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新阶级论: 寒门难贵 豪门难败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阅后即焚!!!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警惕】投资共享电动车5万变8万?“小黄峰”如今人去楼空 已被立案侦查

反传防骗快讯 反传联盟
↑ 点击上方“反传联盟”关注我们

反传销网9月12日发布:在共享经济的风口之上诞生了大批的共享平台,但如今一些顶着所谓共享经济光环的项目却寒潮涌动。


今年初,合肥本土的共享电动自行车小黄蜂,屡屡被消费者投诉押金难退,拖欠认购者的“返额”,目前,又爆出“小黄峰”公司所在的交通饭店8 楼的办公室已人去楼空。



从今年年初开始,陆续有省城市民反映并投诉小黄峰共享单车押金难退。消费者朱女士投诉称,她准备将“小黄峰”共享电单车APP上303元的押金退还,可结果一个月都没收到退款。


有市民投诉小黄峰拖欠其母亲的认购返额。 投诉人称,其母亲花了50400元认购了十八辆小黄蜂共享电动车。按照公司承诺24个月会返利80352元,返利结束还会以每辆100元的价格回购车辆,两年下来就能净赚31752元。起初,公司尚能正常返额四个月共13392元的返利。 2018年1月份开始,该返额一直没有兑现。有市民质疑,小黄峰这种认购车辆,承诺给予返现的行为疑似是在融资。


  投诉人称,其母亲之所以一口气认购十八辆电动车,是因为工作人员曾告诉他公司一但不能正常返利,就会回购车辆回购价加前期返利不会低于车辆的认购价格,但如今公司却违背承诺拒绝回购车辆。


本指望骑“自家的车赚别人的钱”,投资5万元两年变8万元,结果5万元本金却只收回来13000多元,事后其母亲仔细研究自己签署的电动车采购价委托运营协议,发现在维护相关的第九条上是这样描述的,如因国家政策调整或其他原因导致甲方无法正常运营和停止运营,甲方可向乙方回购运营车辆。


本以为有合同就靠谱,结果仔细研究才发现他们想要维权并没有那么简单。


原来“小黄蜂共享电动单车”是通过腾峰新能源公司认购,然后再交给“小黄蜂”运营,而腾峰新能源公司法人代表却和“小黄蜂”公司是同一个人。投诉人怀疑,公司存在一个左手倒右手的欺诈嫌疑。当初“小黄蜂”公司拟定这份合同的时候,故意利用法人主体混同的方式来规避没钱返利的责任。


“小黄蜂共享电动车”运营企业是安徽小黄蜂智慧交通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7月13号“小黄蜂”在他的公众号“小黄蜂智慧交通”上发布了一条“骑自家的车转别人的钱”的文章,限量推出一千辆小黄蜂共享电单车让粉丝认购,并交由安徽黄蜂智慧交通科技有限公司运营。一辆车的认购价是2800元,认购者每月将收到186元的返利,一共返还24个月。返利结束后,“小黄蜂'公司还会以每辆100元的价格回购车辆。


据调查,“小黄蜂智慧交通”其账号主体为“安徽同帆新能源机车科技有限公司”。资料显示,安徽同帆新能源机车科技有限公司是安徽腾峰新能源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安徽腾峰在合肥本土电动车业内算是知名企业,公司成立于2010 年7 月,主要从事新型能源研发和各类智能充电设备设计生产。曹明军即为安徽腾峰新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也就是“小黄峰”的老板。



针对消费者一次次投诉,今年2月1日,小黄峰方面就此事发文回应称,小黄峰租赁平台出现技术故障修复更新尚未完成,造成平台退款出现延迟,全体技术人员也积极投入到了紧张的处理工作中。文中还承诺,“共享市场鱼龙混杂,更有甚者将用户弃之不顾,卷款离开,在此小黄峰向大家郑重承诺,绝不会作出类似不负责任的事情。” 


不过今年3月份,小黄峰方面的回应依然是后台升级存在技术故障,现在公司没有钱,要么等技术故障修复,要么直接扛车回去。


直至6月12日,安徽省消保委向该公司发出行政约谈称,上半年接到多起对小黄峰电单车押金难退的投诉,公司的回应依然都是“后台升级”、“技术故障”等类似回复。


6月14日,小黄峰公司董事长助理李先生向记者解释,该公司平台的后台位于深圳,交由第三方公司维护。之前由于后台服务器升级,系统不稳定,的确导致很多客户退款退不了。此后,相关技术人员介入,并邀请了工程师修复,这个过程需要时间,所以消费退款有延迟。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押金退不了。“我们的退款流程都是正常的。”



6月20日,“小黄峰”公司负责人曹明军表示,之前搞认购,初衷在于推广小黄峰电单车,并非融资。“我们连一台车都可以认购,要是融资,为什么又要融那一点钱。” 曹明军说,认购者是这些车辆的实际拥有人,公司只负责运营,每辆车产生利润,公司和认购者进行分红。“公司收取后台操作等服务费用。”因为今年1月正逢冬季大雪,车辆没有人使用,无法产生利润,所以没有进行分红。而后期因为系统升级故障,很多数据没有读取,也导致分红拖欠。不过曹明军表示,他们近期会重新分红。


6月21号下午,小黄峰公司董事长助理李一鹤代表公司来到省消保委接受约谈,李一鹤称他代表公司向消费者致歉并承诺积极配合各级各部门对消费者进行退费。关于押金难退的情况,公司给出解决方案是对愿意选择小黄蜂骑行的消费者将303元押金转成骑行费,同时补偿150元的骑行红包,对要求退款的消费者将尽快从后台为其办理退款。



8月23日,合肥市工商局、合肥市消保委发布关于小黄峰共享电单车的消费警示,提醒新用户谨慎注册,老用户注意保存押金证据,以便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8月28日,新安晚报记者赶往“小黄峰”公司所在的交通饭店8 楼,发现办公室已人去楼空。记者随后咨询瑶海区胜利路市场监督管理所。工作人员表示,该部门一直在着力跟进“小黄峰”维权事件,目前正在立案调查,如果确定公司已不再办公经营,会将其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瑶海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表示,他们多次与“小黄峰”企业方联系,也尝试与企业法人代表曹明军联系,均无果,发短信也没有回复。目前,该局已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小黄峰”以涉嫌侵害消费者权益为由立案调查。该局同时表示,如果企业一直不退押金,建议投诉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提请仲裁或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303元押金对个人来说可能不多,但这么多人加起来就不是一笔小数目。大家只能自认倒霉吗?

“小黄蜂'投资者王先生表示,目前,他多方咨询了解到,要拿回押金,直接起诉“小黄峰”公司是最有效的方式。但个人走司法程序,成本太高,难度也大。他呼吁,能否由消保委发起公益诉讼?“由组织发起公益诉讼,效果肯定好于弱势的个体消费者。”



记者了解到,公益诉讼是针对经营者侵害众多且不特定的消费者,这些消费者的权益受到损害或可能受到损害的情况下,由没有直接利害关系的主体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按照消保法规定,这个主体是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和省、自治区、直辖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


公益诉讼是一种赋予消费者权益救济的补充途径,有着较好的社会效应。去年底,由于消费者投诉不断,广东省消保委发起了全国首例共享单车公益诉讼,根据最终判决,被告共享单车企业须退还用户押金。




    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