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抖音百万粉丝网红狗头萝莉,不雅视频泄露事件

浅谈国产激情戏的衰变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乐见岛社评|生命难免残缺,正义不能残缺——我们为什么必须聚焦残障问题

乐见岛君 乐见岛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何意

本文共计1926字,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摘要: 一个正义残缺的社会,不是正常社会,而是残疾社会。一个残疾的社会,无论经济上多么强悍,都不会美好,不会可爱,而毋宁说令人恐惧。因为,社会的残疾,一定以人道悲剧的累积为代价。


桑德拉·戴·奥康纳


桑德拉·戴·奥康纳是美国最高法院首位女性大法官。美国最高法院及其大法官地位之尊,天下皆知。奥康纳之为人杰,毋庸争辩。但是,即便如此优秀的人,最终也难逃精神障碍的魔影。


就在最近,奥康纳发布了一封公开信。这是一封令人伤感的公开信。奥康纳在信中宣布:

 

“医生诊断出我患有早期失智症,可能是阿尔兹海默症。随着这种情况的发展,我不再能够参与公共生活了。 ”

 

一颗曾经多么璀璨的巨星,从此熄灭,淡出公共生活的天空。让人不能不感慨命运的莫测,人世的无常。

 

这是另一个故事,或者说,另一个悲剧——

 

曾任美国费米实验室主任的里昂·莱德曼教授,“金粒子”的发现人,1988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这个世界科学顶峰的弄潮儿,人生不可谓不辉煌。但也在前不久,悄然跨鹤西去。去世前颇为坎坷———去世前三年,他被确诊老年痴呆症。但他付不起高额的医疗账单,不得不拍卖自己的诺贝尔奖章。这人生的沧海桑田,他从前何曾料到。


里昂·莱德曼教授


人有盛衰时,花开终须谢。谁能担保,自己一定比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比诺贝尔奖得主幸运,一定不会被无常与莫测的汹涌激流裹挟?其余不论,至少,人都会老。而衰老不仅是生理功能的衰减,更是心理/精神功能的衰减,这衰减本身,就是残障的同义词。老即残障,这是所有人都不可能回避的残酷现实。

 

所以,残障尤其精神障碍问题不只是残障界的问题,而是所有人的问题,一言以蔽之,整个人类的问题。

 

更准确地说,它是一个社会正义的问题。

 

人类是一个整体,不可分割。因为种族、信仰、阶级,把人标为它者,予以排斥乃至隔离,这固然荒诞。仅仅因为疾病,因为残障,因为心理/精神障碍,予以排斥乃至隔离,就更荒诞不经,更与正义原则背道而驰,无论它以怎样的名义。

 

人类是一个整体,正义也是一个整体。人类不可分割,正义不能残缺。一个正义残缺的社会,不是正常社会,而是残疾社会。一个残疾的社会,无论经济上多么强悍,都不会美好,不会可爱,而毋宁说令人恐惧。因为,社会的残疾,一定以人道悲剧的累积为代价。

 

这才是问题的全部。社会分层是自然规律,任何社会都有边缘和主流之分,都会不断地批量制造失意者。问题不在于有没有失意者、有没有边缘族群,问题在于他们是否拥有平等的权利,在于社会对待他们的态度,这是衡量一个社会正常与否的主要尺度。


西方国家经历了人文主义为主题的文艺复兴的洗礼,更经历了上个世纪中叶民权运动的洗礼。这漫长的历史,其实就是西方国家从残疾走向正常的历史,就是逐渐修补正义的残缺的历史。不能不承认,经过长达几百年的修复,正义的残缺问题在西方国家已经基本解决。

 

但是我们这个古老的国度,既没有完整经历以人文主义为主题的文艺复兴,更没有完整经历民权运动,修补正义的残缺才刚刚开头,走向正常社会、走向现代文明的历史任务,任重道远。

 

这样的国度,不可能不千沟万壑,到处是歧视、排斥乃至隔离的高墙。四十年前,主要是阶级的高墙、意识形态的高墙,制造出数千万“黑五类”。


改开在人道上的伟大贡献,主要就是推倒了那些高墙,像林肯解放黑奴那样,解放了“黑五类”,让他们享有同等的国民待遇,让他们回归了社会。改开后经济发展、文化发展的大潮中,当年“黑五类”及其子女,一直是生力军。可见人的解放可以释放何等惊人的创造伟力。

 

但是,阶级的、意识形态的高墙虽大体坍塌,歧视和隔离其他边缘族群的高墙,依旧耸立。譬如城乡二元体制,譬如退休和养老二元体制,譬如曾经主要针对外来务工人员的强制收容,譬如针对精神障碍患者的强制收治等等。


拆除所有这些高墙的新民权运动或者说新平权运动,就这样成了我们时代的主题。这也是为什么必须聚焦残障尤其精神障碍问题的原因——跟其他歧视和隔离不同,对残障尤其精神障碍患者的歧视和隔离既有政治和经济原因,但更多基于文化和心理传统。而愈是基于文化和心理传统,愈是隐蔽,愈是根深蒂固,解决之道也就愈加曲折而渺茫。

 

正义如阳光,的确只能一步步到来。但正义可以渐进,不能残缺,不能有正义的阳光永远照不进的角落,无论这角落是穷人,是老人,是妇人,是儿童,还是残障者、精神障碍患者,正义的阳光都应该普照他们。他们都不能被定义成它者、另类乃至异端,被种种高墙隔离,被种种高墙隔绝了正义的阳光。

 


人类不可分割,正义不能残缺。从关注残障尤其精神障碍问题切入,修复正义的残缺,偿还历史的欠债,已到刻不容缓的时候了。这不只为了残障者和精神障碍患者,归根结底,这是为了每个人,为了我们自己。


这也一项历史性的和解工程。推倒高墙,推倒歧视和隔离,每个人都平等地沐浴正义的阳光,跟自己和解,跟世界和解,让世界再没有仇恨、敌意和内战。唯其如此,才有真正的和平,也才有真正的人类团结,我们才能无惧命运的的汹涌激流,坦然面对一切无常与莫测。

 

若您喜欢我们的文章,欢迎在文末打赏支持,打赏收入将全部用于内容生产上,为诸位提供更多精彩内容。(期待你的转发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了解更多-


(添加微信17638124072进入读者交流群,添加时请备注“职业+姓名”

(点击"阅读原文",成为“乐见岛”会员,您将获得活动优先参等福利,会多员费将全部用于知识生产,为各位提供更多有用内容。)


 -版权声明-


本文为乐见岛专栏作家原创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禁止转载,如果有转载需求,请联系乐见岛运营人员。


The   end

编辑:何意


往期回顾

1. 乐见岛专稿|未来已来:血缘不再重要,混血儿的时代正扑面而来——林正修震撼演讲之二

2. 乐见岛纪实|同病相伴,随郁而安,即便抑郁也有人间四月天——中国精神障碍患者的解困之路

3. 乐见岛社评|他们跟我们不在一个车上,这才是全部问题的关键

4. 任志强:房地产税如果不解决公民地权问题,可能起反作用

5. 徐永光:情怀压倒社会需求,会让公益无路可走

6. 乐见岛专稿|中国需要一场亲子关系的革命(上)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