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

从“调剂”孩子到“邵氏孤儿”,还有多少这样的惨剧?

唐山官宣“15个字”让其人设崩塌!

中国突发超大型数据泄露安全事故:10亿居民信息和数十亿公安出警信息,高达24T数据以10个比特币在暗网贩卖!

核心技术突破!重磅取证小程序上线:PC端Telegram免密取证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深度:不安的俄罗斯精英们

江淳纵横 2022-05-10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两个月里,俄罗斯精英阶层的沉默——甚至是默许——已经开始令人不安。(来源:华盛顿邮报、纽约时间/翻译:胡安



尽管民调显示,民众对军事行动的支持压倒多数,但分歧开始显现。俄罗斯经济精英派系之间的分界线越来越明显,一些大亨,尤其是那些在普京上台之前发家致富的大亨,已经开始试探性地发声。



对许多人来说,最直接的焦点是他们自己的困境。西方施加的全面制裁给俄罗斯经济拉下了新的铁幕,冻结了许多大亨数百亿美元的资产。


“在一天之内,他们摧毁了多年来建造的东西。这是一场灾难,”一名商人说。在入侵俄罗斯的当天,他和该国其他许多富有的人一起被召集去会见普京。


白宫周四进一步对寡头们施加压力,宣布了一项清算他们资产的提议,并将收益捐赠给乌克兰。



至少有四名在叶利钦时代发家致富的寡头已经离开了俄罗斯。至少有四名高级官员辞职并离开这个国家,其中级别最高的是叶利钦时代的克里姆林宫可持续发展特使丘拜斯(Anatoly Chubais)。


但那些对国家的继续运转至关重要的高层职位仍然存在——一些人被困住了,即使他们想离开,也无法离开。最值得注意的是,据五位知情人士透露,举止温和、备受尊敬的俄罗斯央行行长埃尔维拉·纳比乌林娜(Elvira Nabiullina)在西方实施制裁后递交了辞呈,但普京拒绝让她离职。


2017年,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克里姆林宫与央行行长埃尔维拉·纳比乌林娜交谈


在采访中,几名俄罗斯亿万富翁、高级银行家、一名高级官员和前官员表示,他们和其他人被总统的战争决定打了个措手不及,并感到自己在很大程度上无力影响他,因为他的核心圈子由少数强硬派安全官员主导。


在叶利钦时代发家的钢铁巨头弗拉基米尔·利辛(Vladimir Lisin)抨击了俄罗斯议会的一项提案,该提案要求外国买家用卢布购买天然气以外的一系列商品,以此来对抗制裁。在接受莫斯科一家报纸采访时,他表示,这项措施可能会破坏俄罗斯“争取了几十年”的出口市场,并警告称,“转向以卢布支付只会导致我们被赶出国际市场。”


诺里尔斯克金属厂的老板弗拉基米尔·波塔宁(Vladimir Potanin)是20世纪90年代俄罗斯私有化的设计师,他警告说,提议没收在战争后退出俄罗斯的外国公司的资产,这将破坏投资者的信心,并将国家扔回1917年的革命。


铝业大亨奥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也在叶利钦时代致富,他走得更远,称乌克兰战争是“疯狂的”,尽管他也关注入侵造成的经济损失。他预测,因制裁而引发的经济危机将比动摇俄罗斯经济的1998年金融危机严重3倍,并向普京政权发出了挑战。他说,过去14年的国家资本主义政策“既没有带来经济增长,也没有带来人口收入的增长”。


德里帕斯卡随后在他的Telegram频道上写道,目前的“武装冲突”是“一种我们将长期为之感到羞耻的疯狂”。然而,在接下来的一句话中,他指出西方同样要为“来自各方的地狱般的意识形态动员”负责。



“我们失去了一切”


2月24日,普京发动战争几小时后,37名俄罗斯最富有的企业高管被叫到克里姆林宫与普京会面,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感到沮丧和震惊。“每个人的情绪都很糟糕,”一名参与者说。“坐在那里的每个人都被压垮了。”


“我从未见过他们如此震惊,”另一位参与者说。“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说不出话来。”


像往常一样,他们等了两个多小时,直到总统出现在克里姆林宫华丽的叶卡捷琳斯基大厅。对一些高管来说,当他们悄悄讨论普京战争的后果时,他们意识到,他们自30多年前俄罗斯开始市场转型以来一直在建立的商业帝国已经完蛋了。


“有些人说,‘我们失去了一切,’”一名参与者说。


2月24日,普京在克里姆林宫召开企业高管会议


当总统到达时,没有人敢发出一声呜咽的抗议。他们面无表情地听着普京向所有人保证俄罗斯仍将是全球市场的一部分,并告诉他们他别无选择,只能发起他的“特别军事行动”。


据两名俄罗斯亿万富翁和一名人脉广泛的莫斯科前国家官员称,普京发动全面入侵的决定似乎不仅震惊了亿万富翁,也震惊了俄罗斯的整个精英阶层,包括高级技术官僚官员和一些安全部门的成员。


其中一位亿万富翁说:“除了直接参与准备工作的人以外,(国防部长)绍伊古、(陆军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和一些来自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人,没有人知道。”


尽管美国情报机构发出了不断升级的警告,但莫斯科的许多精英人士认为,普京的目标仅限于乌克兰东部的分裂地区。上述高级官员表示,经济和金融官员“认为,这将仅限于在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采取行动。”他说,他们已经为西方的制裁做好了准备,包括暂停国际金融信息系统Swift的业务,“但他们没有为这个做好准备。”


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随着伤亡人数不断增加,俄罗斯军队被迫从基辅撤退,不仅西方制裁的亿万富翁,甚至安全机构的一些成员看待这场战争的态度都越来越沮丧。



被困在莫斯科


据五位知情人士透露,西方冻结3000亿美元(占俄罗斯央行硬通货储备的近一半)的制裁令莫斯科方面感到震惊,包括央行行长纳比乌林娜。纳比乌林娜的辞职企图被普京拒绝。(彭博新闻社率先报道了她试图辞职的消息)


纳比乌林娜“很清楚她不能就这样离开。否则,她的结局会很惨,”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


“没人能就这样脱身,”流亡海外的俄特克里蒂银行(Otkritie)前主要所有者瓦迪姆·贝利亚耶夫(Vadim Belyaev)说。俄特克里蒂银行是俄罗斯最大的私人银行,2017年被国家收购。“每个人都会一直工作到下一个海牙法庭,”他说,他指的是可能的战争罪审判。中央银行否认纳比乌林娜曾试图辞职。


经济学家表示,只有那些对国家管理来说是多余的、相对来说是局外人的官员才被允许离开。“任何部长都不允许下台,”西班牙IE大学副教授马克西姆·米罗诺夫(Maxim Mironov)说。“这就像黑手党一样。”


如果说纳比乌林娜是莫斯科高级技术官僚官员的缩影,那么阿列克谢·库德林就是最接近普京的人。库德林是来自圣彼得堡的普京核心圈子的成员,曾在普京前两届总统任期内担任财政部长。他似乎也是无法辞职的人之一。


一位与库德林关系密切的人士说,他在入侵前一个月与普京见过面。一位熟悉库德林想法的人士表示,尽管战争准备工作显然正在进行,但库德林曾认为这些计划不会实施。“他认为事情不会达到这样的地步,”这位人士说。


普京在2018年与阿列克谢·库德林交谈


库德林现在是俄罗斯金融监管机构审计商会(Audit Chamber)的负责人。他曾告诉盟友,永远离开俄罗斯将是一种背叛。他于4月9日周末出现在特拉维夫,但通过社交媒体称他打算下周返回莫斯科,在俄罗斯上院发表讲话。他也确实按照计划回到了俄罗斯。


另一位前高级政府官员说,他觉得自己有责任留在莫斯科,尽管他对战争感到震惊和恐惧。“如果所有人都离开,那么谁来收拾残局呢,”他说。“这就像在核电站工作一样。如果你走了,谁来维持这个烂摊子?如果你离开,它就有可能爆发。”



叶利钦的大亨和普京的大亨


在入侵后立即离开俄罗斯的亿万富翁中,有几位是在叶利钦时代致富的,包括拥有俄罗斯黄金公司Polymetal的亚历山大·马穆特(Alexander Mamut)和亚历山大·奈西斯(Alexander Nesis),以及阿尔法集团(Alfa Group)的米哈伊尔·弗里德曼(Mikhail Fridman)和彼得·埃文(Petr Aven)。


但是许多其他的大亨们并没有逃离。其中一名莫斯科企业高管说,其他高管担心,如果他们离开俄罗斯,他们的公司将被政府接管。


现在被困在莫斯科的一些亿万富翁只想毫发无损地脱身。“你可能不支持战争,但你必须保持沉默,”一位与2月24日出席克里姆林宫会议的亿万富翁之一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如果你生活在这个国家,你可能不快乐——没有人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到高兴——但不要发表你的意见。”


那些愿意公开发声的亿万富翁是那些记得一个不同时代的人;他们在叶利钦时代发家,那时普京还没当上总统。


谢尔盖·普加乔夫(Sergei Pugachev)在2011年离开俄罗斯之前一直是克宫内部人士,他指出,这些大亨在公开评论中仍然很谨慎,没有直接批评普京发动战争。他们说得很微妙:其背景是西方和北约要为此负责。


4月21日,普京会见国防部长绍伊古


相比之下,那些与普京关系最密切的人则坚决保持沉默。他们“永远不会反对普京”。一位曾与俄罗斯寡头合作的西方前高级银行家表示,是普京让他们成为了亿万富翁,你怎么能恩将仇报?


普加乔夫说,除了这些大亨之外,莫斯科还有一大批官员和企业高管,他们并不为入侵导致俄罗斯经济日益孤立而感到不安,相反,他们抱怨军队本应做好更充分的准备。


他说,目前的精英阶层中有许多是中层政府部长,他们在私人账户中存有数百万美元,并在欧洲其他地方拥有房产。如果制裁阻止他们前往这些国家,他们也不会有事。“他们仍然是俄罗斯的部长,去不了奥地利度假,反正也能去俄罗斯度假胜地索契,他们没有遭受太多痛苦,”普加乔夫说。


此外,从表面上看,自制裁开始以来,俄罗斯经济似乎已经企稳,因为向欧洲出售石油和天然气的收入估计每天超过8亿美元。俄罗斯央行迫使出口商出售80%的硬通货收入的政策,防止了卢布崩盘,而普京则宣布,针对俄罗斯的“经济闪电战”已经失败。



但本月早些时候,纳比乌林娜警告称,制裁的影响尚未完全显现,最糟糕的情况还在后面。那些“几乎所有产品”都依赖进口零部件的制造工厂开始出现供应短缺,而进口消费品的储备也在减少。“我们正进入一个结构变革的困难时期,”她告诉议会代表。“依靠储备维持经济的时间是有限的。”


普加乔夫说,在这种情况下,普京的地位很不稳定。迄今为止,俄罗斯民众一直被国家宣传机器所蒙蔽,这台机器掩盖了俄罗斯军队的死亡人数,同时制裁也没有立即产生影响。“但三个月后,商店和工厂的库存就会耗尽,俄罗斯军队死亡人数的规模就会变得清晰,”他说。


尽管他们的利益受到了近乎致命的打击,但就目前而言,俄罗斯商业精英们似乎仍被恐惧吓倒。“我不知道谁有胆量反击,”其中一名企业高管表示。


他说:“但如果战争持续很长时间,他们开始输了,那么机会就会更大。将会有一场针对顿巴斯的激烈战斗,如果不成功,那么俄罗斯内部(精英阶层)将会爆发一场大战。”

延伸阅读


紧急开会讨论海外资产如何免受美主导的国际制裁,美对华摊牌可能很快到来


最后一班离开俄罗斯的火车,那些逃离祖国的人们


《时代周刊》封面文章:泽连斯基的世界(Inside Zelensky's World)


重磅预测:俄乌战争将直接以一方战败结束


德国统一后九万多东德警察的命运如何?


陶冬:粮食短缺可能比石油短缺更严重


建于荒谬的高墙,终将倒于荒诞


风水轮流转:乌总统要求俄国去纳粹化、去军事化


泽连斯基的第一战将,乌军总司令扎卢日内有多关键?


俄高官孩子成长在西方,过着奢侈的生活,拥有别墅游艇


乌克兰何以以小博大:俄乌战争是人类首次人工智能(AI)战争


普总眼下最大的危险,在哪儿?


葛剑雄:中国在近代边疆问题上吃了哪些暗亏?


吴建民:最大的风险是中国会否被推到前苏联的位置成为众矢之的


——欢迎微友:关注《江淳纵横》,每天精彩更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