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才看两腿泥

实名举报核酸不准被打残?华大基因:恶意诋毁

他的主要事迹:空白。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不是病毒变弱了,是经济吃不消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心疼许知远,好好的读书人去说什么相声

张3丰 骚客文艺 2021-03-28


本       文       约      2400       字


阅       读       需       要


5 min


一位在生活在国外的朋友,在群里发了一个链接:“许知远怎么去说相声了?

她对国内情况不熟,不知道那是《吐槽大会》,是时髦的“脱口秀”,不是相声。我看了一遍6分多钟的视频,又听了一遍,不得不说,以我有限的观看脱口秀经历来说,许知远的表演堪称是最棒的。

脱口秀是当下最流行的都市娱乐方式,在成都这样的二线城市,都有不少脱口秀演出,据说北京、深圳的演出更多。我看过一次现场,除了那些拿下半身打趣的荤段子外,也有把自己的人生经历融入进来的,都想尽力博观众一笑。

许知远当然是不一样的,他玩儿的“梗”都是知识性的。比如,他说“如果亚里士多德走到柏拉图的房间说‘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的时候,请问张大大,这个屋里一共有几个人?”卖的知识点,就是柏拉图是亚里士多德的老师;他揶揄金星和鲁迅聊天,“鲁迅只会说两句话,一句是脏话,另一句还是脏话。”用的“梗”是鲁迅写枣树的名句。

许知远吐槽张大大 图源:《吐槽大会》

许知远揶揄金星 图源:槽大会》

好笑吗?确实还挺逗的。但是,这两个梗,其实并没有什么知识含量。一个读过高中的人,就应该知道柏拉图是亚里士多德的老师,也应该在课本中读过鲁迅的句子。他们看到这里,或许会会心一笑——很可惜,这样的梗对大多数观众来说,还是有点超纲了。

台下几个嘉宾指指点点,认为许知远得分怎么也得上165,但是最终得分只有149。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尽管许知远已经非常努力,想为大家提供一些高级的娱乐,已经把自己“降低再降低”,但是对典型的脱口秀观众来讲,还是有点深奥了。

这种尴尬,还体现在对许知远的膜拜中,“这就是知识分子的魅力”,但是他只不过将“李雪琴”“王建国”CP名“雪国列车”提取两字,“提起雪国,我只知道是川端康成的小说”,把这当成是“知识分子魅力”,可能连许知远自己都觉得尴尬。

许知远吐槽李雪琴 图源:槽大会》

按照许知远一贯的风格,他上《吐槽大会》这样的节目,绝不是简单博大家一笑,他不是“讨好型人格”的人,即便是讲段子,也一定是真的“吐槽”,是来讽刺和批判的。许知远可能是想利用脱口秀这样的节目形式,来表达他一贯的反讽。最后一部分关于薇娅的部分,可能就是讽刺现在明星带货,但是这种半“讨好”半自嘲的风格,最终却只能到“一笑”为止。

许知远模仿薇娅卖关于梁启超的书 图源:《吐槽大会》

或许你有讽刺、反省和批判,但是在脱口秀里,你就是一个讲段子的,就是为了博大家一笑,最终体现你是否成功的,甚至都不是那几个频频点头赞许的嘉宾的肯定,而是流量和观众的所谓“笑果”。所有的知识点,最终都得转化为“笑点”,笑可以融化一切,但是也就到此为止。人们走出脱口秀现场,不会有任何启发和反思,而是单纯的满足和放松——和上一次厕所差不多。

节目方请来许知远,或许有着自己的苦心。脱口秀搞了这么久,似乎进入了一个死胡同,有时它会被认为过于庸俗,除了真正结合演员自己生命体验的“原创”外,很多段子也是抄来抄去。请来一些文化人,可以适当提高一下它的格调,让大家感受一下“有文化的吐槽”,有何不好?

许知远吐槽张大大 图源:槽大会》

类似的努力,是最近一两年娱乐节目的新潮流。最新尝试的是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教授刘擎,每年他都会写一篇长长的“思想观察”,梳理最近一年全世界思想家的探索和观点,但是这样的文章,阅读量往往不高。他上了《奇葩说》,迅速走红,被称为“奇葩说最成功的导师”。

今天我看到的一篇推文的标题是这样的,“对不起薛兆丰,我喜欢上了刘擎”,这句话的重点其实不是刘擎,也不是在“得到”APP上开课赚了大钱的网红教授薛兆丰,而是“我喜欢上了”这五个字。在这里,“我”不但和薛兆丰和刘擎平起平坐,还略微占据了情感关系的主动。

是的,在电视机时代,掌握遥控器的是大爷,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持手机的用户才是上帝。“得到”做的知识付费已经有好几年了,很多人在上面一年听几百本书,“学习”了很多,但是仍然没有养成读书和思考习惯。刘擎在《奇葩说》上说了“人是目的不是手段”,观众感觉很高明很受震撼,但是不会因此而去读一页康德的书——连哲学史都太深奥,需要真正付出心力,而不是视频和音频中那么容易get。

薛兆丰、罗翔、刘擎乃至项飙这些知识人的努力,当然是可敬的。尽管看过项飙《把自己作为方法》的人不多,但是很多人已经把“内卷”挂在嘴边,仿佛它是能够解释一切的万能句。善意地想,这些老师的努力,是想做一些知识普及的工作,能有那么几个人看了节目后再看看书,他们可能就非常满意了。

和许知远一样,他们可能都是想让观众“提高一点点”,在大众文化里添加一些味道,但是最终的结果,仍然是且只是提供了一种娱乐,让受众Get。“Get”这个英文单词,也许最能传达观众的收获感,简短、瞬间、肤浅、易得,然而又清脆而成就感爆棚。我们不用把它翻译成汉语,念上一遍,就能获得某种成就感。

每次看到这些老师想“讨好大家,我真心感到心疼。这不是“真正读书人”的时代,而是“李诞”的时代(这没有任何对李诞不敬的意思)。许知远在节目里也“嘲笑”李诞没文化,“你怎么和李诞、马东这样没文化的人一起上节目?我觉得马东还是挺有文化的”,镜头这时对准李诞,他很开心地笑着,看不出他有一丝尴尬或者不快。他知道,这个世界上让人发笑就是最厉害的生产力,至于“文化”,那又是什么东西?

许知远吐槽李诞 图源:槽大会》

在一次采访中,李诞很谦虚地说:“我做的那些节目,追求的就是让你30秒笑一下。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另一种体验,你可以聊四个小时的天——话说长了,机灵就没了。”其实,人们需要的并不是聊四个小的天或者“另一种体验”,而是把笑30秒延长到笑四个小时,“延时为主”,就像那些低劣的性用品广告一样。

加油吧。不管你是李诞,还是许知远、刘擎,要让他们“喜欢上你”。


-  推荐阅读  -

使人泪流满面的,不只是原地过年的乡愁

再说一遍:马金瑜事件的关键,是家暴

心疼马金瑜,更心疼那些被家暴后发不出声音的女性


 

值班主编 | 燕之敖 刀哥   值班编辑 | 小窗

这是第 975 篇文章

- END-

请将骚客文艺打上“星标”,

每次看完文章后,也劳烦点个“在看”。

这样,我们每次的新文章推送,

才能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订阅列表里。

有趣的灵魂彼此不要错过哦

 © Copyright 

作家原创作品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朋友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