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金融数据全面坍塌!根本没有需求 企业想裁员 居民也不买房!

朝鲜防疫:每一条路都被堵死了

知乎破千万话题:今年到底多少私企破产和员工失业?

似乎各有各自的地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TFBOYS后的二代养成团困局|“这条路,摸得我们满手全是血”

娱理小理 娱理 2019-04-17

【娱理】采集来自娱乐圈的第67个幕后故事

——————

男团BOYSTORY


“你们觉得怎样才算‘火’了?”

  

“火了就是每天都有采访,然后有舞台。只有那么一点点休息时间,然后再采访、舞台、采访!”在JYP和TME合资成立的新声娱乐的练习室里,我们和BOYSTORY六个男孩儿闲聊。


作为韩国三巨头公司之一JYP倾力打造的第一支中国本土化养成团,BOYSTORY在3月29日发行了他们的第5张单曲《OH MY GOSH》,新的乐曲风格让孩子们练得很过瘾,他们期待能收获不错大众反馈。但即便特意为新单排出了采访日,前来的媒体却寥寥。


他们过去的几张单曲作品,最好的一次销量成绩,卖出了2000张。此外,距离上一次BOYSTORY有正式舞台可上,也已过去了近一个月。如此境况,和JYP势要做出一支高配版养成团的宏大愿景落差极大。


男团BOYSTORY


实际上,不止外来的JYP在中国推行养成团受挫,这几年,无论是TFBOYS所属公司时代峰峻推出的“二团”台风少年团或乐华娱乐做的YHBOYS,成绩都不算理想。


我们在和时代峰峻交流时也获悉,台风少年团虽有一定粉丝量,但目前粉丝各成一派,不出圈。另外,YHBOYS基本算是半解散状态,且几团均处亏损状态。TFBOYS的成功几乎成了国内养成团孤例。


为何养成团2.0时代迟迟不能到来?本期娱理工作室邀请到了新声娱乐、时代峰峻的负责人,以BOYSTORY,台风少年团为例,聊聊国内二代养成团究竟遭遇了什么?问题出在哪?



台风少年团


照不进现实的梦想


三月初的周末午后,BOYSTORY六个男孩迎来了他们第一堂正式的中文RAP课。颇有资历的RAPPER老师听完了贾涵予、李梓豪、贺鑫隆三位成员以往的自创作品后,赞道:“你们实力不错。说实话,我教过的大多成年人都没有你们RAP得好。”


这样的赞扬,BOYSTORY从老师那听过不少。早前第一次上作曲课时,孩子们就当堂做出了两首品质不错的完整乐曲。老师惊喜之余直接想带着孩子上手MIDI。

    

这样的能力,也得益于公司近两年培训打下的基础。从2017年9月1日开始,BOYSTORY已过上了发单曲,出通告的日子。除了早期系统的基础歌舞训练,每发行单曲前,公司还会对他们进行针对性特训。而他们作品的幕后配备,则聚集了WANNA ONE的编曲老师,GOT7的编舞者,给EXO等一线团拍MV的导演…作品难度很大,消化不易。


男团BOYSTORY


带着JYP血缘关系的新声娱乐保持JYP秉持品质至上的理念,很舍得“砸”钱。BOYSTORY每首单曲成本高达七位数。之前去韩国拍过两次团综,一共也“烧”了差不多两百多万。就连拍摄一支COVER DANCE,也要精雕细琢花去二三十万。

   

然而尴尬的是,第一张单曲《HOW OLD R U》,因有JYP的国际影响力,取得的海外成绩还不错,其“油管”点击量破了500万。但在“大本营”国内市场,一单却只卖出了200多张,其中还不乏团员们亲朋好友的大力支持。到了第二、三张单曲,也只在卖掉几百张这样的成绩上徘徊。


除了公司自办的Show Case,孩子们公开亮相以来的正式舞台屈指可数,上过一次红磡,去过三四次打榜节目,参加过几个颁奖礼…基本也没啥。眼下发行新歌,但除了一些采访,一个回归舞台,以及公司主动策划几个路演机会外,BOYSTORY没有任何节目通告。


团员任书漾童言无忌:“发《HOW OLD R U》时候,我以为我们会像EXO那样,出道就会红,后来发现,是我想太多!”BOYSTORY的专属宣传姐姐很是焦虑:“我知道他们很努力,我也很希望他们能火起来,但是我们遇到了瓶颈,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舞台上的男团BOYSTORY


另一边,时代峰峻打造的TF“二团”台风少年团仅出道一事就困难重重。


自2015年宣布启动第二批训练生培训以来,“二团”预备役的人数就出现了多次变动。出道前,相继有几位本人气不错,被粉丝视为必出道的训练生没有跟团出道,台风团出道日期也一拖再拖,这就造成了粉丝情感的波动。


从2018年10月台风少年团正式出道至今,有师兄TFBOYS打下的人脉做铺垫,跨年晚会、春晚…几个大舞台也有台风一席之地。早先和师兄的多次搭档出镜,也轻松为他们带来关注。但除了几台晚会,零碎的几档综艺亮相,台风少年团也没有长线资源。关注他们的粉丝,也多是早早关注了“TF家族”这个群体的追星女孩,他们的影响力并未出圈。


据时代峰峻负责人透露,从台风少年团项目启动到现在,公司养成项目总投入大概在3000万左右。尽管项目也有收入,但目前台风少年团肯定处在亏损状态。负责人坦率表示:“作为TFBOYS的师弟,台风目前的状况是令人失望的。失望在并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


台风少年团


  限“未成年” 限“选秀”  

二代团都遭遇了啥?

    

我们缕了缕BOYSTORY、台风少年团这几年的经历,大致找出了它遭遇“瓶颈”的外因。

   

2016年,JYP公司决定深化在中国的本土化事业,跟彼时的海洋音乐集团如今的TME联手成立新声娱乐,就为专门打造一个成员均为中国人的男团。做市场调研时,中国员工提出了彼时国内最火的团体是一支未成年团TFBOYS。


市场所驱,新声也就自然而然决定做做未成年团。按最初的想法,在成长型基础上,他们所做的团要强调孩子们的唱歌跳舞实力,搭配JYP音乐资源,效果应该不错。

   

然而就在BOY STORY成军过程及准备出道之前,由于国内对选秀类节目调控等外部原因,让新声娱乐原本筹备好并已提上日程的出道选秀节目和团综,不得不临时作出大幅度调整,直接影响到了团体在正式推出前的关注度。



男团BOYSTORY


台风少年团同样受到了市场影响。2018年7月,时代峰峻宣布,由于政策原因,本拟定由洪涛、安栋等国内一线音乐节目幕后者把控的出道综艺搁浅。原本参加出道综艺的13位练习生也做了削减调整。

   

“祸”不单行。不久后,国内市场对未成年人又有了一定限控,上节目、上舞台又成了一件难事。


台风少年团暂靠时代峰峻积累下的资源,登上了央视春节、元旦晚会,湖南卫视跨年、元宵晚会。而初涉国内市场的BOYSTORY就没那么幸运了。新声娱乐的负责人回忆,有段时间他们到处敲通告合作,得到的回应都是:“对不起。”



参加综艺的台风少年团

   

对此,新声娱乐负责人也很无奈:“本来BOYSTORY走的是实力路线,他们的魅力就是需要舞台支撑。但突然之间这些我没有办法去曝光了,看不到舞台上的他们了,那怎么让大家喜欢上他们?”


从2017年9月到2018年9月一年时间,新声娱乐曾自己给BOYSTORY办过4场线下Show Case,孩子们的舞台实力确实吸了些粉儿,但负责人也坦言:“这样的事情没办法经常做,我们无法永无止境地烧钱。”


随后,公司找到的新的解决方案就是自创路演机会,韩国弘大,北京三里屯的快闪演出,至今算是BOYSTORY的经典舞台,但这也并非长久之计。


舞台上的男团BOYSTORY


负责BOYSTORY整体企划运营的总监形容,“这条养成团路,摸得我们满手全是血。到处被扎。”BOYSTORY团员李梓豪觉得“没有舞台就感觉没有了动力。”于泽宇则会玩笑着说:我们有自己很独特的优势,只是有太多人没有看到。我们需要有一个人向全世界的人说有一个团体叫BOYSTORY,那个人(机会)在哪里?”

    

时代峰峻负责人也承认,现在运营台风少年团,最感到困惑的是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国内缺乏男团滋生的土壤,这个现象是老生常谈但又确实存在,“国内的大平台,无法给到男团以团体形式出现的‘舞台’,尤其是对未成年团体。舞台是泛指,包括唱跳表演、综艺、影视剧等等。对台风来说,相对好一点的是我们可以上一些主流平台的晚会、参与公益性的综艺节目,但对偶像团体来说,这些舞台远远不够。外部力量给不到我们这些舞台,我们就要自己来做。”



台风少年团

    

当我们问BOYSTORY的孩子们现阶段最大的压力是啥?任书漾抢答:“太小了!想长大吧!”其他团员七嘴八舌附和:“对!就是焦虑时间过得很慢,为什么还不长大。”

    

“为什么想赶快长大?”

    

“因为长大的话我们就能有更多资源和舞台机会了。我们会更帅更棒,有更多的人喜欢我们。”



舞台上的男团BOYSTORY


二代团“瓶颈”内因

养孩子?养粉丝? 养成团精髓现分歧


在和新声娱乐负责人交流时,他们反复提到了“养成团2.0”概念。具体到BOYSTORY,负责人介绍:“我们会觉得养成系一代如TFBOYS,粉丝看一些平凡的,有一些才艺的青涩少年慢慢长成独当一面的明星,像‘养’个自己身边孩子一样。而BOYSTORY这样的2.0,虽然也是 ‘养’孩子,但我们会要求孩子是从一个已经具备专业唱跳水平的艺人,变成一个会唱歌、写歌、写曲、编舞、玩乐器、具有艺能感的全能型艺人。”


仅从BOYSTORY、台风少年团、YHBOYS等几支二代团横向比较来看,BOYSTORY的训练也可谓是最严酷的。从被选出开始,孩子们就奔赴韩国进行歌、舞练习,工作人员也会留作业,让他们每天即兴写写词。


如前文所说,以严格著称的J.Y .PARK老板选的作品都是一线成熟男团配置,一首歌至少需要孩子们准备两月。释出的新团综《72小时挑战》也是围绕专业,给小小年纪的孩子们三天时间,去完成一首歌的编舞、一首歌的改编词、一首翻唱作品等任务。


为了十首歌的ShowCase,孩子们一个月内的每一天,除了睡觉都必须去练习。 李梓豪孩子气地夸张表示:“你看我们在台上待几个小时,其实我们已经反反复复练了几千年啦!”



舞台上的男团BOYSTORY


新声娱乐起初给BOYSTORY的定位就是“Kids Swag”,酷、炸为主的嘻哈风。“我们发的所有物料也都是奔着展现我们实力去了。”


公司分析,养成团是要循序渐进的,等到孩子们十六七岁,从“小孩”成长到真正“少年感”初成时才正是大火时候。如今的才艺严训是种累积:“毕竟那个时候他们再比同龄偶像实力强一大截,这是他们最大优势。”


娱理工作室收集到的资料是,在BOYSTORY打基础的前期,除了在微博上一周公开宣传2、3条两三分钟的自我介绍小片,偶有练习室直拍外,和粉丝互动向交流的日常物料释出几近为零。


直到从单曲《JUMP UP》开始,才偶有日常视频。 新声娱乐负责人坦言:“其实我们一直用一种教育者心态去认真养孩子,我们真的一直想要用实力去出圈,不想是因为他们私下什么日常的行为或是他们长得怎样去吸粉。” 


高昂的音乐制作费,名师培训,日常支出…经济负担加之寻不到突破口,让新声娱乐负责人叹“养孩子难”。


舞台上的男团BOYSTORY


时代峰峻负责人和我们交流时分析:“新声现在的状态应该跟我们12年初差不多,自己默默做很多事情,没有人知道,也不知道方向。”但他也提出:“养成团的重点到底是‘养孩子’还是‘养粉丝’?我觉得这之间有一些误区。”


在此,从我们的观察角度,不得不讲讲TFBOYS的走红。


尽管如今很多人会觉得,TFBOYS的成功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看到了“养成”市场空白点,无竞争对手;“蹭”上了微博、B站等社交平台崛起的东风;几首翻唱作品先后被原唱翻牌提早“出圈”…在其爆红背后,他们也把握住了粉丝经济的核心:重点不是说养孩子,而是如何把粉丝以及他们的情感养起来。



图源微博@TFBOYS组合


从时代峰峻2010年招募第一批训练生进行基础培训后,他们就已经很注重日常小视频的拍摄输出。作为在国内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时代峰峻承认对做未成年团确实没有清晰系统的规划,完全是摸石头过河,但他们会明确认为,既然是在做养成,最重要的肯定是要打造爱豆跟粉丝的联系。


打造联系的方式就是建立一种情感参与的纽带,那么肯定是要不断地把孩子日常生活、训练发出来,让粉丝能够看到孩子的成长。虽然当下发的大多视频并没有什么反响,但在时代峰峻看来,这些东西都是素材的累积,会在某个节点爆发。


2012年,不少翻唱视频在坊间大火。参照当时翻唱很热的“双J”组合形式,时代峰峻又尝试性地让TF训练生王俊凯、王源也录了一首日常翻唱《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并发至微博平台。正是这条视频,让大众第一次关注到TF家族的存在。


看到网友热情,时代峰峻相继推出了一系列翻唱作品,扩大关注。尽管翻唱都没有盈利的回报。但至少这些作品确实为TF家族,特别是TFBOYS成立之前积累了原始的粉丝。



图源微博@TFBOYS组合


有意思的是,时代峰峻起初主要的阵地是微博,三小只不少视频经过剪辑被粉丝搬运到B站火了之后,时代峰峻才注意到B站粉丝的属性和需求,继而顺势在B站开了空间,开始发官方的视频。算是根据形势和粉丝需求随时做出调整,抓住了核心用户。


TFBOYS真正在大众层面走红,是在14年网站音悦台投票中打败了Super Junior等韩国及内地的多个一线团,拿下了音悦台V榜中国内地最具人气歌手奖和音悦直播人气歌手两项荣誉。他们之所以获奖,多是因为B站的核心粉丝打出的江山。


在“养粉”、“固粉”过程中,时代峰峻负责人认为另一要点是 “呈现真实。能让他们看到孩子是向好的方向发展。”“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因为梦想,凭借自身的努力从无人知晓的角落一步步的走上舞台,进而走向舞台的中央,成为万众瞩目的巨星。真正能够打动粉丝的,是看着自己喜欢的孩子实现梦想的过程。”



图源微博@TFBOYS组合


的确,一开始,TFBOYS无论MV、视频节目均制作简陋, 三小只实力青涩。但几年下来,通过自身努力,公司改进推动,以及粉丝助力提升其商业价值等,TFBOYS已实现了从“网红”到“国民组合”的质的飞跃。


反观BOYSTORY,他们似乎正介于养成团和偶像团之间。身为养成团,他们从才艺到作品已被包装打造得很好,并且鲜有日常“产粮”,其实这样对于养成饭来讲意义不大,缺失“养”的成就感。但若说BOYSTORY是实力、偶像团,那粉丝为何不去饭更高、更帅、舞蹈动作更打得开的成年团?


正如一位粉丝所说,“饭”养成系,是因为“我们对它的参与,打动了我们自己”。

    

时代峰峻了解“养粉丝”的重要性,但“放粮”过度以及没来得及打稳二批训练生的基础实力,却又让台风少年团陷入另一重困境。



台风少年团


台风项目招生是在2013年,启动在2015年。这段时间其实也是TFBOYS上升过程中最吃劲的时候。时代峰峻负责人称:“公司当时确实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TFBOYS身上,在二代练习生的培养上走了些弯路。”


如今,已不是如TFBOYS当初一般,得微博、B站流量即得“天下“的时代。大平台介入偶像养成后,市场选择日趋多样化。尽管台风和同期二代养成团相比,网络数据成绩算拔尖。但放眼整片市场,有去年《偶像练习生》等节目的火爆,团体竞争已经进入了白炽化状态,“战场”多在线下。


在“偶练”哥哥们各有特色,且砸重金合作金牌音乐人出作品的当下,台风的短板就更暴露出来了。如个人实力不足,舞台魅力不大,音乐作品品质一般等。就算是其“王牌”,自制团综、自制剧,题材新颖度也不如前。追星女孩被分走许多。



“偶练”出身的限定团NINE PERCENT


此外,TFBOYS的成功存在一定偶然因素,培养二团则经历着做一个养成团的常规过程,很多问题首次暴露出来。

    

如训练生的曝光问题。作为和粉丝打造情感纽带的手段,对训练生的日常曝光是必然,但不宜过度。如果早期过度推广练习生的话,是有些负面影响的。


时代峻峰负责人总结:“我们做二团时力度有点过猛了。有的孩子其实还没有足够的实力,但在师兄的光环之下,只要我们公布练习生,他们就有人去喜欢,有鲜花掌声。年纪小的孩子,容易陷入到虚幻的荣誉中。”而我们可见的,则是从2017年1月起,相继有人气不错的台风预备成员非正常性退出。


“包括训练生品行问题、流失问题,还有台风饭圈问题。其实台风是没有团饭的。这个或也跟个人练习生过早曝光有关,粉丝间历史积怨就比较多。一旦成团,也造成了我们团体数据其实没有那么好。”



台风少年团


养成团仍有市场  

“养”团应该两手抓切忌失衡


比起TFBOYS时代的市场开放,二代团们面对的政策上的束缚确实存在。但在娱理工作室看来,一些状况是可通过自我调整来进行扭转的。如台风少年团,在养成男团市场并不再唯一的情况下,他们亟待将部分重点放在解决实力、音乐专业度等问题上, 否则未来会走得会愈发艰苦。


据时代峻峰负责人透露,他们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也已开始对台风少年团展开阶段性集训。至于BOYSTORY,在和粉丝连结的“货架”空空如也的状况下,首先要做的是不再圈地自萌,而是再多日常产出,把架子补满“货”,让粉丝有情感可寄托。


尽管达到如TFBOYS大红的程度有难度,但无论是新声娱乐还是时代峰峻,他们都表示在国内做养成还是有市场的。


时代峰峻负责人表示:“对台风少年团当前的现状,一方面,确实不如预期,我想公司、粉丝对此都有失望。但另一方面,一团大爆后二团原本就难做,大平台介入偶像养成后市场竞争空前激烈,台风少年团也算是少有没有吃到任何选秀红利还能有存在感的新人团体了。”



舞台上的台风少年团

    

和他们对谈时,娱理工作室能感受到各家公司均清楚知道既是养成团,就不能操之过急。如果说培养练习生是养成的上半场,那么出道后的未成年团才算进入了养成的下半场,公司也并非出道即要收利。


也不是没获邀,让渐成熟的训练生去几档大热选秀,但时代峰峻负责人表示:“我觉得一个爱豆公司,核心价值在于自身平台的造星能力。如果我们只是选拔培养练习生,然后只能是寄希望于练习生参与平台的选秀获得流量、获得关注,这不是一个爱豆公司正常的经营模式。我非常希望时代峰峻能成为这样一家公司,它能创造出一种少年偶像养成的可复制模式,定义行业的标准。”


舞台上的台风少年团

      

“如果团体始终是不温不火的状态,以后怎么办?”娱理工作室把最后一个问题抛给了双方。

    

BOYSTORY团员贺鑫隆比划着:“其它我不知道。但我觉得我们养成团就是像一棵在土壤里面的草,从还没有长出来,到慢慢地冲破土壤的过程。草要浇水才能成长得好,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不断接触更多的新知识,化成水,吸收着。”


“但是我绝对不要做一棵中途夭折的草!” 李梓豪高喊。


时代峰峻负责人则笃定道:“今年对台风少年团来说,会是蜕变之年。”



男团BOYSTORY


推荐阅读

点击标题即可


行业观察

当观众越来越难“骗”,悬疑片还能怎么做?

朋友圈争议之后,王小帅独家回应电影时长和胡波事件

《痞子英雄》导演蔡岳勋骗款500万?当事双方独家还原事件始末

给艺人当经纪人,我每天有500个想辞职的念头…

《都挺好》背后,“正午出品”的价值观是什么?

先收购福克斯再宣布裁员,“娱乐帝国”迪士尼在下什么棋?

《地久天长》“泪点”背后的45个短故事

接连注销四家公司,郭敬明怎么了?

《流浪地球》没告诉你的是,在中国开发科幻IP有多难

靠Disney+进军流媒体的迪士尼能打过Netflix吗?


人物对话

她是全人类影史地位最高的女导演,没有之一|瓦尔达去世

姚晨藏起来,留下苏明玉

郭京飞人生中的四次“挨打”

刺猬、猫和狮子,谁是蔡徐坤?

谁在“杀死”那个NINE PERCENT男团

屈楚萧经历风暴后:很羞耻,是被脱裤子打的感觉

炎亚纶:我现在是什么状态,我也无法回答

仲代达矢对话濮存昕:人生三件事,出生、生存和死亡


表演行业调查

表演培训产业能给我们带来好演员吗?|表演培训调查④

为什么现在的新演员都不会演戏了?|表演培训系列调查③

陈都灵、董力都去学表演课了,会有提升吗?|表演培训系列调查②

偶练、101的选秀模式,能选出好演员吗?|表演培训系列调查①


文章已于修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