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响水县人担心的爆炸,终于发生了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妻子假装女同学加老公微信,结果万万没想到...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纪委监委办案小说《水滴石穿》第二十章《 王峋》(含音频)

方正天下 反腐倡廉智库

来源:微信公众号反腐倡廉智库。欢迎直接转载本公号原创文章或分享至朋友圈,未经允许,禁止将原创文章进行任何形式的改编转发,违者按侵权处理。作者:山东省临沂市纪委监委 宋 琪。


这是属于这个时代的故事,也是纪检监察人走向未来的坚实脚步,不管风雨兼程......


《水滴石穿》第一章 暴风雨

《水滴石穿》第二章《点兵》第三章《宋浔钧》

《水滴石穿》第四章《陵山虎》第五章《三管齐下》

《水滴石穿》第六章《初探园林》第七章《展公子》

《水滴石穿》第八章《蜜三刀》

《水滴石穿》第九章《出鞘》(含音频)

《水滴石穿》第十章《岩影》(含音频)

《水滴石穿》第十一章《风来》(含音频)

《水滴石穿》第十二章《 峰网》(含音频)

《水滴石穿》第十三章《车言》(含音频)

《水滴石穿》第十四章《车语》(含音频)

《水滴石穿》第十五章《杂枝》(含音频)

《水滴石穿》第十六章《合璧》(含音频)

《水滴石穿》第十七章《夜寒》(含音频)

《水滴石穿》第十八章《小依》(含音频)

《水滴石穿》第十九章《王峥》(含音频)

二十  王  峋


市纪委监委办公楼  611

“沐源,你是没见小依那小模样长的,啧啧,真是让人想入非非啊。”展津嬉皮笑脸地对张沐源说道。

“。。。哦。”张沐源略显无奈地应了一声。

“是真的,沐源,那大长腿,都快能到你胸了。”展津继续不依不饶地说道。

“。。。。。。哦。”张沐源翻了一个白眼。

“唉。”展津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要是能天天跟这样的美人一起共事就好喽,效率肯定跟开挂了一样。”

“那可未必。”张沐源朝着展津撇了撇嘴,愤然回击道,“要是有这么个美女在你展公子旁边,你还不得天天缠着人家,哪还有什么心思工作,半天能干完的工作估计你三天也干不完。”

“沐源同志说得有道理啊。”展津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那按照你的说法,咱们在一起工作效率高,是因为你长得丑?”

“错。”张沐源斩钉截铁地说道,“咱们要是工作效率高,一是说明我工作能力强,完全无视你无聊的撩妹套路;二是说明陆主任领导有方,方向正确,措施得力。至于和展公子你嘛,啧啧,好像没多大关系哟。”

“哎,你个小丫头,还会挑拨离间啊。我跟你说,正所谓‘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小宇子可是我兄弟,挑拨是没有用滴。”展津得意洋洋地说道。

“哦,是吗?”张沐源展颜笑道,“那请问展公子,这世界上缺胳膊少腿的人不少,可你有见过不穿衣服就出门的吗?”

“你。。。”展津瞪着张沐源说不出话来,半晌,又向陆浩宇求救,“小宇子,你还管不管你手底下的兵了?”

“管什么?”陆浩宇笑盈盈地说道,“好不容易有人能把你说得哑口无言,我为什么要管?再说了,我觉得沐源说得很有道理。”

“行行行,你们纪委的人合起伙来欺负我这个外来人是吧?你们狼狈为奸,你们沆瀣一气,你们。。。”展津恼羞成怒地说道。

“得了,再说你可要词穷了。”陆浩宇微笑着打断了展津,“不过,昨天晚上的确多亏了展公子,功劳簿上给你好好记上一笔。”

“这才像话。”展津挑衅地看向张沐源,“丫头,看到没,这可是本公子牺牲色相换来的,你可得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战果。”

“切,你还巴不得呢。”张沐源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又想起来什么似的对陆浩宇说道,“对了,陆主任,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天宸集团的总经理曲定天有可能会和李岩相识,为什么不趁热打铁去问一下他呢?”

陆浩宇微笑不答,过了一会,展津忍不住插话说道:“这你都不知道?你家陆主任是怕我为难,夹在公私之间不好做人。”

张沐源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没再说话,转而看向陆浩宇。陆浩宇笑了一下,故作轻松地说道:“其实也不全是。现在我拿不准曲定天和李岩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也说不好曲定天究竟在李岩的团伙里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我怕要是贸然问他,会引起他不必要的警觉。”

“应该不至于。”展津皱了皱眉头说道,“还有,小宇子,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说就是,公和私的界限我还是能够分得清楚。”

“你放心,我有分寸。”陆浩宇点点头,便沉默不语。

“对了,陆主任。”张沐源又拧起标志性的八字眉,轻声问道,“你说,孙崇林只是一个普通的职工,为什么会这么受到王嶙重视呢?”

 

市滨海新区规划建设委员会  会议室

会议室的桌子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数不清的账本和凭证,齐滨正在带着财务组的同志不厌其烦地逐本翻阅。整个会议室静悄悄的,只偶尔传来一丝丝纸张摩擦翻页的声音。

“找到了,齐主任。”一名中年男子兴奋地拿着一本凭证递给齐滨。

齐滨点点头,不动声色地接过凭证,看了起来。凭证上贴的是一张市滨海新区规划建设委员会转给岚江市绿源有限公司的园林苗木款发票,而这张发票的经办人,赫然写着:“孙崇林”。

市纪委监委办公楼  611

“砰砰砰。”几声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屋里三个的交谈。张沐源打开门,周海和袁清满脸疲态的走进来。一关上门,周海就连忙一脸兴奋地说道:“陆主任,有发现。”

“不着急。”陆浩宇点点头,指了指沙发,“坐下,慢慢说。”

周海和袁清在沙发上坐定,接过张沐源递过来的水,连吹都顾不上,就大口大口地喝干净了。张沐源接过空杯子,又倒上水,端到茶几上放下。周海和袁清对视了几眼,又齐齐地看向了陆浩宇。

“周海,你先说吧。”陆浩宇对着周海说道。

“好。”周海顿了顿,略一思考,缓缓说道,“这几天,我们把重点放在了查询王峋近三年银行账户的流水上。本来觉得是很简单的事,没想到却越查越蹊跷。”

“哦?”陆浩宇略一皱眉,“怎么个蹊跷法?”

“王峋在十几个不同的银行都开设了账户,而且每个账户的余额都不多,但是每当余额渐少的时候,就会有大笔不明的现金存入。另外,卡里的钱向外支出也基本上都是频繁地取现,几乎不存在转账,压根看不出来与他人或者企业之间的金钱往来。”周海轻描淡写地陈述着,但是在场的人都能想象到,周海、袁清二人这几天一笔笔核对着账单的辛苦情形。

“这么说,王峋团伙的往来收支结算都是采用现金。”展津一脸严肃地说道,“一来可以巧妙地躲过银行的反洗钱监管,二来增加了他们业务的隐藏性,真可谓用心良苦啊。”

“是啊。”周海点点头,继续说道,“当时,我们也是一度一筹莫展,心想他们背后还真是有明白人在指点。”

“可是,你们最后不也还是抓到了其中的漏洞。”陆浩宇一语道破,笑了笑,继续说道,“说说吧。”

“陆主任说的是。”周海颇为得意地笑了几声,略微提高了一下声调,继续说道,“最近一年,王峋众多的账户中,只和一个他人账户发生了两笔往来。去年十二月,从王峋岚商银行的账户里,向一个叫卫应红的账户上转出了十万块钱。但是第二天,卫应红又把这十万块钱转回了王峋的账户。紧接着,王峋从自己的账户上取走了十万块钱的现金,与此同时,卫应红的账户上被分三次存入现金,共计十万块钱。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王峋取的这十万块钱,最终还是存到了卫应红的账户上。”

“干这种脱裤子放屁的事。”展津讥笑了一声,“想必是第一次操作的时候不小心误操作转的账。”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周海点点头,继续说道,“我们调阅的监控录像也证实了这一点。王峋账户上的存取业务基本上都是由两三个固定的人员操作,但只有转给卫应红的那次,是一张年轻的新面孔。我们猜测,应该是这个人听错了命令,或者偷懒,没有严格执行先取现,再存到他人账户的命令,而是直接采用了转账的手段,所以才留下了这唯一一次痕迹。”

“很好。”陆浩宇微微点头示意,“那有没有核实卫应红的身份和这笔钱的去向?”

“核实过了。”周海喝了口水,继续说道,“卫应红是梅口县公安局局长卫应屹的妹妹,梅口县兴山煤矿矿长梁一山的妻子。而这十万块钱其中的五万,卫应红就直接转到了卫应屹的账户上。”

“卫应屹?”展津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嘿嘿,难怪。”

“怎么?听展公子的语气,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玄机?”张沐源一脸疑惑地问道。

“差不多。”展津边思考边说道,“这个卫应屹,也算是岚江市公安系统的一朵奇葩。在梅口县公安局局长的位置上一干就是十多年,也不接受提拔,也不同意调整,一副要在这个位置上干到老的架势。原来我和老阚聊天的时候,我就跟他说,这个卫应屹有猫腻。没想到,在这等着呢。嘿嘿,看来,还是应了那句话,无利不起早啊。”

“这是自然,不过也别急于下结论。”陆浩宇接过话来,又继续向周海问道,“那你们有没有再继续查一下卫应屹的账户?”

“查了。”周海点点头,“他的账户比较干净,除了偶尔有一些和卫应红之间的交易往来,其他基本上也都是些金额不太大的现金存取。不过,我们同时查了卫应屹妻子张春霞的账户,发现有多笔非常大额的现金存入。我们又回过头和王峋的银行流水进行比对,发现其中的几笔能够一一呼应起来。也就是说,都是从王峋的账户里取出来,接着存入张春霞的账户上。”

“涉及金额多少?”陆浩宇追问道。

“光是从王峋账户里出来的,就有将近一百万。其他来源不明的,还有将近两百万。”周海平静地说出来,但还是让在场的其他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整个屋里一片寂静。

过了一会儿,陆浩宇才缓缓张口说道:“不错,这次的核查很有成效,你们的工作也开展地很扎实。关于下一步的打算,你们直接参与的核查,比较直观,先说一下你们的判断吧。”

周海没有表态,而是看了袁清一眼。袁清微微点下头,朝着陆浩宇说道:“陆主任,我们的意见是,如果条件成熟,是否可以对卫应屹采取留置措施?因为仅仅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这一项,也够他好好解释一番了。”

陆浩宇沉默了一会,徐徐开口说道:“先不急,这个证据在银行,跑不了。眼下,还是先从外围把其他的证据做扎实、固定起来,然后查一下卫应屹背后还有谁。这样吧,周海、袁清,今天你们先回去休整一下。从明天开始,你们重点去核查两个方面。一是查一下这个张春霞是否有开办企业或者其他收入来源的情况;二是联系一下兴山矿场那两名上访群众,问一下他们当时被打伤以后,是在哪家医院治疗的,去医院调取一下矿工当时的诊疗记录。”

“好。”周海和袁清异口同声地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周海和袁清走后,陆浩宇皱着眉头沉默不语。展津好奇地凑上前问道:“怎么了,小宇子?查到这些,你不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吗?怎么还愁眉不展的?或者,你有别的打算?”

“嗯。”陆浩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想了一会儿,蓦地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展津,一字一字地说道,“我想让你悄悄查一下,王峋被梅口县公安局抓起来之后,市公安局里,有谁给卫应屹打过电话!”

梅口县青亿矿场内

一个光着膀子、浑身纹满纹身的中年男子在场子内大汗淋漓指挥着忙忙碌碌的工人。突然电话铃声响起,男子看了一眼来电,满是横肉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转身走到旁边有空调的办公室,接起了电话。

“嶙妹子,怎么想起你峋哥来了?”男子拿毛巾擦了一把汗,端起桌子的水杯,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哟,峋哥,看您这话儿说的,妹妹什么时候不想您了。这不今儿一想,许久未见峋哥了,当妹妹的就赶紧打个电话给您请个安呀。”电话那边甜美的女子声音传来。

“嘿嘿,要说嘴甜,还得是我这个嶙妹子,听着就心情舒畅。”男子一屁股坐在老板椅上,把双脚担在桌子上,“说吧,妹子,有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女子柔声说道,“就是我哥那边昨天晚上出了点事,岩哥不放心,让我问问你那边是否有什么异常?”

“王峥?”男子猛地坐起身,皱了下眉头,沉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嗐,一点小事,峋哥别急。无非就是市环保局绕过了营水区环保局,直接去把我哥那个焚烧厂给点了,当场把我哥的四个小弟抓了起来,现在也没个准信。这次也是奇了怪了,四处打听也打听不出来个所以然。岩哥不放心,生怕是这次有人特意针对我们而来,所以让我给你打个电话提醒一下。”女子不急不缓地说道。

“我这边倒是一切正常。”男子皱眉想了一下,“就是前段时间兴山煤矿矿长梁一山跟我说市纪委的有人正在调查我。我记得当时就跟岩哥说了,岩哥好像也出手把那人教训过了,其他的就没有了。”

“好。峋哥说没有,妹妹就放心了。”女子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峋哥,要不然,你去派人问一下卫局长,他路子比较宽,看他最近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声。”

“没问题。”男子一口应下,“一会儿我就安排。”

“好呀。”女子咯咯地笑了起来,“峋哥,我们都好久没见你了呢,等你得闲来岚江耍耍,妹妹给你物色几个你喜欢的姑娘。”

“嘿嘿,好啊。嶙妹子就照着你的模样给哥找就行。”男子爽朗地笑了几声来,又叹口气,“唉,说到底,我还不是替你们看着老家这边的场子,你们几个没良心的,也不多回来看看。”

“嗐,别提了,峋哥。梅口那地界,提起来我就伤心,再也不想回去了。”女子似有一丝哀怨,又转而笑盈盈地说道,“不说了,等峋哥的好消息啦。我给你挑姑娘去。”

“行。给岩哥带好,回头我就进城看你们。”挂掉电话,男子的脸上浮现出一副冷峻的表情,自己静坐了一会儿,把一个手下喊了过来。

“阿泰,取五万块钱,给卫局长送去。”男子递给手下一张银行卡,冷冷地说道,“问下他最近有没有针对咱们不利的消息,特别是问下关于王峥场子被点的事情,问他能不能打听到什么。”

“好的,峋哥。”阿泰双手接过卡,毕恭毕敬地说道。

“走点心,多动脑子,千万别再犯阿良的错误了。”男子阴冷地说道。

“是,峋哥放心。”阿泰打了一个冷战,哆哆嗦嗦地走出了办公室。

阿泰开着车从矿场门口经过,意味深长地看了门口一瘸一拐的年轻人一眼,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王峋警告的话还萦绕在耳边,可是即便王峋不说,他们这些手下还有谁再敢以身犯险?矿场门口看门的年轻人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们,办事不力究竟会落得怎样的下场。年轻人叫阿良,只是因为去年把王峋要求的取现存现直接办成了转账,王峋就生生剁掉了阿良的两根手指头,打断了阿良的一条腿,并从王峋身边的心腹变成了天天负责抬杆的看门人。这样的杀鸡儆猴,何尝不让人心惊胆战?

想到这,阿泰不禁又打了一个哆嗦,打起精神,驾驶着车辆缓缓消失在道路深处。

十一章  王  嶙

(待续)

耐心期待,艰辛创作中

欢迎赞赏鼓励作者,故事会更精彩!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