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让胡鑫宇的家属签保密承诺书?

这几张截图,会不会让你瑟瑟发抖

一位博士的返乡笔记,深刻入骨!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胡鑫宇案有了新线索......事实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残酷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拿下VR最大收购案!张一鸣的野心,越想越怕!

李迎 电商报Pro 2021-11-05




我开通视频号啦!



作者:李迎
来源:电商报(ID:kandianshang)

最近“元宇宙”(Metaverse)火了。
 
元宇宙的概念,最早出现在1992年尼尔•斯蒂芬森的科幻小说《雪崩》里,指的是一个依靠算力和代码创造出来的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世界。这个虚拟世界打破物理世界的限制,可以无限延伸和被更加自由地改造。
 
尽管“元宇宙”不等于VR/AR,但VR确乎成为人类通向“元宇宙”的一条肉眼可见的路径。


扎克伯格曾扬言要在未来几年将Facebook打造成一家元宇宙公司,他的国内同行张一鸣和马化腾也双双看到VR的巨大潜力与价值。
 
8月29日,网上出现一则新的收购消息:VR创业公司Pico被字节跳动收购。
 
根据天眼查消息,目前该并购案已经完成并显示交易金额为90亿人民币,远远高于此前媒体预计的50亿元。


张一鸣对元宇宙的向往不言自明。而他所寻找的,似乎永远是下一个更大的故事。


一个像机器一样的极度理性者


作为互联网行业的头部大佬,张一鸣和马化腾不可避免地要经常打照面。

 

2018年的“头腾大战”还历历在目,如今在收购Pico这件事上,两人再一次成为竞争对手。

 

但私底下,在张一鸣欣赏的人中,马化腾占据着一个重要的位置。

 

张一鸣曾把马化腾的所有微博都从头翻到尾,读完以后,还禁不住连发两条微博感叹,不过现在他已经删光了自己所有的微博。

 

从这样的往事中可以看到,理性克制的“机器人”张一鸣,连表达欣赏的方式,都是这样具体的。


 

在欣赏当中,张一鸣也在进行学习。他不仅善于学习,还具有强烈的目标导向。

 

他自己也曾说过“我自己的迷茫都不太长,最长也就是两个星期,后来则越来越短。”

 

他自称是一个“重度信息需求者”,读中学时,念报纸要连中缝的字一起,一字不落地读完。

 

2001年,天津南开大学6人间寝室里,张一鸣是最早买电脑的。当大部分人的上网习惯还停留在聊QQ、打游戏时,他已经在熟练地使用搜索引擎获取各方面的信息,在攀登知识的各种不确定性中不亦乐乎。

 

那时,张一鸣是同学们眼中,智多星一样的人物,他给出的建议往往十分靠谱。

 

但张一鸣也有一件十分不擅长的事,那就是向外界讲述和解释自己。以至于一些跟随他多年的部下都认为,这位年少成名的CEO缺乏情趣。

 

张一鸣曾经的微博中,最常提及的一个词,是“延迟满足”



操纵算法的他,几乎也在像驯化算法一样驯化自己:严格切分时间并执行,为了业务每周准时玩游戏,几乎没有娱乐,不懂得欣赏摄取食物的快乐,甚至一次性买下100件T恤。

 

在目标以外,他为自己删除了所有无关紧要的决策,这个不在生活的细节处盗取时间的“冰冷”男孩,竭尽全力地压榨着自己,甚至压榨着时间。

 

让我们倒回2001年的夏天,那个紧张忙碌而又热火朝天的高考季里。

 

出生福建武夷山脚下龙岩市的张一鸣,为自己选报了离家1500多公里的南开大学,在这里,他赏雪、吃海鲜、找女友、创业以及屡屡失败。

 

同任何20出头又无比沮丧的年轻人一样,在接连创业失败的打击下,张一鸣撂挑子走人了。

 

他先跑去酷讯做技术总监,又跑去微软镀金,但这些地方都让他感到无所适从,这时王兴出现了,张一鸣便跟去了饭否

 

在这里,张一鸣有了难得的归属感,聚在饭否的是一群不擅长对外交流的人,但团体内部却有着一种特殊的巨大粘合度。

 

这种彼此间熟悉的气场,让张一鸣觉得心安。

 

在饭否关停后的一天,王兴饶有兴致地在白板上推演,将互联网内容产品富媒体化的大致过程画了一张表。

 

这是一张充满着反思的表格。在这之后,王兴放弃执着多年的社交业务,转身创立了美团,张一鸣也离开熟悉的商业项目,转投内容赛道。



从今日头条到抖音,张一鸣的流量闸门一经打开,便如洪峰过境,势不可挡。人们才知道,这个向来沉默寡言的男孩子,原来有着这么强的爆发力

 

而在这两者的巨大反差中间,是一个经过刻意训练的张一鸣。


他说话时语速语调几乎没有起伏,他甚至刻意训练自己,将每天的情绪恰当地保持在“轻度的快乐”和“轻度的沮丧”之间。

 

理性的张一鸣,不善于用情绪去感染别人,他总是以理服人,正是这个特质,让他显得十分板正,而别人因此往往对他得出错误的印象。

 

2021年,当张一鸣将自己流量王国的权杖交给睡在上铺的兄弟梁汝波后,人们仍然难以确定,这个早早成名,而又迅速退居幕后的83年小伙子,到底是否感到了延迟的满足。


卸任的张一鸣,换了一种姿势启程


主打资讯综合的今日头条没有编辑团队,不生产内容也不加工内容,只是基于大数据和算法进行个性化内容分发。

 

但人们就是不可自拔的,沉迷于这些个性化推送的信息中。今日头条从上线到拥有1000万用户,只花了仅仅90天。后来沿用今日头条推广优势,兼具社交属性的抖音,同样骇人崛起。

 

在时间中时刻保持清醒的张一鸣,用极度自律、极度珍惜时间的态度,却创造出一个时间的熔炉,利用人性的脆弱一面,侵吞掉普通人生活的空余。

 

而侵吞张一鸣的,则是他对算法着了魔一样的痴迷。

 

简单的逻辑,流水线似的批量生产,一个庞大的流量帝国。在外人眼里,字节跳动就像一个“APP工厂”

 

像八爪鱼的触手一样,从电商、搜索、支付、游戏、教育等领域,方方面面地占领了内容生产的每一个细分赛道。



但张一鸣本人对这个叫法十分反感。他渴望用技术搭建一座城池,但并不是流水线式的作业,而是在不断的塌毁与重建中,聚焦地走着。比如2015年之前是头条,2016-2017年是西瓜火山,2017-2018年是抖音,再后来就是国际化的Tik Tok。

 

然而自主研发、并购、投资、大量的现金流,字节跳动还是经过了野蛮生长的9年。

 

回首张一鸣的创业史,从北京知春路锦秋家园的那间住宅开始,字节跳动的发展和升级便在速度、效率与狼性扩张中完成。

 

然而当科技带来巨大改变的同时,也正在引起巨大的反作用力。

 

2021年5月20日,张一鸣选在一个浪漫的日子,翩然抽身,卸任了字节跳动CEO一职,而就在两个月前,字节刚刚传出上市的消息。

 

他自己说,担忧听很多汇报,就会陷入一种内部视角。于是他选择将自己与公司拉开些距离,从外部视角重新审视字节跳动



在公司上升期选择退居二线的张一鸣,成为近年来急流勇退的CEO中最年轻的一位,这一选择,也可以看做张一鸣长期以来,对自负、控制感、欲望的警惕。

 

这份警惕背后,张一鸣再次对“延迟满足”做出诠释。


收购Pico,张一鸣加速迈向元宇宙


张一鸣并没有离开公司太远,在面临重大问题和关键节点时,字节跳动依然少不了这位掌舵人。

 

在他那刻在骨子里的务实中,还透露出浪漫的气息,比如对元宇宙的关注。

 

对于他来说,创业成功了,之后稍微偏一点,或许就可以成为梦想家。

 

深知自身渺小和世界狭隘的张一鸣,怎么可能没有拓展世界边界的梦想?



其实,张一鸣对元宇宙的关注,从卸任前的4月便已经显露,当时他拿一个亿,投资了元宇宙概念公司代码乾坤。

 

如果说投资代码乾坤,是张一鸣迈向元宇宙的第一步,那么此次以收购Pico则意味着张一鸣向元宇宙的加速。

 

VR在游戏、电影,乃至看房、教育、工业检修等行业应用方面,能够展现出无穷的想象力。


对于着迷代码之美的张一鸣来说,这势必拥有不可挣脱的深深吸引力。

 

对于想在VR行业快速占领市场的字节跳动和腾讯来说,Pico无疑是一张不可多得的入场券。

 

Pico虽说是创业公司,但实际上已经完成了B+轮融资,其创始人周宏伟也已经有了明晰的上市打算。

 

然而问题出在Pico的大股东歌尔声学身上。歌尔声学同时是Pico的大股东和代工厂,也是Facebook旗下Oculus的主要代工厂之一,而Oculus和Pico是竞争对手。

 

这让Facebook对歌尔声学十分不满,并试图更换供应商,而这显然促成了歌尔声学转卖Pico。

 

在这样的背景下,字节跳动与腾讯同时参与到对Pico的竞争中。

 

张一鸣对元宇宙的热望显然更加强烈,这也使其成为二者之中出价更高的一方,并顺利收购Pico。



据说,张一鸣累计面试过2000人,根据他的观察,“社会上真正有强烈兴趣认真长期做某一件事情的人并没这么多,这个做到的话往往能做得不错。”

 

收购Pico对于字节跳动的意义,还需要时间来加以验证;大数据与算法,借由VR展现出的巨大潜力,也还有待探索。

 

但人生说到底,面对的是哲学问题,而非算术难题,张一鸣面对的,或许始终都只是他自己。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QQ:2881339630


点击下方,了解更多相关内容
张一鸣再下一城,至少影响中国20年!

猪年出大佬?看看马化腾、张一鸣、程维就知道了

马化腾很意外:掀翻微信的社交软件来了?还是今日头条的!

再见,或者不见,今日头条!

2018年,微信和今日头条必有一战!此役过后,BAT被TMD接管!


点在看,让更多人发现精彩!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