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刘士余遭实名举报:这样的证监会主席,全世界都没有!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一组还没被封 杀的社 会现状照片,你敢看到第几张?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尬琴、拼酒、视金钱为“粪土”的朋克,咱们中国一千多年前就有啦!

2017-02-26 中信出版集团 中信出版集团

一千多年前,中华大地乱得像一锅粥。先是曹操在洛阳病逝,曹丕篡汉建魏,建立曹魏政权。接着刘备在成都登基,国号仍然延续“汉”;之后孙权又被曹丕册封成吴王。后来“高平陵事变”又成了曹魏政权的重大拐点,权力自此落入司马氏手中……



别走!别走!知道你们不爱听啦!


阿信今天来点儿新鲜的,给大家讲一个

一千多年前的朋克行为小组”的故事。


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可以写成100本书。总之是一会儿乱,一会儿平乱,一会儿血腥屠杀,一会儿清洗异己。众所周知,乱世盛产艺术家,我们就来“八一八”这个乱世中特立独行的一帮行为艺术家。


那个时候,曹魏政权一蹶不振,身边的文人连连被诛杀,艺术家们感到了极大震撼,用喝酒、尬琴、研究“医药小发明”等等出格的行为来表达着自己的不忿。


(阿信猜想古代人的party,可能比盖茨比家的还热闹)


这些人就是阮籍、嵇康、山涛、向秀、阮咸、王戎、刘伶。他们“被出道”的情况是这样:东晋有个名士叫孙盛,在《魏氏春秋》这本书里提出了“竹林七贤”的名号,从此这帮人火了。他们的这种在竹林纵情游乐的“自由style”成了魏晋文化的象征,对中国文人阶层的风尚也产生了不少影响。


竹林七贤


糟糕的是,这帮人是否真正存在过曾经还是一个疑点。上世纪40年代,史学大家陈寅恪就认为“竹林七贤”根本就不存在。还好后来众多学者从史料、佛经记载和出土壁画等等多方面发现了他们存在过的蛛丝马迹,才让我们今天可以愉快地开扒。


先说说他们的活动据点“竹林”。这地方据考证是在嵇康的两个故居,位于今天的河南省境内。魏晋时期,士人除了自己居住的宅院,还会在依山傍水、景色优美之处修建游乐性的别墅称为“山墅”,“竹林”也就是这样的性质。


▲嵇康所在的嵇山,现在称为云台山


至于这7个人的相识,山涛在其中起了重要作用。39岁时,山涛任河内郡功曹,负责选拔人才。因此结交了才子嵇康,又将阮籍也介绍给了嵇康。三个人相谈甚欢,又拉来了各自的朋友:山涛的好友向秀、阮籍的侄子阮咸、受阮籍赏识的王戎以及阮、嵇共同的朋友刘伶。


生逢乱世,能得与志趣相合之人悠游山野自是乐事,然而这七个人的命运却也是截然不同,按照“酷”的程度排列如下。


▲仇英,明代,竹林七贤图


嵇康常被认为是“七贤之首”,可能是因为长得太帅。魏晋时期七尺八寸的身高,换算过来大概是今天的一米八到一米九,颜值方面的评价是“龙章凤姿,天质自然”。不仅如此,嵇康还弹得一手好古琴。不过嵇康在个人卫生方面有些不拘小节,据记载说是“头面长一月十五日不洗”……不仅如此,嵇康作为文人,居然还爱好干铁匠活儿,甚至以此养家糊口。但这并不妨碍别人对他的膜拜,比如山涛就说他“其为人,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若玉山之将崩”,还真是帅到无死角。


嵇康


尽管山涛这样夸他,嵇康却用一封著名的信《与山巨源绝交书》和他绝交了。原因是山涛想拉嵇康一起入朝做官,嵇康表示自己不是那块料。其实,嵇康的老婆是曹操的曾孙女,而当时的政权被司马氏把持,这表面的绝交,实则是政治立场的分歧。后来嵇康惹上官司,在牢狱里奄奄一息,他自己的一双儿女,还是托付给了山涛抚养。


山涛

 

阮籍可能是中国历史人物中唯一一个仅凭眼神,就能留下传播千年段子的人。他的绝技是“青白眼”但凡遇见不喜欢的人,他不仅不和你说话,还会翻个白眼给你看;只有他欣赏的人,才能得到一个正常的眼神,成语“青眼有加”就是这么来的。


(白眼......)


阮籍还好喝酒,他有一项关于醉酒的惊人纪录,那就是最长醉酒时间长达六十天。这样随心所欲、任性不羁的个性,大概这才是真正的“邪魅狷狂”。据说,阮籍的大嫂回娘家探亲,阮籍和她见面送别。按照当时的严苛礼法,男女之间大防甚严,阮籍的行为越过了礼法尺度,被人说三道四,但他却说:“礼岂为我设耶?”这句名言还启发了金庸,他在《射雕英雄传》里就把这句话挂到了黄药师的嘴边。


阮籍的邻家有一个漂亮的老板娘卖酒,阮籍常去喝,喝醉了便当场醉卧,老板娘就在旁边继续卖酒。其丈夫回来看到这一幕也不起疑。有户军人的女儿有才华也漂亮,没出嫁就去世了。阮籍与她两家无亲无故,阮籍却径直前去吊唁,直到哭够了他才回家。


阮籍


尽管阮籍放浪形骸、违反礼法,但司马昭对他每每宽容,不加追究,阮籍最终得以终年。

 

阮籍的侄子阮咸是“建安七子”之一阮瑀之孙,他是一位琵琶大师,不仅善于演奏,还曾经改良过琵琶。唐代时,西域有一种“曲颈琵琶”曾经盛行宫廷,这种琵琶被称为“阮咸”,简称“阮”。如今,阮类乐器已经成了各类民族乐团不可或缺的乐器。不过音乐特长也给阮咸招来了麻烦。他的音乐造诣让中书监嫉恨在心,还因此被贬官。


阮咸


阮籍是名门之后,本该和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结婚,可是他偏偏喜欢自己姑母家的婢女。这女子不仅地位低,而且还是个鲜卑人。可是阮咸不管,爷就是喜欢!


后来在一次丧礼上,姑母发现了这档子事,认为有伤风化,把婢女带走了。阮咸当时正在会客,一听说姑母把他的情人带走了,立刻起身骑着客人的马(也有说是驴)就去追,结果情人真被他追了回来。在回来的路上,阮咸还穿着丧服,与情人共骑一匹马(驴)。这种场面你们感受一下。



阮咸这种不拘礼法的行为,虽然自己爽了,但为世人所难容。虽然他也曾做过官,还被山涛举荐,但始终得不到重用。

 

刘伶出身卑微,在魏晋那个看中颜值的时代,又偏偏生得又矮又丑。不过他的言行倒是很符合名士的做派。山涛、阮籍、嵇康都是喝酒达人,可是他们全比不过刘伶,据说刘伶一喝酒就要喝上五斗,他还写过一篇著名的传世之作《酒德颂》。


刘伶


这些都不重要,刘伶还是一个古代“天体主义者”。他在家里起居不穿衣服,被人看到(what?)遭到嘲笑,他霸气地回应道:我把天地当做我的房子,把屋子当做我的衣裤,诸位为什么跑到我的裤裆里来啊?Anyway,就是这样豁达不羁的人生态度。

 

向秀和嵇康关系很好,在嵇康打铁的时候还能来帮着打打下手。早年的他不看重官场名利,是一个“社会闲散人员”,后来告别了隐士生活,入朝为官。他喜好老庄之学,还注解了《庄子》。然而这些作品后来引起了一场“版权纠纷”,文稿被郭象所得。郭象整理后当成自己的文稿传扬天下,导致后来人们一谈《庄子》注释,只知郭象,不知向秀。


▲向秀


除此之外,向秀可能是竹林七贤中唯一一个正常人。他举止合乎礼仪,性情也很平和,一点也不朋克,于是这直接影响了他在本文中的叙述篇幅。好了,下一位。

 

很多人都知道山涛,因为嵇康曾经跟他绝交,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然而人们不知道,山涛还是一个爱妻狂魔&模范丈夫。山涛做官之前,家徒四壁,但是妻子一直没有怨言。山涛向夫人保证,将来我定当位列三公。后来山涛果然成为达官显贵,和糟糠之妻同甘共苦。


山涛很懂得为官之道,不仅善于把握政治大局,也敢问国家大事,他不参与官员之间的矛盾纷争,还保持着清廉。他的官场影响力一直延续到后世的官场文化,级别较低的官员常以“山公”来尊称提拔自己的高级官员。


王戎

 

王戎在竹林七贤里年纪最小,他比嵇康小十岁,比阮籍小二十多岁,比山涛小约三十岁。


他出身名门,小时候还是个神童。他六七岁的时候,在武场看戏,猛兽在笼中怒吼,声震四方,众人连忙退避,王戎却神色如常。连魏明帝看到此景都啧啧称奇。


后来王戎做了高官,成为了阮籍眼中的“俗人”,不仅如此,他超脱的气质越来越少,还成了一个财迷。他置办田产,囤积货物,经常拿着计数的工具计算自己的财产。他对家人也分外吝啬,女儿出嫁时曾向他借钱数万。以后女儿归家,他总是甩脸色给女儿看,直到女儿还钱,他才高兴起来。

 

▲竹林七贤


和嵇康比起来,王戎大概是太不酷。毕竟有一个荷兰学者罗伯特·汉斯·古利克已经开始研究“嵇康是不是同性恋”的问题了。据他说,有“过硬的证据”证明嵇康可能是同性恋……


和这个比起来,魏晋名士喜好服食“古代毒品”五石散大概真的不是事儿吧……


关于竹林七贤的更多酷事,请点击阅读原文购买。



《竹林七贤》

知中 著丨2017.02

购买详情,请点击“阅读原文”


-End-

编辑:杨梦迪 2017.02.26


近期新书一览,点击书封即可看到有关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