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有种刑罚叫“虎豹嬉春”,专门针对年轻漂亮女子,不致死却很折磨人

上海的46万外国人,正在离开

丁丁在上海

中文大约的确已经死了

万万没想到,抗击新冠的胜负手居然是在朝鲜…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学生投诉补课遭劝退 只愿培养顺民的教育很可悲

2017-09-20 于新 有狐

他们僵硬、傲慢、逃避责任,而这样的教育生态有很大的普遍性,现实中不少学校和老师只愿意培养“乖乖学生”,只愿意看到学生顺民的一面。

文 | 于新

连续投诉学校补课收费的举报信发出之后,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16岁少年刘文展的人生轨迹发生逆转。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高二学生刘文展,于今年3月7日给国家信访局网上信访信息系统发举报信,举报他所在的于都试验中学违规收费补课。可是没想到,违规事实确凿的学校未被进一步处理,他倒是被班主任劝退了。

于都实验中学校园图 来源:学校官网

在这个并不复杂的事件中,比较关键的疑问是,学校为什么能精准地锁定刘文展?按照保护举报人的相关规定,“严禁将举报材料和举报人的有关情况透露或转给被举报单位、被举报人”。刘文展认为是当地教育局泄露了他的信息。作为一个学生,他当然还找不到证据。于都教育局也给予否认,但刘文展的怀疑并非毫无道理。按照将举报问题层层移交下级处理的机制,上级部门出于各种考虑“放风”,让学校内部消化问题以免事情闹大,是现实比较常见的套路。

今年年初陕西也曾有过类似案例。西安市的两名学生致电当地教育局,举报自己学校雾霾天违规上课。之后,举报者的个人信息被泄露,两名涉事学生因此遭到学校领导的批评甚至停课。在引起舆论关注后,陕西省教育厅回应,泄密者系当地教育局干部吴某,对其做出了“通报批评,并写出深刻检查”的处分。

回到于都县这个案例,学生的信息是如何被泄露,也理应有个说法。班主任能直接拿着具体的举报电话号码来质问刘文展,没有相关人等的通报是不可能的。往大了说,这是公然破坏举报规则,是一个极其恶劣的示范。如果任何的举报都不能按正常程序处理,而是让举报人有被直接报复的风险,谁还敢去举报?尤其这还是教育部门的行为,所谓言传身教,他们这种不尊重制度和规则,私下串通打击的行为,对所有学生都是非常负面的教育。

除举报信息泄露之外,这一事件中更让人觉得不堪的是学校方面的态度。学校收费补课本身,在现实的教育生态下有灰色性质,有些家长和学生甚至赞同学校的行为。但不管怎样,这毕竟有违教育部门的明文规定,面对学生举报,学校即便觉得心有不甘,认为学生“不懂事”,理性的做法也是去善意的沟通教育,而不是直接粗暴地劝退。

刘文展班主任给刘文展母亲发的微信 来源:刘文展网络爆料发文内容

尤其是在面对媒体的时候,学校一方面甩锅给班主任,说劝退是班主任个人行为,另一方面对学生进行恶毒攻击,强调“刘文展疑似存在心理问题”。劝退一个学生,如此可能违背义务教育法的严肃事件,一个班主任就可以决定?而作为教书育人的机构,毫无证据地给自己的学生下论断有“心理问题”,还有比这更粗暴不负责任的吗?

回顾整个事件,学生刘文展的表现当然称不上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他可能真的如学校所说,学习态度不端、个性偏激,但他并没有做什么违法违规的事情,以至于要被劝退。至于举报学校,那是他的权利,学校大可以坦诚平等地和他沟通,说服教育一个有想法、有个性的学生,不正是教育最有成就感的事,或者说是基本使命吗?

遗憾的是,面对刘文展提出的“测试”,学校乃至当地教育部门给出的成绩都很烂。他们僵硬、傲慢、逃避责任,而这样的教育生态有很大的普遍性,现实中不少学校和老师只愿意培养“乖乖学生”,只愿意看到学生顺民的一面。对他们眼中的“坏学生”,能想到的不是去努力教育,而是劝退报复。这样的教育理念之下,学生谈何健全的人格,谈何健康的人生观、价值观?这样的教育,是很可悲的。

来源:搜狐号三條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键词

10W+评职称 | 薛之谦 | 中医“洗脑”

为母申冤 | 天才程序员 | 征婚网站

湖州死猪 | 敦刻尔克 | 广东洋垃圾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