不到的,遇到了。”

事情还没完,第二天大盘再跌5.21%,诸葛又吃了一个跌停板。

那时候诸葛全部资金都在股市,看好一只票,一把全部拍进去。他的个人账户在2007年买房前达到200多万,高点一度达到340万。他觉得没什么是自己做不到的。

市场就是这样,往往在交易员们“最得意忘形的时候,给你一下”。



真正的困难

2011年,诸葛辞职跟一位期货前辈学习交易。他做过期现套利、跨期套利、内外盘套利,管理资金从3000万到两个多亿。“有自己的钱,有老师的钱。”2013年,他开始组建交易团队,最初就一个学生。

“我们哪里有行情就往哪里去,股票、商品、外盘都在做。我的风险偏好很低,每年不亏钱就行,8-10%就挺好。”9月下旬接受交易门采访期间,他持有沥青多单。因为都是股东自有资金,管理压力相对较小。

不同类型的交易,诸葛这些年尝试过很多,只是自己带团队后琢磨更深入一些。他用渔网比喻自己对全市场的思考逻辑。“你抓住一个鱼眼,拎起来的时候会很累。一旦进入实操,就比较清晰。这样基本上不会被大行情甩掉。”

2016年以来,市场的整体波动比以前更小了。以A股为例,根据上证涨跌超过1%的天数统计,截至10月27日,A股年内收盘涨跌超过1%的天数只有10天,这个数字创了A股的历史新低。这个数字在2016年是65次,2015年141次。

这是诸葛的又一个瓶颈期,去年下半年和今年年初尤其艰难。问题想不完,白头发疯长。

“猜到,做到,赚到,是一笔交易的三个状态。猜到是你的判断,做到是你的交易体系,赚到是你的离场纪律。每一个都要贴你的性格。”诸葛说,“2016年我非常深刻地理解这三个事情没有任何相关性。”

年底在海南度假,诸葛想明白了。他需要调整自己的风险偏好。

“以前高波动低风险的机会多,现在高波动没了。(困难)跟意志、水平没关系。”诸葛说,“这会是常态,中国所有可交易品种波动区间都在往下走,因为GDP增速在往下走。”

当然这些都只有他自己清楚。“交易就是这样,年年难过年年过,每年都有新的烦恼。”在这个被年轻人挤占的交易室,诸葛很少带入自己的情绪。



好运气坏运气

多年的交易和交易员培训经验,让诸葛变得更加平和。

团队里每一个年轻人都经过他同样标准的挑选,同样的培训,但实盘中拿到手上的股票,行情可能不一样。一个交易员的股票三天就出大行情,另一个交易员的股票就没有大的行情。

诸葛设了一个上限,一个交易员亏到15万,就得辞退。公司每个月都会统计交易员的业绩。他解释说,自己并不是心疼这些钱,或者认为培养一个交易员只能花费这些成本。而是亏损会让这些交易员背负压力,每天脑子里都刻着“亏损”,每天都抱着把亏损赚回来的想法。这样,交易员的心态就乱了。

“也许你自觉天赋更好呢?也许你还是先挑的股票呢?(但你的股票就是没行情)那你的心态得有多扭曲啊?”诸葛说。

诸葛最得意的门生叫贝小塔,也是他第一个徒弟。贝小塔2013年跟着他,做了一年多商品期货的短线交易,基本上没挣钱。做股票第一笔做银行股,扛到第二天亏了2万多。下一个交易日就赚到12万,从此交易就上了轨道。“有了利润以后其实就一点都不紧张了。”贝小塔说。

这件事直接改变了诸葛的观念。

十多年前被问到对一个交易员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诸葛会回答:耐心、灵感……现在,他会说:勇敢和运气。他觉得运气应该排在前面,甚至是一个人最大的实力。

“我相信大多数书上不会告诉你这一点。”诸葛说,“但意识到运气(对自己的帮助)的人,多数人都是成功的。”

诸葛一直给女儿灌输一个观念:她只是个普通人,爸爸妈妈也是股普通人。“我觉得这样会让她自己没有那么多幻想,更审慎一些,不要太把自己的能力当回事。”

交易中自己的运气怎么样呢?诸葛说,自己算不上一个运气很好的人,印象深刻的好运气只在2007年光顾过他一次。

2007年的“5.30”,诸葛还幸运地逃过一劫。当天早上,诸葛早早去房产公司交房款。早上九点过几分,诸葛在售楼部接到朋友的电话,说国家将证券交易印花税从1‰上调至3‰。诸葛跑到楼下买到《上海证券报》,上调印花税的新闻刊登在头版头条。

凑房款时诸葛卖掉几只股票,手上剩下几只停牌的,还有一只已经涨了大半年的金种子酒(600199.SH)。这只股票从2006年11月的1块5左右已经涨到6块钱,5月下旬涨幅超过20%。朋友问:怎么办?

国家上调印花税的事情,至少在一两个月前业内就有传闻。诸葛跟其他朋友特意讨论过这个问题。

“还想什么呢?听党的话嘛。”在诸葛看来,上调印花税就是对股市实施精准打击,是国家意志。“不要讨论上调印花税盘面怎么表现。你走在路上’啪’一道闪电打下来,你还要去想为什么会打到这儿?为什么是我?下一个打哪儿?跑啊,走为上!”

金种子酒开盘5.47元,跌幅达6.02%。等诸葛回到交易室,朋友已经帮他抛掉所有持仓,但股价又回升了几个百分点。

事后诸葛非常庆幸当时自己不在电脑前。他坦言,如果眼见低开6%,自己可能手软。

当天金种子酒跌停,接下来三个交易日,三个跌停。倒是都没有“一”字封死,都有机会离场。只是如果第一天“被闷到跌停板没出来,第二天再下决心,就比第一天难多了”。

多看一眼

神男:做债就要匪气十足

但斌:每天长跑10公里,期待再干50年!

蔡华:从为国操盘到“宇宙中心”

深扒清华征婚男,8年超过50倍怎么做到的?

*往期主角回顾:

徐宁 | 韩超 | 向勇 | 关工 | 宗旺 | 张展 | 比歌 | 查尔斯 | 墨有鱼 |曾盛敏 | 谢飞 | 麦克 | 夏淼 | 文波 | 杨朱 | 佩里 | 迪恩 | 陈达 | 柯安迪 | 魏嘉 | 王磊 | 克劳德 | 晚枫 | 杨春 | 婷姐 | 周密 | 曹晋波 | Alan | 刘夏 | YY | 韦哥 | Samuel | 李奥 | 汤隆 | 思凯 | 董可人 | 慧哥 | 索超 | 石枫 | 罗烜 | 邹志峰 | 陈旭飞 | 无谓君 | 萧雳 | 裘慧明 | MC | 李云 | 艾伦 | 李佐凡 | 峰哥 | 杜迁 | 王轩 | 蔡庆 | 王啸 | 小萨 | 童威 | 樊瑞 | Sky | 虎哥 | 薛永 | 胖虎 | 陆挺 | 许韬  | 巍子 | 土匀 | 闫安 | 张文 | 章友 | 马麟  | 马文亚 | 李轶睿 | 朱武 | 蒋敬 | 王辰 | 波特 | 陈韵 | 国泰 | 陈理 | 袁骏 | 徐英武 | 蔡华 | 但斌 | 神男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