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丁丁在上海

关于北京科兴生物违法犯罪的举报信

看懂当下和未来的三件事

人民日报:决不允许“文革”错误重演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保罗·奥斯特等发起“作家反特朗普”运动:反抗现状,主动发声 | 燕京书评

冯塬雅 燕京书评 2020-10-27
作者丨冯塬雅
全文共 3435  字,阅读大约需要 7 分钟


早在2016年,为阻止特朗普当选,六百余名美国作家联名发表公开信,但这并未阻挡特朗普入主白宫。2020年的当下,美国总统大选的造势运动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而特朗普在时下各种国际国内纷争中依然具有连任的可能。美国文学界再次发声抗议,但此次组织显然从特朗普任期间的众多社会活动中吸取了经验和教训。
 
2016年反川普运动
 
美国作家保罗·奥斯特(Paul Auster)和他的第二任妻子希莉·哈斯特维特(Siri Hustvedt),还有美国当代女诗人卡罗琳·佛姬(Carolyn Forche)及美国桂冠诗人暨普利策奖得主娜塔莎·特雷塞韦(Natasha Trethewey)等,与上百位美国重要作家们共同牵头,于近期发起了“作家反特朗普”运动(Writers Against Trump,简称WAT)。保罗·奥斯特是美国当代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村上春树、迈克尔·翁达杰、J.M.库切等作家都对他推崇备至,认为“保罗·奥斯特是当代文学一个最为独特的声音”。这些重要作家的联合,让这场运动在社交媒体上迅速蔓延开来。
 
目前,WAT正着手收集美国各大作家的文字和影像,并要求参与者阐述本次大选的重要性和对参与者的个人意义。这些证词将被发布在WAT官网及其Instagram账号上,希望借助社交网络,释放更为广泛的影响力。8月21日,WAT发起者举行了第一次集会,随即在网络平台上发布了运动号召和行动细则。
 
“作家反特朗普”运动(Writers Against Trump)
 
在宣言中,WAT将本次作家集结定位为一场社会运动,并以檄文般极具煽动性的语言开头:
 
我们美国作家和诗人团结一致,是为反抗当下种族主义、极具破坏性、无能腐败且集权主义的特朗普政权进行反抗,也是希望以我们的文字、思索和时间换取特朗普在十一月落败。我们相信,特朗普的任期为我们当下和未来的社会带来了不可比拟的威胁。WAT和各组织联手,希望选民参与投票、支持反对特朗普统治的候选人、防止竞选受欺诈和阴险手段左右,并积极参与选举后的监察举报。
 
而在2016年作家公开信中,由于特朗普政府尚无施展任何政策,当时的批评点只能集中于特朗普在选举中使用的语言方面。在更类似于独立宣言般、更具文学性的克制文字中,起笔者全文使用“因为”句式排比段,重申了各种美国核心精神,最后主要攻击了特朗普的竞选策略和语言风格。2016年的公开信,是由文字工作者从语言的角度向文学界以外的美国人民发起的表态运动。
 
相比之下,2020年的WAT宣言,不仅是对特朗普进行了更加激烈的声讨,也对直接行动进行了强烈的呼吁,还表达了作家、诗人们跳出文学圈、联结全社会公民的意愿。
 
在网站上,WAT为各个群体提供了八条行动建议:
 
1. 参与者若为作家,可从自己的角度用文字陈述本次大选为何重要,并录制一分钟以内小视频,在视频中读出自己的陈述;
 
2. 在WAT相关网页上签名表示参与行动的意愿;
 
3. 在社交网络上响应,关注WAT的Instagram和Facebook账号,用#writersagainsttrump扩散WAT的影响力;
 
4. 成为演讲者,为拜登—哈里斯的竞选拉票,并可联系WAT获得更多支持;
 
5. 定期参与WAT的网上集会,连线各州投票者和写作者,关注当地票选情况,但不允许任何有损团体信任的言行;
 
6. 参与投票;
 
7. 报名成为计票监督员。计票员通常年纪偏大,而年长者较之于年轻人,不太愿意在疫情中参加志愿活动,因此会造成计票员短缺、严重影响统计效率。新一批的年轻志愿者能为一场安全、高效和公正的选举保驾护航;
 
8. 报名参与选举的监察,监察组织由包括数个工会在内的40个机构合成,反馈选举过程中的作假、作弊行为,而特朗普会随时违规。
 
在行动指南中,WAT以选举流程为框架,不仅指出了全民参与的可能性,也提供了相关的报名、联系方式。在呼吁年轻人参与票数统计时,WAT也务实地提及了部分的有偿机会。也就是说,作家团体作为社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和各群体一起,通过一切可能的方式阻止特朗普连任。
 
在提供行动建议的WAT网页上,有发起人詹姆斯·卡罗尔(James Carroll)的一段话:“为了在选举和各种相关争议中打败特朗普,我们作家将联合所有人,在可资利用的一切平台上进行发声——迫不得已时,也包括街头。”
 
作家群体从观察者、评论者、纯粹的发声者,转变为行动者,汇入了美国如今势头已盛的各种民主社会运动。
 

1972年8月6日,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纪念日,马萨诸塞州莱克星顿的汉斯科姆空军基地,创始成员詹姆斯·卡罗尔在抗议越南空战时被捕。照片刊载于《莱克星顿民兵报》。

 
卡罗尔提及“街头”并非偶然。在各种声明和社会平台发声中,WAT突出了此次行动的历史和社会联系。在成立宣言中,WAT发起者提到了美国作家参与民主进程的先例:“通过集体努力,美国文学已经带来了很多变化。我们希望通过现在的参与,向以往的革命性美国作家致敬——我们的合唱,必也震耳欲聋。”
 
如今的美国,在某种程度上回到了社会运动如火如荼的七八十年代,近几年的社会运动也掀起了重读美国女权主义、黑人民权文学的热潮。WAT的出现确为历史回音,在其宣传方式上也有所体现。
 
WAT在Instagram账号上,已经发布了包括保罗·奥斯特在内数位作家的声明,大部分作家得到了三次相关推送:文稿相片、读文视频和写作者早年参与社会活动的记录照片。这种方式,无疑强调了如今社会危机的重大和WAT运动的严肃性。
 
WAT在Instagram建立的账号
 
与此同时,WAT发布的视频借鉴了近期的“黑命攸关”运动(Black Lives Matter)。视频采用简单的黑白肖像模式,作家坐在视频画面中间,用毫无矫饰的语调,平静地念出文稿。今年六月,为响应黑人民权运动,美国文艺界名人以同样的格式制作了一段黑白视频,各文化名人逐个说道“我亦有责”(I take responsibilities),拒绝在面对歧视性言行时冷眼旁观。WAT的借鉴,不啻于主动对外向社会各团体表示联结,将这些社会运动归集在反抗特朗普政权的统一战线上。
 
保罗·奥斯特的“反川普”视频
 
在视频中,保罗·奥斯特说:“我想喊话那些心有怨念、大失所望的人,那些不相信拜登和哈里斯能实现他们的美国梦而放弃投票权力的人。我希望你们重新考虑。特朗普和共和党的连任很可能意味着民主在美国的终结,而在这个或许无人能再投票的国度,集权即将开始。请你,就算不为自己,也为那些花费一个世纪争取女性投票权的女性投票;为你的黑人同胞投票,因为他们的父辈和祖父辈为了争取投票权被暴力攻击甚至谋杀;为了保护你自己的权力,反抗现状,主动发声,无畏迫害、拘捕和身体伤害。很多事都取决于此。一切取决于此。”
 
和其他参与WAT的作家一样,保罗·奥斯特认为,写作目的不仅仅为写作本身。
 
目前,已有130余名美国作家在WAT官网上签名,其Instagram账号也有上千名粉丝。即将到来的9月5日,第二次线下集会也必会有更多的参与者。
 
在六七十年代,越发具有社会能动性的美国现代艺术家,将自己视为毫无特殊性的“社会工作者”,在工作中回应社会问题。现在,美国作家也在拥抱自己作为美国社会一份子的身份,努力反击特朗普政权下的社会危机。
 
参考资料:
https://lithub.com/writers-against-trump-wants-to-mobilize-the-literary-community-in-advance-of-the-election/
https://www.writersagainsttrump.org/get-involved
https://www.instagram.com/accounts/login/?next=/writersagainsttrump/
https://www.writersagainsttrump.org/about-the-movement
https://www.writersagainsttrump.org/statements/paul-auster
https://mashable.com/2016/05/24/authors-against-trump/
https://www.today.com/popculture/celebs-speak-video-about-racism-i-take-responsibility-t184045
 
<燕京书评>原创稿件。转载请后台联系。

· 汉语想象的新旅程|《燕京书评》发刊词
· 专访阎连科:中国女性解放与平权没有关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