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有种刑罚叫“虎豹嬉春”,专门针对年轻漂亮女子,不致死却很折磨人

上海的46万外国人,正在离开

丁丁在上海

中文大约的确已经死了

万万没想到,抗击新冠的胜负手居然是在朝鲜…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屈服或饿死”?库尔德独立建国之梦还很遥远

2017-09-29 赵楚 有狐


这件事引发了该地区自IS兴起以来第二大地缘政治地震,引爆了一个本地区不亚于当初IS崛起的大担忧。

文 | 赵楚

2017年9月25日,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在自治区政府的实际组织和支持下,全区340万人就是否脱离伊拉克,成立独立的库尔德人国家,进行了全面公决。毫无悬念的是,据事后自治区政府公布,72%的选民投票赞成独立。自治区领导人认为,这意味着他们获得了选民的合法授权,因此要求启动与伊拉克中央政府的分离谈判。当然,事情不是这样简单。

这件事引发了该地区自IS兴起以来第二大地缘政治地震,引爆了一个本地区不亚于当初IS崛起的大担忧。

公决准备期间,伊拉克中央政府已宣布公决“违宪”,伊拉克最高法院则宣布公决违法。25日公决结果出来后,因为外部形势转向有利,伊拉克中央政府进一步宣布将封锁库尔德自治区空运,要求自治区将主要机场控制权交予中央政府,并暗示将采取武力“护宪”行动,以维护伊拉克国家主权的统一。28日媒体报道,伊拉克议会决定授权总理海德尔·阿巴迪出兵被库尔德斯坦所占领的石油重镇基尔库克。

欢呼的库尔德民众 (来源:新华社)

伊拉克之外,从联合国安理会到美国,俄罗斯,伊朗和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外界对公决均持反对态度,而且反对立场日趋明确。对结果反应最强烈的是土耳其,除事前反对公决外,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结果出来后以最后通牒的语气说:库尔德自治区面临“屈服或饿死”的抉择,意思是要全面封锁现库尔德自治区。

从上述公决反应,可以看出库尔德独立问题的潜在严重性。因此,有必要简单了解库尔德人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追求独立,以及,现在的库尔德独立问题的动力与近因。

谁是库尔德人 当代库尔德独立运动因何而起

作为中东第四大人口的库尔德人据估计有近3000万,此外还有100万库尔德人生活于德国等移民社区。就目前分布来说,占土耳其人口的18-20%,最高可能为25%,占伊拉克人口的20%,伊朗人口的10%,叙利亚人口的9%。

库尔德人所称的“大库尔德斯坦”,即库尔德人的土地,位于西南亚,是一片连贯的内陆地区,大致囊括从底格里斯河,幼发拉底河和阿拉斯河上游,直到伊朗城市拉马丹的地区,约40万平方公里。涉及现在主权国家土耳其,叙利亚,伊拉克,伊朗和亚美尼亚。

已有研究表明,库尔德民族意识的出现不过百年,历史上从无库尔德人为主体的国家实体。而最新的库尔德独立建国运动更是过去十多年来地区政治局势的直接产物。但是,统称为库尔德人的族群历史却确实堪称源远流长,可以上溯至公元前3000年。

库尔德人分布示意图 (来源:杭州日报)

现代库尔德人主体分别居住于不同的主权国家,成为各国的少数民族,有的承受痛苦的政治和文化压迫。

1927年土耳其建国后,因为对凯末尔的西化改革失望,库尔德人举行起义,并成立“阿拉拉特共和国”,因凯末尔出动7万镇压大军,库尔德人的政权生存仅为时两月。

1945年,二战结束后,苏联军队占领了伊朗西部居民主要为库尔德人的部分领土,并于该年12月宣布成立了“马哈巴德共和国”,在美国反对和雅尔塔体制的谅解下,苏军于1947年撤出伊朗领土,而该库尔德人政权也昙花一现,消失于历史的风尘之中。

伊拉克北部库尔德人最新痛苦记忆是萨达姆政权于1987至1988年间,以支持伊朗入侵为由,在伊拉克与伊朗边界库尔德人居住区使用化学武器,其中1983年3月的一次行动中,一次杀死超过5000人,致残约10000人。

1991年海湾战争后,为保护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族难民,该年4月5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688号决议》,谴责伊拉克当局对库尔德人的镇压。于是由英国提议,在伊北纬36度以北建立一个保护库尔德人的“安全区” (security zone) ,得到美、法等国的响应。这是今日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的原型。但最新一波库尔德人出现于地区舞台,却要等到所谓IS崛起之后。

库尔德女子自卫军(YPJ)女战士在作战 (来源:库尔德每日新闻)

2013年中,在布什总统发动的伊拉克战争10年之后,因为伊拉克政治重建失败,导致IS(又缩写为ISIS,或ISIL)崛起,IS武装在这时将攻击矛头转向与其地盘接壤的叙利亚北部三个居民点。在随后漫长的围攻与防守战斗中,库尔德武装发挥重要作用,并得到了美国为首的联军的支持。

人们熟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典故。因为库族武装在最终打败IS战争中的独特地位,使得美国在反对库族独立方面投鼠忌器。而这在库尔德人眼中,则被视为实现百年建国梦的天赐良机与最好窗口。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4年以后的库族自治区攻击IS战斗中,来自叙利亚的库族和土耳其工人党武装的人员已经以志愿人员身份参与战斗,显然,这是出自“大库尔德斯坦”远景的召唤,也是当代库尔德民族意识高涨的表征。这也是本次公投令有关各国感到忧心忡忡的地方。

为什么各国都反对库尔德独立

通过简单概观库尔德人在本地独特的人口比例、地理位置,及其现代历史斗争,人们不难想象,如果伊拉克库尔德人获得独立的严重后果及连锁反应。伊拉克现国土约43万平方公里,人口3700万,因此,对于伊拉克来说,其损失不仅是北部三省,还包括反IS战争兴起后库族自治区实际管辖的包括阿拉伯族人口的地区。同时,也意味着该地区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所历史形成的主权边界,领土格局都将面临着历史性的变化和冲击。

在本次伊拉克库尔德独立的浪潮中,“大库尔德斯坦”的梦想已浮上历史戏剧的前台,假如库尔德独立成功,则土耳其,伊朗,叙利亚和亚美尼亚人将面临何等未来,这是不难想象的,伊拉克库族独立的冲击几乎可以肯定会立即溢出,导致有关各国国内局势的动荡。

考虑到库尔德人内部也面临复杂的宗教教派和亚族群纷争,独立的库尔德人国家会否稳定,会否重演类似IS崛起及南苏丹独立后的乱局,这也是没人可以保证的前景。更不用说,假如真的在中东出现一个前所未有的统一库尔德人国家,则有史以来所有相关国家的地区政策都将失去现实基础,被迫做难以想象的改变和修正。

因此,此种不可想象的变化自然被各国视为地缘政治“灾变”,所以就连伊叙库尔德人保护者美国也屡屡在事前表示不支持公决,并在公决结果出现后表示“极度失望”。

要立即追求科索沃式的独立,显然是不太现实的。伊拉克库族自治区领导者对此心知肚明,但他们依然一意孤行推动公决,因为他们看到了自己在消灭IS战争中成熟的武装实力基础,同时意识到历史的机会之窗;更主要的是,鉴于伊拉克中央政府的困境,他们很清楚,伊拉克中央政府,或土耳其与伊朗等外部势力很难有力量发起对自治区的大规模战争,他们应付自身库尔德人抗争的问题尚且自顾不暇,而在美国保护和以色列的暗中支持下,对自治区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完全是不可能的。

库尔德人独立公投 (来源:网络)

他们借公决历史性地推动库尔德建国事业,虽反对声一片,但并无现实的政治和军事风险。反而,公决所显示的高涨民意极大地加强了其执政地位,从而也提供了未来与伊拉克中央政府博弈的优势筹码——一个更加准国家地位的高度自治与更大的中央财政利益分摊份额。更进一步,则是参与塑造未来伊拉克国家,在独立不能实现时提高在中央权力棋盘上的位置。这些都是很现实和有利的政治目标。

所以伊库族自治区领导人马苏德已经表示,公决纯属民意测验性质,不自动触发独立宣布程序,换言之,就是不意味着自动获得独立地位;他表示,高民意支持独立,只意味着启动与伊拉克中央政府进行分离谈判的民意授权。自治区政府坚持谈判立场,对军事冲突的危险讳莫如深。

尽管如此,对于该地区及全球的库尔德人来说,公决的成功举行意味着在新世纪地区政治风云中,第一次让库尔德国家的梦想清晰地呈现于全世界之前。在库尔德人眼里,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值得善加利用的历史机会。

库尔德独立建国之梦尚属遥远,本次地区政治地震的震源过深,因此对地缘政治板块的立即破坏有限。但不可忽视的是,在中东复杂多变的政治风云中,作为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历史冲击的后果,库尔德问题已经以史无前例的烈度出现在国际战略发展的盘面上,其未来发展必定包含的巨大变数和风险。

来源:搜狐号三條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键词

《芳华》撤档 | 企业家精神 | 燕郊“白血病村”

双一流 | 网约车 | 顺民教育

10W+评职称 | 薛之谦 | 中医“洗脑”

点击“阅读原文”来搜狐参与更多讨论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