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更多地从政治和法律角度看疫情管控

突发!中美正式摊牌?国内突然宣布,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一次500,包夜2000”,人妻为买房躺赚全过程曝光 !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探访江苏泗阳“拐卖妇女第一村”

江淳纵横 2022-03-17

江苏省泗阳县郑明月、郑明亮特大拐卖妇女团伙犯罪案,已于2000年5月底由泗阳县检察院审查终结,该团伙25名犯罪嫌疑人中18人被移送上级检察院宿迁市检察院审查起诉,7人另案处理。按照刑法有关规定,拐卖妇女三人以上的可以判处死刑,他们中的数人可能将被处以极刑。在泗阳,今年4月以来被抓获的数百名人贩子都在关注着这些昔日自己崇拜的龙头老大们的最终下场,进而猜度法律将对自己作出怎样的判决……(来源:《检察日报》/图源:网络)



郑氏家族启动“苏北人口批发市场”


泗阳县来安乡姜集村堪称“苏北人口批发市场”,其规模之大、拐卖人口数量之多确属罕见:涉案犯罪嫌疑人多达210名,拐骗地涉及云贵川三省,收买地涉及苏、鲁、皖、鄂、新疆等。



地处苏北的泗阳县来安乡的姜集村是名副其实的穷乡僻壤,不少大龄男青年找不上对象。80年代末,开始有人贩子瞄准了泗阳县这个大市场。


郑家兄弟踏上拐卖妇女的恶途,领路人是他们的父亲郑洪先。80年代末90年代初,郑洪先先是与外地来的人贩子韩绪伦勾结,帮助藏匿和转送被拐妇女,每次可得50元“劳务费”。在安徽省芜湖市打工的郑明月回到了泗阳后,郑洪先开始让他帮着接送被拐妇女,从中落些好处。郑明月的罪恶生涯自此开始,不久他就甩开父亲直接与韩绪伦联系,而后又甩掉韩绪伦直接与云南、贵州的人贩子合作,以底价2000元的价格从他们手中收购妇女,再以3000至6000元不等的价格向周边地区批发。不久,郑明月的弟弟郑明亮、郑明光也陆续加入,至此郑氏家族成了名副其实的拐卖家族,甚至他们一些人的妻子也参与其中。



至90年代中期,郑氏拐卖妇女集团空前壮大起来,已形成了规模庞大、组织严密、远近闻名的犯罪集团。最后已发展到云贵川的人贩子慕名而来,主动“送货上门”,还有大量的二道、三道贩子主动找上门来倒卖。郑氏家族有明确的分工,有一整套联络暗号,还有一张庞大的销售网,以家人、亲戚、邻居、朋友关系为纽带,一环扣一环,不易败露。在郑明月一伙的苦心经营下,姜集村一跃成为苏北最大的“人口批发市场”,全村100余户人家,除了一户开商店的和一户教师,家家都有家庭成员参与拐卖妇女,有的一家多达两到三人。郑明月作为联系云贵苏北、居中组织调度的指挥者,是当之无愧的“苏北人口批发市场”的“总经理”,1994年2月27日他曾创下一天卖掉6名妇女的记录。目前已经查实的情况看,郑氏拐卖家族拐卖妇女,得赃款50余万元。姜集村的人贩子在近期的“打拐”专项斗争中大部分被抓,少数在逃,只留下年迈的老人、幼小的孩子流泪等待。



一家七口人五个涉强奸


卖人者的家毁了,买人者的家庭呢?姜集村的王老太一家就为收买被拐卖妇女付出了惨重代价!


王立华已年过七旬,在本该安享含饴弄孙之乐的时候,她却因强奸罪被捕入狱,四个儿子也与她一样被捕了,还有一个女儿在逃。王立华及女儿朱国英、次子朱国兵、三子朱国文、四子朱国武被以涉嫌强奸罪、长子朱国林被以涉嫌收买被拐卖妇女罪于2000年4月21日被泗阳县检察院批准逮捕。


73岁的王立华的人生之路充满了坎坷和曲折,她苦苦挣扎着将一女五男6个孩子拉扯成人之后,又盘算着如何替尚未婚娶的两个小儿子操办婚事。在她的安排和催促下,2000年3月21日,同村石养富为朱国文介绍了一个河南省被拐卖来的19岁少女杨某,几番讨价还价,终以6000元成交。王立华见三儿子的终身大事终于解决,一件心事落了地。这一刻开始,她相继把一家人带入了犯罪的深渊。



杨姑娘自从被拐骗后坚决不与朱国文成亲,到朱家的第一天晚上,她提出和朱国文的大嫂(也系被拐卖妇女)睡。第二天晚上,她伺机逃了出去却又被抓了回来。此时,兽性大发的朱国文即要与其发生性关系,却遭到了杨姑娘的极力反抗。朱国文见凭借一己之力难以达到目的,就到外面喊来母亲和姐姐帮忙。王立华听说杨姑娘不容儿子沾边,马上带着女儿冲进了屋内,她指挥儿女按住杨的手脚,自己动手脱下杨的衣服,并把她的四肢吊在床框上。干完了这一切,大概对这个花钱买来的不听话的姑娘非常生气,她从儿子手中接过点燃的烟猛吸了几口后,将烟头向杨的眼角、唇边狠狠地按了下去,朱国文看母亲这样,也就学着在杨的腰上烫了一下。王立华见儿子可以为所欲为了,就带着女儿离开,任由朱国文对杨姑娘实施了强奸。


第三晚,杨姑娘仍不答应朱国文,这母子三人又如法炮制。杨姑娘在屡遭侮辱后,气愤难抑,拿起白天准备好的剪刀刺伤了朱国文的头部和面部。在山东打工的王立华的二儿子朱国兵回家后不久的一天,朱国文再次欲对杨姑娘施暴,又遭反抗,他即喊来朱国兵,兄弟二人也如前把杨绑在床上。杨姑娘在朱家的十几天里,全家人在王立华的率领下,严密看守着她,尤其是王立华更是寸步不离她的左右,杨三次欲翻墙逃走都被抓回。4月6日,在南京打工的老四朱国武得知其三哥朱国文买的女人性烈不从,即遵照带信人传达的母亲的意思赶回家中。4月7日,朱国武欲与杨发生关系遭拒,就学了朱国文的方法,喊来朱国兵,帮着将她绑在床上,强行侮辱了她。此后到4月11日夜间公安机关解救杨姑娘的5天里,朱国武每晚都要强行与杨姑娘发生关系,如若不从,即遭殴打。杨女被解救后,身上留有多处烫伤、鞭伤和被捆绑留下的伤痕。而其心灵留下的伤痕是无法计数的。



替人买媳妇,成人之美不犯罪?


从泗阳县拐卖妇女案例中,我们不难发现,许多农村基层组织和乡镇派出所不但没有发挥保护妇女儿童权益的积极作用,反而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究其因,除了金钱的诱惑外,还缘于许多糊涂认识,其中最典型的是——替人买媳妇,成人之美不犯罪?


泗阳县许多村民委员会主任等基层干部,对发生在身边的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熟视无睹;更有甚者,一些人竟然参与到拐卖妇女犯罪中去。不少乡镇派出所,对于“打拐”也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发现有人贩子,抓来一罚了之,如郑洪先、郑明月父子都曾因拐卖妇女被抓过,交纳了罚款后即被放了,有关部门对于这些远近闻名的人贩子头子尚且如此宽容,对那些小打小闹的人贩子的态度更是可想而知。


犯罪嫌疑人用和平是泗阳来安派出所原联防队队长1994年7月一天晚上7点钟左右,他带领两名联防队员进行夜间巡逻,巡逻至姜集街东边一个小店边,看到路边停着一辆机动三轮车,车上坐着一男二女,用和平上前询问她们是哪里人,来姜集村干什么,两个女的没有吱声,那男子说他们是云南人,到泗阳来打工的。用和平心中生疑,让他们拿出身份证来看一看。那男子拿出了三张身份证,用和平看了一下,两个女青年是云南人,分别姓兰和陈。用和平也没详细询问三人的关系,就放那名男子跟着三轮车走了,留下了两个女青年。用和平带着她们来到了姜集村郑家,见到了郑洪先向他使了个眼色,接着问郑是否认识两个女青年。郑洪先马上心领神会,连声说认识,是儿媳妇的表妹,早就联系好来帮着带孩子的。用和平一听,就让她们留在郑家,这两名女孩子听不懂苏北话,又看到用和平穿一身警服,顺从地留了下来。当天晚上,用和平心照不宣地从郑家推走一辆摩托车,作为好处费。半个月后,两个姑娘先后被卖掉了。


替人买媳妇是成人之美,是大好事,正是基于这种错误认识,作为一村之长,陈广业积极参与购买妇女,而当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妇女受到村民的围困时,他竟跑了个无影无踪,法律观念之淡薄实在令人惊讶。而犯罪嫌疑人用和平,身为联防队长,为了从拐卖妇女的巨大利益中分得一杯羹,他知法犯法,不仅没有保护被拐卖妇女的合法权益,却利用职权、利用群众对人民警察的信任亲自把两名被拐女青年送进虎口,此种败类不除,“打拐”如何取得成功?


彻底解决“打拐”难,我们必须从基层入手。



打防结合:铲除拐卖毒瘤


铲除拐卖妇女犯罪现象,其关键在于强国富民、加强教育、普及法律知识,在此基础上对这种犯罪给予严厉打击,才能从根本上达到遏制这种犯罪的目的。具体说来有四方面:


1.加大“打拐”力度,常抓不懈,使犯罪分子无生存空间。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决不能是某段时间内的集中“打拐”行动所能彻底铲除的。必须始终将这种犯罪现象作为打击重点,对人贩子绝不手软,对中转、窝藏、介绍的,也应法办,从根本上斩断拐卖妇女犯罪的运转链条。对收买被拐卖妇女只要构成犯罪的坚决予以惩处,以摧毁买方市场,使贩卖人口的犯罪失去生存的土壤。


2.加强法律宣传教育,增强人们的法律知识,提高妇女的防范意识和能力。拐卖妇女犯罪之所以猖獗,一是与人们对这种犯罪现象的认识不足有重大关系,一些人甚至说,拐卖妇女又不是杀人放火,反而替不少单身汉找到了对象,又把贫困地区的人带到了较为富裕的地方,是一件好事。同样,收买被拐卖妇女的人不知是犯罪的也不在少数。二是许多被拐卖妇女不知自己被拐卖时可以寻求司法机关的帮助,不知在被拐卖时如何自救。因此,进行法律宣传教育十分重要。把拐卖妇女犯罪的构成及处罚,妇女在被拐卖时如何自救、如何寻求他人帮助等,在电视、广播、报纸等传媒上进行广泛宣传,借助宣传教育推进执法的良性互动,提高人们识别真假的能力。


3.加强城乡流动人口的管理,建立和完善劳务市场体系。有关部门要成立劳务管理机构、健全中介组织,根据劳务市场需要,有组织、有计划地把广大妇女输送到大中城市打工,依法保障她们的合法权益。


4.树立“打拐”一盘棋的思想,坚决杜绝地方保护主义。打击拐卖妇女犯罪,决不是一地、一个部门的事情,必须跨地域联手、各部门协作,公安、检察、法院等司法机关是“打拐”的主力军,也需要妇联、民政、新闻媒介等部门的积极参与。在党委、政府的统一领导下,各有关部门和组织、地区一齐动手,相互支持,密切配合,重拳出击,协同作战。(《检察日报》 2000年08月14日/江淳编辑)

延伸阅读


靠拐卖妇女“发家致富”的村庄


中国县城现状,入骨三分般深刻


离开了日本“外来语”,我们还能思考吗?


雷颐:人类历史上的群体性狂热


“国立中央大学”一分为八之伤


李白『燕山雪花大如席』如何解读?


什么是文明?看一个国家富裕后如何对待自己的国民


利玛窦看明朝:向全世界进贡还自鸣得意


尼采:语言的质量决定了人的思想与内心


——欢迎微友:关注《江淳纵横》,每天精彩更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