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解放军鹰派将领戴旭和乔良,近日分别发表了两篇比较奇怪的文章……

囚禁女孩当真人充气娃娃,还驯养未成年人为性奴?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罪恶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再度来袭:诸多类型女优排行

再见,铁饭碗!2020全面取消事业编制,国家干部变合同工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量化派”肖辉:所有的交易机会都可能是陷阱

马赛客 交易门

肖辉最早以套利人的身份出现在这个市场,是2007年下半年。在那之前,他的主要精力在学术研究上,闲暇时以散户身份炒炒股。

2001年,正在上海交大读金融工程博士的肖辉在十多元的价位全仓买入华东电脑,套了7年后,在三块多价位斩仓。买股票的两万元本金,全部来自他哥哥。肖辉依然记得,上海交大法华镇到徐汇两个校区之间有很多证券公司营业部,往返两个校区时,他没事就溜进去转转。赶上2007年那波大牛市,肖辉在大宗商品相关股票上赚了几百万。

2007年10月,肖辉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期货人孔为民创办的一家投资公司任投资总监。孔为民90年代就涉足商品期货市场,在中金所即将成立的消息传出时,他就有意组建团队做股指期货的套利交易。



静候股指期货

   

2006年9月上旬,中金所挂牌成立,10月底,沪深300股指期货(IF)的仿真交易推出。2007年10月,A股大牛市盛极而衰。2008年又赶上全球金融市场危机。2009年,美国等市场开始限制裸卖空。国内股指期货的推出一再推延。

肖辉在投资公司带领团队搭建交易系统,做商品期货的套利交易,有机会也做做股票、权证。“那时候(2007年)市场规模太小了,三千万资金在一个期货公司就是超级大户。”肖辉说。

套利交易都是“两腿”或者“多腿”交易,会同时持有多个合约。一旦合约组合的成交部分出现问题,就意味着头寸裸露,风险暴露。套利交易如果手工下单,往往紧张激烈,容不得半点闪失。

肖辉的交易都是自动化的,“没有人工拍单”。不过一开始交易执行有很多细节问题,报单、撤单、追单,系统磨合的“坑很多”。遇到极端行情,执行压力备增。

2008年肖辉做铜的跨期套利,开出来铜连续三个跌停。根据交易规则,上期所会在第4个交易日进行协议平仓。

“我理解,那时候国内以公司名义这样自动化去做的应该是非常少。”肖辉说。

这段时间,肖辉已经体会到计算机程序在数据处理、执行等方面相比人力优越。这影响了他的交易哲学。肖辉计算机科班出身,在上期所实习时,他挖掘和处理数据的优势就开始显现。他的团队一直以数学、计算机人才居多,IT设备、机房投入也一直是他非常重要的成本支出,直到他创办自己的私募基金。

等待股指期货上市期间,肖辉团队做了大量准备工作。公司同事、著名期货专家方世圣请来台湾专家,细述股指期货的套利交易细节。

“期现套利不是那么容易做的。”肖辉举例说。你的一篮子股票中,如果出现股票停牌,如何替代?替代之后如果股票复牌,你又如何应对?想要避免头寸暴露,减少跟踪误差,你就得不断想办法去弥合这些缝隙。肖辉列了一堆问题问台湾专家。“他会告诉你要注意分红、成交速度、基本面和行业研究能力、基差波动……”肖辉回忆说。

一个非常重要的提醒是,可能一两年之后,套利机会就没有了。



“所有的交易机会都可能是一个陷阱”

   

等到2010年4月16日股指期货真的开出来时,肖辉的团队已经摩拳擦掌很久了。他们第一天就有Alpha策略、期现套利,一个月后开始上跨期套利,半年之后开始有股指期货的趋势跟踪策略。

那时候股指期货远月升水,他们做跨期套利,做多近月合约,做空远月合约。“我跟孔总(当时的老板)讲,跨期套利没有多大的风险,实在不行我就把近月多头头寸换成现货,改成期现套利,只要控制好杠杆比例。”肖辉回忆说,“跨期的好处就是现货部分可以用股指期货替代,两面都是杠杆。”

10月,受“两会”行情预期和美联储QE2的影响,股指期货多头强劲,期现基差拉大到超过100点。他们刚好发出2亿的股票结构化产品,买入现货,抛空期货,等待价差收敛。

不过这一时期的肖辉,交易经验还不够。

10月25日,IF升水达到阶段性高点124.92点,随后基差开始收敛。肖辉有一组头寸在正基差60多个点的时候开仓,11月19日暴跌,IF贴水57点。他们平掉了期现套利的仓位,但Alpha策略3000万的对冲仓位没平。“应该一块平掉嘛,那个基差就给你了。”肖辉说。

2010年IF上市后的基差情况。交易门制图

那是肖辉积攒交易经验最重要的阶段。“学到很多东西,也亏过一些钱。”肖辉带领一个7人团队,他基本上每天都在加班写模型,压力非常大。

2018年3月的一个下午,肖辉在上海浦东张江接受交易门采访。他带着笔记本和笔,虽然看起来并不需要记录什么。他跟我们分享了一次印象深刻的亏钱经历。

2008年6月,五粮液的认购权证跟正股比折价超过10%。肖辉买了几千万的五粮液认购权证。2009年过完年他就把仓位清掉了,亏损不小。

做出这个交易决定前,他先评估了系统性风险。那时候大盘已经从6124点跌到3000点左右,系统风险得到很大的释放。他有一些自己的模型,看起来也都没问题。认购权证还有折价。他没想到雷曼兄弟都能倒掉,大盘还可以从3000点跌到1664点。

这次交易给肖辉的教训是,当市场有一个明显的机会放在那里时,一定有它的原因。只是我们可能看不明白,能看明白的才是真的套利机会。“你要非常清楚,赚的是什么钱,市场的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的切换要清楚。”

套利是一种近乎人类本能的思维。机会摆在那里,所有人都盯着。所以长期来看,所有的套利机会都将消失。

“所有的交易机会都可能是一个陷阱,越是明显存在的机会,越是长期存在的机会,越可能是陷阱。”肖辉说,“你要先想好你的退路在哪。你扛,最大能耐扛到什么程度。这是非常重要的。”

竹林七贤之一的王戎七岁时和小伙伴郊游,看到路边李子树果子多得把枝条都快坠断了。小伙伴飞奔去摘,只有王戎不为所动。他说,大路边这么一颗李子树,果子还这么多,肯定是苦的。《世说新语》里面这则小故事,讲的差不多也是这个道理。

2008年的五粮液认购权证,对肖辉来说就是大路边快坠断枝条的李子。



“人最宝贵的是时间”

   

2011年,肖辉创办淘利资产。公司选址在上海浦东张江高科技园区。当时张江还有点荒凉,很多地块还在开发。肖辉选择张江,因为租金相对便宜,并且他看重这里聚集的大量IT人才。

创办自己的私募基金,肖辉称他没有想过做到多少收益多大规模、赚多少钱。因为想了也不一定得到。如果通过非正常方式去争,得到了也没意义。

谈起公司的发展,肖辉轻描淡写。他对赚钱、管理规模都没有锚定。他只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肖辉读高中时就萌发了对金融的兴趣。当时期货市场火爆,他在报纸上读到一篇报道,说有人一个月挣了七八十万,拿麻袋把钱从期货公司取出来就去国外读书了。那时候百元大钞还不常见,市面上流通的都是拾圆纸币。

1994年进入大学,肖辉去图书馆把他能找到的所有跟期货相关的书都看了。

等肖辉研究生毕业时,华为正疯狂抢计算机专业的毕业生。就业行情火爆。但肖辉还是去读了金融工程的博士,之后去上期所进行博士后研究。

进入私募基金工作,当基金经理,创办自己的私募基金之后,金钱对肖辉的刺激不断减少。

他觉得用赚钱多少衡量一个人太过乏味。因为“当我们最终离开这个世界时,一分钱也带不走”。

肖辉有两个孩子,他希望自己给孩子更好的教育、更多精神层面的东西,而不是物质。 

“人最宝贵的是时间,财富不那么重要,吃好一点吃差一点没那么大差别。非常感谢我的太太,我太太当时跟我说,淘利你加油干,不行了我们把房子卖了,住小一点的房子也OK,租房子也可以。”

肖辉喜欢说,“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他博士论文研究股指期货和现货的关系,为随后的交易工作奠定基础。

金融市场充满不确定性。2015年6月,中国A股股灾,部分市场资金逃离主观投资,转向量化对冲策略,很多量化私募因此受益。但随着9月份股指期货限仓,这一波资金大多没有实现收益预期。

肖辉的团队有一些不错的应对,去覆盖股指负基差的冲击。但整个2017年A股行情都集中在龙头股,中小盘跌得惨不忍睹,Alpha策略非常难做。“我们能做的标的,跟衍生品一起的就商品、股指、期权,这样的市场环境下,你就被约束住了。”

市场和投资人的双重压力下,肖辉团队不断寻求突破和改变。2016年底,基于对商品市场的判断,他们果断将CTA策略的交易频次提高。2017年期权流动性起来,他们迅速引入一位期权投资总监。目前肖辉团队有量化对冲、量化趋势、量化套利、期权四个投资部,多策略并行。

“你不能束手无策,因为你是要给投资人赚钱的。”肖辉说,“策略、模型等各方面都要升级。一些交易细节,你的团队得深耕细作,扎根下去。”



“要有几条腿走路”

   

“现在就是最痛苦最挣扎的时候。”谈起最近的状态,肖辉直言不讳地说。但他觉得情况正在变好,并对行业未来抱有审慎的乐观。

首先是股票波动性正在起来,人们对股票风险的认识会重新回来。今年一季度刚过,A股已经出现两次急跌。其次,肖辉倾向于认为股指期货会越来越宽松,这个市场不会就这么没了。

痛苦挣扎的时期,也是优秀人才和团队冒出来的非常好的机会。肖辉如此激励自己和团队成员。“量化一定要有迭代,要有新的东西出来。”肖辉说,“每一段痛苦的经历,都是推动你往上走的基石。大家都会努力挣扎,挣扎你就会发现你的模型的缺点在哪,你的研究体系有没有问题。”

淘利资产交易室的储物空间。交易员工作时心无旁骛,手机都放柜子里。

现有环境的同业竞争,肖辉非常有信心,但他有更大忧虑:外资来了。

量化交易拼技术,拼装备。国内量化队伍2015年夏天以来有了不错的发展,但遭遇这样的市场行情,大家的管理规模整体下降,投入受限。外资资金和技术实力更强,竞争优势明显。

“我非常担心的一点是,如果应对不好,可能国内整个军团都会被灭,不是没有可能。交易的方式和手法可能会把大家的利润降低到没法承受的地步。”

国内队伍的优势在于更熟悉市场,对政策特性和交易机会都更了解。简单地说,“我们遇到的坑可能比他们多”。没有人知道双方在市场中竞逐的结果,但可以肯定的是,竞争已经开始。

肖辉有自己的思考和布局,他“要有几条腿走路”。他有自己的科技公司,在做一些风控和大数据项目。他看好智能投顾的前景。但他不想就未来规划说太多。因为这都是拼执行力的活儿,讲故事没有意义。

多看一眼

“不死鸟”李骧:赚到钱,才有资格谈“意义”

小女子独闯上海滩,“野生交易员”选对了吗?

管理规模猛增至近10亿,他说:“该我们了!”

你要是撒泡尿把我客户的钱给亏掉了,非把你XX给切了!

*往期主角回顾:

徐宁 | 韩超 | 向勇 | 关工 | 宗旺 | 张展 | 比歌 | 查尔斯 | 墨有鱼 |曾盛敏 | 谢飞 | 麦克 | 夏淼 | 文波 | 杨朱 | 佩里 | 迪恩 | 陈达 | 柯安迪 | 魏嘉 | 王磊 | 克劳德 | 晚枫 | 杨春 | 婷姐 | 周密 | 曹晋波 | Alan | 刘夏 | YY | 韦哥 | Samuel | 李奥 | 汤隆 | 思凯 | 董可人 | 慧哥 | 索超 | 石枫 | 罗烜 | 邹志峰 | 陈旭飞 | 无谓君 | 萧雳 | 裘慧明 | MC | 李云 | 艾伦 | 李佐凡 | 峰哥 | 杜迁 | 王轩 | 蔡庆 | 王啸 | 小萨 | 童威 | 樊瑞 | Sky | 虎哥 | 薛永 | 胖虎 | 陆挺 | 许韬  | 巍子 | 土匀 | 闫安 | 张文 | 章友 | 马麟  | 马文亚 | 李轶睿 | 朱武 | 蒋敬 | 王辰 | 波特 | 陈韵 | 国泰 | 陈理 | 袁骏 | 徐英武 | 蔡华 | 但斌 | 神男 | 诸葛 | 徐东升 | 曹磊 | 朱晓军&邓海峰 | 吴悦风 | 小齐 | 洪灏 | 李骧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