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穿和服女孩:警察没收了我的衣服鞋袜 说是作案工具

水电大省四川为何缺电?

守不住赫尔松了,再不走就得被包饺子!乌克兰:俄军司令部已撤离

经济全军覆没 财政入不敷出 世界越来越魔幻!

苏州政府肯定恨死那个警察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有人来珍惜我(80后的平凡的世界)

2017-12-03 小小 章以诺的声响


导读:“雨雪从天而降,并不返回,却滋润地土,使地上发芽结实,使撒种的有种,使要吃的有粮。”(赛55:10)北国的冰封,孕育丰年。颠沛流离,无尽沧桑;人间百态,总有凄凉。这一切的遭遇,谁会来珍惜她呢?

(作者2017年感恩节寄给我家孩子的五常大米,其它配图来自网络)


感恩节|为一切从上帝而来的恩典感恩


引子:很谢谢以诺大哥鼓励我为主发出自己的声音。想说的太多,那么这一次就简单的讲一下我是如何被逼无奈,走投无路之下才愿意信耶稣,成了一名基督徒的吧。(小小)


 

正文:

 

生在东北的冬天


是一个出生于88年的女孩,现在是一个妈妈了。我出生在东北的冬天,那里非常寒冷。一到春天就刮起漫天黄沙。我四舅叹息说:“早晚我这把老骨头就被这风沙给埋了,出门都睁不开眼睛。”这都是多年后的一次回乡听他讲的,事实上我五岁时全家都被迫来到了山东。

 

那么小的我其实没有感觉到东北有多冷也没有感到环境多恶劣,也许二十几年前环境的破坏并不那么重,如今郁郁葱葱的树林基本都不见了,因为在初冬时乡亲们就会砍伐大量树木准备过冬。

 

春天就漫天黄沙的东北,小时候最喜欢跟小伙伴一起玩,山上拾鸡鸭鹅蛋,还会遇见鸟蛋,抱柴伙,还有抱草喂小马。那时在自己家和奶奶家穿梭,像个野孩子一样,比男孩子都顽皮,叔叔刚买的新帽子马上就给扔到灶口里烧了,到小伙伴家玩,把人家妈妈用来刷锅的东西也烧掉了,人家让回家把奶奶的赔给人家,我便很迅速的跑回家去拿着给她。有一次,胳膊错骨缝了,打着石膏吊在脖子上还一人打人家姊妹两个。要不然我女儿现在相比其她小孩要活泼顽皮的多,婆婆都说她爸爸那么老实怎么闺女这样皮,还不是像我嘛,其实还不及六七分呢?



被计生创伤的家庭

 

原本以为这会是我一直的生活,没想到的是恰逢92年遭遇到东北异常严格执行计-划-生-育。我弟弟就是在那一年出生,我在奶奶家住着,然后我爸爸就带着怀着弟弟的妈妈东躲西藏的直到出生也没被抓到。

 

听妈妈说那年凡被抓到的全都被迫流产了,甚至有的八个多月了都快生了,孩子被流下来还活着呢,按在水里沁死了……我妈妈在我二姨家坐月子到二十三天,我二姨夫因为是教师害怕受牵连,加上我父母想的单纯以为孩子生下来就没事了,所以就步行抱着弟弟几十里和爸爸回到我们自己家里。

 

我弟弟的生日是二月初六的,刚生才二十三天,回来还不到三月份。东北仍是冷的厉害,并且还未出月子就走那么多里路,因此我妈妈的腿烙下毛病了,腿疼一到春天就迈不开腿,小腿部位总是木木的。即使付上这样的代价回到家里,得到的结果还是:你们得走,走的话家破,但不让你们人亡。


 

我们家的地全部被收回,房子也归村里了。从此我们全家都得离开这片祖辈闯关东的土地。可究竟去哪呢?幸好我爷爷的故乡是山东的还可以投奔我爷爷的后母和同父异母的几个叔公。

 

我爷爷三十岁时山东这边日子不好过,我爷爷的亲生母亲难产去世后,刚出生的小妹妹(我该叫姑奶奶)也被送了人,二叔公在新疆生活。我爷爷的父亲又有了媳妇,生下了三个弟弟三个妹妹。我爷爷是老大,在家的日子肯定艰难。所有好吃的都给弟弟,自己长得又小。总要活下去啊,那时只剩一条路:和奶奶一起带着一家老小去闯东北。

 

此次我们别无选择的得回去投奔我的老奶奶和爷爷的几个弟弟了。爸爸妈妈带着刚满月没几天的弟弟坐着火车走了,先把我放在奶奶家等他们安顿好再回来接我。我弟弟到山东这边老家时才四十天。第二年,我爸爸因为太想我就回去把我也接了来。一家人开始了在祖籍却是异乡的生活。



祖籍地的凄凉生活

 

在其他同学都在花季雨季时,我感受最多的就是心灵的孤苦无依。父母无休止的争吵,妈妈暴怒又阴郁闷的脾气。因为想念姥姥,交通不便又没有钱,几年才能回一次东北老家。每逢过年对于我们八零后那是非常期待的,可以吃很多好吃的还可以穿新衣服,小时候只有过年才能穿件新衣裳。

 

可对于我来说却是灾难,因为每到这时候我妈妈就因为特想念姥姥,也是因为别的媳妇都可以初三回娘家,也有兄弟姐妹可以说说唠唠,尤其是生活中的诸多不顺心,都可以互相倾诉倾诉。而我妈妈就孤身一个人,连一个娘家人都没有在附近,全都在遥远的东北。再加上在我弟弟七岁时我爷爷奶奶为了三叔读大学把房子卖了,在东北也住不下去了也搬了回来。回来跟我妈妈要粮食,我妈妈拉扯着两个孩子那么艰难,心里的委屈痛苦,就赌气不给他们,结果闹到大队,我妈妈那时能够离开我姥姥,好几千里来到山东,也有一些原因是不喜欢我的奶奶,没想到他们又跟了回来,心理自然承受不了。

 

我妈妈对于我奶奶的态度也直接影响到日后我婚后对于婆婆的态度。我妈妈气的得了哮喘,咳的痰都是黑色的,以后的身体是越来越不好,头痛、失眠、等等家里面药店里有的要基本都有,年底到村里药店给人打饥荒都得一千多块。在生我弟弟时腰扭了一下从此就疼到现在,农忙时就疼的不得了,身体病痛多,婆婆不理解心疼她,矛盾多,加之穷,整天跟人家借钱,都不好意思开口了,直到我结婚后的一年一年里还跟人家借钱。

 

我妈妈的脾气是相当恶劣,总是感觉自己怎么嫁了个这样的婆家!每每晚上我回到家来不及做作业也顾不得玩,就得给他们做饭,稀里糊涂的哪里会做什么,疙瘩汤给做成浆糊,糊锅底了还。一言难尽的日子,晚上睡觉半夜半夜的听到他们两个在西屋吵个不停,妈妈的嗓门本来就大,再一上火,简直是……我在那边被吵的睡不着觉,小小年纪就空虚寂寞失眠了,听着这吵闹声,第二天哪还有精神头读书呢,脑子里总是混混沌沌的,胸口总像压着一块大石头,性格也是越来越不好了,脾气也不好,很怪,很厉害,感觉只有这样才能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因为没有人能保护我。



不幸的童年时光 


同学们都不喜欢我,甚至讨厌我。尽管这种环境我还是学的很好,是班上的语文课代表。初二时还是班级第二名,邻居们都说我是纯粹让家庭给耽误了,要不然我会上一个好大学。事实,我是在初三时就听从老师的建议不读高中了,去念中专。因为鉴于我家的条件和我的精神状态恐怕在高中跟不上趟。

 

那时一年两千块钱的学费也都交不起,得借钱,我爸爸说如果这是我读了大学,他砸锅卖铁也供我,然而读中专他就没气力了,失望了。在读了一个学期后我就不读了,家里实在太难了,在学校里甚至连生活费都没有,连两块钱的面包都吃不上,以至于我在离开校园几年都想念学校商店里两块钱的那个大面包,再也没买到那时的味道……

 

小时候,在幼儿园里夏天太热,老师到商店给我们买冰棍吃,等第二天跟家长要钱再给老师的。那天我到商店买跳绳妈妈另外给了我一毛钱给弟弟买根冰棍吃。我正好遇见老师,给了老师就没法给弟弟买冰棍了。当时弟弟在我后面一边走一边哭,我至今还记得弟弟委屈的眼泪,一直多年我都被困于此,每每想到这心痛的就无法自己,感觉自己好对不起年幼的弟弟,可能弟弟如今的性格也跟那时我自私无奈的剥夺掉他吃冰棍的快乐有关吧。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无奈甚至是无望啊!

 

没办法改变的贫穷状况,没钱没势没权,外来户,那时的流动人口远不像现在这样习以为常,太少了,太少了。在小学我就深受其害,最难的就是每逢开学交学费的时候,我们家没有户口,得额外交借读费。本来就没有钱,还要再多余交钱,真是雪上加霜啊。每次妈妈都让我跟老师说说等过几天再交,全班都交上了,只有我交不上。然后父母东家借西家借的凑齐交上。

 

一直到我初三时转到中专时我和弟弟的学费都得借,那么多年我们家的日子就是借了钱等爸爸发了工资再还给人家,然后再借,再还。发了工资钱在手里还没捂热就给人家送去,然后逢年过节时还要给人家买点东西以表感谢。

 

因为穷,没有户口,同学们都视我为异类,加之父母在村里一点地位都没有,我在学校里的日子相当难过,甚至有同学会在我睡觉的小被子里倒水,弄的湿湿的没法睡觉,我想如果这是换做他人父母有能耐的他们肯定不敢,老师也会查到底,保护他们。而这是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妈妈还在场也仍旧是草草了事。我的委屈受到的伤害只能默默承受。



花季少女的苦涩回忆 


可能是因为我从东北到山东换水的缘故,两个地方的巨大差异导致我的身体发育有些异常,在四年级时,也就是我十一岁时乳房就开始发育了。当时的女同学都还小小的,而我在跳绳时就上下一动一动的了。大家好奇,更将我当成异类。在十二岁时我就到了生理期,女同学都惊讶万分的跑到厕所看我,那时我真的无助极了。我妈妈没有个正常的妈妈教导,自然也不会教导我。她从没告诉我女孩子生理这些事,也不会告诉我应该注意什么,不要惊慌啥的。

 

自从十二岁之后我的个子长的就很慢了,疯长肉,很快就成一个小胖墩。加上营养跟不上,身体就特别虚,直到初中时跑课间操都跑不下来,喘的不行!那时跳集体舞也都不让我跳,因为体型太胖,在队伍里不美观。妈妈也不会打扮我,没心情也没钱所以穿的也非常难看甚至邋遢。

 

我刚上初中时,弟弟上小学一年级。妈妈在家呆的实在太压抑了,就跟爸爸到离家十二里路的一家食品工厂上班。白班夜班十二对十二小时的上班。自然就没了精力给我洗衣服。我的体型和穿着让我陷入深深的自卑中。我无法专心读书。因为父母上夜班早晨我们姐弟俩上小学时他俩还没回来,每一天早晨我就要骑着自行车先把弟弟送到小学,然后我再折回到中学。有时遇到自行车扎带了,骑不了了,弟弟就得步行走到比我还远的小学校,我心里的火啊痛啊,无处排解,无人帮助。

 

晚上回到家里,他们已经走了。我需要自己做饭给我和弟弟吃,做了作业,弟弟总是会说大姐你先别睡,等我睡了你再睡。心酸啊,不用他说,我也睡不着,就半夜半夜的看电视,后来弟弟在初中时也是半夜半夜的看电视,我们都是因为心里孤独憋闷,唯有用电视剧来发泄着。

 

这样的作息,第二天早晨往往会起晚,就急急忙忙的收拾书包上学。那时得自己从家里带馒头,用小手绢包着到学校放到自己班级的大圆蒌里食堂给热热中午吃。很多的时候我去晚了,负责抬饭蒌的同学已经抬到食堂了,我就无法热了。中午也就只能吃凉的了,再有因为晚上回去得做饭还得照顾弟弟,并且心情特别糟糕。年龄也就十二三岁,因此都顾不上洗洗小手绢,总是很脏,同学们也很是嫌弃。父母上白班时晚上我们回家他们也都还没回来,一进家空空荡荡的,冷清清的。尤其是冬天一点热乎气没有,弟弟的手也就在那时冻坏了,几年来一到冬天都是肿肿胀胀的。而我因为太胖了,不想穿棉裤,结果本来就虚的身子愈发糟糕了。

 

太寂寞了,肉身的饮食差尚且可以忍受,可是心灵是那么压抑痛楚。我没有青春期女孩子如梦如幻的花季雨季。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当时班上有一个个子不高很小巧玲珑的女孩子穿着的一条蓝色的连衣裙,那样清纯美丽,真的好想穿,可惜穿不上,直至成伤,迄今为止,“胖”这个字是我最烦的。

 

我回来要面对的问题远不止这些。那时五岁,口音自然是一口东北腔。邻居家的小朋友都笑话我,甚至作弄我,用石头打我。我难过的跟妈妈说这些事,妈妈能保护我吗?

 

妈妈一天书没念过,姥姥精神病,姥爷不顾家,她一直十多岁都没有自己的鞋子裤子,大冬天里就窝在被子里没法出门,也是害怕人家笑话,就不去学校读书。因此连自己名字都不认识,更不会写。但是脑子特别好使,算数特别快,一点不像没有读书的样子。神真的很怜悯人啊。当我述说了我的遭遇时,她就简单粗暴的告诉我,谁打你,你就打他,狠狠的打一次,他就再不敢欺负你了。

 

我真就听了,还记得前面我说我小时在东北的事迹吧。拿出那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头谁是我对手?没几天功夫那些个经常欺负我的小朋友全部被我制服,见面都得退避三舍了。

 

不打不相识。再后来,成为了相当要好的小玩伴。一起玩游戏、打扑克、弹溜溜球、叠报,一起看七个葫芦娃和一休哥动画片。直到今天也都有联系。因为有他们让我在山东的童年还算有一抹美好的回忆。

 

紧接着进到幼儿园里,连小孩子见到我的第一反应都不是欢迎我、喜欢我、爱我,更何况是大人呢?难怪圣经中说,我们在母腹中就有了罪,我是在罪孽里生的。(注:圣经原文是“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诗51:5)幼儿园就在我们村子里,老师对于小朋友的家庭状况都很清楚。当我在幼儿园里受欺负时,老师会视若无睹。

 

有一次,我不小心打着一个小女孩时,一位老师说的话至今还清清楚楚的在心里面,她说:“你打着人家了,要把她打坏了,你父母赔的起吗?”那个小女孩的爸爸是位小学老师。那时我模模糊糊的知道因为我是东北人,外来的,所以他们都笑话我不喜欢我,连老师也一样。

 

再大一点就很清晰了,因为我父母没能耐,住那样的破屋子,爸爸在建筑工地给人家当小工。我们回来后几年,因为村支书的亲戚也是从东北回来,也没有户口,给他们地时,我们跟着沾光也分到了土地。只是这边的农作物和东北的毕竟不一样,刚开始几年我妈妈都不会种,到秋天也收入不几个钱。



没有诗意的远方

 

人们都说换个地方一切重新开始,重新出发。只是这样的话太过诗意,人生地不熟的,两手握空拳的领着两个孩子要想重新谈何容易啊!那时我父母只有卖粮食的八百块钱,除去一家人的火车票,来到这简单置了点锅瓦瓢盆也就所剩无几了。我们家老辈一个亲戚,去外地了留下一栋老房子,先暂时借给我们住。这栋老房子就是用石头堆砌而成的,并且很矮,矮到连小学生都能够着窗户,墙壁一片黑呜呜,小木头蒌子窗。多年后我回娘家每每看到这栋老房子时心里想我们究竟怎样在这里住了五六年的啊!

 

那里只有两铺火炕,一烧火就冒大烟,呛的眼泪哗哗的,家里像薰蚊子似的。妈妈的眼睛都被烟薰的不太好了。尤其是夏天天气热,又没有风,简直是做不了饭,那时根本没有液化气,所有的饭菜都得用大锅烧火做。妈妈填上一把火就出来到院子里透气仰脸看烟囱,根本不冒烟,烟全都从灶口出来了。

 

而冬天呢,又没有柴火烧,因为我们家刚回来没有户口在村子里就分不到土地,自然也没有吃的,都是爷爷奶奶的家人这家给一袋玉米那家给袋子麦子面啥的过日子。冬天的烧炕取暖也是个问题。想象一下那时夏天没有空调连风扇都没有;冬天没有炉子没有暖气,甚至连柴烧都没有。在一个小黑屋一家四口,还有我十六七岁的小姑姑跟我一起被爸爸接回来的,应该是五口人住了五六年。简直不可思议吧!



打工妹的生活记录

 

十六岁辍学的我,因为喜欢文学喜欢写作,缺钱也要省钱买书。现代当代散文集读了很多。开始时,不向命运屈服,自学参加成人高考。后来,考试因为得到青岛考,也没钱,没心情,就搁下了。

 

人穷志短,进入到打工大军中,开始了我的打工生涯。打工也分三六九等。那时的许多女孩子都学电机,进服装或者玩具厂。可我自知不灵巧,小脑发育不是很健全,身体协调力不强,担心学不会,就自愿选择到特别累的食品厂工作。

 

因为食品厂对于卫生的要求特别高,进入车间里必须穿着一身白工作服,白帽子、白口罩和白套袖还有白水鞋。浑身上下一身白露在外面的只剩两只眼睛,另外必须得低温,有助于食品存放。所以即使是大夏天我们工人也都是棉衣棉裤的进到车间工作,冬天外面零下好几度,车间里也还是零下,本来身子骨就虚,加之一个月白班一个月夜班的捯着上,每天一干就是十二个小时,加上打扫卫生的一个或者还要多小时都得在车间呆十三四个小时。并且都是站着干活,一站就一天,或者一夜。夜班时半夜吃完饭后的一点两点钟最难熬了,真想躺下睡觉呀。眼皮直打架。有时真的站着都能睡着……

 

累啊!要不是家里面缺钱哪个做父母的能舍得孩子干这么重的活呢!干了大概几个月就熬不住了。手冻的肿的胖乎乎的,一个一个的大水泡。整天低着头时间过长后脑勺连着颈椎那劳损过度直到现在也是疼的要命,疼重时会连头一起疼,腰也疼的脱不下裤子来。在家躺了整整五天五夜下不了炕,还睁不开眼睛。听到妈妈跟人在身边说话,想奋力睁开却怎么也睁不开,那是怎样一种邪恶力量在压着我啊!我实在是太累了!

 

休息了一段时间后,我还是到镇上玩具厂干了。工资是计件,我干的少,有些复杂的不会干,也就挣不多少钱。有一天,干着干着忽然感觉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就连抬胳膊的力气都没有了,又回家了!

 

再以后,去了即墨的篷布厂。也是十二小时白班夜班的干,导致身体严重吃不消还患上了神经衰弱症。很容易失眠,一点声音就睡不着,整宿整宿的做梦,把大脑累的第二天早晨起不了床脑子混混僵僵的。

 

干不下去了,恰逢三舅家的表姐来我们这打工,和表姐一起去了大舅家嫂子所在的假发厂。在那里干了七个月,厂子不提供住宿,先是和表姐住一起,后来她走了,我得独自租房子。那时每月七八百块钱,我基本全都给妈妈补贴家用。每个星期只花二十块钱吃饭,一般就是早晨吃三个五毛钱一个的馅饼,中午买个馒头。有一个锅,炒一点点菜,晚上加班到八点半厂里五点钟时管一顿饭。我连洗面奶都舍不得用,用肥皂洗脸,二十岁的满脸胶原蛋白的年纪我却一脸的爆皮。有女孩说我跟六十岁老太太似的。

 

舍不得买个面包吃,我只能花一块钱买东西最多不超过两块钱,这成了我多年的花钱标准。甚至受它辖制,只要买三块钱的东西就生气难受。我在想,在学校时花父母钱没法买两块钱的面包,如今还是舍不得买,我的家庭啊……苦吧!我坚决不吃零食,也不会去烤烧烤吃,这也成了我多年的生活习惯,只吃主食和一点水果。以至于后来嫁给我对象可以好多次的买自己在学校里的那个面包,可以吃点零食了,感觉怎么这么幸福,这样好的日子。

 

前后两次在食品厂干,也两次在镇上玩具厂干,兜兜转转,累了,累捯了。休息一下,接着再干,为什么呢?为了我的家,为了劳累的父母,为了还在读书的弟弟,为了帮助家庭脱贫。

 

忘不掉,在九点钟回到出租房里我一个人只有一张木板床,巨大的空洞,那样的寂寞冷清,周围一点点声音都没有,天地之间仿佛只有我一个人一般。忘不掉,我想去练歌房找我中专的一个宿舍的女同学出卖青春,幸好我的样貌不出挑,要不然真走了这条路……

 

现在想想,那时真是耶稣的保守啊!为啥不给我一个苗条美丽的面容,原来在这等着我呢,而不是那时所认为的女娲用泥土造人。一直以为女娲可能是累了,胡乱造了一个这样的我!

 

忘不掉,曾经为了妈妈能够很好的活着而想着嫁给一个又矮又残疾的男人。不谈爱情只谈钱,因为妈妈说她心脏快不行了,活不了多久了,我想救她可是没钱,只有通过嫁人来帮助我救妈妈……



有人来珍惜我

 

我的人生啊,我二十岁的年纪真的是走到死胡同里了,我究竟是为什么活着?为了我的父母弟弟,可我没能力啊?我也需要爱啊?需要被保护被呵护,被照顾啊?我也需要有人为我活着,我也有喜怒哀乐啊?我也想舒服一点的生活啊?我也想我的父母健康家里充满欢乐啊?

 

我真是撑不住了,我忧伤、愤怒、抓心挠肝的难受都没用!这个时候我妈妈厂子里有一个东北的老乡阿姨给我们讲了他们从东北来到山东的经历,说多亏了信耶稣的弟兄姊妹帮了他们他们才能好好的生活,尿毒症也好了。

 

我妈妈听了,真的很想有一些人这样帮她,她太需要帮助了,而我人生再不出现亮光就要死了!做了决志祷告以后,我找到了教会。阿姨们的笑容温柔是过往二十年来都没有享受到的。教会是一个新的世界,里面所充满的都是在社会中人的心里慢慢或者从来都没有的美好:祝福、帮助、忍耐、爱和喜欢。

 

那是一个安静讲爱的地方,很多观念都是不同于世界的,比如要彼此祝福相爱,比如说要彼此给予温暖安慰,同欢乐同患难。比如说,婚姻是圣洁的,床也不可污秽。这跟我听到的一个故事那样相似,有一个妈妈临终对她未成年的女儿说,你的全身都是宝贝,不可让任何男人触碰,要留给你日后的丈夫。那是何等阳光的地方啊,阳光到我心里无论多么揪心痛楚无奈只要一进入到教会心里莫名的就得到了安慰,喜乐起来,舒服多了。

 

阿姨们和牧人们都讲我们所信的耶稣是多么多么的伟大,多么多么的爱我们。我真的感受到了,一颗干枯四分五裂的心终于得到了抚摸,爱的抚摸。是神做的,耶稣爱我!这不就是我一直所需要所渴望的嘛?

 

渴望爱,渴望有人守护我的父母弟弟。我没有能力,我父母也没有能力,他们软弱他们还会死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我,而耶稣不会,他永远活着,永远守护照顾着我,怜惜着我!直到我死去离开这个世界他也不会先我一步走!

 

没错,我要的就是这份强大又永远的爱。正如给我们传福音的阿姨乡下教会里一位叔叔所讲的那样,他说在他没有信耶稣之前,他见到村书记都不好意思抬头,因为自卑,而信了耶稣之后,他挺胸抬头的走在他面前,因为他不自卑了,他是神的儿子了。这正是我一直想要的抬头做人啊!

 

我们都是神的儿子,我所需要的也是你所需要的,我所得到的你应该也要得到,感恩我们的信仰,感恩主耶稣给我们这些罪人的救恩,感恩他的救赎!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一起来信耶稣,被他爱着吧!(2017年12月1日,预告,下一回继续分享:我是如何在耶稣的爱里从一个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故事)


(本文,来自读者来信的分享,助力章以诺的声响)



【见证人系列】


章以诺:汤博士赶鬼记及他的蒙召记

章以诺:我在北京胡同里遇见“耶稣”

章以诺:工商团契见证会上那个企业家说起的竟然是我

麦子:生来脑瘫的也有神的样式,伟大的妈妈不离不弃……

范学德:你跟蒋夫人(宋美龄)认识了,就不能不成为基督徒

范学德:一心想为中国人服务的“老外”

淡淡:作在耶稣身上的真实故事

钟云龙:追忆父爱如山



【章以诺原创自荐】


关于饶恕

【永远的记念】九岁中学生韩露安息主怀一周年

关于传福音

火车上传福音的人(奇妙的恩典之旅)

关于章以诺

藏獒黑蛋的故事(章以诺名字的由来)

关于故事

《校花》(酝酿十年才写出的故事)

关于写作

《声响》《回乡》总序


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来源公号

请勿擅自修改文章内容


原创福音文字写作不易,章以诺为此持续“发声响”;请转发同工: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林前9:14)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林前9:23)其他支持章以诺福音文字写作的方式——支付宝:13592742869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